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

      第十二回合,郑깘活回到现实世界,“目雷”已经被兰軾莎抬走了쇝。

      这兰莎的“凯尔萨斯逐日者”的阵容也不知道强成什么样,竟然一回合入了“目雷”二十多血,真的是说到做到,直接将“目雷䯂”淘汰出了比赛,顺便还给郑活喂了一波猫粮。

      춴郑活看着屏幕픥中出现的三个随从三选一的“猫粮”画面,ㄻ内心复杂之极。说真的,他实在不想吃兰莎送过来的猫粮,但是猫힮粮都喂到嘴边了婥,又不吃也不行。

      于是郑活一眼看到三个随从中出现了一个“布莱恩铜须”的身影,然闾后果断将其拿了下来。

      嗯,这㪧猫粮真香!

      吃了一份猫粮不够,还有第二ꨓ份。

      ᚍ却是刚才嚣张的长发游戏宅居然也被抬走了,抬走他的人正是“流木”。

      那不声不响的沉默少年,似乎总能出人意料。郑活鼠标在“流木”的头像上晃了下,发现他又是十几次“三连”的阵容,这时候郑活终于发现,这个“流木”又整活了!

      你是整活小王子啊!

      郑活内心吐槽着,然后从长发㢭游戏宅掉下的猫ﰃ粮中选择了一个金色“霍格船长”。

      嗯,第二份猫粮也伜很香!

      这边顺便解释ц一下,簑因为长发游戏宅的英雄是“雷诺杰克逊”,技能是将一个随从变成金的,所증以才可以拥有两个金色“霍格船长”。不过他刚天胡就马上被整活的“流木”抬走,也算是倒霉透顶了。

      结果这一回合郑活刚回来,啥也㱌没干呢,先拿妗了一个“布莱恩铜须”和金色“틛霍格船长”,赚得盆꾝满钵满。这也就是猫猫这个英雄的强大之处了,只要能活下来,就是无敌的。

      旁边兰莎红着脸向郑活邀功꘥:“你看你看,我帮你把那人送캤走了!”

      郑活随口敷衍道:“不错不错。”

      兰莎期待道:“那你待会和我回酒店剥好不好?我有东西要给你看!瑙”

      郑活心里一紧,连忙⑨拒绝道:“不必了,不需要,再뚕见!”

      我有东西要给你看……这是每次兰莎要对他做什么不妙的事情的时候,必定会说칎的一句话。十ϕ岁那年,他就是相信了这句话,被骗到小黑屋里关了一天一皥夜뤸,那时候那种恐怖又无助的感受,他至今都难以忘记。

      ꭖ所以这次뛘也坚决不能答应莱莎。

      继续专䈼心操作。

      这回合对于猫猫这个英雄来说,已经是天胡了。但是“布莱恩铜须”和金色“霍格船长”都不算是什么强大的即战力,所以郑活这回合还是选择݊稳扎稳打,利用两个强大辅助随从的特殊效果,多拿buff随从和海盗稳固战力。

      啴 结果这回合的准备回合结束,郑活还是四星酒馆,但是实力增强了不少。

      眯上眼睛,又来到游戏世界。

      这一次的主要任务,是和“布莱恩铜须”以及“霍格船长”打声招呼。郑活和“霍格總船长”是老相识了,樲只不过他现在不是嚯嚯哈嘿船长,而是只茶壶,所以要重新自我介绍一番。而和“布莱恩铜须”倒是第一次接触,之前就算有接触也是他没进游戏世界的时候,所以这时候才第一次有机会好好结识一下这个五星的﫻神,更要好괅好打声招呼。

      郑活回到棋盘战场,又变成那个晃晃荡荡的大茶壶。

      “쿱布莱恩铜须”和“霍格船长”就在眼䏑前,“布莱恩铜须”是一个强壮快乐的大红胡子探险家,頤“霍格船长”则还是那副凶狠残暴的海盗船长模样。

      郑活帒飞过去,打招呼道:“你们好啊,我是‘展馆茶壶’,名叫泡泡,你们叫我泡泡茶壶就好了!”

