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黑人

      仓廪实而知礼节。

      唐益没有值得忧虑的问题,家境优越,成绩优秀。虽然父母冷战,但是他能明显感觉到父母对他的关心。

      他只有很少的朋友,每一个都是很好的人,他的生活平和简单,是最为朴素的幸福。

      再过几年,唐益从大学毕业,开始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麻烦,开始忍受交往中的刀光剑影,被网上汹涌的信息灼炼,心肠会慢慢冷硬。

      然后,想起今天的画面,他会哂笑年少的无知。

      也许,他会主动告密,获得赵青青和余生的青睐,得到一笔喜人的奖赏。

      也许,他会冷眼旁观,无所谓有谁死去,只求自身安全无恙。

      现在,他只是个高中生,尽管被父亲塞了很多知识,依然对生活一知半解,脑子里是仁义廉耻,身体上在贪生怕死,并且为此深深羞愧。

      羞愧是愚蠢且毫无必要的事情,人们只需做出决定,然后坦然承担结果。

      他清楚这个道理,这份清醒令他更加痛苦和羞愧。

      新历20年4月11日,这一天还剩下12个小时,这些时间已与某个愚蠢的高中生无关。

      ......

      余生和赵青青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七名学生被带回警局隔离,卫国正带着警员和父母沟通。

      “现在的小朋友,平平常常谈个恋爱都能弄出生离死别的感觉,你看到刚才那小子没有,我真被逗笑了,你看我的脸,哈.哈.哈.哈.哈。”

      赵青青脸上毫无表情,既不赞同,也无反对,余生颇感无聊:“只有工作才能让你说话吗,无趣的女人。”

      余生拍了拍自己的脸,打起精神:“那聊聊工作吧,你还做了什么,我相信你不会傻傻等待第二天,那不是你的风格。”

      看到赵青青还是毫无反应,余生有些不高兴了,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汇报情况,少校。”

      “三名学生的书包里安置了窃听器和定位仪,卫国会派人专门监。”

      “此外,卫国提及第一名受害者出现后,有官员将子女送至刑警队,我会去询问相关信息。”

      “最后,我已向上级神情特调一名探索型超凡和两个超凡研究小组支援,他们会在明晚抵达合则县。这个地方觉醒概率异常,有进一步调查的价值。”

      私下可以自称异能者,官方通知的话,统一用“超凡”代替“异能者”,毕竟官方文件还需要考虑可读性和易记性。

      余生不满道:“我如果不问,是不是得等到事情结束,才能从其他人口中知道这些东西。”

      赵青青不说话,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

      场间再次安静,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响个不停,赵青青看着冷清的学校,心情并不如表情那般平静。

      现在对于超凡的探测手段太简陋了。

      超凡察觉异能到掌握异能,大概需要2至3年的时间,现有手段也只能在这个过程中筛选超凡。

      黑石可以感知到沟通异能的精神力,但是如果超凡具备很好的控制能力,完全可以收敛异能保持黑石原色,如果遇见金属系、抗性系或者其他有特殊手段的超凡,黑石的检测能力会更差。

      与顶尖超凡相比,这些人也许不算什么,但是与普通人相比,他们就像一个全身武装的持枪壮汉,可以轻而易举收割大量生命。

      持枪壮汉尚且会被目击,会被监控,会被围堵,最后可以凭借人数优势以极小代价击毙。

      但是针对超凡,目前有效的应对方式只有训练有素的战士、范围性的武器或者另一个超凡。

      在带队筛查的过程中,赵青青和余生处理了很多心态膨胀的学生,由于觉醒时间有限,他们对于异能的控制非常粗浅,赵青青很容易镇压了他们,这还是第一次遇见掌握度如此高的学生。

      情况比想象中更恶劣,不知道民间还流散了多少隐匿行踪的超凡。

      只希望这几年能平稳过渡,等到第一期超凡学生毕业,人手没有这么紧张,情况也许会好转。

      两人回到案发现场,尸体已经被收走,其余尚且保持原本模样。

      赵青青进入异能状态,仔细检查现场每一个角落,配合卫国提供的座位表,脑海中模拟案发时的景象。

      3名被标记的学生中,2名与受害者同一个考场,第3名学生是个阴郁的男生,考场间隔一个教室,距离受害者稍远,如果不是因为那种特别的气质,赵青青不会把那个男生放入观察列表。

      赵青青散去异能,沿着考桌一张张试卷看过去,心中对于学生的速度有了大概印象后,赵青青走到3名学生的位置,检查他们的试卷完成度。

      远距离使用异能需要极好的掌控力,在这个过程中很难维持足够的精力答题,掌控力越弱,异能蔓延的时间越短,同样距离需要花费的时间越长。

      当距离超过某个限度,随着蔓延距离的增加,对掌握力的要求亦会提高,用他们的话来说,“边际掌握力要求随距离提高而提高”。

      眼前这个距离,显然超出了限度。

      如果犯人在3人之中,为了在时点前制造混乱,犯人需要提前很久进入状态,试卷进度应该显著落后旁人。

      试卷没有异常。

      或者犯人不在其中,或者犯人的能力比想象中更强。

      赵青青回忆名录,阴郁男生名为欧阳易,距离最远,答题速度最快,嫌疑最小,但是赵青青给与的注意力最多。

      那是毫无缘由的直觉。

      赵青青和余生在教学楼等了十五分钟,卫国终于安抚好家长前来汇合,三人一并前往刑警队。

      车上,卫国向赵青青报告受监听学生的动向。

      1名学生被家长接去,家长带着学生在外面吃了顿饭,然后一家人跑去游乐园放松心情。这户人家显然氛围融洽,父母知道儿子屡经波折情绪糟糕,下午专门请假陪孩子放松心情。

      第2名学生正常回家,父母简单过问一声便去上班了,学生一直呆在家里没有出门。

      第3名学生,学校档案显示家在南城区,但是那个学生转头去了北城区,看起来在闲晃,没有特别明显的目的地,偶尔会绕着某个建筑转一整圈。

      “报告里说,欧阳易父母双亡,只陪着奶奶一起生活,在县里没有可以走动的亲戚,他去北城区做什么。”

      赵青青居然记得这个学生的名字,卫国有些惊讶,心下立刻提高对这个学生注意,回答D县里最好的小区都在北城区,大多数官员和富商居住在那个小区,那一片地区颇为繁华,他可能去那里闲逛。”

      赵青青道:“刑警队在什么地方。”

      “XC区,在北城区西边,政府在那里批了一块地,这两年大多数政府部门都迁到了XC区。”

      赵青青点头:“如果3名学生有人靠近XC区,立刻给我报告。重点关注欧阳易,在他回家后,绘制好他的完整行动流程,记得标注时间。”

      “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