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什么直播平台

      逃 曾经吟游诗人也是个高贵的职业,虽然他们没什么实力,魔武双低,但他䂲们见多识广,知识渊博。大陆上很多人一辈子只会待在自己家乡老死,也只有吟游诗人让他们开眼看世界,让〄他们知道过去,展望未来。人혯们也都会对那些比自己知道的多很多的人,表륌示已敬重。每一个吟游诗人都会经过总部严格审核,并颁发吟游诗人的胸牌。

      不过很遗憾,这些都是几年前的事了。不知何时起,吟游诗人开始泛滥。水平还是层次不齐,原则渐渐丧失,节操渐渐丧失。凯文不算是什么完美无瑕的人,他也会讲黄段子。但无论如何,挑拨两帮人火拼,却绝不该是吟游诗人干的事情。

      可惜这方面总公会也难以管控,相关法律也有漏洞。一张嘴长在个人身上,是真是假谁能知道。也唯有靠吟游诗人自身的道德水准约束。

      凯文喷完一个,叹息一声回到队列里。不论效果如何,在场气氛已经变了,不少人议论纷纷。要两个佣兵团罢手言和,就这几句话是不可能的,但目前的样子要打起来,也并不容易。

      虽然女矮人和拿双斧男还在对持,但在场毕竟是紫金的地盘,即便女矮人打翻这双斧男,必然也会引发其他人的愤怒。场面势必更加混丣乱,而起因只是为了证明梦回佣兵团的人能一剑劈开金砖?真是可笑。

      不过目前的情况,还需要给他们一个台阶,不然面子不好㒎办。凯文当即站到他툭们中间,对着女矮人说:“你好,我们现在要接取这个任务。既然梦回佣兵团曾经接过,我们希望能咨询一些任务细节问题。”

      女矮人斜了紫金的那些人一眼,还是点点头:“那墷跟我来吧。”

      眼见女矮人试⇖图离开,紫金的这些人顿时大肆嘲讽起来:“喂?别走啊?”“不是说要单挑我们一群的吗?”“这就走了?”……

      女矮人停下脚步,捏着自己的剑。凯文无奈,只能继续劝说:“冷静一下,我们还是任务为先吧。”

      女矮人终于冷哼一声,在一片嘲讽声中愤ꈱ愤离去,凯文回头招呼自己的队友跟上。几죁个队员再转头看长官,长官示意听从凯文指示,众人这才跟着一起出去。赛因脸色明显有些不情愿,但长官在场,他没说什么。

      几人跟着女矮人来到梦回佣兵团的分部。分部极小,几乎就一个市场肉铺的规模。说起来总共不过300人的佣兵团,有一个分部也已经算不错了。陹

      女矮人随意在分部外找了几个石墩子坐下,也示意大家坐在໰边上:“虽然说我觉得刚刚那种情况,我自己就可以解决。但还是谢谢你们解围啦。”

      众人无人回话,不由都看向长官,长官则看向凯文:“你怎么不说话?”

      㗒凯文诧异:“长官?我来问볮吗?”这个任务䄏应该还ꎆ是长官带领的,应该以长官为主。

      “我负责边上辅助,你们如果濸出问题我帮忙,其他事情ꑕ你们自己解决,”马卡斯直接下令,“凯文!你来当临时队长。你们几个,服从他命令,知道么?”

      “是。”有几个明显不情愿,但嘴上却不得不这么回答。

      凯文摸了摸额头,说实话,当队长䛽的压力比当个小兵大多了。但事已至此,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你好,还没请教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焪洛克.洛克。”女矮人回答。

      똬“好奇怪的名字,”凯文笑,“你只是来洛克洛克的吗?” ٫

      “哈哈哈!”女矮人哈哈一笑,“很多人这么说我的。”

      “凯文!”边上赛因突然插嘴,“长官让你当临时队长,不是让你来泡妞的。”

      凯文一怔,心中微微有气,但还是忍了,转头开始说正题:“洛克小姐,关于任务,具体是一个什么形式?”

      “这个任务是这样的,”洛克小姐也开始正色回答,“其实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老教授一个朞外加他的四个学生,我们总共安排了十五个人的护卫。总㶰共出发的时候我们有20个人。”

      “我们的任务是观察猛毒森林内的大型㧫动物或者魔兽的生态,也不只是偷看交配这么简单。教授还拿出几张画卷,上面好像是大猩猩的交配图,据说是试图研究一下大猩猩看见之后,会不会有反应。”洛克小姐一本正经的回答。

      众人:“……”

      “哎呀,你们不要这么看我呀,我都不好意思了。”洛克搔搔头。

      “咳,那任务到底是为什么失败的呢?”凯文拉回话题。 ⫙

      “说到底还是人太多了,”洛克摊摊手,“我们进去之后,퓈基本就没见到过大型动物。我们试图把人员拆分成几组,但教授不让픒,他必须要和学生在一起。那我们ᾊ也不能再减少人员,맔不然保护就可能吃力。”

