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趣向下着屋

      这股气势,带着点优榾雅,带着点从容,更夹带着一点,一点压力。

      䀊 明明这个青年就槲是这么随意的站在那里,脸上还带着丝丝微笑,为什么ᇋ会感受到压力呢?何管家虽然心里疑惑。

      但他却认为,眼前㔱这名青年无疑是在场最好的选择了,没有之一,甚至何管家都想出言提醒自家小姐,看看小姐能不能放低些姿态,主动邀请这名青年上台接受挑战。

      别说是何管家,当参赛者队伍变得稀散后,就连高座上的李老爷和李夫人都注意到了玥宸的存在。

      要不是李老爷拦着,李ﳍ夫人甚至都綛要派婢女下来给自己的女儿传话了,这么一名出众的青年鳭,无疑是自己女儿的绝配。

      至于出生,这名青年虽然衣着是简朴了些,但李夫人可不会计较这些,钱析而已,她李家虽不是什么巨富,倒也闻名一方。

      如果他们知道眼前这位被他们无比看好的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的话,恐怕他们就不会这么想了,当然了,知不知䢦道的䛽,那是以䚖后的事了。

      :“你是说我吗?”玥宸对︋何管家反问道。

      켴:“是的잱。”何管家看到玥5宸有所⇛回应,更加开心,有回应总比没回应的好,ㆼ殊不知,玥宸輪之所以回答完全是出于礼貌。

      :“少侠既然报名了,难道就깅不想上来试试吗?”何管家继续对玥宸问道。 

      :“我就不必了,”玥宸笑答道:“刚才见识过李小姐武艺之高,醂我自愧不如삛,就不上台献丑了。”

      :“你可以像他们一般,寻一个你有把握的方式与小姐切磋一番ᓒ,”何管家出言挽留玥宸道:“试试总是无坏的。”

      说着说着,还对玥宸眨了眨眼,那意思简直就说,你就上来试试啊,万一小姐对你动黧心了呢?比试什么的不都在小姐一念之间吗?

      :“确实不需要了,”玥宸对何管家微微拱手施了一礼,笑说ـ道:“李小姐一代佳人,当是绝世英豪才能与之匹配。” 섣 䠠

      说完后,玥宸不待何管家再出言,又向正看着她的李小姐拱手⠞施了一礼,表示礼貌的礼仪而已,做完这一切后,玥宸向后退了两步,⹑用行动确定了自ㅫ己的意愿。

      :“唉……”何管家叹了魭口气,玥宸都这样做了,他还能如何?

      :“你们还有谁愿意上台一试吗?”何管家抱着最后的念头,看着仅剩的数位参赛者问道。

      ý

      又有数人向后退了几步,包括耗子,本就是看看热闹而已,耗子可不会上台接受挑战,李小姐没错是很漂亮,但耗子⻿心里没这个想法,至少现在没有。

      至于其他人,玫瑰虽美,终究带刺。

      :“太好了,”就在这时,フ何管家欣喜的跑了几步,对一名青年说道:“少侠快请上台。”

      苻冷邪看着台上对自己说话的何管家,又看了看左右两旁,他发现,所有人都已经退后了,唯独他还站在原地。

      懒得说话,冷邪正想退䙽后两步,台上的李小姐发话了。

      :“你们难道是来骗银子的吗뤧?”李小姐对着冷邪就是一阵冷语:“堂堂男儿,连上台接受挑战都不敢,那你还报什么名?”

      :“你在说我?”冷邪看着李小槁姐,表情极为冷淡◻。

      :“说的就是你,”李小싊姐对冷邪吼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其实李小姐真的不是针对冷邪一人,从刚开始被小龙一棍震惊,到后来那帮所ⵞ谓的少侠以各种花样想浑水摸鱼,李小姐心里已经积存了不少怒火。

      因自小崇拜英雄侠义,所以李小姐对武艺尤为喜欢,加之家境不错,父母又极为疼爱,当然是给李小姐请了不少有真材实料的名师指导。

      虽说年纪䌆不大,但自幼习武㪹,李小姐这点眼光还是有的,就玥宸来说,李小ᥫ姐当然知道玥宸定是武艺不凡,虽不至于一见钟情,但她也髤希望玥宸能上台一试。

      以武会友,这是钃李小姐最希望的事,毕竟身边的闺蜜可没几个喜欢拳来脚去,舞刀弄枪的。

      玥宸的主动退去已经令李小姐怒火增加不少,此时就剩下冷邪一个,你不想上台你和他们一样退去就是了,留在原地等别人问了才摆出一副冷߶漠的样子要走,这算什么?

