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xe七ube

      烈日当头,在小西山的登山路上,成双成对的人群中,一道孤单的身影显得那么耀眼ꟼ,背着小破包,满头大汗,任何人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定然是,他累成狗了!

      陈明,二十三岁普通俌程序员,从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科技公司做人员外包。刚入职的他壮志踌躇,信心满满,自己虽然大学普通,但逻辑思维一直不错,数学物理也是他的强项,程序员可和那些文学思想毫无关系⫊,只需࿇自己努力进取,很快就能摆脱外包的身៕份,成为一家公司的正式员ꃓ工,将来自己成为科技大佬,赢取白富美,走険向人生巅峰指日可待!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他发现,自己过去居然做了半年的实施......。半年来辛辛苦苦,忙前忙后,竟然是全程打杂,뇭专业技术毫无进蚣步。

      这不?来市里小西山散心了。可၃想放松下的心情在这一路上遭到接连的暴击!路上青春靓丽的小ﻁ姐姐小妹妹一个个心有所属,与其身旁的小哥哥成双入对,更有的全家人齐聚登山,合家欢乐。登山散心的心情彻底的烟消云散,单身狗的悲哀啊!

      “哎,这里有一条小路揎”陈明发现了路旁似乎是通向山顶的小路,路上树枝树叶Ᲊ堆积,应该是少有人走。တ“还是避免吃狗粮吧”,虽前路崎ࢧ岖,他毅然决然的踏睶上这条小路。

      먢 这的确是一条路,횖陈쎮明可以确定。只是这枯枝烂漫,堆积췏一路,定然半年,不,怕是一年也没人走过。“也是,人家都成双入队或者拖家带口的,哪会走这条路呢”陈明欲哭无泪,从三四线小城来大城市做程序员,加上性格有些孤僻,环境陌生,겖活该自己没朋友。

      这一路甚是崎岖,陈明已做好随时原路返回的打算,但神奇的是,除了枝叶阻挡外,他攀登出奇的顺利。

      在临近山顶的路上,此处离大路櫦分处山顶两边,四下望去,周恫边壮丽山河一览无遗,远处的公路车辆有序前行,只可惜自己身边无人陪伴。一时间,陈明产生了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ꉖ觉。感慨完毕,也该找一处歇息片刻。

      这里算是这一路㿻来宽阔些的地方了,可惜没个石椅。陈明胡思乱痣想间,随意的在这树洞旁坐下,树木粗壮,给人一种岁月之㦡感。在这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树干任然碧绿幽翠,可惜这树洞破坏了美感。

      迳陈明好奇的看了看,这树洞显得有些黝黑深邃啊。陈明好奇向周边看看,四下无人,只有风声陪伴。“哈哈,也不会有人在我向树洞内观察时把我踢进去吧...”,陈明探头进入树洞,光线的关系,树洞底下并不深,这让陈明失嚄去了兴致。可鬼使神差的,在陈明退出树洞前,向树洞上方⎋望去... 窫

      在陈明看不到的地方,烈阳上的芎一道金光与树冠相融,阳光奇异的反射让人远远望去,好似这树冠披上了金鳞。这一闪而逝的景色未有任何人察觉。

      陈明眼角看到一抹金色,旋即感到一滴液体滴到自己的眉心,“金色的液体?”这是陈明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随即昏了过去......

      撕啿裂般的疼痛,陈明感觉有斧头劈砍自己的脑门,然后有人撕开了自己的手指,接着一寸寸撕裂了自己的手臂......,陈明ヲ感觉到自己全身每一处都被撕开了!

      惊恐!即使是昏迷着,这样的痛苦仍然传达至灵愣魂深处。但也许正是因为昏迷着,才使得陈明不至于疼死。

      这......可不敢把那个地方撕掉啊!陈明意识消失的最뼱后一瞬,闪쨛过了这个念头。

       烈阳高照,游玩的휈人群大多都已到达山顶开始享用午餐,在这偏僻树洞中蜷缩着的陈明自是无人发觉,也无人来救。

      金光闪烁,陈明的眉心,金色的水滴凝成一道金色的符文,伴随着疼痛不ꚮ时唶的闪烁!陈明的身体也ꊺ在此时开始肿胀起来!慢慢的,栺这个无人发觉的䊚角落,陈明省的身体已经肿胀到原来的两倍......

      当陈明醒来时,已是傍晚랦时分。“嗯?不对,怎么有人钻进我衣服里了?”,不应该是有人和揉我穿着同一个衣服,而且.눉..而揢且还是同一条裤子以及内裤!

      陈明猛地⎅惊醒,真的有人和自己前胸贴着后背,穿着同一条衬衫,同一条宽松长裤以及破碎ᅳ的内裤......

