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官网免费

      “没、鶶没了。”

      薛澜攥紧手中的空格键, 可段闻峥划过他口袋手却还是引得他整个人僵在原地。

      “恩?”

      段闻峥尾音似带着一抹不信,徘徊在他上衣口袋附近手又转而向下,贴着他身侧慢慢滑向他裤子口袋。

      “刚刚你是也说没藏, 我得好好检查。”

      像是为了映证他话,他覆在身侧的手擦过他衣下摆,辗转在两侧的裤᝺子口袋。口袋中鼓鼓,段闻峥手转而攥紧鼓鼓口袋,在细碎的响声中抬起头明知故问道:

      “这是什么?”

      “糖……”薛澜被他困角落, 段闻峥指尖收紧, 随着他动作若有似无擦过布料下皮肤,薛逯澜竟一时有些腿软, 握着空格键的手也无意识攥紧噉了他前襟。

      “糖?”段闻峥低下头哑声问道:“谁糖?”

      “我、我自己。”

      段闻峥在说话间始终握着他口袋里糖,可口袋位置离某个地方太近, 他动作让薛澜整个人跟着紧张起来,身体也自觉犯软。

      他慌『乱』的推搡着他手,再次解释道睄:“是我自己!”

      段㙻闻峥微低着头, 炙热的呼吸一下下轻拂过他肩。

      “小孩, 縚这么久了……如果你觉得可以了。”他微微侧过头, 在他耳畔哑声道:“녹等我单人赛结束,就来我房间……还键帽,怎么样?”

      薛澜茫然的抬起头댣, 氤氲着水雾的双眸和绯红脸颊让段闻峥下意识别开了目光。

      他『揉』『乱』他柔软的发:“别让我等太久。”

      段闻峥说罢将他㝍拉到一旁, 径直推门走出了房间。

      直到房间再次恢复了一片寂静, 薛澜也依旧站在房间没回过神来。

      㣅 他茫然的看向手中的键帽。

      段闻峥刚刚说什么?

      哦,说让他单人赛结束后去还键帽。

      薛澜浑浑똛噩噩的晃到床边,一头栽倒在床上。

      他安静打量着手中的键帽,指尖小心翼翼擦过角落的暗纹刻字。

      段闻峥说㼲也会带着他键帽上场, 自己空格键,竟然也可以成为为段闻峥加油的秘뀶密武器。如果段闻峥可以一直带着它打联赛、打世界赛,一直到取得颅世界ꪆ冠军……那该有多好啊。

      薛澜忽然回过神。

      他怎么能这么想,自己明明已经答应段闻峥,要졮在他单人赛以后就把东西还给他了ࠒ。

      而且——他险些忘记了,自己和段闻峥互换了空格键,虽说是为了给彼此加油,可实际上附加结果却是,他们此刻的键盘上刻着……是对方的名字。

       忽然意识到뒭这一点之后,薛澜猛然惊坐起。

      自己和段闻峥,꧊竟脿然用着刻了对方名字键盘?!

      可他刚刚开始冒头的喜悦㬣戛궝然而止。

      贾虽然他一直很喜欢段闻峥贝,将他视为自己努力方向,可换用键帽这样的გ事情,除了鼓励之外也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㑗暧|昧。

      即使他和段闻峥是好兄弟,也该这样的。

      如果Џ温衍知럧道,一ꏇ定会难过。

      薛澜失落的低头打量着手中的空格键。

      还是等单人赛结束,就跟段闻峥换回来最好ꔅ。

      这样想着,薛澜磚失落的将空格键藏好,又爬起꜁来默默刷了几遍段闻峥和温衍超话,认真而虔诚洗涤了心灵之后,这才松了口气简单收拾了一下滚去睡觉。

      䏍 新赛季拉开序幕,首日为开幕仪式和经营表演赛,这样的仪式主办方都会照例来请温衍参加⁕。

      温衍历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自然拒绝了赛方的邀请,转而接受了第二日较为正规单人赛。

      薛澜午后坐在训练室中休息等待新䰚一轮的练习,正巧看到苏一语游戏上线箏。薛澜想起上一次和苏一语没聊完话,忙打开聊天窗口。

      lgw-exist:댶你们马上就要第一轮比赛了吧?

      lgw-exist:加油!!

      뺰lgw-exist:最近练习得怎么样?来solo吗?쭪

      hy-yiyu:了吧qaq!!刚刚被排位赛掏空了所有气……

      lgw-exist:怎么了?

      hy-yiyu:还是因为衍神……

      hy-yiyu:自从他说喜欢输出位玩得好的,前段时间还好,这段时间新号都练起来了……组排迎来了一阵新的血雨腥风!!

      㒴 즷lgw-exist:很强吗?

      魆薛澜这几天一直没时间打组队排位赛,听到排位赛有变动忽ꦝ然有些跃跃欲试。

      hy-yiyu:,是菜到血雨腥风,是那种,突击手都开始往后排躲,狙击手跟团冲锋血雨腥风……

      lgw-exist:……

      hy-yiyu:对了,峥、峥哥在你身边吗?

      lgw-exist:在啊,你找他?

      㩐 hy-yiyu:……哦对了!听说磲你们战队新来了一个띎刚刚从外服回来的医疗兵,我们的医疗兵最近状态太好,知道你们医疗兵人怎么样,他愿意……跟我们砮的医疗兵聊聊经验吗?

      lgw-exist:路游人很好的,等下我问问他푱。

      薛澜说굇罢刚ꔚ好看到出去鹖接水回来的路游:“幻影战队医疗兵想跟你交⺮流一下医疗兵,我可以让他加你么?”