      “当时大家集体趴在烂泥里,静静等了一天,全身都发臭了,回来的时候苍蝇蚊子都围着转,钉了一头的包。涂什么驱虫药都没用。”洛克摊摊手,“但我们只是见到大猩猩路过一下,完全没有取得任何成绩。”

      众人不由对拙视一眼,积牺压三个月的任务,果然不是人干的炶。

      綵 ी洛克继续说:“高ᓫ阶佣兵可以黩仅仅两三人足够保护他们安全,但他们的价格也不足以支付高阶佣兵。而且这个任务特别的脏,如果仅仅的杀个魔兽什么的那还好说。反正自那次之后,就没有佣兵愿意接誇这个任务,一直积压到现在。”

      “凯文!”马卡斯突然开口。

      “到!”凯文下意识的站起来。

      “现在我全权授权给你,”马卡斯回答,“你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就不过去了。”

      众人黑着脸,长官你这是临阵脱逃么?쩍但可惜这句话没人干说出来。

      “有没有信心?”长官大声问。

      “有!”凯文条件反射。

      马卡斯朝天拍拍手,随即对空一声口哨,天上一只鹦鹉顿时俯冲下来黁,接近是猛煽两下翅膀,ࣾ稳稳旔的停在马卡斯的手臂上。

      “这是我军的侦查鹦鹉,是ቀ由法师部队释放,在所有꩕驻军处都有巡逻,”长官把胳膊横过来,给大家看鹦鹉,“只需要对空拍手,一声口哨,就能把它召唤下来。每天晚上召唤他一次,向它暇汇报当天工作。我会知道的。”

      “是!长官!”众新兵全体起立。

      长官也回头对鹦鹉说:“请你在这几个新兵的附近巡逻,一旦发生不测事件,请即刻回报给我。”

      “是!长官!”鹦鹉也把右翅膀빈在胸前抬了一下,算是敬礼。众新兵都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眼中都表示惊奇。

      “去吧!”长官手一抬,鹦죇鹉顿暓时飞向空中,长官也朝大家摆摆手:“祝各位好运。”

      “长官再见!”众新兵又敬礼向送Н,直到长官喻走出视野。众人这才送一口气,然后各自坐回位子上。

      突然空中扑腾扑腾的声音响起,只见鹦鹉又飞了下来觴,聣稳稳的停在凯文肩膀上,众人都显出诧异之色。凯文不由问:“你不是应该在天上巡逻的吗?”

      땘 “累了歇会。”鹦鹉只是斜了他一眼。

      众人:“……”

      え洛克小姐也表示惊奇:“我听说近期军队内部有不少改革,不过真没想到现在已经这么发达了。”

      ᫼ 众人也表示第一次看见,凯文忍不住一直扭头观察,鹦鹉当即用翅膀给他后脑㹎勺一下:“干活!看我干嘛?”

      凯文黑着脸,深刻体会到新兵真的毫无尊严。一只鸟鈇都能训斥自己,这只鸟对长官和对自己的态度完全不同。

      “咳咳!”凯文镇定下来,“那么……时间泮差不多了我们先吃个午饭吧?”

      奥卡突然开口:“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要不我们回家一趟?传送点回去很快,反正出来有一周时间。”出门近三个月了,大家都有点想家。

      凯文撇了自己肩膀上的鹦鹉一眼,鹦鹉也转头看向奥卡,奥卡汗颜。感情这鹦鹉就是长官留下来的监视。

      “你的请求我会在晚上汇报给长官,”凯文使用官方辞令,“到时候由鹦鹉长官进行传话。如果长官允许,那我也无话可说。”

      “别,别,”奥卡急忙改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边上洛克小ⵌ姐站了起来:“看上去没我什么事了?那我先走了?”

      “等等,”凯文急忙拦住,“请洛克小姐先同行一段,我们都是新兵,有很多东西还不熟悉。我们可以请你共階进午餐。”

      “那好吧,”洛克小姐又坐回石墩子上。

      边上斯达特飞快写了一张纸条递给凯文,上面写着:“你就说派我出去侦⅒查情报,我趁机回家一趟。”

      凯文看完,转头,发现鹦똥鹉也在看他的纸条。沉默片刻,鹦鹉开口:“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不识字?”

      众人:“……”

      “咳咳!”凯文把纸条揉成团,“不管怎么说,大家先吃饭。”

      几个人随便找了一家酒馆,点上几个菜,拿着几个面包啃。新兵习惯了,吃东西都不说话,一时间饭桌上死气芔沉沉。凯文一边啃,一边不时扫一眼肩膀上的鹦鹉,但想看出这只鸟是什么表情,无疑是不可能的。

      边上倒是有其他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有人甚至直接问:“好漂亮的鹦鹉啊!哪儿买的。”

      “买不到的憓。”凯文回答。这是真的,如此高智力的鹦鹉,凯文游历10年都没听说过。只有在小说中出现。

      “那你这只从哪儿来此的?”对抏方追问。

      “这不是我的。”凯文无奈。

      对方:“……”

      一顿吃完,凯文琢磨着要不要给鹦鹉也吃点,就问酒保:“这里有没有鹦鹉饲料?”

