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集评论>

      某人贸然行事,导致自己亲爹吐血卧床。自己却因为胆小怕事,连夜出逃。

      䦡 那样的人是大孝子?恏

      这怕是觉得,世上funn禃y事太少了吧!

      杨皓面也不洗了,问:“那杨时,怎么个大孝法了?”

      “说是他父亲被小人气病了。他赶回家侍奉。可他爹认为学业要紧,连夜将他赶回长安,说쁰是学业没有进境,便不许他回家。”

      㳨杨皓“啊?”了一声粠。又“哦!”了一声……继续洗脸,჻洗去了他仨一脸的懵逼。

      小二又笑着说:“不过,那杨时虽奉了父命回长安读书。却心中担忧䗈父亲病情泎,无法安心。他听说兴教寺法师鮑法力高强,便连夜赶去,要为父祈福。说是刚ꉕ出赶了一半路,又想到心若不诚,天也不佑。他三步一跪,竟一路跪着到了兴教寺……”

      杨皓呆了呆。

      杨时……有这么狼的吗?那可真看不出来啊……

      “这个兴教寺,距离长安很近?”

      “兴教寺在长安南边,约莫十几里路。听说寺中的护身符十分鴉灵验,斋饭也䣷十分不错。不少来长安的商人有空暇了,都会去礼佛。”

      这是推荐旅游景点呢?

      杨皓哈哈笑说:“我信道的。劣”

      小二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幸鐎好杨皓又说:“十几里路……便是只余下三分之一,也有五里路吧。这一里路算有五百步,一里跪拜一百五十次,五里一共要跪七硷百八百次,叩七百八百次首。”

      팩 춉杨皓似乎是无心的:“那杨时想齀必身体孱弱。要不然也不会花一夜才跪到兴教寺。若是身体孱弱,跪了一路竟然没昏过去?”

      小二楞了ꊜ一下,似乎是觉得他的切入点很是新颖,迟疑说:“大概是身体强健的吧,也兴ᤐ许跪的路程更长,才跪了一夜。”

      杨皓将毛巾给他,说:“我从小修道瘲,难道还不知道怎么跪拜。獙”他像是反驳小二的质疑,声音急了不少。“就算是跪平地,这一跪一起,其实也不难,就是容易头昏眼花……ℬ哦,是了。大概是⭩去兴教寺的路不好走吧。ܧ”

      넒“反正不会是平地。路上……小碎石总是有的。”

      ✡杨皓哈了一声,说쀐:“那就更奇怪了。别说是更长的路ꐄ,就算是五里寋,要是饛结٧结实实ⱼ的三步一跪,那杨时还没到兴教寺膝盖就废了。除非他닽早有准备,在膝盖上邦了厚⽘布。不过你又说他是半路上想起要三步一跪……这就太奇怪了。䨣”

      小二并不知道,在小碎石路上跪上쩬七八百次膝盖会不会废掉。不瓭过他想到,这杨郎君自称从修道的,那定然是经常参拜道宗的。对跪肯定比他更有经验。

      ᬅ且看杨皓说得言之凿凿,他㼣心里更信了几分。

      菐信了杨皓,自然就对那杨大孝子的“三步내一跪”起了疑心。

      㐞“杨郎君是说,㭐那杨时䆟的三步一跪是作假的。?”

      杨皓笑说:“也未必是他作假。也有可能,是兴教寺为显他们灵验,便夸大宣扬了杨时。而杨时也可能是顺水推舟,毕竟那名声对他有好处。当然,也可能是那杨时为쯪夸大自己孝行博名,才让人那么说的。”

      小二呵呵笑说:“勏确实有可能。”

      杨皓又问他:“除了大孝子的传闻。你刚才还说什么滴血认亲?”

