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店福利导航

      跟籍岳不群在交谈了一会儿,说明对于辟邪剑谱的不感兴趣,以及若是都是他胜利后林震南夫꯯妇的处置后,陈㐉玄幽就端茶送客了。䪹

      看着岳不群等人离开,陈玄幽眼神微眯,心中在择琢磨这个时期的岳᱉不群黑襶化没有了呢?衿 

      原著中岳不群这个人物最开始并不是坏的,虽Π然ᵗ自身有一些缺点,但总体而몭言还是丿配㕭得上“君子剑”这个称号的,但随㾂着自身和华山处境的转变,再加上内心本就紀是不甘寂寞,有野心,有抱负之人,就逐渐ᙹ黑化了。

      不过世界毕竟有所不同,岳不群最后会走上什么样的路谁也不知道,只要别来惹他就行軷了。

      ……

      离垁开宅院后,性子最急的岳灵珊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

      “爹,圣火使是什么东西?怎빮么看您的样子似乎很了不起呢?日”

      “那个家伙ϱ似乎也挺自傲的。”

      紧随岳不群的令狐冲,林平之也侧耳倾听了过来,一脸好奇的样子。

      “他有自汰傲的资本!”

      “鵣圣火使是明教中的临时职位,地位高,权力大,宁缺毋滥,二十余年已经没有出现过了。”

      “上一任圣火使就是如今的明教教主阳顶天。”

      “此人绝对是明教暗中培养,能够越阶而战的真正天才ꧨ,如果能够一直成长下去,至少是明教的高层,甚至很可能是明教的下一任教主。”

      “至于到底有多强,明天你们就能见识到了。”

      “我现在有些相信木高峰是真的死了。”

      “希望你们能够受到一些刺激,好生练功,不要再偷懒了。”

      说到最后,岳不群还不忘教育一下女儿,弟子。

      这么厉害的吗?没有夸张吧? 揄

      令狐冲三人面面相觑,还是觉㪊得빿有些不可置信,对方的年纪与他们差不多,结果比他们厉害这么多?

      三人还真有些半信半疑。

      ……

      第二天上午酉时正,暖风和煦,温၁度适宜。

      余沧䍿海,岳不群各自带弟子门人而来,陈玄幽将其安排在前院练武场上,分列东西。

      明教则在北方,三方各自Ỹ有几十人,加起来整个练武场就有一百三十余人,占据了整个练武场的一半场地。

      练武场由青砖铺就,中央已经用石灰画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余长老,请。”陈玄幽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悠悠的踏进擂台中,面带微笑邀请道。

      余沧海从座位上声起身,身影一闪就跨越了三丈的距离,显示出不俗的轻杇功。

      躦“陈香主,请了。”

      余沧海还礼后,脸上出现一副火红色的面具,身影闪动冲向陈玄幽,长剑出鞘㋾,手腕抖动,十多点寒芒骤然浮现,嗤嗤的破空几乎同时响起,寒芒如松之刚劲,又如风之迅捷。

      正是青城派招牌的松风剑法,余沧海已经将其练到大成境界,一出手就显得不凡。

      힌剑走轻灵,刀行厚重,陈玄幽的刀道遵循着这个原理,不管你怎么花里胡哨,就짙是硬碰鐀硬,正面刚。

      杀神一刀斩!

      陈玄幽同样冲了上去,瞬间拔刀,双手斩下,一道青白色的刀气迸射而出,㞙刀气所过之处携带着一股仿佛刮骨钢刀좇一般寒风。

      这一䷐招本来讲究的是先声夺人,以凝实,霸道,凌厉的刀气取得先手优势,已经将新阴流刀法䈡修炼至圆满境界的陈玄幽却稍微变了一变,舍弃了凝实的特点,刀气外放成风。

      쑪 这一变就閣将余沧海用剑尖刺出的寒星全部破灭,主要的刀气余沧海还不ൢ得停下来抵挡,攻击之势为之颓。

      陈玄幽趁势压上,手中的冷Ӳ月刀毫无花哨的朝着余沧海身上斩去,刀光如同****一般,一个呼吸厡不到,近二十道刀光笼罩其䉷上半身。

      余沧海脸上的面趆具变成黑色❱,满是惊讶之色,松风剑法全力施展开来,刺,点,劈,斩,削,崩,撩等各种技ᱸ法包裹在漫天剑光与寒星之中,绚⸭丽多彩,却杀机深沉。

      叮叮叮……

      清脆的敀金铁碰撞之上不停的响起,连成一线,不仔细听还以为只有一声,迅捷粦狂暴的刀剑撞击不仅爆射出无数火花,还卷卛起了一阵凌厉的劲风,青砖上一道道细小的伤痕不断浮现。

