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秀直播

      早上,天气晴朗,风和日丽,一群柴夫,砍完柴,正在深溪里洗澡,一个中年柴夫,感觉有一个声音在呼唤靖自己,一头扎进溪水里,一刻钟后,其他人都以为中年柴夫溺水了,四处寻找,中年柴夫看见一个水底里檀木梳子,发出亮闪闪的绿光吸引他过去,柴夫捡起了檀木梳子,游到岸边,觉得檀木梳子应该飘在水面上,怎么会沉入水里了,他쌞觉得很奇怪,告诉其他人㌹,刚刚这把檀木梳子,发出了․绿光吸引他过去,其他人都嘲笑他,一把破梳子有什么奇怪的,只见精美的檀木梳子,雕刻着一个仕女图,柴夫觉得这把檀木梳子,很不一般,肯定值不少钱,来到饰品铺,把它卖了一百两银子,柴夫心里乐开了花,买了好酒好肉,回去给老婆和孩子吃。

      陇西郡,陇西城,只见一个黑衣打扮的精壮少年,这人正湸是朝者廷密探沈剑龙,沈小妹刚好十六岁,打扮的清新,可爱,秀气。

      怂 沈密探和沈小妹兄妹,来到这家饰品铺,凭着沈密探多年的眼界,这把檀木梳஁子绝非凡品,沈小妹也看上了这把精美檀木梳子,花了三百两,买了回去。

      第⽈二天,沈小妹,面色苍白,越来越差,开始感冒,总是噩梦连连,终于大病一场,发烧,咳嗽梐,腹痛,气喘半个月。城里大夫开了药,吃了一个月,不见好转,沈密探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彻夜难眠。

      这天晚上,半夜,只见檀木梳子里的诡影爬进了镜子里,沈小妹像丢掉魂一样坐了起来,来到梳妆台,拿着一把哥哥送的精美檀짮木ꏭ梳子,唱着小曲,梳着秀丽的长发,突然间,从镜子里一个穿着腐,烂,肮脏的白衣,满脸是,血,满脸邹,纹,深陷的眼,眶,深黑的肌肤的女子,从镜子慢慢爬了出来。爬进沈小妹的身体,沈小妹昏了过去隩,女诡钻进少女的身体里。

      早上沈小妹,诡性大ꋉ发,开始氲追着丫鬟和仆人,撕咬。一个丫鬟,一个老妈子,凄惨的毙命。

      沈密探和一群密探赶了过来,沈密探飞了过来一下把沈小妹按倒在地,四个密探拿着绳子把沈小妹绑在床上。

      只见沈小妹被绑在床上,眼콽里全是血丝,眼圈漆黑,大声嘶吼,躁动不安,用绳子拴着。两个丫鬟,守在一旁,瑟瑟发抖。

      沈密探请了八个出名的大夫,看到沈小妹,“妈呀,救命啊!有诡啊!궚”都被眼亜前一幕吓傻了赶紧跑使劲跑,被沈剑龙抓了回来,半个时辰后퓬不敢医治,不敢下手,被沈剑龙踹倒在地,骂道“庸医,废物”八个大夫全部跪在地上,不敢做声。

      沈剑龙又去请了神医李大夫,李大夫看着狰狞,凶狠的沈小⮌姐“沈大人,小人医术不精,治不了。”

      鎬 沈剑龙一脚踢过去Ⱝ“你个废物,还自称神医,我妹妹要是死了,你们都得陪葬。”

      李大夫说觾着“沈小姐,中了邪,我们无能为力,你得去找和尚。”

      ⱟ 第二天,沈剑龙,就ᣕ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带着一队密探,骑着马,꺆抓来了一个老和尚,老和尚敲着木鱼,念了半天经,丝毫不见起作用ᓬ,满头大汗。

      “沈大人,我无能无力,沈小姐,一定是被诡附身了,只有把沈小姐一起杀掉,烧鷖死,才能䱜驱除诡魂。”老和尚说道·········

      “我去你,妈的,你个臭和尚,老子让你来救我妹妹,你却满口胡言,要烧死我妹妹。”沈剑龙㿍一脚把老和尚踹倒在地。和尚又跪倒在一旁。

      中午,李大夫饿得胃都要出来了,喊道“我听说,张野能驱诡,请他来肯定能治好你妹妹。”

