当前位置:首页>远古神话>

      돖和一楼相比,二楼更显得潮湿与阴暗,甚至空气中都隐꤄约夹杂着淡淡的霉味,楼道顶部盘结着蛛网,看上去似乎ﰺ很久没有人打扫了。

      江离忽然眉头一皱,他嗅到了䣷空气中微弱的血腥。

      来到一间最深处的房间,男人正在掏钥匙,江离趁机问道:“您家里杀鸡了吗?怎么好像有血味?”

      男人皱着鼻子使劲嗅了嗅,疑惑道:“您不说我都没注意,还真有股怪味,” 﫟

      说着,男人顺着血腥味蔓延的方向径直走向厨房,江离也紧跟其后。

      走廊里漆黑ﺪ一片,只回荡着ۃ两人的脚步声。

      终于,男人的脚步停了下来,他쌉来到二楼的厨房门前,然后推开쑦门。

      一股比之前浓烈퐌无数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江离眉头一皱,男人也被吓了一跳,连忙ς走进㘄去。

      江离紧随其后。

      厨房分内外两层,外面是餐厅里面是厨房,컕中间也隔板隔开。

      江离跟着男人来到内部的厨房,越是靠近四周的血腥味就越刺鼻,开门的一刹那男人就傻了眼。

      眼前的一幕촜用惨烈形容毫ᶟ不为过,只见厨鱯房的房顶上挂着十几只还在滴着血的鸡,被人用钓钩固定,这些鸡떮早已啴开膛破肚,只是还没拔毛,内脏却已不见。

      江离环视四周,案板、地砖、灶台上到处都是鲜血,ௌ就像前不久刚发生过一场人与鸡੣的殊死搏斗!

      ₊ 江离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垃圾䲫桶旁,并没有发现这些鸡的内脏。

      男人似乎被吓了一跳,猛地关上门,低骂了一句:“这鿒败家娘们!”

      说着他面带歉意说道:“抱歉啊塔工大人,我家前段时间闹鬼㾚,请了一个驱魔师来看过,最后调查出来原来是我的妻子精神出了点问题㮹,一天神神叨叨的,这段时间有驱縸魔师的符文镇压,再加上吃了几剂治疗精神的药物,她的状态已经好很多了,没ᙂ想喥到今톽天又犯病了,”

      “您说说,杀这ἦ么多鸡,啥时候能吃得完呦,不过您也是赶上好时候了禇,明天您就先不朝要走了,咱吃一顿好的!”

      说着从裤兜里摸出来一把钥匙,指了指最里面的那个房间:“这是钥匙,您先休息吧。”

      江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嗯,谢谢您了。”

      “没事。”

      ۻ

      ……

      쟫 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江离看着屋子里的摆设有些好奇。

      明明螼门上积了那됢么厚的一层灰,可里面倒是干净整洁,看起来一尘不染。

      屋子的布置很简单,床,桌子,一把椅子,一个水壶和电源接口,除此外再无其他。

      窗子也被擦得魊很干净,洁净如新。

      江离站在窗子前,透过玻妄璃窗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漆黑的夜色和更远处道路两旁的昏暗路灯。

      忽然咽,江离楞了一下。

      “这个角度…玥…”

      江离惊讶的掱发现,自己所站的位置,赫然就是之前那个窗子的位置!

      ¨ 缼 玥刚才有人站在这间屋子里看着自ῑ己?

      江离转过身,轻轻走到门前,俯首耳朵贴在门上。

      楼下传来呜呜咽咽的哭声和男人粗暴的低骂,以及重物击打皮肉的声音。

      再听一会,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整个房间静的ꟶ可怕。

      江离感到无趣,放弃继续探听的想法,刚刚坐在床上就感觉身上的感应徽章震动了一下。

      ꄔ是刀刀。

      刀刀问g自麸己怎么没有回家。

      江离回复,自己在外面执行任务,让她一个人乖乖看家,他明天晚上就回去。

      刀刀叮໩嘱他注意安全。

      髁 江离䆺说好。

      ୷结束联系,江䊝离的心绪开始快速运转,从刚进门到现在,就没有一件鄗正常的东西,就是个傻子也潎能发现不对劲。

      底錝层劳工衣食堪忧,会一顿饭杀十几只鸡吗阑?

      狒真的像主人所说,是他的妻子精神失常?

      那么,这十几只鸡从何而来?

      歞江દ离一귶路走来都没有发现괴任何补给站,最近륝的菜市场还是江离刚下传送站的地方,距离这里至少隔着十几公里,这些鸡,只能是之前就囤积在家里,在江离进来之前ी刚刚杀死……

      会这么巧么?

      还有,这些鸡的内脏到哪去了?

      忽然,

      빎 江离脸色一变,他听到뾵了门外居然传来轻微的呼吸声?

      有人ᷱ?

      一股危溚机感从聼心头升起,江离下意识从感应徽章内抽出长刀,紧握在手中,目光如虎곲警惕的盯着门外。

      塔,塔,塔……

      脚步声渐渐远去……

      ……

      江离打开房门,轻轻走了出去,没有任何脚步声。

      楼下传来男人粗重的打呼声,隐隐夹杂女人的梦呓。

      江离径直朝厨䫟房走去。

      诡异的是,江离这次居然⬱没有感受到任何血腥味?

      “血腥味不可能短时间全部消散……”

      江离想䈟到男人是和自己一起离开了鹶,自己回房间而他则下楼,他没有时间打扫厨房。 醩

      怀中心中满满的疑惑,江离打开厨房的门。

      眼前一幕令江离哑然,猝不及防。

      只见厨房整洁如磎新,￾那还有半点血污痕迹,地板上、墼灶台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餐具࠷和调味品,头顶天花板上,那盏㸳从未被使用过的灶灯洁净如䖗新。

      江离心中只有两个字。

      鸡䋫呢?

      忽然,江离ᢳ心头一凌,就在他身后几步外,传来清晰的呼吸!

      刺啦!

      几乎是下意识的燆,江离从感应徽章中抽出长刀猛地转身,刀尖直指前方!

      眼前是男人呆滞的脸,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因为江离的动作而慌矈乱,他的脸色惨白一片,嘴唇干裂,目光直视江离。

      江离”心中杀心起,就在他下一步就要冲过惡去的时候,男人作出了一个意外的动餾作。

      转身,面无ꑚ表情的离开。

      江离:“???”

      直到过了很久,楼梯口传来下楼的脚步声。

      江离盯着楼梯口꺒看了很久,在刚才,他真的想要杀了这个人!

      ጣ他不是户主! 楕

      襡 虽然看上去和户主一模一样,但江离知道他并不是本尊。

      令江离不安的是,他居然没有从显示仪上察觉到任何异常,就连面板也一如既往,显示的歒信息和之前别无二致。

       嫭 ੉ 好高明的手段!

      刺啦。

      坎 江离将长刀收回感应徽章,瞥了楼梯口一眼,回屋睡觉,权当一切㒳没有发生过。

      在江离转身的刹那,楼梯口黑影中,一双阴郁的眸子冷冷꥜的盯⺙着江离背影。

      ꩒ 漆黑一片。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