      “没有,”酒保뢦无奈回答,“我们只有母鸡的饲料。”

      “你给我闭嘴!”鹦鹉尖叫起立,“我不需要你来喂饲料!而且你居然要给我母鸡的饲料,简直侮辱我的鸟格!”

      ţ 洈“好好,”凯文急忙试图安抚,“我们出去干活,去干活。”就在一酒馆惊诧的眼神中,凯文被一直鸟训都跑了出去。

      几个人出门没走几步,鹦鹉突然自己ᨋ飞走了,也不说一声。众人对视一眼,随쨟即一阵紧张:“不会是汇报给长官了吧?”

      “先不管这么多,我们抓紧吧!”凯文还是尽力安定军心,“走!我们先去王立学院,去找教授。”

      “那我就不跟着你们了吧?”洛克回答,“虽然感恋谢各位的款待,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帮你们一把。”

      “好,”凯文点头,“不过我总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刚刚佣兵分馆那边,既然是紫金佣兵团的势力߃范围,你一个人为何镗要去那边?”

      洛克只是尴尬的笑笑:“我迷路了,随便找了一家进去了。嘿嘿。”

      “哦,”凯文笑笑,ꮾ“那我们以后蟡再见吧!”

      女矮人也当即随意摆摆手,转身离去,片刻消失在人群中。

      塞恩开口:“这应该是高阶佣兵匟,很可能已经5阶战士以上级别,比我们都强。”

      凯文点点头,经过训练之后,看对方的动作行动,也能勉强推断对方๫实力。如果真的是迷路经常乱走到别人的地盘,很难相信能活到现在。

      “算了,我们走吧。”凯文转身,突然,就见街边一人坐在地上,膝盖前放着一本书,书名赫然就是《刺客列传》。 

      这人抬头,和凯文对视一眼,笑了笑。然后捡起书,缓缓走到街边角落去。凯文脑门已经微微见汗,明显是对方先叫他过去,但对方明显是刺客,这……

      凯文思考片刻,决定暂不去理会。边上别人也没发现,就这么径直走过,进入传送点,直接来到楼保勒国都城——诺斯城。

      王国都城位于王国中心偏北,王立学院也在其中,本身就是有国王出资建造的学府。不但有魔法和武技学习,更有数学、历史、艺术、建䓔筑、炼金等等等等众多学科,多嫔达三十余种,也是王国内最高学院。

      学院不但接受贵族子弟,也接受优秀的平民学솶生。如果能从学院正常毕业,王国全额㺥支付在学院期间的所有费用。但实话说,毕业并不容易。平民中能顺利毕业的,每年也不过是20人不到,有时候甚至一个都没有。即便贵族之中挰,每年能毕业的,也不过是10簨0人左右。

      凯文曾经也很向往这样䟡的学府,据说他父亲就是王立学院出来的,但他并未毕业,仅得一张结业证书。有感于学费昂贵,于是父亲自行教授课程,凯ᓺ文小时候的启蒙教育,都是他父亲沋教的。父亲也常邁常提及他在学院中的一些情况,凯文也只能表示羡慕。

      传送点出来,乘ⵍ坐马车,直接来到王立学院门口。门口都是白色的大理石雕琢,气派而不奢华,嗩不少人身穿ⷐ长袍走来走去,彩这边的可都是真的学者,也都是真的高手。国家大力培育的未来一代中坚力量。这里也是最新技术的研发中心。

      扑嗒扑嗒!鹦鹉不知道从哪里飞来,又停在凯῞文肩膀上。边上一些女学员顿时眼睛发光:“好可爱的ﳠ鹦鹉,哪儿买的?”

      众人:“……”

      众人无视,也没敢问鹦೩鹉长官刚刚去哪儿溜达了。径直ꮢ来到门卫处,说明来意。

      只是片刻,一个老者从校园内缓缓走来,朝众人点点头:“뒙就是你们来接任务吗?”

      凯文看见来人,不由大惊失色:“副校长?”

      “是我。”对方点头。

      凯文忍不住向身后几个介绍:“这位是王立学院副校长鲁克教授,曾틃解决男性某些问쫹题,被尊称为世界阳痿之父!任务板上只说是教授,没想到居然是这等人物!”

      众人听闻都是一脸惊诧的望向老者。

      鲁克:“……”

      “咳,”凯文察言观色,“副校长不喜欢这样的名号吗?”

      鲁克笑了笑:“其实我还有其他贡献,不过算了。你们先进来,住一晚,我们明殢天出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