      “是呢。说的是……”

      小二将长安城内流传的最新版本的故事说了一遍,说到最后口沫横飞了都:“真有几个浪荡子,胡乱뇩找来了人骨猪㌄骨羊骨,数人随便滴了血,果然都能溶入。如鯀今Ꜧ人人都说,这滴血认亲也做不得准。还说先前以滴血认了亲的人家,恐怕才是真真的乱了血统。”

      杨皓幘笑说:“那也未必。愿意滴血认亲的人家,定然是已经确定是本家血统。所谓滴血认亲,只是做给人看的。免得ꂪ日后有人说嘴。”

      “呀。还真搪是!”小二笑说。“都说滴血认亲,只是大户ܨ人家才做的。想来是因为大户人家家资丰厚,族人众多⬓。做了滴血认亲,樵就再没人敢说嘴了。”

      杨皓笑说:“所以说,故事中那个书生未必知道其中奥妙。只是内心歹毒。”

      “啊,那又是怎么个歹毒?”

      “他提出要滴血认亲,势必是要二房开棺取骨。那二房取不取都难受。你想啊。若是不取,大房族鉋长就不认。等取骨滴血了,以后再放出滴血认亲做巴不得准的消息……你说二房又该蜷如何自处?”

      “是了,是了。”小二发散思维。“果然是心思歹毒。惊扰了先人,结果还是认不得亲。那二房岂不是要气死。那认亲的儿子,惊⯍扰亲母先灵,ワ若是孝心之人,不自己寻死也要被流言逼死。这计谋,真真뉼是歹毒。”

      杨皓憋笑,说:“可不是呢。”顿了一下,又说。“你且去吧。我先要出门맷一趟。”

      “是。晚间可要送饭来?”

      “不用,若是要用饭,我会去前面吃。”

      …………

      当杨皓在西市内闲逛时,杨时终于收到杨昌德的信。

      “已然卖出三百余车…軀…霻”杨皓这个出鏩货速度,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煼。

      还有“未见有往二품房搬运箱笼,只有米面……”

      戼  那怎么可能只有没面?

      갽 鍥如果杨皓卖了东西,难不成全收了黄金?

      并非大唐没有那么多黄金,而是杨皓每次出行不过两三天,那么多裉货物괔怎么可能都用黄金结算?霂

      “䦶……请来五쾘十余톓人。形似武夫,更有一人说是二房护院头目……”

      看完信,杨时阴沉着脸。

      杨皓这一番操沢作,很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不过他不相信杨皓卖了货不收钱,也不相信杨皓卖了东西全换了米面。

      ኔ 如果杨皓真没带银钱回二房。锠那么,要不全换了黄金,要不就是给人赊账了。

      若是赊账,他很期待杨皓的钱收不回。

      但那是可能性不大,杨皓才回来中原,肯定没有什么朋友。怎么可能给人赊那么多东西?

      他本想着,等他出头了,与人合谋弄死杨皓,谋了他那些钱。

      可如今杨皓到底有多少钱却无法估计…ᪧ…

      不过这样也好。他敪如今᫽也没能力和有能力弄死杨皓的人合作。要是现在就找那样的人,他人轻言微,弄死了杨皓他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他本想养了好名,叫人不再轻视了在操作。

      只是,杨皓竟然来长安了。

      他怎么敢来?!

      Ỹ“三郎Ⰾ。”㭿书童在门外问。“可要给阿郎回信?”

      杨时想了想,沉声샱说:“且等着。我这就写信。”  暴

      磨墨,摊好信笺。他下笔写道:“阿耶钧鉴,儿在兴Ƅ教寺为阿耶祈福,心中安宁,于学业也大有裨益……

      “……杨皓行事乖张,虽未列入我族谱……只二房已认亲。他若有行差踏错,恐对我五丰杨氏不利……

      煶“……又惊闻其以白身蓄养护院,且人数众多。儿恐其有不法行径。为杨氏之兴衰顾,请阿耶鉴之督之……”

      写好,蜡封好,ཉ杨时才叫了书童进来:“让他将信送回。”杨家大房送信来的下人还在外面等着呢。

      书童双手拿着信,交代㪃了几句,让人将信带走了。再回到房中时,见杨时来回踱步⷟。

      似乎有什么心事下不定决心。

      杨时见书童回来,站定了说:“你马上赶回长安……找侯五郎……”他在书童耳边如此这般了一番,问。“可听明ᕤ白了?”

      “小的明白。这就回去。” 䝪

      杨时看了一下天色,说:“快去!若是ୌ赶不上入城,明日一早务必朚进城寻到杨五郎……将事竗情交代清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