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乱人伦a综艺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

      山谷中小雨浠沥,道路泥泞,䍱对于赶路的人来说是特别不友好的,更㦶遑论心情烦闷郁结之时,而此刻衤冒雨前行的一行人马,并没有什么交谈与抱怨,只是从可视物时就开始赶路,一路쿞披荆斩棘,对抗湿滑的山道,艰难而又坚定的行走在山ᔙ林之间。

      虞姬顾不得擦拭脸上的细密水珠,抬头望了望山谷方向,巡视线路,目光中透露着一抹担心与期待...

      兴许是能感觉道虞姬的担心,张良从怀켉里掏出一条汗巾递给虞姬“吉人自有天相,既然项羽能逃脱巨蟒之口,相信他定能平安归来...”

      虞姬婉拒了张良的汗巾,用袖口擦拭了一下遮挡视线的雨水,“放心吧,张师,我没事的...”虞姬说完还回以张良一抹微笑,以示自己无碍。

      “前方有处空地,可以避雨,我们到꿘那休息一下,再出发吧슞”眼看雨势渐大,且道路难行,墨然提议休息一会儿,目的不言而ᔢ喻,肯定是为了照顾身体瘦弱的虞姬和张良。녣

      张㇖良看向虞姬,似询问她的意见,虞姬点了点头“恩,刚好我翉们辨别一下方位,别走错方向了。”

      筥张巨人憨笑一声,抢先跑了过去㼋,但由于地面湿滑,一⒏个趔趄,他一屁股坐在了泥坑甖里,满脸苦涩地看着众人哈哈大⌃笑...

      墨然选择的地方似一处山嘴之处,半月牙的中空山道,视线也比较好,张巨人抱来了一捆木柴,由于ࡰ雨水浇淋,木柴潮湿,ᕁ不是很묿好引燃፶,墨然点了好一▹会,才传出一阵湿皮破裂的声音,火堆缓缓燃起,众人得以哣烤干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待雨势将歇,张良起身查看地势,嘴里一阵碎念“高山为阴,平地为阳.....奇怪!”张良似乎发现了什么不住地摇头。

      墨然走近疑惑问道“怎么了?”,“我以古书之山川地理,寻此地脉络,怎的...也许是我理解不对吧”ꧻ张良本来想解释,但又怕是自己所学不对,于是一笑了之,免得贻笑大方。

      齩张良根据古书寻山定位法,熟錿于山川쀭,辩于脉息,꫙然后以拟顺而控,察于阴阳,有气则润而聚,无气则枯而散。

      然而,就在他们正Т前方数百步之外,竟然㜝一片死气枯散,那里是他们的毕竟之路,这与来时所察出入颇大,似乎有什么ٳ变数,然张良毕竟不是术中门人ឳ,他也无法解释此时嗝的现象,而墨家也不擅长此道,故墨然떊也不明所以,索性就不纠结了。漖

      墨然虽然不知张良奇៹怪什么,但是自己心中隐隐有股不安,随不明所以,但也心底里慢慢提起몃了警惕之意...

      虞姬一心只想尽快找到项羽,也没有注意到张良他们的交谈,见雨势变小,便要继续前行악,这种天气等雨停几乎是不可能的,小雨缠绵而落之时,一般都要下个一两天才会停止,张良他们自然心知肚明,于是也不做劝阻,起身出发。

      蒙蒙细雨之中,视线影响微乎其微,最主要的是山路泥泞湿滑,愈发难走,虞姬他们走走停停,数百米的距离就要走上半天,行至一株梧桐树下,这是北方山林里为数不多的枝叶宽大繁茂的树木,他们在此稍作歇息...

      张巨人由于身材肥大魁梧,走这种山道更加困难,此刻区区几百米就以累的气喘吁吁,也顾不得地上脏乱,一屁股坐在梧桐树下釋,砰!呱..呱...一阵乌鸦鸣叫,吓了众人낲一激灵,待看清是因为张巨人身撞树干引起震动,惊吓而走的乌鸦时,不由苦笑摇头。䥮

      然而,墨然确表情越发严肃起来,梧桐鉥树上怎諭会落乌鸦!墨䍨然自小在山里长大,梧桐乃是祥树,乌鸦乃是凶鸟,两两不相连,相连必有人祸!

      “谁?出来!”墨然由于刚刚的震动,下意识激起了自己全身的感知,此刻一丝细小的杂音也逃不过他的耳朵,由于他的警示,众人起身戒备,但没有任何人回应。

      墨然也没想等他们回应,甩手几道暗器击出,嗖,嗖,嗖...朝声响方位,连丢几道暗镖,等了片刻,见无异样,众人觉得是不是墨然太紧张了⥁,疑惑看向墨然。

      ᜧ 墨然眼神冷冽,死死盯着那片声传出声响的树丛,刷鐘!一道墨绿色䰮的庞然大物,猛地冲击而出,众人惊呼出声,竟是那条巨蟒!

      铛!墨然,反手一刀挑起冲击而来的巨蟒头颅,蒙踏两步飞到蛇身后方,铛、铛、铛!!连续斩击,但除了之传出橠金属敲击声响外,连巨콃蟒的皮都未斩破!

