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百科圣光宅福利

      쎉时间回到㟆几天前。

      柳无相进入总枢的深处,无数磐岩堆叠而成一个巨大的圆盘,他将手掌按在石盘之上,法纹流转ύ,磐岩交错声铿韧锵,最后组成一道门户。

      柳无相走入门户之后,里面别有乾坤,无尽星光堆攒于石蘀壁穹顶之下,刹那间恍惚如将星空收拢于室中,星野低垂拥入人心。

      星光之下放着两个蒲团ᶶ,其中一个蒲团上,一人已等待多时。

      柳无相敛起轻浮之色,㐬表情恭敬且肃然。

      螭“来了?”

      坐在蒲团上的那人回过头,他的模样十分骇人,他似乎受过重伤,重到有人从中间将他一劈为二。那道疤痕甚是明显与狰狞,而且缝合的手段也很粗犷,几乎┽是用铁线硬生生缝合在一起,脸上还留有线头。

      槻 以这道疤痕为分界线,左边脸庞神采温润,眸中潜渊游龙,剑眉深蕴籐侠义,极尽风流快意。然而右边那边脸庞,肤色暗淡且有黑色的褐般,眸子混沌暴賊戾,獠牙翻唇而出,就如鬼域魑魅。

      他身上穿的道服也是欹半黑半白,背负黑白子母剑,手中盘着黑白二色棋子,以天地为棋寧盘。

      “冥灵子大人。”

      柳无相拱手道。

      二大祭酒之一的冥灵子彜抬起眼神,㴕他伸手一挥,下一刻手中出现一杯热茶。

      “饮茶。”

      柳无相接过茶,随后饮一口满怀清香,冥灵子虽说性格古矶怪Ξ,蠨但茶品向来앢不错。

      柳无相坐在他旁边的蒲团上,随后从袖中取出一个锦盒,递了过去。

      冥灵子接过锦盒,打开一看,里头是一颗浑圆的玄艴色的内丹,丹中倒映着一道模糊的猿影縭,显然是那猿王的妖丹。

      쬎“辛苦柳司监了。”

      冥灵子道谢一句,然而他表情依旧死寂,毫ⶥ无变化弼。

      暾柳无相倒是不质疑他言语中的感谢之意⛄,他也不坨需要所谓的道谢,替天行道自是橰吾辈天职。

      ࡼ “国师情况如何?”

      柳无相问道。

      儼冥灵子捻着手中那颗튧妖丹,唏嘘道:“并不乐观,国师他所遭遇的天劫之强可以堪称Θ万跖古无一,如今只看这些妖丹能炼制成何等的丹药,供国师能抵御天劫。”

      他收起妖丹,虽说此时情况危机但也不急躁,起炉火需要时间,其中更鉉需凝炼心境,不如恰汤一二庉。

      ꑻ “无Ⲽ相啊뼯,如今魔教现世第几个年头了?”

      柳无相思索㔨一番,回道:“二十七个年头了。”쁩

      “那㚷大᫉天魔成就天魔之位又有几个年头了?”

      “七个年头。” 켰

      㔟 冥灵子抚着脸上的伤口,喃喃道ၾ:“七年,足足七年了…픒…”

      冥灵子与大天魔,柳无相也听过一些传闻,这二人原本是同门擸师兄弟。身为师弟的大天魔堕入魔道,杀戮无数而欲不减。身为师兄的冥灵子自然要清理门户,二人相约于白老山决一死战。

      江湖小道⋰消息称,大天魔使用邪术以卑鄙的手段赢䜡了冥灵子,并将他打成重伤,变成了如今这番模样。

      然而冥灵子本人却说,这小道消息ᅢ本身就是在大天魔示意手下外传的,目的是让自己不至于过于难堪。当年那一ᜃ战,冥灵子败得心服口服,甚至自己成这幅模样还是大天魔手둮下留情的结果。

      身入魔道,心依旧少年,这便是大天魔。并非外界传得那般蚫混沌不堪,他只不过迷失在追逐终极的道路上,用错误的方法却也ၪ达到了终极。

      “西部诸郡,从上煌到古遥,约莫十二郡都已沦陷,我값们的眼线皆被拔除。”

      冥灵子突然说道。

      柳无相心头嚈一紧,虽说他与那位负责诛诛魔的司监素来不合,但贵在同僚一瘏场。他也听说了诛魔一事遭遇重挫,但没想到情况已经如此恶劣了紎。

      “陈圣裘最多再丢三个郡,按他所说就要自刭谢罪咯。”

      緭冥灵子ꆳ冷笑一声,他虽然不站队派系,但他同样不喜陈司监。

      他的好大喜功与盲目自大,在冥橄灵子看媠来就如自己当年那般,自己因为大天魔手下留情得以苟活至今,那他陈圣裘呢?

      ᩴ 有自己当年的毛病却比自己当年还刚愎自用,怎么也劝绹不动,这叫他怎么喜欢这个人?

      “上煌是西部诸郡的喉口重郡,我们在那部署了几乎百位诛魔师,照理不应该说破就破。”

      柳无相说道,他不޿会因为个人情绪而幸灾乐祸,他也隐隐感ꏡ觉到如今西部的繮颓势估计会影响重⥮大,甚至要刮起一场风暴。

      冥灵子盘着뇸手中的黑白棋子,转速加快。

      有些东西他不便和柳无相多谈,他不想越线,但有些东西他又不能不说。

      “无相,大天魔育有一女蟛,虽非亲生,但疼爱有加。大天魔允许她离开自㜘己的庇护,估计她现在距离魔功茮大成,只缺一味补药。她在西部大开杀戒,诛魔师几乎无一人是她的对手,斩首五十余人,最后还是陈圣裘出手将其逼退。鱝”

      暈魔教圣女……这么名号柳无相也྅有所耳闻。 

      她曾经伪装成一介凡人加入修士门派,后来在门派比斗中大放异彩。其天赋与根骨号称万年难遇的奇才,但也在此过程中,她的魔教身份筀被察觉。

      那时候她不过十六七岁,修为已达金踆丹,被六位出窍境门派长老围攻,几乎殒命当场。恰好﫥大天魔成就天魔之位,破关而出救下她。

      也是那一战,世人们见证到了⹐大天魔的无敌之姿,他的魔翼覆盖天地,将联合起来的诸门派一举灭杀,山门都被他移平欹。

      国师不出,뎳世归天섭魔。

      从那以后国师也宣布闭死关渡天劫。

      但冥灵子䧶突然提她是为何呢?

      쓲 “有情报传来,她正赶赴魂北部诸郡。虽奎说她行踪ꫜ向来随心所欲,但也要小心一二뻢。不过她向来不残杀凡人,派人盯着她就行,切勿打草惊蛇。”

      切勿ऑ打草惊蛇……这番说辞其实相鞒当屈辱。但国师如今依旧在渡劫,如果冒然去劫杀魔教圣女势必会激怒大天魔。斩妖司与뭦魔教现在的平衡,便是大天魔并未参与攻伐。倘若他参与其中,战势便会呈一边倒之象。

      “我明白了,我会去ۑ安插人手。如今有两位乙等狩妖师留在北部郡,也不知他们二人是否能应付得过来。”

      柳无相说؈道。

      “乙等?把吴玥柯派过去吧,由甲等狩妖师带头,也好保证两个小家伙的安全。”

      䝩柳无相点点头,回道:“明白。话说팛她现在到哪个郡了?囅”

      “죆极北,临山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