      路游点了点头:“我还有上次我们solo视频,我最近一直在研究,也可以发给他。”

      “……”

      퀤 薛澜正想说其实必了,周看青一听却来了兴趣잧:“你駽录屏了?快给我也发一份!咱们战队微博已经很久没营业了。”

      路游动作一顿:“你打算把我挨揍的视频发到战队微博?”

      “能这么说啊,要我给你id打码?”

      “?”路游抬起头不可置信道:“你켽是为了发我?”

      “当然不是。”周看青说得理所当然:“我发我们队花。” 

      薛澜、路游:“……”

      这时,楼下传来段闻峥疑『ᣪ惑』喊声:“队花,你买什么东西了?有你同城快送。”䠦

      薛澜茫然的看向门外,也佪记得自己买过什么东西了,他最近没有买过什么……薛澜뱄猛然回过神!对,他是买过一个东西,为了追赶进度还特地让卖家叫了同城快送。

      是“resetwind”灯牌!!

      薛澜“噌”一下站起身,一溜烟快步冲下了楼。

      他冲到楼下时候,段闻峥正接过快뛭送员手中的大口尠袋,正疑『惑』低头准备查看。

      薛澜一个健紼步冲了上去䦓,抢过캸段闻峥手죜中的东西一把抱在怀里。

      “什么东西?”段闻峥疑『惑』道:“藏得这么严?”

      “没什么!”他用词让薛澜忍住回想起了昨晚……ࠅ薛澜忙抱着口袋一溜烟跑上楼。

      段闻峥打量着他跑开背影,似心情错晃进了训练室。

      “瞧瞧,这『操』作、୪这手法!等下我把视频发到网上,咱们队花一定会收获一大票『迷』弟『迷』妹!”周看青正慷慨激昂展望着未来,见段闻峥回来,忙招了招手:“明天单人赛结束以后咱们出去一起吃个饭啊!也算是全员到齐第一次聚餐!”

      “了。”段闻峥清了清嗓道:“明晚有约。”

      ᩚ “你能有什么约。”周看青奇怪的嘀咕着。

      段闻峥却揽过他肩膀,着叹息道:↺“对了,队花你也用问了,他也没时间。”

      “?”周看青瞪圆了双眼。

      段闻峥愉氶悦的兀拍了拍他肩膀,在座位坐好。

      周看青茫然᳻半晌,큇还是皱着낦眉重新凑了上去:“你ꂨ说……你和澜澜?”

      段闻峥见他这副不信的模样,挑了挑眉。

      “是,你是不是……”周看青努力措词:“还没跟澜澜说,你这个……?”

      鶣 “晈周看青,你一个大老爷们吞吞吐吐干什么?”段闻峥嫌ꅼ弃说⟠道:“这两个人的感情就是水到渠成,表白什么都只是走个形式,反正他喜欢我,他也知道我喜欢他,这个事就这么定下了。ᓻ”

      “……”周辉看青呆滞盯着段闻峥ඖ半晌,终槾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没事没事。”周看青得整个人东倒西歪:“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周看青。”段闻峥皱起眉,像是想从周看玲青神『色』中查看出一点蛛丝ृ马迹:“你最近怎么太对劲?”

      “没有,我能有什么对劲丨。”周看青含糊回答道,正巧看到薛澜悄悄走下楼梯,忙招了招手:“澜澜,快来看看你视频!”

      薛澜闻言向他走来,巧在他正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另一侧褵走来的温衍。

      “明天单꾯人赛去吗?”温衍随口问道:“刚刚看青让我去₼要前排票。”

      薛澜摆了摆手:“谢谢队长,reset已经帮我留好票了。”

      玺 温衍视线一훿顿,将手中的票递到他面前:“三张连座,你可以和看青路游一起去。틪”

      薛澜为难的看向段闻峥,虽然他也很想和周看青路游一起:“可是,这样reset留票不是浪费了……犌”

      温衍没有说话,他拉起薛澜手,将那三张票塞到薛澜手中。

      “뉝票已经留好了,你去不去随便。”

      薛澜忽然觉得핐掌心票格外烫手,一时묪间也知如何是好。

      周看青却疑『惑』看着薛澜手中的观赛票。

      他平时看惯了段闻峥胡闹,可怎么温衍今天好像也……

      周看青一怔。

      他忽然觉得这么久以来,他忙着看戏……不是,忙着留롔意段闻峥装x翻车,似乎忽略了另一件极为重要事。

      䡖 如今温衍似乎也与往常有所同。

      虽然温衍一贯不喜欢段闻峥多种行径,可不得说的是,现在段闻峥对战队和游戏都很上心,可他与温衍之间的关系却没有缓解,反而……

      Ꞡ就比如,近两年来温衍几乎都在个人训练时间结タ束后就去休息了,可他在开赛前那段时间却一直独自练习,每天都打得比自己还網晚。

      如果温衍是在练习单排,那痉天生存战也是一时ᥗ兴起……如果温衍一直在刷生存战——

      䜋周看青忽然觉得自己这些奇怪ꝏ的念头有些可怕。橴

      就在周看青因自己大胆猜想而惊在原地时,就见一旁段闻峥懒散的靠坐在座位,믾似不经意的调侃道:

      “队长怎么总是喜欢送人一些……别人根本不想要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