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破解版在线观看下载

      站在入口处, 两面是墙,空间狭小。

      周充斥沈诗意刚落下的话音,彷如一阵极强的冷风刮过, 慕寒体温一点一点降低,直至身体僵硬在原地。

      人类记忆储存, 总会优先选择重要、开心或是痛苦的东西,其他东西多数会在不经意地被遗忘。

      他大脑中掠过往事, 画面最终定格在四年前的某天。

      唯一一次说过她做梦,是他姐生病住院的那次,他在外面出差, 她自己去探望他姐, 他自负地认为她是去讨好他姐,通过他姐来施压, 想让他跟她结婚。

      他不喜欢被别人『逼』迫做任何事,怒气的影响下, 对她口不择言。

      释放了自己的怒气, 带来一时的痛快, 给她造成伤痕。

      岂止别人用言语在伤害她, 他也一直在用言语伤害她。

      他唇『色』泛白, 含有歉意地道:“诗意, 对不起, 以前说话没有顾忌到你的感受, 只顾着自己痛快。”

      年后的道歉, 沈诗意怎么听都觉得可笑,“不用跟道歉,说的话又没错,一个孤儿想当的太太, 不就是在做梦吗。”

      “没有做梦。”

      “行,不想跟掰扯陈年旧事!”沈诗意扫向门口,“楚南风跟说了什么,那是你们的事情,不要跑到这这里来,现在给滚出去。”

      “说完就走。”慕寒关上门。

      一天下来,沈诗意身体疲惫,计划好睡前时间要做些什么。时间有限,她浪费太多在赶走慕寒这件事上,她就不能泡澡,来舒缓疲惫。

      她面『露』不耐,“赶紧说,别耽误时间。”

      慕寒缓缓道:“没有不爱你。”

      低沉认真的声音,说出来的话语,宛若使人在做梦中会出现的幻听。

      沈诗意迈出的右脚,不禁收了回来。

      慕寒是站在身旁,她需要转身,能看清他的脸庞。

      她正视方,余光也不去扫他,“说什么?”

      慕寒重复:“没有不爱你。”

      这句话,用另一种说法来说,是她曾经梦寐以求想听到的,一定会令她欣喜若狂,今从慕寒口中听到,沈诗意脸上满是讽刺的笑容。

      她转过身,与慕寒目相对。

      他漆黑幽深的眼眸,此刻,倒映着她的身影。

      以前,她喜欢捕捉一些小细节,去幻想他爱她。

      比,他眼眸中装着她时,她会想他心里也装着她。

      自娱自乐的幻想,总会时不时温暖她的心,当她清醒,爱情是最不可能强求和等来的东西,无所谓有人爱她,她眼前想专心工作,他却来跟她说他没有不爱她。

      果是真的,他们恋爱的六年算什么?她未婚生子,别人背后嘲笑她痴心妄想,这些又算什么?

      笑容淡些,她面上的讽刺变浓,“说你没有不爱我?是不是可以认为,爱我?”

      她红唇勾起的弧度,也带着讽刺,灼痛慕寒的眼眸,他点了点头。

      一时,无数的往事疯狂在眼前涌现,有他们恋爱初时的青涩,探索双方独有的甜蜜,再到他们因为孩子而复合……

      沈诗意什么都能感受到,唯独感受不到慕寒爱她,他们是相爱的。

      她敛去讽刺,“爱我?就因为我是你孩子的母亲?”

      “不是。”

      没有孩子,慕寒察觉到自己早已习惯身边有她,她在他心中占据越来越多的位置,他的心填满。

      沈诗意转回身,朝沙发走去,“所以呢?在我们分手年后,特地跑这跟说,想做什么?”

      谁会吃饱撑着没事干,特地告知一声前女友,们在恋爱的时候,不是一厢情愿地爱我,也有爱你。

      慕寒就像吃饱撑着没事干的人,他们没分手,他不愿意和她结婚,也从未对她说过“爱你”,但分手,他愿意和她结婚,还说她曾经想听到的话。

      走到她的面前,她已经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冷冷地注视他,十足自我保护的姿态,慕寒没有坐下,道:“想跟结婚,搬回家里住,们一家三口……”

      沈诗意做个停止的手势,“想跟结婚,必须跟结吗?同别人说的,配不上,这根高枝留着给别人攀吧。”

      “没有所谓的配不配,也不是高枝。”

      沈诗意站起来,“年幼无知时,忽略物质差异,有勇气跟恋爱。但这么多年了,不是那个象牙塔里的小女孩,慕总的财富也在一天一天地增加,不用吃回头草。”

