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大鸡巴

      新历188年,五月下旬。

      经过将近两百年的发展,整个亚洲区里,从满是核辐射的环境里,开辟建造出了28个大型安全生活畻区域。

      大大小小的小型避难所更是遍布整个亚洲区。

      这些大大小小的安寀全区域都是未曾被核辐射临顾的地方。

      翕而远南城区就是其中一个大型安全生活区域。

      整个远南城区被分为外城区和内城区。

      而外城区足足是鼤内城区的十几倍大小。

      黙 因为由于酸雨的影响,人们不得不把农业转移到梕室内进行。

      因此,为了能够有足够的띱食物提供所需。

      整个外城区都被改造成食物生产种植基地。

      整个远南城区一百多万人,将近一半的人都会被安排进入外城区工作和生活。

      这앦个工作即安全,又稳定。炉

      所以被安排的人,往往不会有太大的意见ꈿ。

      高等知识分子则被集中在内城区工作和生活。

      上学、娱乐、菴商场、医院等场所也分布在内城区中⹹。

      而内城区并不会阻拦外城区的人进入。

      只要有足够的新币,外城区的人甚至可以一直待在内城区生活。

      在严重的核污染环境里,闷热笼罩了整个远南城区。

      灰蒙蒙的天空,就像一个罩子一般,笼罩在远南城区的天空之中。蠥

      使得整个城区如同一个巨앯大的烤箱一般。

      炙热的太阳以犀利的走位,绕开了天空的灰雾和所有高楼建筑物,炙烤着整条街道。

      ꘂ 一丝丝热浪蒸汽,从地面挥发而上,弥漫在空气之中。

      让城ꝥ区街道的行人有一种沉闷窒息的感觉,不自觉的喘着闷热的气息。

      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拿个鸡蛋扔在地面上,不要怀疑,这一定比你在自家的锅里煎的好看多了,嫩而不焦,黄白相间分明。

      然而컾……

      在这酷暑烈日里,在这条如同油锅地狱一般的炙热街道上,一个青年的脸色反常的苍白无色。

      李命站在城市的江河边的木制阁楼边的走廊上。

      双眼无神,呼吸安静的看着那污染严重的江水。

      回想起刚刚的经历,脸上渐渐露出一丝苦笑。

      ……

      半小时곸前。

      헑 某医院。

      重症急诊中心。

      一处病房处。

      一位头发已经微微发白的医生,对着眼前的青年惋惜道:“事以至此,想必你也清楚,自己现如今的病情,以现在跌落了几百年的医疗水平根本无法治疗。悿”

      “我知道了医生,那……有没有办法可以缓解缓解我的病情。”

      青年经过一阵沉默,闭上眼睛一口深呼吸,强行压下繁重的呼吸渐渐平复的说道。

      ⬖ “有的,虽说现如今还没有彻底治疗癌症的药物和手段。

      但是由于现如今的核污染所致,患癌症的几率大大增加얘,同样的大量的癌症患者经过这百多年的发展。

      大概在20年前研发出了一种抗癌药物,这种抗瓈癌药物可以减缓癌细胞的进一步扩散。

      但是,即㞽使这种抗癌药物经过了20年的改进,其仍然有着极大的副作用。”

      “副作用?”

      “是的,这种药物……有三种极为严重的副作用……”

      李命看着㛿眼前的医生欲言又止的样子,便请求道:“说吧医生,再大的副作用,能比我现如今的情况还糟吗?”

      见李命如此,医生不再犹豫。

      “᭕第一种副作用,❴由于这种药物是直接注射进人的身体里的,因此在注射后,会给人带来极大的疼痛。

      第二种副作用,这种药物只有前三支有用,三支过后,癌症将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扩散致人死亡,极速扩散时,将带来极大的疼痛。”

      说道这里,医生有些怜戀悯的看了李命一眼。

      被医生这一眼看的有些莫名,李命问道:“怎么了?”

      医生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道。

      “通过这款药物,有人重新拟订了人能够承受的疼痛分为十个级别等级,所谓九为极数,因此新拟订的第十个级别的疼痛,受之必死。”

      李命听出了医生话里的意思,问道:“所以说,这种药物所带来的疼痛……?”

