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懂你绿巨人

      쉩艺术家协会的集⟫会殿⚱堂。

       一뵩张油画被盖上黑布,放在圆形空间中央,众多协会成员出席在环形座位上,等待着结果,猜测是㎒否有新成员加入。

      “你们找的这个人最好有点实力,不然浪ʎ费我的时间,我可不会放过他。”灰石对着银匙퟇冷笑着浨说道。

      “你就看着吧,넫总比你埋头苦干追产㬑量要强。”似乎被银匙的话刺中Ȓ要害,两眼冷冷的盯着他裔看。

      等到协会分部长“烟杆”、画家代表“银匙”、雕塑家代表“灰石”、音乐家代表“枫木”,四人聚集在一起。

      黑布随即拉开,众人面具后的眼睛,不停的扫视面前的油画。

      沇近郊宁静的街道,꿻黄昏、路、树、影组合出唯美又压ǜ抑的景象,悲喜交织的渲染力跃然画上。

      甚至阴影处的人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强烈的精神印记。

      座位糵上众多的协会成员,⊖立即发出吵杂的讨论声Ь。

      他们有的在讨论作品本身,或含是和同伴分享对自己领域的启发。

      这也是协会要求,当有新成员进行入会考验,所有成员都必쥂须尽可能出鲌席的原因,这骮能起㮈到交流和借鉴。

      “怎么可能发生这協种事!”灰石惊讶的看着画面喊道。瞁

      然后不自觉地靠近作品:“尽管“灵魂之手”能在凡阶֊就操纵自身灵魂貵,把精神印记刻印在物件上,但这么强烈的印记,可不륤是初学者能弲做到的事情。”

      灰石扭头춰看向银匙,即使他不愿意去承认,但画家那边确实拣到一个好苗子,让他十分妒忌。

      现场的人都是超越凡阶的超凡者,纵然没有受胡安괞的【视觉情鎄绪】所影响,被收割掉任何情绪。

      但也通过本身敏锐的灵魂,感受到创作当中的精神印记和【视觉情绪】独特的渲染力,仿佛真正的“灵魂之手”。

      银匙没有혿理会灰石的反应,只是叹息道:“可惜了....䒉.还差一点就能成为E级阿卡西碎片。涠”

      “哒哒哒......哒哒.....”

      旁边的“枫木”若有所思地观看油画,斗篷㳻下的白嫩手指不停锉在弹跳,嘴里在嘀咕,犹如在创作乐曲。

      㵾 协会分部长“烟杆”,金色面具下的眼睛眯起来쌲,嘴角扬起出现惜才的笑容。

      “你们对熟睡蠟的作品有什么意见?”

      老者向前走一步,对着站在作品前的三位负责人问道。

      枫木没有讲ԃ话只是摇了摇头,随后便继续刚才半发呆的状态。

      ꓏ 银匙也同样摇头,还在瞬间做了赞的手势,只有老者才能发现。

      只剩下灰石䀭咬紧牙,正在思考怎样作出批评,既然对方已经明显及格,他也不用再担心被人责怪不公。

      瀃“我必须承认这作品有成为阿卡西碎片的潜力,可是凭藉我在协἟会见过的画作,这作品在똘技术上还差得很远。”

      灰白转头向众多协会成员说道:

      舾骛 “我相信在坐的各位,都是通过刻苦的练习,才有今天的技巧。”

      “所以我建议,还是先锻炼好瞨基础的技巧,再进行是否加入协会的讨论。”

      意思就是认为胡安的作品潜力足够,可是程度不足,这一点让许多画家也深有体会,尤其是天赋不高的那些。

      他的目的其实㔄很简单,就是冠上一个还不够资格的印象,让银匙噁心一下。

      这㧄也是胡安本身的短处。

      他本來只当过几年画室学徒,技术确还不过关,只是依靠海岛宫殿的天赋把它硬拉上去。

      可是灰石万万没有想到,发出邀请的居然是面前的部长。

      只见老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灰石说的确实有道理,我也认为适当的锻炼有助他将来的发展。”

      “我宣布,新成员“熟睡”会以后补成员的身份在协会活动,我会亲自考察他是不是有资格转正。”

      然后扭头,当众对着灰石说道:“你想法这么多的话,就好好指导你们的人,多增加产量Բ,不要再让我失望。”

      帮胡安化解了将来的尴尬处境和敲打一下灰石后,老者转身就离开。

      “该死的老头!”

      灰石满脸涨红,虽然被面具遮盖,但两耳还是能䴸看出端倪。

      ..........

      ..........

      炸鸡、酸⿘菜鱼糪、涮羊肉、锅包肉.....

      各种怀念的食物出现在胡安的面前,还有电视、手机等电子产品等着他享用。

      久违⸗地划开手机,他平时最爱的就是一边看网络小说,一边吃饭。

      “我的近视增加了吗?怎么会看不清梪那些字?”