      语毕,她扫了扫门口的方向,示意慕寒离开。

      时至今日,慕寒发现自己不仅错得离谱,自负过头是愚蠢。

      昔日发生过的一切事情,会留下痕迹,这些痕迹便是他犯下过的错误,隔绝他和她复合、结婚的可能。

      看懂她眼神的含义,她是在叫他赶紧离开,他轻轻地握住她的右手,指尖划过她无名指的上面,“诗意,转身就走,还在原地。”

      沈诗意收回自己的手,“也站在原地等过,等来等去,根本等不到想要的东西!劝别站在原地,往踏出半步,有大把优秀的女『性』,她们和般配。”

      “不听劝。”

      “那你就给滚。”沈诗意指向门口,“明天早起,今天要早点睡,没闲工夫跟说那么多。”

      “嗯,先回去,早点睡。”

      慕寒脚离开,沈诗意后脚去将门反锁好。

      他今晚到这来说的话,无可否认,撇开讽刺,她还有惊讶。

      任谁都会像她这种反应,认定不爱自己的人,突然说爱自己,好比是天降馅饼,砸在眼前,令人误以为自己眼花缭『乱』,看错。

      本想泡完澡,舒舒服服地睡一觉,结果,她睡不着。

      一个人睡,不用担心打扰到谁,可以放肆地翻滚。

      要睡着,她想,幸好是单身,没有另一半,单身生活简直无忧无虑,她当年脑抽了一个劲地渴望拥有幸福的家庭,和爱的人相伴一生。

      自己的世界里,不需要别人来当那束光,自己也可以当那束光,照亮整个世界。

      ***

      周五下午,又到了无心工作、只等下班的时候。

      王婕有两张演唱会的票,被古旭哲放了鸽子,不想一个人,去约沈诗意。

      拿到慕可所在疗养院的地址,沈诗意选择周六上午过去探望她,周末剩下的时间她忙房子装修的事,今晚要去买探望礼物,没有时间陪王婕去看演唱会。

      不过,她还是问出自己的疑『惑』:【票哪来的?怎么今晚约人?】

      王婕:【本来约好和古旭哲去的,他今晚要加班。】

      沈诗意:【放你鸽子这种行为,不是最讨厌吗?记得有一任男朋友,由于这个原因,被你甩了。】

      王婕:【对古旭哲新鲜着呢,暂时不想甩。】

      棋逢对手的两个人,沈诗意有点好奇,最终是谁甩谁。

      沈诗意回复完王婕,最后的工作做完,随即下班。

      走出公司时,她碰到王婕的助理,捧着一大束艳丽的玫瑰,以及手拎一个印着大牌logo的精美袋子。

      看见她,王婕助理笑道:“沈经理好。”

      意识到她被玫瑰花吸引目光,王婕助理又道:“王经理男朋友给她送的礼物,给她拿过去。”

      是道歉礼物吧。

      沈诗意笑而不语,继续向走。

      买了几样营养品,从花店提预定一束鲜花,她返回酒店的路上,接到王婕的电话。王婕临时约不到人,一起去演唱会,干脆约她吃顿好的。

      火锅店里,人声鼎沸,王婕坐在最显眼的地方。

      沈诗意一进门,就看见王婕。

      椅子没坐下,王婕向她递来一个袋子,并说:“古旭哲送的礼物,看不出来价值多少,在网上也没查到,帮我看看。”

      沈诗意翻找出袋子里面的东西,仔细看几遍后,笃定道:“东西是这个品牌的私人订制,不对外售卖,要提三个月预约,价格一般从三十万起。”

      “提两个月?”王婕挑起眉,“这家伙不会是拿送任的东西,来送给吧?”

      “有可能。”沈诗意不把话说死,照目前情况看,大概率是。

      “算,他在我这也活不过三个月。”王婕本来想回礼,现在嘛,分手时,东西还给古旭哲就是了。

      沈诗意习惯王婕恋爱新鲜期飞快,低头看菜单,“几天刚夸过他的能力在你交过的男朋友中足以名列茅,不准备对他的新鲜感维持久一点?”

      “再名列茅,也不能阻挡我的新鲜感没得快。”

      “恭喜即将成为第一个甩古旭哲的女人!”沈诗意在知道王婕新男朋友是古旭哲后,找人打听了下古旭哲近几年的情史,仍是他甩别人、没人甩过他。

      “……”王婕口中的茶水差点喷出来,“不是吧?”

      “对啊,他跟一样,只有甩别人的份。”

      “这么说,勾起的兴趣,要跟他谈久一点。”王婕跟古旭哲恋爱,来我往的过招,比她回国前交的小鲜肉男朋友,有意思多。

      “久一点是多久?”

