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是错觉么?

      ⠂还是刚才的敲门和对话吵醒了这些村民?

      余良边走边回头,眼含警惕的看着那扇木门,生怕他们是被什么脏东西盯上了。

      就这么看了一阵კ,直到他们走过一个拐角,对方都没有再开门。

      他收回目光,继续随着几人一起往村子中间的位置走去。

      ︊ 但也留了个心眼,不止是观察前面和两边,时不时也会回⛐头瞄一眼,以防万一。⧀

      五人쥍走过歪歪扭扭的不规则土路,穿过一户户不知有没有人住的土砖木门趉房屋,在一片死寂中深入村庄,向ؕ着之前那位村民说的村长家的位置走去。

      余良一路所见,所有房屋木门都紧뢂闭着,门上的囍字和无白灯笼像໬是在为他们送终一般,充满着不详的意味,也令他心里越发不安。

      ꕑ窗户也是都用白纸封着,不知道里面Ž是否有人窥视着他们这一行人。

      这村子的人明显不正常,家家户户都鐝关紧门窗亏,像是蝞在防止什么东西入侵一样……他想到了围绕村子的那片白⥌雾,还有里面令人恶寒的未知鬼怪虖。

      “应该是这了吧?”黄义忽然停下了步子,看着不远处一个相对其他房子来说比较大的房屋坫,带橀院子的那种。

      这房子院墙不高不矮,刚好够众人视线看到里面的굩房屋大门,和院子抜门一样,都是闭着的,也都贴着白纸囍字,挂着没有火光的白灯笼。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羔。”

      说完,他带头走向院子大门。

      这里的地势相对其他房子来说,也要更低,但奇怪的是,这里地面泥土和空气都很潮湿,甚至空气中都有木头舩腐烂埞的霉味,但地面却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积水。

      来到院子门前쯧,黄义眉头微皱,因为隔着一个院子,他不确定里面是不耓是能听到,所以这回敲门声要重许多。

      “嘭嘭嘭!”

      “村长在家吗?”黄义声音比之前要大一些。

      又是没人回应。

      虽然知道这里“民风”诡异,但余良还是突然有点想笑,敲门要敲几賶遍,就好像这里的村民껂人均耳背턩一样。

      黄义看上去有点不耐烦了,他低头四处ᮂ看,힡似乎是想找个石头扔进去。

      “吱~”这是ꇪ里面的门开了,说明有人出来了。

      “谁啊,天快黑了还在外面,想死啊?”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院子里传出。

      天快黑了?

      ʳ

      余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没有太阳,一片灰暗,但也看不出来要黑的迹象,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他们处于山谷中央,角度有问题。

      他感觉远处四面环绕的白雾似乎近了许多뱟,天空上的那些白雾更是像要压下来,好似天要塌下来了一样,看着比之前看的更压抑。

      “吱ੁ。”

      踙 院门打开,一个头顶半秃穿着白色布衣的老人伸出头来,扫视了一下几人。

      譝“咦?又是外面来的?”老头嘟囔了一句,像是在问黄义。

      黄义目光停留在老头身上,看着他那身丧服似的衣服,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旋即又恢复正常,微笑着把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是的,我们是外面的游客,被大雾困住……”

      说完这一段,他又补充道포:“刚才我们进村敲了一户人家的门,那人说……”

      “等等,你敲了一户人家的门?”老头䆩神色忽然紧张起来,“里面没什么东西出来吧?”

      “没有啊,就是一个人躲在门后面说让我们来村子中间找村长。”

      黄侻义注意着老头的表情,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村长?”

      “我当然是了,你们这些外地来的,뙧不懂规矩乱敲门,万一放出脏东西来,全村鱘都不得安宁!”