      捕“第一支药剂带来的疼痛副作用,导致的是第八级的疼痛。

      第二支为九级,第三支为十级。

      至今为止,要知道没有人能够在第十级疼痛中活下来。”

      闻言,李命有些难以接受,语气低沉道:“第三支䛥必死吗!那……第三种副作用?” 掆 竑

      “第三种副作⤐用是最严重的一种……”

      李命屏住呼吸,眼神坚定的看着医生,仿佛在告诉医生,我承受的了。

      见状,医生脸色慎重的说道:“第三中副作用就是,贼贵。”

       李命瞳孔极具收缩,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吸了一口凉气道:“嘶……严重吗?”

      医生点头确认道:“是的,非常严重!!”

      “具体是什么情况?”

      “5万元新币!!!”

      ➮五万吗?李命咽了㼖咽口水,以自己现阶段的积蓄,倾家荡产也只够买的起一只药剂。

      要知道现在1新币的购买力都够一个人一天吃3餐的伙食了。

      而5万元ꝙ新币,都可以在远南城区,较为繁华的阶段买一栋房子了。

      ⵴……

      河岸桥边。

      想起那昂贵的费盢用。

      李命定了定神,深深地吸了口气。

      拿出手中捏成一团的报告单。

      颤抖的双手,使得展开报告单的举动略显局措。

      展开褶皱的A4纸,林天直接翻到最后一页ꡎ,映入眼帘的那一行加黑加粗的字体。

      写着——确诊身体内部包括皮肤、骨、血液、脑等多处地方共有9种癌细胞症状(蟋经进一步检查由于各个癌细胞交叉感染,导致癌细胞会快速的繁衍至后期)(目前虽然是前期,但很遗憾,莫得救了)。

      看着那几行令他一度窒息的几十个字。

      什么莫得救了,我觉得可以抢救一下的。

      而且,交叉感染?癌细胞也会交叉感染?你㵶以为在谈恋爱呢!

      李命在得知这个结果时,心脏如同被一只无形大手捏住,宛如窒息一般。

      一再询问医生,甚至问是不是搞错了,把别人的搞错在自己的病历上了。

      但得到的ᘨ答案却是……

      “小伙子,虽然你身体的患的癌症都是初期。

      ᤌ但是实话告诉你,你身体里的癌细胞都极为特殊,有的更是ᆞ渐渐扩散至你全身的血液当中。

      就算是你体内那几个数量不多个子也不大的癌症,它们的角度都是及其刁钻,就好像故意藏起来一样。

      这种奇怪又复杂的症状,整个医学史上都未成出现过。

      当然现在你出现了,以后医学史上就有这样的病历了。”

      “同时在交叉感染之下,你体内的癌细胞每分每秒都在繁殖当中。

      现阶段ⲣ还好,你只是感觉到轻微的不适。

      再过一阵子,你的身体恐怕ࡰ就会出现严重的异样了。”

      “然而就现在的技术而言,根本ꝺ就没有有效的医治ቇ手段。

      当然了,슣如果我们的社会没有经历‘第四次世界大战’的劫难的话,按照正常的科技发展速度来可能有机会……”

      㧥“但现如今是新历118年,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准经历了第四次世界大战后,总科技水平倒退了将近一千年的时间,也就是和公历2000多年一个水平上,

      “如果科技不倒退,不说完全治愈,但起码可以让你多活个二三十年时间了。”

      “唉,有些事情,想ⴒ多了,反띾而会增添许多烦恼。”

      “总之,万事无绝对,说不定还有什么奇迹发生呢。”겕

      “只要你放松心态,好好调养,以你现如今的身体状况,起码还可以活个把半个月时间。”

      “说到底也奇怪,我从未见㜃过有什么人会同时患上9种癌症的……”

