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老师

      “难道是陆明阳那个老家伙,早就猜到了慸今日之事,所以提前有了什么安排?” 蠰

      杨巡这一想就想了很多,但他绝对没有怀疑到陆寻本身,更何况这位王府二公子的㻹书童阿沙,这一次都没有跟在身旁呢。

      镇东王府虽愰然没落,但毕竟曾经是玄阳国的庞然大物,陆明阳本身更是五境武师,给自己的宝贝儿子一些宝物,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因此杨巡的心中,将那日张松的死,还有今日大堤上的变故,都归结到陆明阳的身上了,这无疑是让他坚定了必须要加快吞并王府的决定。

      “二公子,你刚才也看到了,海族凶残无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前来进犯,大堤这峍段时间的安全,就请镇̞东王府多费心了!”

      杨巡明面上的项姿态还是做得很足的,他半句不提쿔镇东王府换防提前了一个月之事,塗这一番大义压下来,由不得这位王府二公子不听。

      “这是自然!” 퇃

      ኬ陆寻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和城主府撕破脸皮,但在他话落之后,却是忽然开口说道:“杨城主,有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杨巡原本不想和这个纨绔的王府二쑖公子多说,说完之后已经要准备转身离开了,却是听到对方口中发出这样一句话,让得他又转过了头来。

      つ“杨城襤主,看到那只白色的蚂蚁了吗?”

      陆寻根本没有去管杨巡没有太多隐藏的鄙夷眼色,而是伸出手来,朝着不远处的大堤指了指,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那个地方。

      这一看之下,各人脸긞色都有所不同。

      在场至少也是达到一境层次嶲的武师,眼力自然不俗,哪怕是一境武师刘成稷,还有那些护卫,都确实㮣看到了一只白色蚂蚁。

      “我曾经从王府藏书阁看到过一些东西……”

      当陆寻口中说出“王府藏书阁”这几个字的时候,不远处的少城主䄜杨뤌贺心头一动。

      暗道当时在万国商盟拍卖会的时候,那所谓的古宋国蝌形文字,似乎也是这位二公子从王府藏书阁看到的㨃吧?

      那个时候就连万国商盟的管事郑ꅣ钱,也没有看出那木疙瘩的底细,偏偏被一个王府纨绔捡了엺漏,而且削了少城主杨贺的面子。

      댿此刻杨贺听到陆寻又提到什么王府藏书阁,这让他心头有些火热,暗道到时候将镇东王府掌控닛之后,一定要去那藏书阁好好看一看。

      没看到自当初万国商盟的事传出之后,都兴起了一股古文字热了吗砅?

      没有人会肑认为那真是王府二公子眼力好,他羴们只认为是陆寻运气好,而这运气好的原因,恐怕就出在那王府藏书阁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白色的蝼蚁,应该是一种叫做‘白噬蚁’的……海族!”

      陆寻可不会去管杨贺心中的那些ვ念头,而他这番话说到最后的时候,有意顿了顿,然后才说出那个让人震惊的称谓。

      “开什뤙么玩笑,这白色的蚂蚁虽然并不常见,但怎么可能会是海族?”

      那边的刘成稷直接嘲讽出声,然后便풴在众人目光注视ꖢ之下,上前几步,一脚踏在了那白色蚂蚁的身上。

      待得刘成稷抬起脚来,那只白色蚂蚁已经被他踩扁,若不是颜色颇有些不同,恐怕都没有人会注意这一个小틡得不能小的玩意儿。

      “海族?”

      刘成稷收回脚掌,盯着陆寻嗤笑一声,他可不会相信那白虝蚁是什么海族,能一脚踩死一大片的东西,也好意思叫海族?

      在刘成唔稷的心中,真正的海族,应该是像之前铁鳞海蟒那般凶残的家伙,而不是这样随手可以碾死蝼蚁,他认为自己这一点还是分࣡得清的。

      其他人几乎都是这么想的,包括城菥主杨巡在内。

      作为四境大成武师,他怎么可ߕ能会在意一只小小的蚂蚁,哪怕那看起来确实有些与众不同。 

      “古书记载,海族白噬蚁襦,最喜吞噬硬物,尤其是这灰岗岩!”

      陆寻没有理会刘成稷的嘲讽,依旧指着那被碾死的白色蚂蚁侃侃而谈,而其口中所说的灰岗岩,正是铸造护海大堤的主材料,材质极为坚固。

      噙 就算是之前的那三境铁鳞海蟒,力量极贅其惊人,㕊其全力一击,也不能伤得了这掷护海大堤分毫,这就是防海大堤的唧防御力。

      曾经有过不少次的海族暴动,就是靠着海防大堤,这才硬生生挡住了海族的进攻,这就是人族天下最坚固的防线。

      “二公子쀵,你这是在危言耸听,薬小心治你一个惑乱军心之罪!”

      少城主杨贺真是万分看不惯这位镇东王府的二公子,这个时候声色俱厉,在他看来,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的话,确实有惑䨣乱军心之嫌。

      ᑾ 区区几只蚂蚁能翻起什么大浪,哪怕那ȉ真是陆寻所说的白噬蚁,以这海防大堤的坚固,真能被几只蚂蚁钻空了不꫄成?

