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免费看骚逼的app

      昏暗的洞窟里,有明火三两盏,把周遭照荣亮。

      少女盘腿坐在温凉玉床上,感受着掌心瓷瓶里那只母蛊的状态。

      别看这母蛊㼝仅有指甲盖这么小一只,少女可是通过它掌握着十四名大乘境灵魅的生死。

      分布在十穐四位灵魅体内的是阴阳双生蛊的子蛊,子蛊拥有宿主的意识,而母蛊拥有所有子蛊的意识떓。ﴵ

      一؛旦中蛊勞者出现背叛的念头,少女就能够感知到,只要她蠴念头一动,母ᖴ蛊就会立即死亡,中蛊者也会随之暴毙。

      她还能죤感应到那些灵魅的位置,十四只灵魅里只有三魅停下了。

      난“目前看来,进入秘境的人应该只有一个,而他碰到了三魅。”少女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少女柔美的曲线暴露在幽暗的光线下。

      ⌾ “那个人到底ᩡ是谁?”她是看着周天来榳到幻木林后又离开的全过程的,周天썍轻松瓦解她精心布置阵法的手段令她更为忌惮。

      即使现在顺利甩开他了,安全起见,少女还是打算在这归元洞中待上几个鼹月再出去。

      䲲现在周天应该是碰上了三魅,而以三魅的实力,是斗不过那个人。ꠖ

      按理⸫说这会三魅应该早就被那人宰了,可事⓱实上并没有,三魅只是停在某处很久没有动静了而已。

      那个闯入秘྘境的神秘人却失去了所有的音讯,这让少女心中逐渐䜹不安起䶚来斠,她讨厌这种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

      不过她很自信那人不可能想到她的所在,再等等吧,或许他该要找上第二个灵魅了。

      少女想着,在温凉玉床上躺下,打算眯一会。

      就在这时,上方却传来了动静。

      少女猛地弹起来,抬头䱈看去,视野里出现的被幻木林笼罩住的八卦屋。 

      那个神秘的年轻闯入者赫然就굄在八卦阵ܨ眼的中心站着。

      “他回来做什么?难不成已经发现了,不可能!就算三魅真的背叛了她,也无济于事,因为三魅她们根本不知道我在哪!”少女双目睁圆,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个年轻人。

      只见青年在八卦阵眼的쐾石坛边缘坐下,脸色平淡地将包裹着肚兜的纱衣拿了出来。

      少女羞恼地握紧粉拳,轻咬薄唇,这个家伙是故意的。

      难不成他真的猜到了吗?还是说在诈她ਿ?

      想激怒我?不可能!

      少女很快桛冷静下来,嘴ꤏ角泛起冷笑,不⮓就࣋是镥几件贴身衣物,送你又何妨?꘳

      她可以肯定一件事,对方就是冲着她来的。

      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是绝对不会出去的!

      掶鯥 要耗就看谁更沉得住气,反正她陈衣可以猫在这归元洞里ﭚ几万㟸年!

      “群主小哥哥又回来干嘛?这是要放弃了吗?”

      “估计这会陈衣已经去ླྀ了新的据点,这下可就麻烦了。”

      捙“陈衣还真是不知好歹,那就让她ㄙ在퀳劫数降临时被毁灭吧。”

      天劫降临前夕,身为布劫者的周天会获得天劫的力量,那时候不管目标逃到哪,有何等藏匿手段,都会被轻松쬷感知到。

      只不过到了那时候,恐怕陈衣就真ꁖ的死定了!

      멷……

      周天把三魅放了之㸂后,就径直返回了幻木林,群里众人都看不明白了,便不时发言议论。

      溭 䵛 周天只是默默看着,也不回应她们。

      렄他不觉得这是大佬们不行了,而是他们无敌的时间太长鈏了,这些名为心计的低端手段他们根本不屑于去用。

      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技巧都是徒劳的。

      “在下听闻赤色荒原藏有古人珍宝无数,寻宝途中无意一个滑铲掉进了此地,在小溪边发现了姑娘的衣物,想到是姑娘因为在下⭪受到酧了惊吓,心中有愧,方才冒昧循着踪迹占来到此处。”见陈衣果然没有被几件衣物勾引出来,周天说话了。

      “姑娘的手段确实高明྽,先是布펔下幻木林和八卦阵图让人以为你在为逃跑争取时间,随后留펍下兵分十五路逃亡鉤的텱踪迹,让人猜测你是要前侇往别的据点,为了迷惑敌人,你甚至不惜火烧幻木林,以示这个地方你真的턊要放弃了。”

      “可惜了在下觉得像姑娘这么谨慎的人⑤,兵分十五路和直接一路逃亡在你眼中都是一样的,它们都有着第一次就睘被碰上的可能。或许在你眼里,百分之ᓕ一的可能和百分百没有区别吧。”

      “而你火烧幻木林的举动让我更加怀疑,我看过了,你这八卦屋윸除了修仙生存法则,并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놉的东西,你实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再说,如果你在其他据点有能够隔绝气息的手段,那在幻木林应当也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才对。”

      鞌周天笑了笑说,“我说的对吧,陈衣姑娘。”

      ꂤ 归元洞中的陈衣皱起眉头,周天果然看穿了她的想쨓法,不过她不明白周天为什么要ˀ直接说出来,这样做除了提高她的警惕,对譳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我与摀姑娘坦白一切,就是想让姑娘明白,我了解你圡,比你想象中还赒要了解得多。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出来见我,二继续躲着我。”

      “如果你績选择出来见愩我,那你要面对的,也只是我一人而已;如果你继续躲着我,那我会把所知道的一切公桠开到秘境之外,这秘境中诸多传奇功法,古老传承,我相信外面的人应该会很感兴趣吧⢭,到那个时候,你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我一人了,而是整个世界。”

      周天在石坛上插上一根香,指尖摩擦生火,檀香飘起。

      “你有一炷香的䒃时间考虑。”

      归元洞内퉮,少女脸色阴枹沉,这是她人࿕生中第二次感觉自己的生命脱离她的掌控。

      她就想安安心心的一个修个仙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 她不觉得周天是在开玩笑,面对♹周天一人,还是面嬛对整个世界?

      如果有的选,她哪个都不会选。

      不管是周天,还ᓨ是秘境之外的世界,对她来说都可能代表着灾难。

      可她没得选,除非……

      耠少女眼中闪过冷色,宛如尖锐的刀锋,涌现出强烈无比的杀意。

      ⏟ 酎“若遇到无法躲避的因果,必须立即出手将对方抹杀!”她脑子里闪过了那句话。

      檀香过半,一阵轻风袭来,獀周天如有感应,站起身。

      他转过身去,但见一声軳剑鸣从高空而来,眼鯯前整个秘境空间ꔟ都在抖动,只有那道剑嚏光清晰无比。

      这一剑仿佛要将山鹒林与大地分割成两半。

      貐少女衣诀飘飘,宛如谪仙下凡,剑肎锋所指,是周天的心໸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