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掠夺(H/简)

      从诗经到楚辞离骚,从先秦诸子到汉赋短歌,从唐诗宋갭词到元代杂寘曲,及至四书五经婤、明清小说、神话故事蝝,八股起承.......

      客船日行夜泊,我也上天入地,将中国文学史与他一一讲去。

      之后每次靠岸,王进便多了一项任务,与怀仁买些配套﷽书籍,方便他精读领会。

      懴좝 怀仁曺自是歹与我常常探讨神学哲学、天文地理、᫴人生要义怳,两人说至心领神会处,每每㓒相괶视而笑。

      軧期间浓情蜜意,自是不消多记。ꯨ

      庄这日我去厨房做窣些吃的与他两个,及至怀仁舱门前,忽听得王进翁声翁气与怀仁说话:“姑爷,小的有一事不明,正要请教。”팥

      那滏怀仁大约是在⩤看书,不甚在意言᠛道:“何事?”ꛞ

      ഔ“你们西洋人,于婚姻大事,可是禹如我中土一般,三媒六证,礼仪繁琐?”

      뜡“那倒也没有。”

      ꇗ “那你与夫人,为何,为何......”下面的话,大约是王进不知䪞如何表达。

      ෦“我与夫人,是监正大빎人同意Ⱗ我两这般的,此次南下,也是老师的意思ﱚ。” ੏ 疼 怀仁为自己找了一个绝佳的理由和靠山。

      镦 홼“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王进跺脚道:

      “我问的是:你和夫人为啥分舱而卧,ᰏ这难道也是监正大人的意思?”꒕

      ⿿

      船舱㚾里是久久的沉默。

      “姑爷,我看你閕和夫人感情好得很䕋,你看,不如......”

      声蝥音渐次低下去,不知王进与怀仁嘀嘀咕咕삚说些虮什么。

      “胡闹!”怀仁譹忽的拍案。

      “小的造次”那ꇪ王进仓皇自船舱退出。

      怀仁也自船舱到甲板透气,回੗头便看见舱门边端着餐盘的我,知我听到了뵕他与王࿵进뜫的对话,张口结舌便要解释。瀐

      我把餐盘与他怀中㈻一推,回到船舱暗自垂泪。

      忽听得阙他在敲门唤我,我怎会理他?

      他不住唤我,我且往床上和衣而卧,这次我真是不想理他了:

      卺 不疰知他的心思是否也同䱕王进一般...一般龌龊。

      ꯛ半ၘ日未见ۚ动静,我起身查看,见他仍鴹站在太阳底下,天气已是初秋,但午后的阳光䭢自河렣面遹映射,仍是Dž毒辣辣的。

      ︰ 我ⶉ回舱,依旧生我的闷气,怀仁进来言道:

      캏“那王进胡说八道,我自会教训与他,小南,你莫要生气了。”

      혁 “与王进何干?主要是你,就是你一直在惹我欺我,䡒你就是欺我在这世上无父无母、孤苦无依”。

      想到此间,我的眼泪便如珍珠断线般掉下来。챀

      怀仁慌了手脚:“小南,我爱你敬你,从无欺你之意”。

      边说边用帕子与我擦拭眼泪。

      ᅻ 我抬头问他:꨻“那我也来问你一句:你我之间,究竟是何ꖜ了局?”

      他急道:“ꆐ你如此说,此훈次你随我回去,我便退出教会,让父亲谋一份差事,你我在小镇度日如何뙇?”

      听他如此说,我低下头杴去:笰“自是不妥。”

      他见我有些不讲道理,不免着急道:“左不是右不是,⬦你且要我怎样ಶ?”不由得也落下泪来。

      䢞我怔怔看他半日,߬叹口气뀘道:“原是我无理了飜。റ”

      窠是啊,凡创大事业者,哪有不牺牲小我的呢,那些光耀⨴背后㙂的㎢辛酸,又有谁知道呢?

      至晚饭时粽,怀仁向王进言道:“王大哥,你可曾娶亲?” 殠

      “回姑爷的话,小的未曾娶亲。”뙼

      “你既未曾娶亲빌,以后就莫酪论我和夫人的话了。” ﮼

      “小的唐突,小的知错了”那王进㟥放下碗筷,霍ᆊ地귫起身,与我作了一뉢揖。

      ⥨我也就丢开手,不再论及此事了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