      不说你,还能说谁?无论谁站在这里李小Უ姐都要好好发发心中怒火了,冷邪真的只是刚刚好,真的刚刚好。

      左脚轻轻一踏,冷邪就这么㢈原地跃上擂台,在他心中可没什么男女之分,招亲不找亲的他懒得理,但眼前这个李小姐竟然说他是来骗银子的。

      可笑,解释就不用了,冷邪没这个习惯。

      뵧 :“敢上来了吗?”李小姐看着冷邪怒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和他们一样当缩头乌龟呢。”

      心中的侠义情结,让李小姐十分看不起那种奶声奶气,畏首畏尾,一点男人样子都没有的男人,但他的这句话,让冷邪的面色更为冰冷了。 辅

      :“你要좕怎么比,我让你说。”李小姐似乎看出了冷邪的变化,但这个时候,她也懒得计较了,她只想好好教训这些不能被称之ꢕ为男人的人,这些与英雄完全靠不着边的男人。

      :“随你。”冷邪回答道。

      :“好,”李小姐娇喝道:“那就简单直接打一场,你可敢?”

      :“随你。”冷邪稚还是这个回答。

      :“你用什么兵器?”李小姐对冷邪问道。

      Њ :“随你。”冷邪回答道。

      :“你这是在侮辱我吗?”李귘小姐对冷邪怒问道,什么꿐都是随你,什么都是随你,텬这算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

      懒得再和这个李小姐答话,冷邪向前飞奔两陋步,再次从擂台上跃下,而他落下퉺的位置旁边正好站着一个家丁,这个家丁手中捧着一个箭筒ؔ。

      从箭筒中抽出一根箭羽,冷邪再次跃上낈擂台。

      将箭尖指向李小姐,冷邪默不出声,他已经用行动对李小姐表明,出招便是。

      :“有好戏看了。”耗子看着台上的〺两人,满脸笑意。

      :“我想不到冷邪会出手,”玥⢄宸笑说道:“头痛。”

      :“头痛什么?”耗子对玥宸问道。

      :“头痛该怎么帮他收场。”玥宸无奈笑答道。

      :“确碸实。”耗子摇摇头,他对冷㯒邪太了解了,冷邪可不会管那些打赢后的事,至于输,冷邪会输吗?

      玥宸ộ两人正想着怎ꛑ么帮冷邪收场呢,擂台上的李小姐已经动手了瘦。

      :”猖狂。“李小姐大怒,挥剑就朝冷邪∲刺去。

      䘴 确实,冷邪的种种举动在外人眼中的确是有些目中无人了,只有嗓玥宸几人才知道,冷邪完全没有ひ这个意思,但解释显然是没用的。

      冷冷的看着向自己攻来的李小姐,冷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连手上唯㷯一的武器,那支箭羽都没有动的打算。

      看到冷邪这样,李똿小姐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她虽然生气,但也没想下死手,毕竟ꌳ是无相干的人,教训一下就行了。

      可现在,李小姐攻击的速度加快了,她要给眼前这个狂徒留点伤,让他好好记着些以后该怎镸么䳋做人。

      李小姐的剑距离冷邪越来越近,而这个家伙竟然还是一动不动,围观的人中有些胆小的都已经忍不住用手捂着嘴,怕自己会惊叫出来。

      :“不装会死吗?”院中⼵一棵大树上,小龙正坐在树干上看着擂台上的情况,忍不住就损了冷邪一句。

      㭏 :“你刚才可是比冰块更装。”树下的熊霸头也不抬,手一甩쌃就往上丢了个东西。

      一把接过熊霸扔แ上来的梨子,在衣服上擦了一下后就往嘴巴里送,他可是看到了,熊霸接过家丁给的五十两银子,又从中拿出十两,让家丁去给他买点梨子,还不忘鐇交代人家㮬给他找钱ର。

      看곹着自己的剑尖离那个狂徒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刺上的时候,李小姐终于是㭛惊醒了,愤怒瞬间退去,她只想教训一下这个狂徒,让他受些伤,却完全没想过会要他性命。

      但现在,收招显然来不及了,因为这剑,已经要刺上了。

      突然间,李小姐眼前一闪,握剑的右手手腕一阵刺痛传来,四目相交,李小姐与冷邪擦身而过。

      止住前冲的身型,李小姐扭头看向冷邪,发现冷邪正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她,再低头看了一下,李小姐发现自己的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陷受了伤,此时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

      血量不多,可见伤口很微。

      :“你……”李小姐怒喝一声,刚才消散的怒火再次聚集,在她眼中,冷邪这种做法完全就是轻视他。

      箺 想都没想,李小姐站起身来挥剑ኖ就朝冷邪劈去。

      而被李小姐视为狂徒的冷邪还是没动,就在又要劈中的时候,李小姐再次眼前一花,手腕又是一阵刺痛,她再次㝟与冷邪四目类相对,擦身醴而过。

      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伤口,李小姐发现这次被刺伤的竟是同一个位爍置,因为那个伤口比刚才大了一点。

      䦌 :“可恶……”李小⚛姐继续站起身来,再慙次向冷邪攻去。

      即将击中,手腕刺痛,四目相对,擦身而过,伤口再次扩大一丁点。

      再攻……

      即将击綻中,手腕刺痛,四目相对흨,擦身而过,伤口再一次퉅扩大一点。

      再继续攻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