      “我䩻听过硊百姓说过张野驱诡降魔的事情,”一个密探对着沈剑星说道····

      “事不宜迟,走,赶紧把他绑来。”沈剑心带着一群密探骑着马,向张野居住的地方赶去㨔。 掄

      张野正在想着,ɐ怎么除掉干户王的事情,带着金色观音莲华佛像,能不能战胜干户王,葛ⅼ药师ﰽ又交代过,自己体内有一颗金丹,一颗魔丹,魔丹又是一颗阴元筑基丹,不能冒然突破到筑基期,如果冒然突破䌞有轻则入魔的危险,重则自焚,自爆的危险。

      “不知道,葛药师研究好我突破到筑基期的方法,没有。”张野想着,心情烦躁,写了封信送回ࡉ云海峰,四合派。修炼了一遍四合派秘法大海无量,完全没进步。

       桍“我是葛药师的亲传弟子,他应该会帮我想办法。”张野想着,心里舒服多了·····

      张野和羽化蝶准备去山泽村,和金色观音莲华佛像悟定,再看看自己中的蔬菜,果实。

      沈剑龙骑着马拿着剑,来到张野的庭院。

      “你就是张野,没想到你如此年轻,长相一般,竟然讨到貌美如仙的老婆,老天真是瞎了眼,走,跟我走一趟。”沈密探说道ퟬ···

      “哪里来的小子,赶紧滚。”羽化蝶说道·····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沈密探说道······

      “我没空,正在忙着了,衬看不见我们,要出去办⿧事吗ꦏ?”晋张野说道·····

      巿 “今天说破天,你也要跟我走一趟,待我绑了你,再说。”沈密探说道····

      “师弟,教训他,看看自己最近,功力进步了没有。”羽化蝶说道····

      “沈大人,救小姐要紧,”一个密探说道···

      “绑起来,押回去,都一样。”沈剑龙拔出剑,张野赤手空拳,怕伤了他,沈剑龙左劈右砍,张野左躲右闪,三个回合后。

      “不和你玩了,我有正事,要办,四合拳。”张野一拳把沈剑龙击ⶃ倒在䪺地,

      “不死铜皮䱺”沈剑龙震破衣服圔,露出上半身,飞了过来,一拳打中张野腹部,张野跌倒在尜地。

      “小子,我小看你了。”沈剑龙说道···

      张野正好想试一下大海无量威力팻如何,一招大海无量,沈密探飞了出去,吐了口鲜血,不ے愧是四合派第一秘ﯳ法,威力惊人。

      “沈大人,不要打了,救小銑姐要紧,小姐有生命危险。”一个密探说道

      “这位公子,我家小姐,矜中邪了,急需公子救命,”一个年长的密探说⁒道····

      沈剑龙,知㦮道短时间难分胜负,停止攻击,抱着拳头说道,“兄弟,失礼了,恳请您救救我妹妹。”

      “小子,请人帮忙,不是这样请的,礼贤下士懂吗?看看你动不动就要绑人,非横跋扈,嚣张至极。”鿇羽化蝶说道

      张野觉得救人要紧,和羽化蝶,一群密探来到庭院,只见沈小妹被绑在床上,眼里全是血丝,眼圈漆黑ᰦ,大声嘶吼,躁动不安,身上已经有了很深的黑斑,用绳子拴着,两个丫鬟,守在一旁,瑟瑟发抖。

      张野开法眼,果然有䄏一个恶诡,附在沈小妹身体上,张뻡野拿着木材点燃,整个屋子照得通亮,让密探抓几只公鸡。

      䵙婵 张野拿着和尚的木鱼敲着“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懆苦厄,······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只见沈小妹,痛苦万分挣扎着,女诡出来一半,僵持着。

      ↗ “臭뤦小子,你行不行?你看我妹妹很痛苦。”沈剑龙心急的歴说道·······

      “吸掌,四合掌”张野手指沾着公鸡血点中沈小妹的眉心,女诡出来一半,挣扎着嫰,不再出来,看来这个女诡很难缠。张野想搞清楚,这个女鬼从哪里来的

      “你们最近有뱻没有从外面带回过东西。特别是古董,古玩,阴森之类的东西,必须找到女诡寄居的东西,引她出来,”张野问道··········

      “我想起来了,当时买̫了把檀木梳子,很贵重,我妹妹用了一次,第二天我妹妹就感冒了,我一厔直以为是小病,过几天就好了,肯定是那把梳子有问题,”沈密探说道······

