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性爱

      好香啊!阵阵扑鼻的既炒鸡蛋的香味,钻进的鼻子里,瞬间唤醒了迷迷糊糊睡觉㪇中的陈皮。

      竖起耳朵,鸡蛋在热油的作用下被煎的扑哧扑哧的响,空气中弥漫着油脂的香味,陈皮能够想象喷香的炒鸡蛋那诱人金黄的颜色。

      左躺右躺,枕着烐胳膊,放着胳膊,陈皮换了无数个位置让自己继续入睡的想法终于被炒鸡蛋打败。

      掀开薄被,陈皮起身,坐在床沿上用脚勾过来㛫鞋,右脚拖着鞋子,走向厨房,急匆匆的推门瓘而入,一面快步走着,一面喊道:“叔,加个ヹ蛋!”

      苏明月惊愕在原地薑,右手中炒菜铁甗铲停滞在半空中,眼睛瞪大直勾勾的望着陈皮뙯,表情疑惑,心说这᝘个人怎么这么的不要脸啊,以为在自己家呢,这么不拿自己当做外人!

      陈皮有些尴尬,右手挠着后脑勺,左手五指稍微分开理着自餙己的鸡窝头,笑ᬊ道:“请用铁铲打我,狠狠地打!”쪙

      㽼 苏明月:“???”。眼睛瞪쑠的刚才还要大,心说这是一个神经病吧!

      “等一下,饭菜马上就好。”苏明月面无表情的举着铁铲,指了指锅里金黄色鸡蛋ᒧ说道。᧖说到底这人是爸爸带回的,也算是半个客人吧,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ᙪ,爸爸做㝲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一会的功夫,桌角泛起木皮的ꋮ四角破旧餐桌上摆了一盘金黄的炒鸡蛋,几粒翠绿的小葱点缀在上面,两个黄边白瓷碗里盛着两碗白灿灿的米饭。

      陈皮两眼放光就像一头饿狼,脱线的羊毛衫下的手在微微抖动,喉头滚动几囮下,眼睛곟就在金黄色的炒鸡蛋的諭拔不出来。

      ⶮ 苏明月㢶见状,左手递给陈皮黑色的筷子,右手指了指也没有说话,示意陈皮不必拘束,开始吃饭。

      氹 ⏛ 陈皮一面潈迅速端起盛着米饭的饭碗,一面边伸手夹着炒鸡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此刻不管不顾,先填饱肚子再说。

      右腮鼓起一座小肉山的时候,鬮陈皮突然停住,呆呆的幻一动也不动如被冰冻一鳔样㚒,心想:“不知道此刻爸爸妈䇌妈吃饭没有,有没有饿到?”,脸色随即暗淡下来蠩.

      “不好吃?”苏明月也停了下来壈,疑惑的问道?

      擽 陈皮嘴里塞满了鸡蛋和米饭,说不出话来,就使劲煫的摇摇头.

      “那是因为什么?“

      陈皮使了位使劲,将嘴里的鸡蛋和米饭吞咽下去,脸涨得通红,賬模模糊糊룂的回道:“不是因为不好吃,是因为太好吃!”

      苏明月嘴中‘切’了一声,嘴角一笑,心说这人油嘴滑舌,不太靠谱。

      “你叫什么名字?”苏明月微微向着陈皮的方向侧着头,一面慢声细气的吃着饭,一面问着陈皮。

      蟿 “陈皮,可以吃,也可以做药的中药。” 악

      苏明月脸上大写的问号,心濂说好奇怪的名字,第一次听说把药材当做名字的人。

      촴“你身上的橤伤怎么回事?” ﯡ

      “呃?主动找几个小混混打架,伤的。녞”埾陈皮一面回答者苏明月的问题,一面又将自己的左腮填成了小山,袖口脱线的几根羊毛线头来来쮦回回摩擦着桌面。

      苏明月眼角瞥了一眼坐在餐桌前的陈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体重也就在100斤上下,脸颊凹了下去,眼窝衬着骨头,番薄薄的皮肤仿佛一捅就破;细长的双手仿佛轻轻的风鶄就能折断这双对手,瘦弱的身躯仿佛一阵轻风就能将他吹倒. ꙺ 灲 在苏明月的印象中,小混混就是大街上体形五大三粗,一脸横肉,嘴角叼着烟,下巴永远的上扬㿐,从不正眼看人,成群结队欺负人的小痞子。

      絡 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人和几个一脸横肉的小混混打架?还是主动?

      “你蓡修行?”苏明月急切而又疑惑鐟的问道,想快点搞清楚答案这人为啥主动找人打架。

      陈皮傻笑着摇摇头。

      神经病患者뾳确Ꭻ认홑+2!苏明月嘴角冷哼一下,那表情仿佛就是在ﹽ说:“吹什么牛呢!就你这个实力不是去找揍吗?”

      “你是一个学生?”苏明月继续问壿道。

      陈皮砸吧砸吧嘴,沉吟一下,认真的说道:““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

      “嗯?”一声清脆的疑问声从苏明月嘴里冒了出来。

      陈皮吃的太急、太快、恿太多,有点噎得慌,咳嗽了一声,脸色严肃的说:“在家照顾我妈的时候不是学生,不照顾我妈的时候就去上学。”

      “你妈怎߬么了?”苏明月又提出疑问຃。

      呜-呜,检测到宿主痛苦,痛苦值增加10,余额203,灵力余额됗1ᴧ000克拉,功法地雷。

      眝ꪡ陈皮身体微颤了一下,夹在筷ﴽ子里金灿灿的鸡蛋倏的一下掉落在桌面上,惞眉头紧皱,脸上仿佛ᔱ蒙上了一层阴影,有些生气。但是转念一想,这人又不知道我具体的情况뗱,就是一个无心的举动,裛不是故意的,随即便心里释然,重新开动。

      堃 “没怎么。”陈皮淡淡的说道,虽面无表情,但큡是心中极力克制着。

      믦 뤚 “你是学生的时候,在哪里上学?”

      “凤城一中。”

      苏明月完饥全侧着头盯着陈皮,脸上漏出惊讶之色,心想原来这人是校友,原来存在于心中的忌惮和对自己安全的顾虑完全消失。

      ȡ “高几,几班?”

      “高一,2班!”

      “你们班张洁认识吗?”苏明㚃月脸上带着期待的表情看着陈皮。

      陈皮耸了耸肩,ퟙ眉头一角上挑,用筷子的根部挠着额头,用力思考了下说道:“不认识,因为经常不去上课,和同学们打交道不多”

      苏明月嘴里哦了一声,埋头继续吃饭。

      ܟ瞅见盘子中的炒鸡ⅶ蛋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苏쫏明月不高兴的撇撇嘴,心㬬说这哪是一个受囹伤的人的㝡饭量啊,比正常人还能吃哩。

      “下午几点上课?”陈皮放下手中的碗,将黑筷棭子放在碗沿上,头转向苏明月,问道。

      “随意,几点都行,反正都是上自习课。”

      陈皮ᙘ有些吃惊,身子晃了晃,不注意打了个饱嗝,然后伸手몝顺时针揉着肚子,疑惑不解的问道:“随意?懏一整个下午都在上自习?”

      븘 苏明月歪着头Ⲯ,眯着眼,脸上带着一种连这个事情붇你也不知道的表情,有些惊讶的㣃望着陈皮線,嘴里说道:“你不知道?自从灵气复苏ဎ,学校从全校选拔一些学生成专人考獲核之后,成立灵修班。为了照顾这些人,上午学文化课⃔,下午上自习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