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视频老板的

      “你找我?”白映眉头皱起,被血列拉到这个地方,是他完全没想到的。

      不过他相信张河已经开始救他了,他只要拖住时间就可以了。

      而此刻外界……

      张河看见白映直接往后仰倒在地方,他的本能感觉到一股波动,然后白映的预兆力量好像消失了一般,双目无神的躺在地上,直视着天花板。

      罗克南被吓了一跳,即使是祛除杂质的舒爽感也被他压下,他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张河,张河来到白映身边,将手贴在白映身上。

      “哦?还不错。”血列向头顶的缺口看了一眼,微微赞叹。

      “你的同伴在破除我的法,这段时间如果我要杀你,你应该是没办法反抗的。”

      “我想和你合作,只不过当初还没开口就被何北给打断了,那时候意志还有点不清楚。”

      血列开口间如同瞬移一般来到白映面前。

      仅仅是血列的存在本身,就让白映感到来自生理上的恐惧,但失禁什么的还不至于。

      “你用杂质本质补给我,我保你平安如何?”血列双眼的红光闪烁,让白映感觉有点闪。

      意思就是交保护费?

      “你眼睛能不能别闪了,我头疼。”

      “……”红光消退,是一双褐色的眸子。

      “你已经被关住了,如果我的死亡能够让你这样的存在永远出不来,那不是救了无数人的命吗?”白映开口。

      “你愿意吗?”血列勾起嘴角。

      “当然不愿意了。”白映也露出笑容。

      随即就陷入了沉默中。

      血列没有催促他,即使血列明白他在拖时间……

      ……

      黑色的领域直接撞在列车上面,无数的碎片在崩毁,张河站在无尽黑暗中,看着脚底那行驶着的列车,皱着眉头。

      张河在考虑值不值得,因为血列通过领域告诉他并无恶意,张河当然也可以选择毁灭列车来救出白映,但代价可能会比较惨重,而且也不一定能见成效。

      这个血列确实是特等这个级别的变异体。

      目前还没有恶意,便暂时不上报,至于白映的安全,他是一点不担心,甚至还有些期待。

      行驶的列车上面飘起来大量血色花纹,构成了一张纸,上面的花纹构成一大段文字。

      这是契约,变异体当然也可以签订契约,但这需要实力以及智慧。

      “魂眠之地为证

      契约1:一切以白映自愿,

      契约2:不对白映以任何形式的伤害

      契约3:互惠互利

      契约4:绝对执行

      契约5:保密。”

      看到这一纸契约化作黑烟消散,冥冥中的感觉让张河放下心来,以存在根源——魂眠之地为作证方的契约是绝对的安全,如有违背,存在消散。

      血列,梦魇乃至于“神灵”也抵抗不了。

      “别拖时间了,我已经签订了契约,你的同伴不会再出手了。”血列伸手,在空中划出契约的内容。

      感受到外界震荡的停止,白映还是不信,他大喊一声“张河?”

      “他说的是真的。”张河的声音传来,因为隔着列车,声音显得有些金属感。

      “因为契约5的保密,接下来的交流只有我们三个能够知道,其他人是不允许知晓的,就算你说了他们也听不见,感知不到,当然你也说不出口。”血列现在人性化多了,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以及摊手的肢体动作。

      “你能抗住梦魇吗?”白映还是不相信,但这么久了,如果那个出声的张河是假冒的话,那肯定会攻破领域,如果不行的话罗克南会联络更强者来救他。

      “可以,你供给的力量足够我在人间出现的话,梦魇不是我的对手。”血列点头。

      “嘶……”白映深吸一口气,没听过变异体会吹牛,不会是真的吧?

      “要不,咱再等半小时?”白映眨眼。

      “……随你。”血列没话说了,就这么站着,褐色的眸子盯着他。

      “你能不能别看我?”

      “你有没吃的?我有点饿。”

      “为啥那么多尸体跪着,能不能让他们跳个舞?”

      血列不回话,闭着眼装死。

      ……

      此时罗克南在外面有些急,就算张河跟他说了白映的安全无恙,他依旧慌张,血列的强大之处他之前有所体会,他的实力在一等心相师里面虽然算不上最强,达不到江罗莎那个梯队的强度,但是也属于中上。

      但是罗克南在面对血列时,连抵抗的力量都显得微弱,甚至还是在血列没有主动攻击的情况下。

      何北是何等强大,但即便是何北这种存在,要帮助弱小的两人突破领域也极难。

      虽然就算没有何北,白映和罗克南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血列只觉得何北这人好烦。

      以前想吸收几个镇心师预兆力量的时候就一直被何北来捣乱,那会还是血列不强的时候,不想惹怒何北才随便他搞。

      后面强大起来了,何北还一直搞他,不过因为怕何北真身降临,血列也就装装样子,稍微出出力。

      白映那回不一样,血列是真的生气想跟何北同归于尽,然后把白映和罗克南留下来,但那点向他眉心的一指让他心定了。

      以血列的本事还不足以在瞒着城主陆辰海的情况下在罗克南心境里面打下印记,何北帮他了。

      至于何北的那副模样,一半装的一半真的,谨慎是真的,慎重是假的,虽然只是降临了精神力的何北如果真跟血列干架,有可能是打不过的,但打赢这么多次,对于血列的所有细节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血列的思维渐渐远去……

      “你为什么老来烦我?”血列瞪着褐色的眼眸,看着远处捞走人的何北。

      “因为……你很像我一个逝去的朋友。”

      “朋友吗?莫名其妙。”

      也许,这就是好脾气的血列,和所有变异体都不相同的好脾气。

      “那些尸体是自己来的,它们感激于我的收留,生灵不能不敬死者。”血列开口。

      “这样啊……你的要求,我同意了。”白映点头,半个小时也过去了,他在期间又要求血列在契约上面补了一条“没有欺骗白映”,让血列烦不胜烦。

      “是交易啊……”血列眼皮子耷拉下来,褐色的眼睛眯起变得狭长,倒有点像动漫里面的死鱼眼。

      “来吧!”白映喊着。“向我开炮!”

      下一刻……

      血列的蛇发将白映淹没,化作一个黑色的茧把他包裹住。

      黑色的能量从茧里面流出,流入到血列体内,褐色的眼眸微微散发红光。

      “好久……没有吃饱一顿了啊……”血列的身体一僵,情不自禁的说出一句话。

      “何北这个傻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