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爱色A√电影院

      一杯浊酒入愁肠,莫道前尘似苦海。

      一朝浴火来重生,莫言今生如乐园。

      既得苍天鸿鹄愿,岂可安然任我行。

      蹉跎岁月几十载,愿与知音论古今。

      ...................................

      2020年4月4日,清明节,天空细雨绵绵,像有无数不愿离去的灵魂,在默默流着泪。

      一座崭新的墓碑,一束洁白的梅花,一顶黑色的雨伞,一个惊艳的女人,在雨中静止。

      “探波傲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何为先?”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长叹一声,轻轻拭去眼角的泪花,戴上墨镜,转身消失在小雨中。

      “哎,真搞不懂你们,明明爱到骨头里,可为啥就不能让一步,都倔的跟头驴似的!

      现在好了,阴阳两隔,兄弟啊,你倒是走了,孤家寡人一个,可你让人家怎么活呀!”

      待女人离开,站在远处观望的安然,这才慢慢走到高远的墓碑前,摇头叹息道。

      高远,2000年和安然前后脚进公司,四年后,奥运会火炬传递仪式在京举行。

      仪式当天下午,一场大火,吸引了京城所有人的眼球,站在围观人群中,老大戏称:

      “公司上市,真是借了圣火的恩典啊!”

      第二日,一篇报道见诸某报头版头条“奥运圣火点燃XX大厦,XX公司借圣火之威火爆上市!”

      又过了四年,奥运会开幕当天,安然的公司成立,七大股东的名字里赫然写着高远。

      双学位的高远毕业于清华,却是个被资助的孤儿,拿着公司最高的薪水,却从来没大方过。

      不参加聚会,不吃别人,不请别人,双排扣的蓝西装穿了20年,一台桑塔纳一直开到报废。

      抠门,太抠门,抠门他妈给他开门——抠门到家了。

      这就是公司员工对高远的评价,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想到这些,安然的眼睛里有点点泪光在闪烁,嘴里轻轻呢喃道:

      “好兄弟,要不是整理你的遗物,我,我这个大哥......”

      安然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心头如巨石压着般沉痛,以至于呼吸都变得困难。

      许久,安然拉过铁桶,用伞遮住小雨,点燃黄纸扔进桶中,周围的空气也暖了几分。

      “好兄弟,看来,这以后送给养的活,就是我的喽,谁让我清明过生日呢!

      呵呵,这生日想忘都难啊,这一有人烧纸啊,我就知道我过生日了,也该给你送银子喽!

      你不是一直惦记小虎子嘛,一会他就来,人家是出国比赛了,不是忘了你这个便宜爹!”

      安然伸出手,轻轻拭去墓碑照片上的雨水,目光所至,心中一跳。

      照片上的高远,突然眼角牵动,一滴泪珠滚滚而下,嘴巴张开,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嗵!”

      安然一屁股坐到地上,袋子里的黄纸尽数落入桶中,雨伞也扣在了铁桶上。

      “呼!”

      火光瞬间暴起,安然被围了进去,脸上立即传来阵阵灼痛。

      “安爸爸!”

      身后传来小虎子焦急的叫喊声,脚步声跟着响起,声音越来越近,安然的意识却渐渐模糊。

      .....................................

      “啪!”

      “安然!”

      一声怒吼传进安然的耳朵里,安然“扑腾”一下坐了起来,错愕的看着眼前的胖子。

      “儿子?你咋这么胖了?你......”

      “安然,你特么睡懵圈了,管谁叫儿子呢?”

      胖子手里的笤帚,再次敲在安然的课桌上,眼珠子也瞪得溜圆,跟缩小了的张飞一样!

      “不好意思,整岔劈了,我还以为是我干儿子呢,不是,你谁呀,在这咋乎啥呢?”

      安然脑子里一片混乱,刚刚明明听见小虎子在喊自己,怎么一下变成眼前的蠢胖子了?

      安然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绿迹斑驳的课桌,屁股底下连体凳子,前方木头黑板钉在墙上。

      黑板上方的墙面上,有八个鲜红的大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去,咋没有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呢?”

      “傻子,回头!”

      安然扭过头,看见教室后面的墙上方,同样鲜红的八个大字,“为中华崛起而读书!”。

      “安然,你醒了,我们都叫你半天了!”

      “他那是看咱们把活干完了,才敢醒滴!”

      “一值日,你不是这难受就是那不舒服,现在又做梦娶媳妇,连儿子都有了,呵呵呵!”

      远处,三个女生一人一句,全是冲着安然来的。

      安然瞪着眼睛,拼命回忆这几个人的脸,有点印象,但很模糊。

      “王铁锤,哈哈哈,没想到,你小时候这么肥呀!”

      安然突然开口,看着眼前的胖子大笑不已。

      王胖子被安然笑懵了,也被安然的话雷懵了,啥叫我小时候这么肥呀,老子以后要瘦了吗?

      “你们三个小妖,快快报上名来!”

      安然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这话,人也蹦上了凳子,难道,这副皮囊不归自己管?

      “我是你姐乔永凤!”

      “我是你姐胡翠花!”

      “我是你妹田甜!”

      三个女生觉得好玩,安然就是二班的开心果,她们早就习惯了这种胡闹,所以,也很愿意配合。

      “老张开车去东北,撞了!

      肇事司机耍流氓,跑了!

      多亏一个东北人!

      送到医院缝五针,好了!

      老张请他吃顿饭!

      喝的少了他不干,他说......

      翠花,上酸菜!”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个人看着安然扭着屁股,唱着歌,一个个笑得捂着肚子,直擦眼泪,王胖子更是大叫道:

      “翠花,叫你上酸菜呢,多搁几块大肥肉!”

      看着他们笑,安然突然想哭,自己这是感动哪路大神了,竟然让自己重生了!

      不对,好像是自己兄弟高远搞的鬼,这也太扯了,那么点个铁桶,还弄了个浴火重生!

      这啥意思?

      有这能耐,你咋不让自己重生呢?

      对呀,不会是一起重生了吧?

      可是上哪找你去啊,我的好兄弟?

      咱哥俩认识二十年了,就知道你是个孤儿,可看我现在这造型,兄弟,你可能比我还惨吧!

      再看看眼前,在这一刻,记忆的大门完全打开,面前的几人,因名字而变得生动形象起来。

      王铁锤,没考上大学,家里亲戚给他整到了鞍钢,真跟铁锤打了一辈子交道。

      乔永凤,高中没毕业就接了她妈的班,很早就嫁了人,后来跟着儿子去了山东。

      胡翠花,学习委员,考上了大连理工,毕业后留校,多年以后登上了事业巅峰,成了一名受人景仰的教授。

      田甜,音乐委员,唱歌特好听,考上了艺校,之后开始走穴,可能走的太远了,慢慢没了踪迹。

      而自己,奔波一世,七君子合伙开了家公司,到了2020年,身边只剩下了好兄弟高远。

      而这个好兄弟,去外地考察项目,却被一场大火烧死了,自己忙活了好几天,昨天才把他安葬。

      今天是清明,也是自己生日,正给他送第一桶金呢,稀里糊涂就重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