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总想GUAN满宿主全本有吗

      听到龙滴泪树被抢,绿岫上仙不无惊讶的问道:“那女子长什么样?”

      “不清楚,前天夜里来的,蒙着面纱。只知道她穿着一身紫色的衣쇖服,ܾ身上散发着奇异的芳香。她实力非常了得,打伤我阿爸之后便将龙滴泪树连根拔起,飞走了。”这卧龙寨큱的三少爷虽ζ然对绿岫上仙俩保持着警惕,但还是如实告ȡ知了。

      绿岫听到对方所说,似乎猜到是谁,可又不太确信。林辰猜测会不会是自己的母亲,可ᛠ是林辰坚信自己的母亲不会干出打人抢劫的事情。

      “我不认识你所说的那人,”绿岫上仙说道,“但的确是为龙滴泪树而来。龙滴泪树被抢ࢴ走,我希望能调查一番。”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人已经问了第三遍了,很显然这里与世隔绝了太久,应该是不知道듃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都不知道断剑门的存在。

      没办法,绿岫上仙只好非常详细的给对方说了一遍来历,以及此行的目的。

      “原来如此,失敬失敬。”卧龙閊寨的三少爷了解了前因后果后,才知自己做了多大的错事。

      “师父,龙滴泪树被人抢走了,我们该如何是好?”林辰最当心的还是龙滴泪树的事情。

      “龙滴泪树的事情急也急不了,还是调查一番再说。”绿岫上仙转而对卧龙寨的三蝙少爷问道,“还不知小弟你如何称呼?”

      这三少爷发现自己连名字都忘介绍了,非常抱歉的说道:“我是卧龙寨寨主的儿子,排行老⓮三,叫盛尤莽,你们叫我阿莽就好。”

      “三少爷,我能去见见你父亲吗?我略懂学医术,或许能帮到ᨅ他。”绿岫上仙说道。

      “那当然可以。”盛阿莽欣喜的应道。他父亲趟⟥在床上已昏뛰迷两天了,若是有人能医治,他如何能不高兴。

      这寨子里头的房屋都是木材结构。盛阿莽的父亲,也就是卧龙寨的寨主就住嫋在正中间那最大的木头房里。

      三少爷盛尤莽引着绿岫上仙和林辰来到房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门쇮:“阿姐开门,我带客人来见阿爸了。”

      听到盛尤莽的声音,觠房门打开ຨ一个口,一个女子立在那転里警惕的看着外面。此女子头发扎着,一身麦色的皮肤,只在胸前和腰间围着兽皮以遮羞。她身上也有纹身,但只是在脖颈和手臂上刺有。

      这开门的人正是盛尤莽的二姐盛尤朵,此时的二姐很是不满,小声的对盛尤莽说道:“大퐨哥不是下令不准再把外人带入寨Ჾ子吗?前天你闯的祸还不够大吗!怎么好端端又把人带到这里来了?”

      “阿姐莫生气,这两人自称师徒,来自断剑门。他们说懂得医术能治好阿爸的病,所以就带ᄆ他们来见见阿爸了。”盛尤莽急忙解释道。

      听了这话,盛尤朵依旧一脸的不礤喜,她仔细打量了下绿岫师徒뛔,转而对屋内喊道:“阿郎,你出来看看。”

      ꙅ听到呼喊,盛尤朵的丈夫走了出䈟来。他虽然身着兽皮浲,可是身材却没有其他人那般健壮,而且皮肤也略显白皙,很不像这寨子中的人。但他身上又刺有这寨中特有的纹身,似乎又表明了他是此寨子的人。

      “朵儿怎了?”盛尤朵的丈夫看到了绿岫师徒俩,不无好奇的对自己的妻子问道。

      “阿郎,这两个外来人,自称能为阿爸治病。我就让你出▙来看看,问清楚他们的情况,莫要再出现前天的事情了。”

      听了这话,盛尤朵⎮的丈夫行了一个标准的礼,对绿岫上仙问道:“在下吴晓光,原镇妖城人士,敢问二位从何而来?”

      “我乃断剑门绿岫仙子,此是我弟子林辰。”绿岫上仙再次自我介绍道。

      “你就是绿岫上仙?”盛尤朵的丈夫吴晓光一脸惊奇,“久仰大名,久仰久仰。不知上仙你怎么会来我卧龙寨了?”

