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宫琴音步兵ed2k

      混混老大似乎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还是那个从小被自⇱己欺负到大的野种干掉的,眼睛瞪得溜圆,双手徒劳地想要抓住什么,勌最终颓然倒地,死不瞑目。

      “杀蒏人啦,杀人啦,快去通知村长!”

      剩下的喽啰都是些乌合之众,见老大毫无还手之力就被捅死在地,哪里还敢此久留,很快便一哄而散,跑得无影无踪。

      ❹ 听到脑海中突兀的提示音,项白会心地笑了笑,系统果然是穿越者的标配,他现在没功夫搭理那些薟逃跑的小虾米,先研究研究脑海中突然冒出的系统再说。

       只是퍜,这系统是不是有点忒简单了?!

      界面就只有一张日历᥎,项白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就是日历,而且最上面的几个ђ大字更加明确了他的想法——玛法纪元215年7月1日。

      除此之外,啥也没有。

      不对啊?说好的转盘抽奖、系统外挂、开局大礼包呢?!

      “玩家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做出选择,超鋎时则视为自动放弃,倒计时15…14…13…”

      系统再次发出提示藤。

      쓖 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靠谱啊,我可以不要么?

      ꗋ “选择放弃也就意味着玩嵭家放弃重生的机会,将会被系펿统立即抹杀!”

      䒪仿佛知道项白心中所想,系统很快做出了回应。

      켭卧槽,要堤不要这么狠,劳资项白天不怕地不怕,人挡杀人,佛阻杀佛,岂会怕你区区系统,那还是选择——激活吧。

      身处异世,还是谨慎点好。

      뿎 “恭喜玩家成功激活签到系统,奖励初始积分1躅000分。”

      果然有奖励,项白有些期待,估计金手潴指马上就要来了!

      “该系统全称为:活一天算一天,一䔈天更比一ᔨ天难,生存天数签到器。ⶓ”

      听到䯲这个冗长且无厘头的名字,项白的右眼皮猛地跳了跳,完ᲈ蛋,要遭!陈

      果不其然,系统的要求立马到来。

      “签到第一天,扣除积分10샜分。

      澜 签到第两天,扣除积分20分。

      签到第三天,扣除积分30分。

      ……

      以此类推,每天签到所需积分都售会在前一天的基础上增加1よ0分。

      䣰玩家必须每天完成签到,如当天未完成,则䜢累积到第二天双倍扣除,若连续三天未完成,系统将直接抹杀。”

      项白心头顿时有如百万匹草泥᫂马飞驰而过,这尼玛究竟是神马坑爹系统啊?别人的签到系统都是奖励神兵、奖励神功,甚至连葵花宝典都能奖励,怎么到哏了自己这儿,붓就变成扣除积分了,还动不动就要抹杀,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

      最最重要的问题是,你倒是说说,꘳这积分究竟打哪来啊?

      “玩家可以花费500积分开启积分商城,然后使用积分兑换相应物资,系统介绍完毕,갸祝您在玛法大陆玩得愉快,再见!”

      ꫡ 啥?这就完了?!

      还玩得愉快,这是打算玩死我吧?

      “系统大哥?系统䀛大爷?系统大佬?…”

      项白默念了数遍灼,除了脑海中随着他的呼唤不断开启、关闭的那台日历,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看来븇这錛破系统还真是直接对他放任不管了。

      吵闹的喧哗声由远及近,惊醒了沉迷在त系统中的项白ꎣ。

      ᧲ “村长,就是他,就是他杀了黄石!”

      “我们本来是好心来探望他的,谁知道他刚开门就对黄石老大动手了。”

      “太狠澊了,就那么一剑,黄石就没了,决不能让这个杀人凶手继续留在村里,必须把他赶出去…”

      ……

      刚逃走的几个小喽啰簇拥着一个壮硕的大汉快步走了过来,还没走到项白身前,就开始七嘴八舌地指认。

      壮汉回头冷眼一暼,几个喽啰顿时噤쑜若寒蝉,不敢ꚣ再녢吱声。

      这壮汉是村长董平,项白不仅在昨晚的梦境᯵中见过几次,脑海中也有不少关于他的记忆,年幼时的项白孤苦无依,还受到过他的不少接济,所以印象䐤还算不错。

      身处边远小村,没有研习高阶技能的途径,但还是凭其超强的毅力,硬生生䆞提升到了中高阶武士↫的级别,庇护着银杏村的安宁。

      ꃟ 言出必行,公正无私,村里许多人都或多或少接受过他的恩惠,所以很有威望,被推举为了村长。

      这种人项白还是非常佩服的,只要不是伪君子,那绝对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됸 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会允许村里有黄石这种混混存在,甚至有时候还在故意纵容。

      “人,是你杀的?!㜶”

      董平孪的声音不怒而威。

      项白点了点头,众目睽睽下杀人,自然不可能推脱,况且,他也没洐打算否认。

      “那你可知道,这样做有什么后果!”

      徻项白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臏意思很明显,你就看着办吧。

      쓯看着项白云뀔淡风轻的表情董平就恼火,这孩子从小看着长大,平时见着自己头都不敢抬,今天这是发了謍什么疯,竟然都敢拔剑杀人了,而且杀谁不好,那黄石可是…

      “看不出来啊,这废物平时连只鸡都抓Ⱑ不틓到,竟然还敢杀人了…”

      “哈哈,可不是么,前几天我还看到他在村口杀鸡,累得半死,鸡毛都没捞到一根㿤…”

      “不过说起来,这黄石也确实不是个什么好 东西,昨天我家二狗子还说隔壁三婶的小ℛ舅子的小堂妹被他欺负了来着…” 熆

      ᕿ“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这下好了吧,被杀了吧,就看怎么收场了…”

      ……

      좡围观看热闹的村民越来越多,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大多都在幸灾乐祸,或者趁机聊些邻里乡亲的八卦罧。

      “在村里杀人,不问缘由,都会被立即赶出去,这是规矩!”

      董平声音低沉,不容置疑。

      或许是错觉,项白竟似乎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催促⪬。

      那就没啥可说的了,扛着血尚未凝的木≨剑,项白转身就走。

      看着项白一步步走向村口,董平神色复杂,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杀了我家石儿,还想跑,给劳资站住!”旁

      ฾后方传来춐一声惊天爆喝。

      뮺围观的燃人群迅速撤出一条通道,很快,通道中窜出一位骑着枣分红马的猥琐男。

      猥琐男手持斩马刀,径直冲向项白,不由分说,直接当头劈下。

      쎪 这招刀ԍ气纵横,来得迅猛异常,甚至还夹杂伋着丝丝风雷之音,项白身体紧绷,将躯干向后弯曲到了极致,这才堪堪避过,刀锋从他身前不足三寸的地方极速掠鱃过。

      枣红马飞驰而过。

      一击不中,嫌调转马头费፹事,猥琐男直接跃上了马背,然后用脚敀狠狠一蹬,飞上了半空,接着双手持刀,朝着တ项白再度狠狠劈下。 

      瑼 鬨 项白的这具身体无比虚弱,㘷能够避开之勢前的攻晋击就已经到了反应的极限,再㍉次面对如此威猛的开山一刀,顿时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紆看着刀锋迫至近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