      ⡼ 两人的身影不断在场中辗转腾挪,移动速度,攻击速度就愈加快了。 ⃲ 낙 뽲 岳不群坐在䡫座位上全神贯注的观看,其他人脸上无不浮现出惊讶之色,这一开뤐始的褡战斗情况就出乎他们意料的激烈。

      萆松风剑法是쫎青城派的招牌剑㕑法之一,处于一流与镇派之间,比起新阴流刀法高那么一点,但陈玄幽的境界更高ꉘ,刀法与剑法的见谅双方暂且处于伯仲之间。

      经过不知道溅多少次碰撞后,两人刀剑相抵,余沧ꈣ海突然抬起左掌拍向陈玄幽的肩膀,掌力阴柔且狠毒,正是其另外一名成名技摧心掌。

      陈玄幽运转寒冰绵掌,反手一掌就迎了上去,两掌相交发出一声闷响,双方的内力疯狂的碰撞,一道道涟漪向四面哒八方扩散,扫过地面,砖石俱裂。

       两賙个呼吸后,两人方圆一丈的砖石已经完全破碎,余沧海的左臂之上寒霜浮现,呼吸之间,白汽清晰可见。

      Ꭼ嗯哼……

      余沧海苑主动撤掌,飞速后退,闷哼一声,面具下猩红的鲜血流出。

      “想不到陈香主的寒冰䱯绵掌造诣如此之高,内力如此阴寒彻骨,佩服,佩服!”

      余沧海操着川音,满是㱴不可置信。

      陈玄幽䭒内力总量虽然不如余沧海,但内力的ꡑ质量却超越余沧海Ȫ,根本撑不到拼内力总量的时候,余沧海已然是扛不住了。

      在一旁观战的岳不群脸色肃然,双眸中满是凝重,手中的折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摇动。

      “哈哈……余长老,过奖了。”

      “接下来这一招,撑不住不要硬撑。”

      对于余沧海қ的实力陈玄幽已经完全了解了,㒒既然要名动江湖,那越短ꯁ时间结束战뭵斗越好,三人都是他箘的垫꧟脚石!

      绝情斩!

      陈玄幽话音落下,ಮ笑容收敛,整个人气质大变,招如其名,刀意笼輵罩之下,陈玄幽在其他人看来,特搛别是对手余沧海看来已经变成了一把퉻舍弃七情六欲,唯有杀戮的魔刀!

      刀锋无情,杀意已ℸ决,⇅刀意锁定之下躲避难度非常大。

      陈玄幽在原地舞动着冷月,周身上下浮现出一道道透明的青白色的刀痕,密密麻麻的刀痕随ճ着陈玄幽的动作融入刀身之中,就在陈玄幽劈砍出去的瞬间…… 詤

      余沧海突然大喊道:“我认输。”

      没办法,余沧海感觉自ᰃ己在那一刀下完全是是凶多吉少,活下来的概率不超过三成,全身鸡皮疙瘩骤起,死亡的气息太浓郁了,实在是不ㅷ敢赌。

      陈玄幽闻言冷月刀斩出的轨迹微微一变,一道长达丈许的青白色月牙刀气划过虚空,擦着余沧海的身体边缘飞过,刀气着的凌厉与寒意差点没让余沧海身下的侏儒尿裤子……

      슜 㿀那是濒临死亡的感觉! ꕄ

      刀气跨越了半个练武场,五十余米,斩在边缘的石板墙壁上,墙壁无声无息被切开,一道细若发丝的裂缝浮现,白色的剕冰霜爆发开来冻结了墙壁,周围三丈温度骤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