      不管胡安把屏幕靠得多近,他始终无法把里面的文字怪看清,试了几次便放弃,还是吃饱再去配眼镜。

      蘋 拔出香热的鸡腿,鸡油与香气同时涌出,侵蚀着他的鼻腔和视觉。

      咔。

      忽然大门门锁被打开,塑料袋和熟悉的声音同时传出:“方健,孑我买了你最爱吃的鱼,今晚做红烧ꊚ吴郭鱼怎么样?”

      “妈,你回来了。曞”然后说道:“当然好啊,我想吃很久了。”

      쵓就在胡安啃着鸡腿,抬头的那一刹那,从玄关突然走出一个黑影。

      漆黑的脸上咧开一张嘴,詠白森森的牙齿对着胡安开合:“那你怎么不回来......”᥻

      “啊啊啊啊!嬕!”

      胡安猛的睁开眼在床上坐起来,汗珠滴在被褥,不停地喘气。

      揉了揉脸:“只是个梦.....”

      环视四周,还是那个协会的房间,看不见自己的画,应该是被拿走了。

      ❩再次躺下:“这次应该没有问题,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休息一下吧.....嗯?”

      突然!胡安发现自己的感官变得敏锐,房间外有人走过的声音都变得清晰,思考也比从前敏锐。

      而且感觉到空气里,隐约有什么东西存在,很轻很细感觉好像㭅稍稍冰凉。

      舛与此同时,房门被敲响。

      然后黑面具男仆再次出现,先是鞠躬行礼,接着糺说道:“熟睡先生,您的身恉体状况还씦好吗?”

      “好多了,谢谢关心。”

      “这是我应该做的。”男仆把手放在胸前,微微弯腰:“恭喜,您的入会考验已经通过了,如果身体允许的话,请随我到外面走一趟。”

      “当然没问题。”

      胡安有很多问题ᆉ想要得到解答。

      뵂 两人离开房间,行走在装有神秘灯具的走道,左转右拐␶,接着走上数段楼⭑梯。

      最后来到一扇铜门前。

      “银匙先生就在里面,请。”仆人随后缓缓退下。龋

      咽下一口唾液,胡安敲起铜门。

      ⡺ 咚咚咚。

      䥏咔咔咔.....铜门自动打开,首次印象是一间挂有许多画的房间。

      房间净高差不多七八米,书桌后的墙身挂满各式画作,房间两旁是书柜和架子,放满用水晶罐装起来的颜料。

      两人正在房间内望着自己,正是协会分部长和银匙。

      进入房间,大门自动关闭,过程中听到齿轮的转动声。

      站在两人面前,部长这时戴着一个上半脸的金色面具:“部长、银匙先生。”

      ⷩ 部长高兴的说道:“恭喜你加入王国艺术家协会。放松点就好,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可以叫我“烟杆”。”

      ؤ 银匙也对胡安点了点头。

      部长继续说減道:“你的作品很不错,有潜力成为阿卡西碎片,但你的画技实在太瑓差,只能为后补成员。”

      “所以我打算頲按排你到佛格伦萨艺䯂术学院进行学习,怎么样?”

      “当然可以,遵照您的意志。”胡安怎么会不满意,只是他没想到居然以这种方式,㽒加入梦寐以求的学院。

      햅 同时心中暗绾道:“阿卡西碎片?这又ಧ是什么?”

      “哼,少来这种古板的回答,艺术家需要有灵活的思考和真挚的表达。”

      空气突然一阵安静。

      鉚 “那.奜.....我很乐意,烟杆。”胡安摸着头讲道。

      “哈哈哈,好。”部长大笑道:“这才对我的口味。”

      ᙹ“我知道你有许多问题,问吧!”老者再次抽起烟杆,一副等着你来的表情。

      “我想问,쁀什么叫做“灵魂之手”?”

      自从布洛托说过之后,他一直想要得到解答,而且胡安认为这是协䏣会超凡力量的关键点。

      “这问题说起来有点繁杂....픊..”

      老者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腿翘起来,吐出一口烟继续说道乶:“你知道超凡吧?”

      “嗯。”

      “协会里的艺术家基本都是超凡者,只有步入超凡,我们才能操控自身灵魂,在所创作的素材上,加入自己的精神印记,从而创造出阿卡西碎片。”

      “而所谓的灵魂之手可以牵භ动人心之鐼类的只是外人的误解,只要步入超凡并且有锻炼灵魂的人,大多能在某种程度上做到,更不用说擅长刻印精神印记的我们。”

      老者抬头一吐,在空中吐出一个渐渐扩散的烟圈,满足地笑道。

      “但灵魂之手的湝特别之处,就在于还没有步入超凡,已经能做到这样铰的事。”

      “这样的人天生灵魂更强大,而且操控自身灵魂的天赋更好,未来创作阿卡西碎片会容易些。”

      “所以你别忘了还要继续努力,这天赋不能陪你走到最后。”

      话题一完结,银匙给两人倒了一杯热红茶,还有少许饼干。

      嚄抿了一口红茶,胡安再次问道:

      “那阿卡西碎片又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