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武机甲>

      翌ק日。

      整个东平⫮城比平日热闹了三分。

      斗鸡场人头攒动,人声鼎왱沸,一年一度的鸡王大会就要开始了。

      看台上,晋王端坐在豪ᯠ华包间里,一脸郑重,他看向下首几人,“就按照那位高人指点,帪押白雪王。”

      顆“是。꫸”

      “慢着!”晋王忽然喊住那人,“十万两黄金!”혬

      “王爷!昨天您不是说押注一万两黄金吗?怎么变成十万两了?”赵侍郎以为是自己听错먋了,急忙上前提醒。

      “本王以为,遇⺉高人不可交臂失之,为了表达对高人的信任,本王决定,将府上积蓄全部压上,略表敬意!”

      “⏯王爷,还请三思啊!”

      “请王爷三思!”

      “不必再说,本王已决,就押黄金十万两!”

      ......

      看台另一处,衣一三角眼修士摸了摸自己的乾坤袋,眼珠转动,犹豫不决。

      “该死!到底要不要买大红袍?莫非那人真的能够预测到哪只斗鸡能赢?”

      뻁 他也是大派修士,还是长老亲传,颇有身家,윆虽然郔修为只有金丹后期,但身上还有三千多下品灵石,比同阶修士富庶多了。

      前两次他并没有相信传书飞剑上所说,쌺直到第三次才跟着任那神ꢴ秘人买,也算赚了一些小钱,这次鸡王大会赔率为两倍五,若是能够买对,他付出那九百灵石也就不算什么了。

      ⤣犹豫半天,最终一咬牙,将乾坤袋中所有灵石全部拿出,放在了传书飞剑上。

      우“就信你一次!”

      梭哈了。

      ......

      在看台其他三处,同样有三位参졽与者押载上了全部身家。

      他们个个面带ᴷ自信,对传书飞剑所说深信不疑,甚至已经想好了赢钱之后的潇洒生活。

      看着周围人买入的跟自己不同,他们心中鄙夷。

      无知。

      我早就知鱕道今天的结果了。

      没看我都海梭哈了吗?

      掱 可笑。

      ......

      乔叶无痕并不知道斗鸡场中这些人在心䕗里狂秀优越感,他和韩江雪已经退了房,采买了一些物品,正准备动身离开东平城。

      “师姐,你说咱们去哪儿隐居合适呢?我听说往北走,乃是庆云国疆土,有座临訩湖城,风景秀丽,很适合居퐍住Ӊ!”

      “嗯。”

      “那藆咱们就去临湖城,买一处宅子,好不好?넥”

      韩江雪脚步停住,ꇃ看着叶无痕,一语不发。

      㩮䕖叶无痕被看得有些不自然,抬手揉了揉鼻子,“师姐,你看着我干嘛?”

      “师弟,你变了。”

      㚨탄如果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你变了,那意思就是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但褼现在显然不是펷。

      “师姐,你变了。”

      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你变了,含义就有很多。

      可能是夸她漂亮。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韩江雪面容严肃。

      ᄆ“我也没有开玩笑。”

      两㥎人好像没在一个频道里,各说各的。

      “师弟,我不㉖管你到底是怎么挣的钱,你苌要知道,咱们宗门被灭,你我都背负着血海深仇,我不求你能出力,但我身为掌门亲传,曾发下重誓,定要重建宗门,报此深仇,否则天诛地灭!”

      摑叶无痕面色一僵,韩江雪此话字字如刀,砍在他心坎儿,刚才还在幻想着和师姐过上恬静的生活,簛转瞬间便破灭了。

      ᚑ 这掌门也是,临死前逼着别人发誓干嘛?

      自己死掉就算了,还祸害后杤人,整个门派就剩下师姐和他两个人,或者说就剩下师姐一个,他这个咸瀋鱼不算。

      拿什么去跟几个门縷派叫板?

      凭一腔热血?

      要是传承下一些无上功法或者财富也就罢了,凭着传承韧或许还有翻盘的一天,可两人犇一穷二白,分文无有,小命都差点丢了,这还怎么重建山门?

      㽂更何谈报仇雪恨?

      ꙇ作为曾经的现代人,叶无痕是没有那些思想包袱的,也没有那种归属感。

      加入门派,对他来说就跟上学一样,学ಞ校倒闭了就转学好了焈。

      但韩江雪不一样,从小就被师父养大,百炼宗是她的宗袢门,也是她的家,家被人毁了,自然要报迷仇雪恨。

      “是༄我考虑不周,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㨷。”叶无痕深施一礼,“对不起,师죥姐。”

      葰韩江雪看着给自己施礼的师弟,一时间竟有些无措。

      头一回。

      还这么正式。

      让老娘怎么办?

      ⑍ 啧啧,这蹾师弟还真잯没白疼。

      “行了,我不怪你,毕竟我也知道你的理想是什么。”说到这,韩江雪嘴角勾起,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叶无痕脸垮了下去,“师姐,檺能不能不摸头?”

      刚才还凝重的鈻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

      两ꔺ人谈笑间出了东平城,雇了一辆马车,前往附近一处散修聚集鼜地,台阳镇。

      ......

      就算离去了两个人,东平城依旧喧闹无比。

      鸡王大会正如火如荼的컂进行着。

      “白雪王好样的!啄它翅〹膀!对!就是这样!我今天可是全买了你啊!”

      “大红袍你别怂啊僄!起来攻它下三路!”

      “铁将军今天怎么回事?是早鯪上没吃饭吗?”

      䐨晋王春滸风得意,嘴箲咧得都快合不拢了,哪儿还顾得身份形象,撸起袖子大呼小叫着。

      ꨕ“哈哈哈!本王就知道,听这位前辈的准没错!”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咱们晋王府此次定然能够大胜而归!”

      敽“真乃高人也!如此大能,若能为我景平国所用,岂不扬我国威,让我国长盛不衰?”晋王忘乎所以,仰头엘饮尽杯中酒,“大会结束后,本王定要烴亲自去访贤才!”

      “王爷英明!”

      ......

      另一边,三角㜭眼修士阴沉着脸,似乎都掠要滴出水来。

      “我本来就想买白雪王的,信了你的邪!气煞我也!别让我找到你!”ɠ

      更远处,一名老者面色灰败,默默转身离去,正巧看见斗鸡场门口有一棵歪脖树,他心一横,解下腰带郒,挂在树上。

      “老人家,别想不嶆开啊!”

      “你别拦着我!我不活了!我把地契给押上了!都没了......都没了......”

      老者喃喃念叨着,可能也ܥ是第一次,忘了踩小板凳,他个子又高,站在那晃来晃去퀍,颇为滑稽。

      ￶ ⼫当然,今஡日梭哈的人不少。

      ꩮ 也并非都是听信叶无痕的。

      半个时辰后,白雪王傲立斗鸡场中央,结果显而易见。

      有人欢喜有人愁。

      散场后,除了晋王四处寻找叶无痕之外,还有两名修士也在寻找他,其中就有那名三角眼。

      但是叶无痕早就离去,众人扑了个空。

      篖唯有晋王通过关系得知,有一位年轻人曾在斗鸡场打工,正巧昨日离去。

      他猜测传信的高人便是那位年轻人,근苦于没有䴥线索,只得一叹:“如此大才,却交臂失之,本王仅付出了区区三千下品灵石而已,却得到黄金二十五万两,真是愧对这位前辈高人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