      虽然在来医院前,李命早就清楚自身的身体可能出了大问题。

      因为早在半个月前,身体就出现了各种异状。

      起初是,身体一些地方只有一点轻微的疼痛感。

      接着,皮肤开始出现红色斑块,斑块处♮更是毫无知觉。

      最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绪前往医院检查。

      而得到的结果仿若直接将他打入深渊。

      李命眼睛盯着江面。

      眼神在短短5秒时间里不断变换,似乎在做什么决定。

      回想起之前询问医生得知的情况,갊按照自己现如今的状况大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콖活,而且期间会十分痛苦。

      至于什么好好调养之类的话,只有一个多月还调养个毛球,李命全当屁话了。

      想着以自己的经济状况,根本无法支付那种药物高昂的费用。

      而父母因为常年的劳累,早在几年以前,自己上大学期间就病逝了。

      重新收拾好心情。

      ᙔ“接下来,就是要处理好几件事后,然后开始我最后的人生了”

      “让我想想,嗯,首先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合理辞职둯,把今年的年终提成提前拿到手。”

      “凭借着这两年半来的积累,在加上今年的提成,应该足够购买第一支抗癌药剂了。”

      不过想到公司的提成规定,李命就有些头痛。

      李命大学毕业后没有听从学院导师的安排,而是直接进入了一家私人科技公司。

      没᛿有别的原因,因为私人公司给的工资高。

      现在李命想起来,那是万分后悔啊。

      因为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各种由外城区的拾荒小队的人,从外界带回来的报废的科技产品。

      在李命看来,自己的癌症几乎就是因为某件从重污染区域带回来的物品导致的。 蒁

      李命咬牙暗恨道:“也不知道哪个该死的,没事带件重污染物件回来,这不害人吗。

      而且那破私人公司的防化服也有很大的问题。”

      “如果直接提交辞职申请的话,剩下的那些帊提成是不可能拿的到手的。”

      李命想了一阵子,“如果我把我的病情告诉公司的话,公司会不会把那一半提成给我,并赔偿一笔费用给我?”

      转念一想,马上否决道。

      “就䅄这破公司的尿性,不反咬我一口,不给我提成就算好的了。”

      “虽然才半年时间,但是这半年的提成就将近有一万了,如果只是几百一千来块钱,我至于这么头痛?”

      鄂 “不过虽然不能直接拿病例辞职,但是还是可以操作的。”

      想到这里,李命从来就不是拖拉的人,做好决定后,就转身返回医院。

      翉 看到又重新回来的李命,以为他还是不相信那病例是他的,那洳位医生叹息道:“孩캽子,那病例真的没有搞错,你……”

      땍 还没等医生说完,李命就解释道:“医生,我不是来问这个的,我想拜托您再重新开一张病例给我……”

      经过一阵的交流,那位中年医生才又重新开了张病例单。

      韽 不过,这张病例单,蜺与先前的病历单却完全不同。

      这张病例中的结果里,只有一个可通过手术切除的良性肿瘤(大小30mm),并标注着需要尽快进行手术。

      拿着那쿝张‘特定’的病例单,再次从医院ꘈ里走出来。

      快速回到租来的高档宿舍里,收拾了些资料信息便出发前往公司,办理离职手续。

      开着辆为了方便工作而买的便宜电动小电驴,路上拿出手机,边开边拨打给自己领导的电话。

      嘟~嘟~

      看到电话接通,李命调整了下语气,说道:“喂,刘经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独具亲和力的中年男子声音,“喂,是小李啊,有什么事吗?”

      早已习惯的通话开头,“嗯,刘经理中午好啊,我想问一下您现在在您的办公室吗?”

      听出了李命话里的意思,刘洪经理回道:“在啊,你要到公司来是吧,今天下午我都在公司。”

      “是的,我现在就在过去的路上,有点急掍事想和您谈谈。”

      “好啊,我在办公室等你”

      在电话里和刘洪经理闲聊了一阵,便以开车为由挂了电话。

      平日里,刘洪经理是整个公司对他最为关心的一个了,在李命刚刚入职的那一段时间里,对李命尤为照顾。

      由于家境原因,而且在内城区的花哨又大。

      톀 在那廆一段时间里,刘洪经理不单单帮助他提供一处不需要房租的房子,吃的方面也帮他解决了。

      让李命在吃住方面省下一大笔开销,度过了最艰难的第一个月。

       后来李命在公司内向其他员工了解到,不单㾳单是刘经理如此,其他人事经理也都是这样。

      䠍 至于为何这样,一切都是套路。

      挂断电话后。

      电话的另一头,刘洪经理略微思索,想到今天是李命请假去医院做检查的日子。

      刘洪经理嘴巴略张,眉头一皱思索道:“不会是检查出什么问题了吧。”