      这吴晓光本是镇妖城人士,修行也有数十年。一日他误入山中,迷失了方向,险遭不测,幸得这卧龙寨的二小姐盛尤朵相救。后来二人相爱,便喜结连理,吴晓光也就定居在了卧龙寨,再也没回去过。不过,这吴晓光还是知道绿岫上仙的大名的。

      而见问,绿岫上仙只能不厌其烦的将自己前来的目的,一清二楚的再告诉了吴晓光。

      吴晓光听后频频点头,一脸无奈的回应道:“૶可惜上仙你来晚一步,前夜龙滴泪树已被妖女夺走,灵水也保留不多。而那灵水又걎是寨中人所必需之物,实在是无法帮助到上仙你了。至于你说的大妖,我们已好久没走出过寨子,关于此事是一无所知。但如果大妖是冲龙滴泪树来的,想来它也没有动机再来侵扰寨子了吧。”

      “说得也是,龙滴泪树被盗,我也无法再求你们什么。只是听闻你们寨主被打成重伤,看看能不能提供些帮助。至于灵水我쮢不会再向你们索取,只希望等下你们能允许我们探查一番,知道抢劫之事是何ⓣ人所为。”

      听了这话,吴晓光喜出望外:“那实在太好了,阿爸都昏迷两天了。我虽懂些医术,可是쮩怎么也治不好阿爸的病。上仙若肯出手,那实在是太好了。”

      吴晓光给妻子将事情说明白,盛尤朵才同意让绿岫上仙和林辰进里屋。

      盛尤朵引绿岫上仙和林辰进了里屋后说道:“ꭇ上仙,我这里向来少有外人来,而你与那妖女来的又是如此的近,我们Ὴ因此产生误会,还请上仙你见谅。”

      “我们贸然打搅也有我们的不对,你们产生误会也是理所当然。我们本也是有求而来,㭦却不想赶淛巧出了这等事情。不过ࢭ,我修道之人,自应当济世为怀,听闻你父亲得病,我自当略尽微薄之力。”绿岫上仙应道。

      众人进了里屋,里屋内铺着一张大床,床蓊上躺着一位老者。这老者头发已经花白,可是身体却ⶶ没有什么衰老的伋迹象。他皮肤偏向咖啡色,一身的纹身从头纹到了脚。

      老者自从前夜被打騜伤之后,便一直昏迷不醒,吴晓光试尽各种办法都无用。而老者的大儿子盛尤跶为救醒自己阿爸,一早就带着人去山里找寻灵药,此时还没回来。

      绿岫上仙来到老者的釆床前,为其把脉。一股真气输入进去,绿岫上仙倒是轻易的发现问题所在。只见绿岫上仙大手在老者脸上旋‶转,一股紫色的气体便慢悠悠的从老者鼻孔中飘了出来。

      那股紫色气体一离开老者身体,老者像如释重负一般发出呻吟。老者终于又有了反应,只是依旧昏迷不醒。

      “阿爸,我阿爸没事吧?他好了吗?”盛尤朵扑到老者身边,焦急的询问道。

      “你父亲没事了。他是中了一种特制的迷香,所以才会昏迷不醒。他身体并无大碍,过些时辰就能醒来。不过我探查了下你父亲的身体,虽然身体健康的很,可是阳寿将近。”绿岫上仙如实告知道。

      “这我们明白。”盛尤莽说道。只要阿爸现在没事,他就放心了。

      攷说来,这卧龙寨的人都是同一族,这族人虽然从小无病无灾,且力靌大䏲无穷。但是最高寿者,寿命也不过二百。盛尤弻莽的父॥亲修为虽然是筑基后期,在外面同等级者,最高可活三百年。可是对他父亲来说,活过了一百八十岁已经是相当高寿了。

      老者的病治好,吴晓光恭敬的请绿岫上仙和林辰先离开屋子。他带着他们到了外面说道:“上仙,这实在是太感谢了,我们都不知该如何报答你了。”

      “这没什么,此迷香也是有时间限制的,我不来,过几天你岳父也自然会醒的。”绿岫上仙说道,她发现前天抢夺龙滴泪的那个贼人并没有出手伤人,而只是将촊寨主迷昏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挺感谢上㱹仙您的。上仙您请往这边走,돭您不是想知道前天晚上的事情吗,我便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吴晓႑光带着绿岫上仙和林辰往事发的地方走去,“上仙,这龙滴ဿ泪树是咱卧龙寨的至宝,更准确来说它盭是我们的命根子。

      我寨中的人是一群很特殊的人,邨这不仅在于生活习性,更在于我们生存的依仗有别于外人。在告诉᧮上仙您有关前夜的事情,我希望能先精给您쁔讲讲我们卧龙寨的事情。这也䍺有助于您对我们寨子有更为深入的了解,减少我们之间可能产生的误会。”

      听吴晓光这么一说,绿岫上仙便知道他定有隐情相告,自然是洗耳恭听。

      吴晓光继续说道:“这卧龙族人,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们生来就与我们外界的人不同,天生力大无穷,不用修炼就是一等一的炼体高手。这了不起的天赋都源于他们身上的纹身,但这纹身并不是后天刺上的,他们在出生之时就会在脖颈上印有一块。这像是一种自动生长的胎记,更像是一种诅咒。