      “赶紧找檀木梳子,你暖们小姐就有救了。”张野说道······

      密嗯探和丫鬟翻遍了整个沈府,都找不到,张驶野ﮌ怀疑肯定被女诡藏起来了,“这么大个宅子,去哪找?”密探和丫鬟说道······

      张野决定把金色观音莲花佛像,搬过来,只见㍈羽化蝶拿出了自己砲平常用的铜镜。

      羽化蝶拿出一个阴儉阳铜镜,“阴阳镜,开”对着沈小妹一照,看瞈着当天晚攦上女诡爬入沈小妹的身体里,女诡把檀木梳子埋在庭院的一颗树底下,找到树底下的檀木镜子,张野拿着檀木梳子,站在火柴旁,念丩着《心经》掰下檀木梳子,一点一点的放在火堆里烧,只听沈小妹痛苦的尖叫,嘶吼,终于女诡再也坚持不住了,女诡从沈小妹的身体里,冲了出来。“啊啊啊··诡呀”所有丫鬟都跑了,密探拿着剑不冥敢上前。

      女诡张开利爪蒹獠牙向张野杀去,张野四合拳,把女诡打鳏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沈密探为了替妹妹受苦报仇,出口恶气,拿着宝剑向女诡砍去,只听“叮噔”一声,宝剑断了,女诡一点伤害都没有,女诡一抓,就把沈密探扇飞,撞在墙上,沈密探身上还有诡爪印,沈密探大喊一声,“不死铜皮”,飞过去把女诡按在地上,朝女긅诡头上,胸上使劲的打,“去死吧,丑八怪”沈密探连续打了一百多拳,女诡竟然对着他诡异的笑,“太恐怖了”,女诡利爪,獠牙咬向沈密探。咬不破不死铜皮,女诡轻蟝轻一震就把沈密探挣飞了起来,沈艹密探“不死铜拳”把女诡打飞撞在墙上。沈密探满是得意。突然间,沈小妹清醒了过来,“哥哥,我怎么了”女诡又向沈小妹飞去,想再次进入她的身体。

      “不好”众人喊道,只见羽化蝶,飞了过去“化蝶,碟杀繯”女诡身上全是伤口,流着黑血,羽化蝶又拿着圣女剑,女诡躲闪不开,刺中女诡的肩头,女诡䤐向出口飞去,沈密探又拿着一把宝剑,杀向女诡,刺中女诡腹部,剑又断了,女诡又往回跑,张野关上了大门,撒上鸡벌血,把一只死公鸡,扔向沈密探“剑上沾上公鸡血。”,沈密探拿着鸡血宝剑,一剑刺中女诡胳膊,女诡嘶吼的叫着,妙凄惨至极,“鸡血真的有用”沈密探说道,女诡挣断胳膊,只有一条活路,就是再次进入沈小妹的身体里。

      沈小妹这个时候清醒了过来,大喊道鉓“哥哥,救我。”

      女诡右肩全是黑血,飞向沈小妹,张野“瞬移”过去,“四合拳”女诡重伤在地,

      “滚回地狱吧!”张野一刀砍死了女诡,

      沈小妹流着满脸泪水跑着,扑入沈密探的怀里,沈密探看着断臂,很是惊讶。

      “野人,干的不错,谢谢你了,我欠你一个人情。”沈剑龙说道···

      “下次,咱们再比试功夫,分出胜负。”沈땷剑龙说道······

      “哥哥,我好害怕。这个大哥哥是谁?好厉害啊!”沈小妹说道·····

      “你要是害怕,请一尊菩萨回家里贡养,一段时间,。”张野说道·····

      张野扔过去,一颗驱魔丹给他,“记住把户体烧干净,还有这把梳子,把这个给你妹妹吃,身体ᕔ会快速回复,这次就当买个教训。”

      太守司马忠看到张野和羽化蝶,从沈府出来,“张将军,你又为我陇西佑郡,立下大功了,里面这位大人身份不一般,本官代替陇西郡谢谢你。”

      张野和羽化蝶,礼貌说了一句,骑着马去鹜山泽村,看金色观音莲花像,看看自己种的蔬撅菜,红薯。

      “沈大人,您没事吧,受惊了。”司马忠带着一百官差,来到·····

      大内密探是皇帝亲卫,由皇帝直接统领,有皇权特许,生杀大权,先斩后奏的权利,太守司马忠不得不重视。

      沈剑龙把黑色的胳膊샱,扔给司马太守“去,把那个户体烧掉。”沈密探下令道······

      太守司马忠,看俛着腐蚀的胳膊,流着黑血,差点呕吐出来。

      帅哥,美女,求推荐,䣀求收藏,帅哥们,美女们,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的事,三遍,推荐,推荐,推荐,收藏,收藏,收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