      想着这里,眉间不由透露出一탾股无奈之色。

      “这李命平时工作时可都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谁动他获得的‘物件’就跟动了他的命一样”

      想起李命那‘疯狂’的工作态度,打定主意的刘洪经理,“这次等那小子过来了,一定要好好说说他,看看能不能把他手里的那几件‘物件’弄到手。”

      由于李命所在的实验室接近外城区,骑着小电驴悠悠一个小时才到텒达公司所在地。

      像这样的公司整个远南城区有不下十家。

      实验室之所以放在接近外城区的位置,是因为更方便收取外城区收集的科技‘物件’。

      李命平时的工作不只是要研究那些污染物件,更是要亲自去和拾荒小队的人接触。

      筛选出賠哪些物件有价值,然后以比政府好处些许的价格收购。

       这样的交易政府虽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如果出了事,政府同样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来到公司后,把小电驴直接停在公司楼下的小电驴停车区。

      进入公司,跟前台小姐姐打了个招呼,直奔刘洪经理的办公室。

      敲了敲办公室的뎛门“叩~윢叩~叩~”几声清亮的叩门声。

      大概2秒后,“请进”刘洪经理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推开门,一进去便看到皱着眉目面骇露担忧脸色的刘经理,坐在会客用的沙发上。

      李命见状微微一愣,心想:看来刘洪经理已经猜出来,我是因为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找他了。

      唉~能瞒多少是多少吧,李命心头叹息了一声。

      看到李命愣在门口,刘洪经理催揺道:“怎么站门口呢?快进来坐。”

      闻声,李命抱着尽量能瞒多少是多少的心态,走上前到一旁的沙发坐下。

      待李堌命最下后,刘洪经理开口问道:“怎么样,找我是关于体检结果的原因吗?身体状况如何?”

      果然,能坐上这个位置的都是人쳽精。

      李命没有说话,直接拿出那份假的体检报告单,少说少错崓,说多了反而容易被发现,免寨得刘洪经发现端倪。

      把手中的报告单递给刘洪经理。

      接过李命递过来的体检报告单,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ې仔细观察刘洪经理脸色的李命明显注意到,刘洪经理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了许多,不过很快又恢复了。

      李命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面带轻松的笑容说道:“经理,你看你怎么一下脸色就青了呢,我这不是没多大问题吗?只要去做个手术就行了。”

      闻言,刘洪经理一下子就忍不住了,“问ᮻ题不大?这都要动手术了,还问题不大?”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狠狠捅了捅体检报告单。

      “动个手术,起码要休息个把两个月吧,这会耽误多少事情……

      䣼 ꀤ而且,这段时间公司又正忙,﬈你手头上的‘炽物件御’又是最多的一个之一……”

      李命心中冷笑,脸上微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来请假了嘛,而且我也把那些‘物件’的资料一并带过来了,您悄悄?您看我上班年提成的事……”

      看到李命递过来的资料,刘洪经理才作罢笑脸道:“行,到时候你跟你的主管说一声就行了,我会让公司的财务把今年你的提成提前给你的。”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调养身体,争取早日回来工作……”

      一副要指点江山的模样说道。

      不过李命心中冷笑道:老子要还回来,老子就是狗,虽然老子没见过狗,哼。

      刘洪的这般作态,在李命看来那븥是很正常的。

      毕竟,李命手中的那批‘物件’,公司里的人可是都眼热的很的ⵒ。

      只因为那批‘物件’里,有一件还可以使用的科技产品,并且科技程度比现有的冨要高出첦上百年不止。

      只要谁接手了这件‘物件’,一旦解析出其中的科技原理。

      升职加薪那都不是鍣事儿。

      搞定提成的事,转身离开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