      最釵让陈明惊恐的是,这个人不是一个靓丽妹妹,而是和自己一样的봲大汉!陈明开始疯狂挣扎了起来,似乎双方受到同样的惊吓。

      髑春暖开花的季漭节,陈明登山前已收起了外套,一套宽松衬衫加一条宽松长裤,遮掩一下自己半年来养的彪,登山时透붸气的穿着也让陈明倍感舒适。可此时这宽松穿着显得尤为滑稽。

      两个人一顿剧烈挣扎后,其梨中一个终于挣脱了,身材整体偏瘦,腹部有点小肉,脸上满是惊恐,⨯正是陈明。只不过他是赤裸的!

      被撑得褶皱的衣裤穿在另一个人身上,同样的惊恐,同样的瘦与腹部的㢓肉,也......也是陈明。短暂的两三秒后,双方都被吓的失了声。

      “你,你谁啊䚡?”双方同时开口,又是一阵失声,“我草(一种植物),你干啥啊”,再一次失声。陈明逐渐的从昏迷的痛苦,醒来后的惊恐中找到一些閑理智,自己现在浑身黏糊糊ꖣ的,好像出了太多的汗,身上被撑的褶皱的衣服贴着跟上浑䞷身难受。一阵冷风吹来,嗯?不对,自己是赤裸的!

      自己看到眼前那个衣服被撑两倍大,和自己长着同一张脸,也是陈明!。靉

      “你!!!”,双方同时开口,“我是陈明”双方收声后再次开口似乎要证明这什么。

      长久的静默䁵中,陈明意识到眼前的情况,“我......我裂开了!”。

      是的,陈明他裂开了,分裂成了一模一样的两个人!陈明的意识可以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的穿梭벷,就像自身的左右手一样。

      在惊恐与无意识中,两个人,不,或者说陈明的两个身体问出同样的话,做出뢔同样的动作。。

      作为新时代的五好青年,经历过网络大时代的洗礼,陈明很快㚪且不得不接受眼前的飶情况,现在这个在山顶浑身赤裸(奇装异服)的人是另一个꿐自己,不对,自己的另一个身体。

      “怎么办?自己只有一个身份,这要是被警察抓起来,我说啥?说我也不知道为啥??”,“我쬬会不会被某个生物实验室抓过去切片研究?”“我要是结婚,另一个身体没有身份咋办?是不是这䡚辈子单着?就算冒充另一个人,指纹一模一样,重婚罪照样抓起来......”陈明陷入无比混乱的思绪中。

      㢒 “这要是个妹子就氩好了!”两个身体蜷缩在树洞旁,不怀好意地瞪了对方ꭰ一眼。

      “刚好之前身份证丢失,又找回,多了一张身份证,不至于两个身体一个只能躲躲藏藏......”陈明开始往好騌的地方想。

      “这家公司몦过得不咋地,一个身体凑合待着,另一个身体可以考研究生”陈明眼睛亮볪了,在昏迷中醒来后,好像思维也體加快了些!“一个身体在家待着查答案,另一个身体考试,定然轻松通过!”,“我也可以打两份工,入职时没有查指纹的,这样快速积累工௱作经验与金钱,将来定能成⍋为一方大牛!”Ⓟ陈明思维变得比平时活跃许多,不知道是不是䉒傍晚的冷风刺激的。

      “阿嚏”,赤裸的身体提醒了陈明,赶忙从包中找到外套给赤裸的陈明套上,“这裸着怎么궱回?装连体婴儿吗?”望着렕山下的路,陈턉明内心是崩溃的......

      䉇 -------------------------------嵾-------------------

      “阿姨,给我来两套这个衣服,嗯,一黑一白”“这个裤子来两条”服装秫店的阿姨心情颇好,快下班前又来一单生意。“咦,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穿吗?”见多识广的服装店阿姨也是惊了,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这种风格的穿着吗?

      眼前的陈明显得很大,或者说穿着让他显得很大,肿隘胀的衣服与裤子随风飘起,竟有一种潇洒的赶脚!

      “小伙子,这爬山现在这么减肥吗?”陈明脸諸黑了欜下来.....感受着山顶蜷缩着,外套将将裹着关键部位的自己的另一个身体,陈明䗷也懒得解释。

      “这双鞋也来暶两双”,撑힡地爆浆的鞋也不能用了,不是吗?“总共多少钱?”“给你抹个零,一千五”,陈明脸更黑了у,⭢这次上个山咋这抻么颓呢?

      陈明不想搞价了⩓,山上的身体已经冻得有点不行了“可以,走前送我俩内裤”,这次阿姨脸黑了。

       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精神小伙竟原路返回继⺠续爬山,服装店阿姨吐出了忍了很久的槽,“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看不明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