      闻言,老头似乎很气愤,不知道是气愤于黄义怀疑他身哝份,还是因为黄义敲了别人家的门。

      “那个人说村长会给我엠们分配住所,还请村长麻烦一下,帮帮忙。”

      黄辭义笑了笑,学着村长老头刚才的话鹡,语气莫名的说道:“是吧,毕竟,天也快黑了,我们也不想在外面一直敲门打扰别뉏人。”

       他这是看出了这个村子似乎有两个忌讳,故意借此威胁䍔一下。

      一是“天黑”不能待在外面,二是不能随意敲喚门,否则可能有脏东西从被敲的顱门里储跑出来,危害全村。

      老头瞪了一下眼睛,抬头看了看灰压压的天空和远方的白雾,脸色也急了一些。

      뭺펉 홱 “行行行,我去拿钥匙,你们等一下。”

      说完麝,他不给黄义插话的机会,立刻关上了门,迅速向着屋内走去耒。

      听声音腿脚还挺利索,看ຏ上去似乎真圦的很急➳。

      “天黑”不能在外面待着,不能随意敲房子的门,因为房子里住的不狐一定是人……余良也听出来了那两个忌讳,看到村长都这么急,也更加୉重ྲྀ视起来。

      他习惯性的环顾了一圈,又抬头看了看,瞳孔一缩。

      这回他十分确定头顶的雾气在往下压,远方的雾气氵也在接近。

      혨 雾气本身有没有危害不确定,但㸱那里面能瞬间杀死一名伴生者的未知怪物肯定是有危害的。

      “大佬,这外面的雾好像要过来了。”他赶紧提醒柯明,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也是说给黄义他们三人听。

      婵 柯明抬头淡淡看了一眼远方和头顶越来越近的白雾,神色如常,似쒐乎早就知道。

      黄义ୈ也没有什么惊讶,但他两个同伴就不是了,不久前可就是有位同伴被雾里的东西拖进去了,连吱个声都没做到就直接被秒杀了。

      一人更是直接开口催促:“䏉实在不行直接翻墙进这老头家算了,他是村长,家里肯定最安全……”

      䱌院子中又传出急切的脚步声,接着院门打开,一身丧服似的白衣村长拿着一串钥匙出来。

      他关上门,瞄了眼远方的浓雾,立刻催促几人:簄“快点快点,跟我来,赶紧的。”

      说完他铤不再废话,立刻往즂旁边走去。

      黄义也不多话,立刻带头跟上。

      老头带着五人一路拐弯,穿过⷗错综复杂的土路,来到一处也带院子的屋子ꏋ前。

      ᪺ 他立刻掏出钥匙打开院门,把两把钥匙塞到黄义手上,催促道:“赶紧的进去,把门窗都关好,有任何动静都别开门,别死这里给我们添馇麻烦……”

      ᕌ话还没说完,他就又꼲匆匆忙忙的往回跑。

      낿很难想象,以他的外表看起来的年龄,在这种湿滑、不规则的泥土路上,腿脚还能቞这么利索。

      䐞黄义瞥了眼村长离췱去的背影,和头顶肉眼可见的离这里越来杂越近甚莴至正在⺁加速的雾气,立刻推뒑开门,招呼大家进去。

      “走,咱们先进屋,其他的过了今晚再说。”

      余良最后一个进院门,进来后立刻关上门,又用木栓锁好。

      虽然没什么用,雾气还是会蔓延到䧔院子,但村长关了,他自然也关上再说。

      櫒见他把门关好了,黄义便加膫快速度,鸈去真正的房屋。 ៩

      路过院子中央的时候,余良忽然注意到那里有一口井,用青石板压着。

      来不及多想,甚至来不及观察了这⛙房子,黄义迅速打开房门,让四人都进去。

      接着他自己进去,立刻关上门,屋内没有灯,一片黑暗,他凭手感锁上了木栓,随后退后几步。 璬

      黑暗的屋子中,没有人拿出手机照明。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잀后,似乎就有什么东西降临了,五人巅感觉屋子的温度骤然下降。

      余良盯着木门,呼吸一瓲沉,手掌下意识섀摸上了额头。

      来了,“天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