      然而,墨然似乎也并不是为了能够斩杀巨蟒,他的目啧的达到了,巨ဖ蟒愤Ꞑ怒地转头盯向墨然,场地一阵旋风转起,巨蟒的身躯朝墨然挤压而去,足有丈余的身躯,将此地的碎石巨木横扫一空。

      “我引开它,你们退后!”墨然边跑边喊,转身朝山林深处飞速奔跑,张良他웨们ᤶ惊魂未定,还未来的及做任何安排,就见墨然的身躯如炮弹般壿摔了回来...

      从山林中走出两名手拿巨锤的精装大汉,似等候墨然多时了。

      噗䲙!墨然一口鲜血喷出,张良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药丸赛于墨然口中,墨然为引开巨蛇,不慎重了两人的埋伏,身体遭重퍓锤击伤,已簀几乎无再战之力。

      张巨人见状,捡起地上的一块巨石,嗷嗷大叫糑冲上两人,虽破坏力惊人,然精准力度不够,又不是趁手的武器,张巨人并没有取得上风,那两人吃惊张巨人的勇猛臂力,也不敢硬拼,不断闪躲寻找机会。

      正在他们激战正酣之时,似乎忘了还有一条巨蟒就在身侧,巨蟒㱢似乎无视⳿场中퀐张巨人与两名精壮男子的对抗,身体蠕动顺着梧桐树缠绕下来...

      虞姬与耬张良刚刚扶起墨然,忽听到耳边嘶篣嘶地吐信声响,三人惊恐不욄已地缓缓转过头颅㝈,只见巨蟒黄褐色的眼睛中透出冷冽地銦幽光,巨蟒身体猛然后撤,ꎬ张开了血盆大嘴...

      “孽畜!尔敢!”一声巨஽喝之音从天而降,对蛇豮口咫尺的三౶人来说犹如久旱甘霖,死里逃生。

      噗!地一声,随声곀音而至的是一道从天而降的身影,手中长愺戟一击便扎穿了巨蟒的一只眼睛,血液滚滚而流,人如神兵天降。不是项羽,还能是谁?

      힇 巨蟒吃痛痉挛,从梧桐树上重重跌落紿,激起地上碎石万颗,巨蛇身躯不停扭动,将栏项羽甩出身侧,噗,鲜血四溅!随项羽甩出的还有巨蟒的眼睛,项羽翻身旋转落地,持戟横立蛇前!

      ⌌我若不退,管你是蛇是龙,是人是鬼,休得再进一步!

      顾不得此时叙旧,项羽转头看了一眼双眼发红,泪流满面Ɀ的虞姬,转身朝巨蛇冲去!

      巨盥蟒吃痛之下,愤怒不已,开始借用身躯疯狂地摆动碾压项唜羽,项羽辗转腾挪,躲避蛇身,一手持戟,一手持剑,不断寻找机会砍杀巨蛇솦,场中兵兵乓乓之声不断,È却收效甚微。

      项羽暗道此蛇果真难缠,灼魂戟都伤不得此蛇身躯,몽似乎感应嗸到项羽对自己的小觑,灼魂戟幽光一闪幠,随着项羽划出的一道弧线斩,噗!蛇腹之下被划出了一条尺长的伤口。

      巨蟒愤怒挺身,血流臼臼的眼睛死死盯着项羽,蛇头猛冲项羽而去,项羽暗道一声好孽畜!

      诅项羽单手持戟锄地,反脚踢向㰪巨蟒下巴,巨蟒被踢飞数尺,蛇身凌空挺直,项羽暗呼一声助我!灼魂戟两侧弯刀发出血红色的幽光,从上᡾至下ꏒ,如力劈华山般,一戟贯穿,刺啦....巨蟒被这一击几乎切为两半,鲜血喷洒而出,整鿲片梧桐树下血流满地,巨蟒轰然而倒,巨蟒不甘的眼׾睛死死盯着项羽,它的身躯不住地痉瘈挛般抖动,直到再讨也不动...

      ⳳ 项羽手持长戟,摸了一把满脸的血沫,看向张巨人身边两道惊恐的眼神,犹如地狱修罗一般,拔地而起,直冲穆阿牛,阿龙两人面门!

      是的,场中两名精壮汉子正是项ⴲ羽尾随着的穆阿牛和阿龙,本来项羽想要先行解决掉墓地中的其他人,以免出现变数,但是听闻墨然呼喊,知道不妙,转身回来,就看到巨蟒与虞姬已在咫尺之遥,惊愤不已!

      ຦ 幸亏自己回来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项羽心里不住地念叨,手上也毫不留情,对付穆阿牛和阿龙两人,招招不留任何情面,直冲二人要害,二人惊慌失措,螻受项羽斩杀巨蟒震动太大,已经不敢对战项羽,ὁ但此时项羽之恨之勇,他们又怎能跑的掉!

      噗噗!一式两声,项羽收戟回身而走,背后两人脖颈窜出半尺高的血流,目露惊恐地栽倒在地...悔之晚矣!

       雨势再次变大,不断冲刷着项羽的身躯,似乎也一并冲刷走了他㜒的愤怒,只因他目光中出现了一抹奔㻵跑而至的倩影...

      紧紧相拥!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