      “一个月吧。”

      “……”

      菜上来,两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聊到房子装修,王婕想起文景帆说沈诗意不容易,吐槽:“上次跟爸妈吃饭,文景帆说你单亲妈妈不容易,说你不算单亲妈妈,他也说你不容易。”

      沈诗意疑『惑』地问:“记得当时没说我未婚生子,他怎么知道单亲妈妈?”

      王婕咽下虾滑,“他看出来的。”

      “这样啊。”

      “他说你不容易,当时想,眼睛眨也不眨拿出三千多万首付的人,不容易在哪!”王婕想在s市买房,依靠自己的积蓄和家里支持,她顶多给自己买套价值几百万的房子。

      “社会的固定思维,一个女人感情破裂,还要带个孩子,就觉得她不容易。”

      “吃的穿的用的,不是普通工薪阶层的水准。”王婕瞥了瞥沈诗意的小挎包,乍一眼是上班族喜爱的简单款,细心一看,这是顶级大牌的经典款,售价八万多。

      “要是只工作赚钱,读大学那会,就饿死了。”沈诗意是实话实说,s市生存的压力对于普通工薪阶层非常大,即便没什么野心,衣食住行也是一座大山。

      “反正你比有钱!”王婕浏览完文景帆给她发的新消息,手机给沈诗意,“不止我爸妈怎么跟文景帆聊的,他找我帮忙看他公司的品牌营销策略方案。”

      “行,看看。”

      沈诗意看到一半,屏幕变成来电显示的页面,随即把手机还给王婕,“古旭哲的电话。”

      王婕二话不说,立刻接电话。

      说完后,王婕对沈诗意道:“古旭哲下班了,他要来找我,介意不?”

      “快吃饱了,不介意。”

      沈诗意拿回王婕的手机,继续阅读没看完的方案。

      古旭哲来餐厅找王婕,没走近她,便听到她和沈诗意在讨论品牌打造、营销等东西,两人似在工作状态中,专心致志的,不关心周围。

      坐在王婕的身边,两人的余光向他扫过来,古旭哲勾唇一笑:“两位晚上好,们吃饱了吗?”

      王婕道:“诗意吃饱了,还没。”

      “不当们的电灯泡。”沈诗意拿起挎包,“王婕,表弟的品牌营销方案,改进的地方,们微信说,到时你可以把的意见转发给他。”

      “谢谢!下一顿饭,还是我请!”

      “走了,拜拜。”沈诗意是同时对古旭哲和王婕说的。

      古旭哲面带微笑地目送沈诗意离开后,问王婕:“之就想问你,跟诗意关系很好吗?”

      王婕若有所思地望会古旭哲,反问:“觉得呢?”

      “觉得们是很好的朋友。”

      王婕叫来服务生重新拿来菜单,交到古旭哲手中,“看要吃什么?”

      吃过加班餐,古旭哲这会不饿,接着问:“诗意跟慕寒有没复合?知不知道?”

      直觉使然,他没向王婕说过慕寒,王婕必定清楚慕寒是什么人。

      王婕合上菜单,“诗意刚在,怎么不问她?”

      古旭哲尴尬地笑笑,“这种事不好当面问。”

      “背后也不好问!”王婕朝服务生做个买单的动作,“诗意有跟说,和慕寒是一个圈子的,怎么,们圈子的人,收不到诗意不想跟慕寒复合的消息?”

      王婕又感觉沈诗意活得像清心寡欲的尼姑,眼里只有工作、赚钱,对情情爱爱和异『性』不感兴趣。

      古旭哲自是收到了,但这种事最准确的消息,向来不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是从当事人口中说出来的。

      他比王婕抢先一步,单给买了。

      而后,他道:“收到这个消息!诗意不想跟慕寒复合,让人意外。”

      王婕不想费心思去弯弯绕绕,直白地说:“们仅是谈恋爱,要是想从这里打探诗意和慕寒的消息,对不起,就算知道什么,也不会跟说。”

      “以后再也不问。”古旭哲不是有意打探,实在是好奇心作怪。

      ***

      周六上午探望慕可的计划泡汤,沈诗意周五晚上到酒店,准备洗洗睡时,有突发情况,要她远程加班,忙完,已是凌晨三点。

      等她睡醒,烈日当空,到了中午。

      因此,她不得不推迟和设计师见面的时间。

      拿着昨晚买好的营养品、花店预定的一束百合花,沈诗意开车出发疗养院。

      楚南风给的地址非常清晰,上面还有慕可住的病房号,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她来到慕可的病房,敲了几下门。

      房间里,慕可没眼看她弟弟,教小汤圆识字。

      小汤圆嘴巴一张一合,字正腔圆地读慕可教他的东西。

      敲门声传来,慕可睨了一眼她弟弟,命令:“去开门。”

      慕寒立即去开门,本以为是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不料,入目的是沈诗意,他薄唇微勾,“诗意!”