      对卧龙族人来说,修为越高,这纹身便越多。这或许就是导致寨中的人比外面人寿命短的原因鍡。킡虽然短,可是又如何?也能和凡人相当,甚至还能高于凡人。多一些少一些,对如此封闭的寨子来说其瘑实也没差。

      但最大的Ә影响是,随着纹身的增加,族人的视力就会逐步下降,最后沦为瞎子。也就是说,卧龙族人天生又都是残疾人。而身为残疾者是无法突破结丹期ꃯ的,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族人修为再高也无֋法达到结襇丹期吧。

      根据寨子史料的记载,卧龙族的先祖为了找到治疗失明的办法,才来到了这里,找到了这龙滴泪树。龙滴泪树是一株有一人环抱粗,可高不过膝盖,很像一个木桩的树。

      树的树預干像一只盘旋맒的青龙,树干上长出一个硕大的树瘤,就像一个龙头。每当月夜,湖水涨起的时候,树瘤就会分泌一滴灵水,就如同龙落泪一般,所以得名龙滴泪。

      用篣龙滴泪树的灵水洗目,就能治好失明。于是卧龙族的人都搬㐄迁到䗞此地,生活在龙滴泪树旁。可惜,这树分泌的灵水每次都只有一滴,如果遇到阳光还会蒸发䵗掉ⰱ,所以总是保存的很少。而且卧龙族虽然有了灵水,可也不是永不再失明,只要身上的纹身继续增长ക,随时还会有失明的可能。正是因此,卧龙族人过得隐居的生活,从不离开这里。” 僥

      “你说用了那灵水还是可能失明?”林辰突然插嘴问道。如果不ꂸ能彻底让林辰摆脱失明的危险,那灵水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

      “并不是这样的。对卧龙族人来说是如此,可是对外人来说就未必。记得曾也有外人来过这里寻找龙滴泪树的灵水,他们用后大都痊愈了。”吴晓光好心解释㣳道。

      而此时,绿岫上仙也对林辰说道:“辰儿,为师调查过。曾有记载说,有修炼《破灭法眼》的人用过龙滴泪树的灵水洗目后,就再也没被反噬失明过了。所以如果你有机会得到此灵水,倒是无须当心。真用了灵水洗目,肯定能对你有极大益处。”

      “上仙说得没错,这一般人用了佲龙滴泪树的灵水,可有明目清神的效果,益处可是非凡的䝝。”吴晓光笑了笑,好像他就对此深有体会。

      “晓光,我对你刚才所说有一事不明,”绿岫上仙问道,“你说此寨中的人天上就具有纹身,那你身上同等的ࡊ纹身又是怎么回事?”

      “这和我妻子朵儿有关了,”吴晓光解释道,㚙“这卧龙族人一般不与外族人옟通婚。因为一旦结合,这纹身就会转移到对ꕥ方身上,就如同瘟疫一般。我因为深爱我的妻子,所以自愿和她餇结合,自然我身上就有了这纹身。这纹身萇拥有之后,力量会不自觉的增加,同时视力也开始下降,也就不得不仰赖龙滴泪树的灵水。这其实也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呆在寨中,再也没回镇妖ᜌ城的原因。”

      原来其中还有这一段隐情啊! 濡

      林辰确信龙滴泪树的神奇功效之后,对那灵水更是志在必得,也就更加想知道到底是谁抢走了龙滴泪树。于是林辰急切的问道:“那前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此珍贵的龙滴泪树怎么会被抢走?”

      “实在抱歉,说了这么多也没说到正点上。”吴晓光已经带着绿袖上仙师徒来到一处大池子旁,“这是卧龙池,池水来至地底。这里的水一直源源不断,整个寨子的人都靠着这池水来养活。”

      “ݬ你们看那,”吴晓光指着一处积满水繝的坑洞说道,“那里本是种着龙滴泪树的,Ṑ可是现在已经不在了。龙滴泪树本就生长条件非常苛刻,只有在卧龙池旁벢才能存活。而那妖女竟然硬深深的把它拔走矿,这可是毁了整蠫族人的命根子啊!”潔 솤

      吴晓光哀叹一声后,又继续说道:“上ؼ仙,我现在就将前夜我知道的,都详细说给你听,希望对你有所帮助。记得,在那天ᩩ深夜,那个妖女身着紫色长衣,带着面纱来到我卧龙寨。她能御空飞行,所以应当是位结쑥丹期修士。她来的檢时候并没有自报家门,所以我们也无法知道她到底是何人。

      她来了之后,直接找到我岳父。当时我也在旁边,倒是知道她讲了什么。她称最近周围出现一只大妖,杀害无辜之人,抢夺灵植。而且她怀疑,那只大妖不久就会图谋上龙滴泪树。这点和上仙你说的是一样的,所以她想借龙滴泪树一用,将大妖引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