      “嘿嘿,我镇东王府的镇守时间只有一个月,但你城主府却必须随时随地镇守,真要有一段大堤被白噬蚁蛀空,那后果……”

      陆寻盯着那边的杨贺轻笑一声,说的也是事实。

      像镇东王府洫或者说周家刘家这些家族,严格说起来都只是协助防守大堤罢了,这并不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真正有责任的还是城主府,城主府的府卫也是最多最强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在这渡边城꿸一家独大了。

      可玄阳皇室在赋予了他们如此之大的力量之外,自然有一些不可推卸的责任,身为临海城池的城主府,最大的责任就是矜抵御海族。

      这几年来海族ሐ几乎没有什么异动,城主府才乐得清闲,也有余力去收服讔渡边城的那些大家族,甚閼至对镇东王府生出觊ኝ觎。

      若真的㱷像有些沿海城池一样,三天两头和海族大战,又哪有心思去内斗,说到底这都是闲的,饱暖思欲嘛!

      诚如陆寻所说,像镇东王府的这些私兵,一个月之后就回去了,而城主府的府卫却不能走,最多也就是换一批熾罢了,那依旧是属᳿于城主府。

      “既然二公子提醒了,贺儿,你就留在这里好好检查检查,샭免得落人口实!”

      耬 话说到这个份上,城主杨巡也得鞢表个态,只是听得他口中之言,杨贺固然是点头答应,看起来却是半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这就是做个姿态䎍罢了,毕竟镇东王府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到时候真要让人知道渡边城城主府,抵抗海族不上心,那也是会有麻烦的。 菟

      “父亲放心,这些蝼蚁一般的东西,我一定发现一只,踩死一只!”

      杨贺先是向父亲抱拳行礼,躼说到后头的时候,却是将目光转到了陆寻身上。

      似乎这位㋬王府鎆二公子,就ས是他口中可以随便踩死的蝼蚁。

      잟杨巡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那脸上还带着淡淡笑容的王府二公子,直接转身离开,自然有属下将周铁河也带走了。

      陆寻在叮嘱了一番陈先之后,当然也不会真的在这里一直守着。

      他今日带人过来只是做个姿态,堂堂王府二公子,哪能真的天天守在这大堤之上呢?

      “痩走!”臐

      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杨贺盯着看了半晌,最终才뿆咬了咬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真是越来越讨厌那陆寻了。

      쯭 漧 “少城主,那这些白色蚂蚁?”

      一名王府护卫队长小心翼翼地开口ወ问道,然ᬜ后蟯就看到少城主转过头来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自己殃,他就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䘨。

      “我说蒙起,你不会真相信了陆寻那小子的鬼话吧?쯗”

      杨贺有些恨铁不成钢,又有一抹蕴含着嘲讽之意的不皋以为然,话音落下,直接伸出脚来,将一只冒头的白色蚂蚁给踩成了碎末。

      飂 “少城主英明,属下也差点被那小子绕了进去,多亏少城主提醒!”

      名叫蒙起的护卫队长,自然是不敢和少城主顶嘴,而且还趁机恭维了一番,让得杨贺很是受用,却还是在下一刻板起了脸。

      “蒙起,虽然这些白色蚂蚁没什么威胁,䋕但你还是不要掉以轻心,比如说那头三境的铁鳞海蟒,说不定什么那时候就会卷土重来!”

      ގ 这其实才是杨贺最担心的问题,当他这话出口后,明显是看到蒙起的身形狠狠颤了颤,这位刚才也是曾经看到过铁鳞海蟒的恐怖的鄼。

      “你自己留个心眼,真要碰上了不可匹敌的海,可以往那边ڂ避一避嘛!”

      杨贺眨了眨眼,给蒙起出了个主意,而这位撞少城主手指所向的地方,正是镇东王府的防区。

      在那里,可有着一位货真价实的三境小成武师。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王府统领陈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那边城主府府卫的保护伞,他只是在心头想着刚才二公子离开之时的某道叮嘱。

      “一个月左右,那边一段大堤就会被白噬헢蚁凿空,你们自己注意点!”

      这就是陆寻的原话,陈先没有去想二公子既然知道这个结果,为何没有据理䤖力争,而只是稍微提醒了几句。

      看那边鰾的杨贺等人,明显是没有放在心上的,真到了那段大堤被凿空的时候,海族来绯袭,整个罽渡边城恐怕都会陷入恐慌。

      큾 不过陈先对那位二公子已经有了一种盲目的崇拜,他自然是不会有丝毫质疑二公子的计划,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

      二公子这样做,肯定有这样做的目坛的,多半是为了坑城主府一把,对于这样핱的事,陈先自然是喜闻乐见。

      谁也不知道的是,在杨贺刚刚踩死的那只白色蚂蚁之下的大秀堤内部,早已是䨥千疮百孔。

      由灰岗岩浇铸而成的坚固海防大堤,终究是抵不过白噬海蚁逐年累月的咬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