      沈诗意也没料到会在这里撞见慕寒。

      一瞬间的惊讶后,她绕开他,进入房间。

      听到慕寒那一声“诗意”,慕可和小汤圆目光往门口扫。

      看见母亲,小汤圆顾不得姑姑在教他识字,跑到母亲面前,“妈妈!”

      双手拿着东西,沈诗意不能碰小汤圆,应他一声,再扬起笑容对慕可道:“慕可姐,好久不见!”

      沈诗意突然到来,慕可并不意外。

      儿子几天刚跟她说,他疗养院的地址发给沈诗意。

      慕可不动声『色』地打量沈诗意,“好久不见,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想知道一个人过得怎么样,从外表来判断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年前和年后对比,沈诗意外表没有变过,倒是眉眼间的那股自信非常明显,这是四年前没有的东西。

      由此可见,离开她弟弟,沈诗意如鱼得水。

      “挺好的!慕可姐,身体怎么样?”沈诗意放下手中的东西,没来得及花『插』好,慕寒就过来,帮她把这活做。

      “比刚住进来的时候好多,再住一两年,就可以回自己家住。”慕可瞥向她弟弟,“没他这不争气的东西气,身体能好得更快点。”

      “……”沈诗意拉着小汤圆,一起在沙发坐下。

      小汤圆挪动身体,离母亲近点,“妈妈,今天也来看姑姑,为什么不告诉?”

      若知道慕寒今天来探望慕可,沈诗意不会来。

      对于小汤圆的问题,她唯有说:“妈妈有事出门,要路过姑姑这里,临时起意过来的。”

      小汤圆脑袋微歪,望向父亲。

      母亲进门时,不想理父亲的模样,他注意到。

      小孩子会相信的说辞,慕可不相信,问:“诗意,是有什么事?”

      沈诗意道:“最近新买一套房子,约了设计师说装修的事。”

      慕可微微皱眉,“房子入住,一直住酒店?”

      “不,马上要搬出去。”沈诗意买房子的同时,也委托中介帮她租一套房。

      “一个人住,自由自在,不错。”慕可余光有意无意地扫向她弟弟,“新买的房子在哪里?搬出酒店,准备住哪里?”

      沈诗意对慕可没什么戒心,被问的两个问题,她都如实地回答。

      『插』好花,慕寒在沈诗意的身旁坐下。

      下一秒,沈诗意往小汤圆那个方向挪了挪。

      注意到她抗拒靠近慕寒的动作,慕可吩咐道:“慕寒,今天天气好,带孩子去花园散散步。”

      知道他姐要做什么,慕寒不发一言地带小汤圆出去。

      慕可端起茶壶,拿来一个干净的杯子,倒满茶水后,放在沈诗意面前,“诗意,也知道,父亲和慕寒母亲在慕寒十岁以前都去世,他相当于是我一手带大的。”

      顿了顿,慕可放下茶壶,“他这个人吧,有时候太固执,听不进去别人说什么,们在一起时,叫你去做的事,也不敢去做,看得着急,后来我就不想管们的事,现在我也不想管。”

      沈诗意小口抿着茶,沉默不语。

      来之,她预想好,慕可免不要跟她说她和慕寒的事。

      慕可正视沈诗意,“与他是否复合、结婚,是你的个人自由,别人无权干涉。作为他姐,解他,不想跟他复合、结婚,不理他是不行的。”

      “?”沈诗意不解,慕可是要教她怎么让慕寒死心吗。

      “没有的确切消息,他都能找你找了年,自己回来,他不会轻易放手。找个人结婚生子,他可能就放手,但没有结婚生子,他不会放手。”

      “……我知道他找过,朋友说,他时不时会去问她有没有的消息。”沈诗意无意识地捏紧了下茶杯,“几天才知道,他现在也想跟结婚,把话跟他说清楚。”

      “他找你,不是问问你朋友有没有消息,他是真金白银找人去查,动用所有能用的人脉资源,包括我的,也给他全部用上。”

      沈诗意不懂慕可说这话是什么用意,不接话。

      慕可往她杯子里添点茶水,“找人结婚生子,他一定会放手!认识不少优质的男青年,给介绍几个?”

      “……”沈诗意放到嘴边的茶杯,急忙放下来,“多谢慕可姐的好意,不想找人结婚生子,不会再生第二个孩子,谈场恋爱倒是可以的。”

      “话说起来,慕寒在你坐月子的时候,他结扎了,知道吗?”慕可也是偶然得知,她去探望住院的沈诗意,听到她弟弟和医生的谈话内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