      ỻ ŷ“布莱恩铜须”是ᇢ个满脸笑容很喜欢和人打交道的家伙,看着郑活哈哈笑道:“是黑荆棘公馆䜃来的茶壶啊෋,你ꛀ们那里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连茶壶都可以和我说话。”

      黑荆棘公馆?郑活听到一个新名词。

      应该就是“展馆茶壶”们所来的㴡地方犂了,最近更新的随从里还有一个二星的随从“展馆茶杯”,它们应该都嶃来自于这个黑荆棘公馆。 䶔

      这黑荆棘公馆一听就是个很有趣的地方,黑荆棘的意象里带着颸浓厚的奇幻的色彩,魔法展馆的身份又有着独祱特的吸引力。郑活有点想多听听“布莱恩铜须”玀说说黑荆棘公馆的事情,但又担心自己的身份露馅ῆ,于㱄是㭁只有作罢。

      那“霍格船长”这时候闷声道:“我怎么从你这个茶壶身上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郑活心道来了,忙抛出早准备好的说辞:“我在去到黑荆棘公馆之前,曾经是嚯ݛ嚯哈嘿船长常用的茶壶,你也许㲵也认识嚯嚯哈嘿船长?”

      “霍格船长”皱起了眉头道:“我ᦝ才不认识那个家伙,少在我面前提那个名字绝!”

      老傲娇了!

      ኹ 简单࿔的打完㑸招呼,第十二回合的战斗也开始了。

      谳 这场战斗开始之前,郑活本来已经志得意满。有了“布莱恩铜膿须”和金色“霍格船长”,血量又有二十多,场上的阵容也不算弱。本縀来他觉得这样继续玩下去,吃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却没想到,这一场战⧈斗,突然给了他当头棒喝。 ꩪ

      那是成型的“巨龙流”,双“卡雷苟斯”配合一堆巨龙加上一个“红衣纳迪娜”,在第十二回合简直可以说是犯规的战力。

      使用这“巨龙流”的是那个㦬大胖子“东风不如意”,而他的英雄是“米尔豪斯法力风暴”,“米尔豪斯”的技能可以狑使他购买一个随从时只花费2枚金币屽,虽然有其它的限制,但也只有“米尔豪斯”可能在第十二回合出现这样的阵容了。

      只能说郑活之前的钓㉫鱼直播确实钓来了不少高手,这种平时难得一见的神仙阵容,在这场对局里仿佛随随便便就会出现。 ힰ

      面对这样的对⌨手,郑活几乎已经不可能取胜了,他干䎨脆改变꒓目标,将目标只定为少掉血,只要活过这一轮,后面还有机会翻盘。

      郑活用念力包裹着最不受控的“偏折机器人”和“ꫯ机械蛋”,让它们按照自己的心意컩去战斗,却在这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黑色的雾气突然从两个机械的身上冒出,然后两个机械干脆挣脱了郑活的念力控制,甚至突破了它们本身的程序限制,大叫着杀向了对面的两只“卡雷苟斯”。

      结果由于进攻的目标选择完全失控,这一场战斗甚至郑活连少掉血的目标都没有实现,直接被“东风不如意”的“巨龙流”入了十几滴血,最后战斗结束,郑活只剩下六滴血了。 㙺

      孴那两个机械还在神志不清地原地转着圈,郑活怀疑是自己“洛恩␈塔姆薯块”上面说明的灾厄属性让这两个机械受到了影响,但是他这时也没空管这两个机械了,直接回到了现实世界,抓紧时间进行自己第十三回合的准备回合操作。

      出乎意脉料的惨败让他完全失去了容错,接下来的每一场战斗都必须当成决战来打了。

       这一回合,郑活好运地发现,自己竟ꯒ然轮空了。

      끷 上一场战斗虽憠然没ឭ有人死亡,但是之前已经有麺三个人被淘汰了,所以本来就会有一个人轮空去打已经死亡的玩家。

      这种轮空也被叫作“打野”,而郑活由于刚才被“猳东风闕不如意”打成了残血,现在的血量䈛全场最少,就拥有了这个打野的机会。

      这是游⻇戏机制对落后玩家的一种优待,也是郑活要翻盘最好的机会了。

      但是郑活想了一下自己要怎么翻盘,却啸突然发现,凭借自己现有的阵容,似乎完全没有机会。

      ळ就算想﹁用金色“霍格船长”玩“电表倒转流”,只有单个金色“霍格船长”其实也是没办法从鲍勃酒馆里无限抢钱的。而“电表倒转流”就算玩出来了,也很难是成型的“巨龙流”以及“流瓘木챴”那未知整活阵容的对手。

      郑活苦恼地随手刷新傥了一下酒馆,然后一眼看到酒馆里出现一个“卡德加”和旍一条“鱼人鼹猎潮者”。

      而自己的场上已撉经有了“钁布莱恩铜须”。

      整活的组件…奛…突然齐了。

      郑活心里一动。所以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就是整活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