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播app怎么下载安装

      陈纪东只带了陈耀东三天,就没耐心了。

      天㐩天坐在店里等顾罦客上门,这种事情也就只有在刚开店的时候咗才存在,那会激情满满不知辛苦为何物,能耐得住寂寞,᰼扛得住枯燥,天天开到八九点也不觉的烦和累,可自从开了第三家分店后,就再也不想雩守在店里卖货了,带人基本上都是槨刘燕的事情。

      能带陈耀东三天,已经算是很有耐心了。躞

      陈纪东打算明天不过来了,于是下午几位女士结伴进来后,就让陈耀东去招呼一位走到另一边的女士。教了三天,该教的基本ꫯ上都教了,剩下的就是运用和贯通。

      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

      理论学的好不Ⰲ算本事,用的⧢好ﱀ才叫本事。

      陈耀东头ퟶ皮发紧,心也有点ꋑ虚,卖力气的时候觉得那活就不是人干的,还是卖罩蒛罩内内比较好,可真到了上阵的时候,又觉的还是卖力气好␪,虽然أ身体累,但没有心理负担。

      可已经来了,总不得临阵退缩。

      一瞬间心里转过了无数念头,陈耀东硬着头皮走过去,努力让表情自然些,牢记二哥的教导,招呼走到另一边的女士,背起了台词:“姐,这款文胸是最近出的新品,我们的所有产品用的材旦质都是KE魔力胶,ꉐ不易滋生细菌,对胸部能起到一定的保护作樄用……”

      “哦!”

      ᚎ 女士三十来㷢岁,优雅从容,一边听着介绍,一边扭头瞥了眼陈耀东。

      陈耀东瞬间羞耻了,心也有点慌,都有点不敢跟女士对视,下意识目光躲闪了下,随即想起二哥첰的叮嘱,莫名就有种挫败感,背了三天的台词瞬间忘的一干二净。

      鈭怂逼。

      实在太怂了。

      陈耀东都有点痛恨自己了。⣸

      妐怎么就不够无耻呢䞷!

      瞧瞧二ቀ哥,那冨真是把琌无耻发扬到了极限啊!

      女士썝收回目光,再没说话,一边打量一边往前走。

      她也看出来了,这是一只很菜的鸟,瞬间也不自然了。

      虽然这两年思想很开放了,但男人卖女性内衣这种事,大多数女人还是没法接受,如果駹发现卖内衣的是个男人,多数女性,特别是年싻轻女性都会选择下家。

      所以进来看的,徢大多都是三四十岁的女⼉性。

      其中又是四十往上的居多。

      三十多岁的女性就算进来看看,相当一部分多少也会有点心理障碍的,如果碰到陈纪䡁东那样的老银ᕢ币,自然没有什么,可如果卖货的自己都尴尬,客人自然会更尴尬。

      几鋧个女人离开之后,陈纪东问:“感觉如何鈷?”

      “不咋地!”

      陈耀东挺懊恼:“被那女人看了一眼,瞬间就忘词了。”

      ⱪ陈纪东也是过来人,并不意外䒅,说道쁲:“男人干这个都有心棺理障碍,只要突破心理障碍就好了,多练几次,好好琢磨一ᤊ下给你讲的要领,这珟种事男人和女人本来就有代沟,如果你自己都不放开,只会让顾客也尴尬,所以一定要代入进去,别把自己当男人,你要不停的心理暗示巒,我也是个女人,没啥不好意思的,只要你没有心障,顾客就不会产生尴尬。” 嶓

      “朖……”

      陈耀东很无语,MMP的,连心理暗示都来了。

      暗示的时间长了会不会心理变态? 驼

      过了一半个小时,又有两㲪位四十左輐右的女士诫进来。

      썑 陈纪东迎上去,招呼几句,一位女士拿了个罩罩问价格,另一位枒到别处看,陈纪东一边介绍,一边给陈耀东使个眼色。陈耀东深深吸了口气,硬着走皮走过去,不停在心里告诉自己是女人,别尴尬,千万不能再卡壳,然后䯑张口叫姐……

      四十来岁的女人太蛋定了,波澜不惊地听着陈耀东介绍,既不点头,也不问价,就这么一边听一边往前走,就刚开始的时馠候扭头瞥了一眼,再没看过他。

      幸好,这次总算是扛住了,没再卡壳。

      鯀 虽然ࠊ瞬间心慌了下,但总算汲取教训,没忘词。

      那边陈纪힃东顺縷利卖出一盒128的,两个女人汇合后,陈纪军接过去,精神抖擞,继续卖力推销,陈耀东就在一边看蜏着,一边听着一边对比,心里只有佩服。

      这嘴芽巴太溜了,心理素质也太强大了。

      当然,无耻也达到了极限ާ。

      “姐灧,我说句实话,你这胸型绝对是这个年龄段的女性里面保持的㵩最好的⇨,我卖了这濅么多年内衣,姐这胸型绝对是我见过的保持的最好的……”

      听听这话说栯的,陈耀东听着都觉脸红。 ᑯ

      斯文扫地。

      真真的斯文扫地啊!

      ◥关键还特么说的特别真ₜ诚。

      这不要脸的程度让人不得不服。

       陈耀东连背끽那些介绍产品的台词都不是很顺溜,一边毫ӕ无顾忌的打量人家的胸㧃部,衡一边语气真诚的夸人家的胸型好看,这种事也就二哥蛨能干的ᄿ出来。

      嗯,农村的那些老爷们也干的出来。

      陈耀东想起了前⸕几天跟着爸妈打零工时,那些老爷们老ॏ娘们的荤段子,那话题内容比这个还要带劲和斯文扫地,瞬间就觉得不是二哥无耻,而是自己太嫩。

      춓我是一只纯洁……

      呃!ᭆ

      我纯洁地青春,刚离开大学没几天,就要被这个万恶的社会给污染了。

      陈耀东默默吞ᗋ下不存在的眼泪ꗮ,纯洁的心灵迅速黑化着,从里到外都在无声兑变,太难了啊벙,要想活出个人样,就必须要跟二哥学习,只要赚到钱,其他的都是虚妄。

      两位女士走了,心满意足走的。 擇 枔 之前陈耀东抰接待橁的女士也买了一盒跟同伴同款的,只这两单,就快赶上了这家门店一天三分之二的营业额,无疑是大客户,这种肯花钱的客户也是最受人欢迎的。

      这才窧是真正ꆔ的上帝。

      អ陈纪东把人送到了㘧门外,人都走了还在后面叫ෛ姐。

      看样子别说是叫姐,就算让叫妈,陈二哥也不会含糊。

      㐀陈耀东觉得又涨了见识。

      这个下午,他总共接待㘉了五次进店的顾客,一个罩罩都紨没卖出去。进步虽然不大,但好在总㱡算初步克服了心理障碍,滁不会介绍时被大妈们看上一眼就脸红心跳血液加速。

      到打洋的时候,陈纪훿东给他交待:“明天我᥶有事,早起你来开门,我下午再过来。”

      陈耀东苦着脸:“我一个人不行吧?”

      釭 陈纪东没好气:“草,男귁人咋能说不行。”

      陈耀东:“……”

      ————

      这两天先将就下,我先᠄存点稿子。。。。,顺便求下收藏和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