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传

      只是뛟站立了片刻,独孤鹜又坐了回去。

      他的左腿,经过陆音的治疗,已ヘ经渐渐有了릞知觉。

      可距离恢复如初,还ᴷ有一段时日。

      至于右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只能等凤白泠嫁进来后再治疗。

      独孤鹜今日看似在帮助凤白泠,实则上也是敲山震虎,他必须让楚都这些人知道‒,他独孤鹜还在。

      独孤鹜这一站一坐,慈⭾元宫内气氛也是陡转直下。

      永业帝神情稍缓,可很快眉头又拧了起来。

      没有人比永业帝更清楚,独孤鹜就是一把双刃剑튕。

      他既是国之重螫器,能刺穿敌军的咽喉,可又是悬在永业☮帝头顶的利刃,功高盖主,一旦反噬,大楚无人能挡。

      那群太医院的,就像是찟真的被拔䬅了舌头,鸦雀뀼无声。

      就连萧贵妃的气焰,都矮了一截。

      “圣上,其实还有个法子。送给太后的鱼听闻还留了一条,ಜ要知道有没有寄生虫,试吃下就知道了。”

      凤白泠打破了这片沉闷。

      䞳太后慈悲,得知纳兰湮꺷儿送了鱼过来,就让人留了둨一条,想要횒放生。

      生鱼片很快就送上来了,每一片都片得薄如蝉翼,又㣄加了大量的蒜蓉和醋,看上去颇为可口,㞕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有虫子的模样。

      “哪来的什么虫憅子,我ᝣ看就是有些띺人妖言惑众,偏偏还有些人还要偏袒䍳,不知道到底安了什么心。”猯

      萧贵妃阴阳怪气道。

      “萧贵妃若是不信,可以试一试,也算是向太后尽尽孝心。”

      凤白泠笑着说道。

      萧贵妃一听,先是一愣,슣可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她才不信凤白泠的鬼话嘞,因为那一天在颂春宴上,她也吃了几片鱼生,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凤白泠想要吓唬她,门都没浥有。

      “吃就吃⸑,太子妃的鱼怎么会有问题,分明就是ཽ有人㕜心存嫉妒,栽赃嫁祸。若是我吃了没事,一定要好好惩罚诬陷太子妃的人。”

      萧贵妃说着䩘,就夹了一片鱼生吃了。

      þ 㙶 鱼生鲜美无比,上面的脂肪更是香甜可口,萧贵妃上次吃时,没分到几片,这次一吃,顿觉食指大动,手中的筷子越来越快。

      很快一盘鱼生就被她吃了个底朝天。

      “看搚看,我可是一点事都没有。凤白泠,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萧贵妃嘲讽道。

      “贵妃不用心急,每个人对寄生虫的反应程度不同㌭。” 鰑

      凤白泠笑了笑。

      一刻钟过去了,萧贵妃还恸是面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 肀

      纳兰湮儿松了口气,凤白泠⿥果然是在装神弄鬼,什么寄生虫,想来是她杜撰的。

      “圣上,臣ଡ妾好好的,凤白泠分明就是在扯谎。她诬戕陷太子妃啦,还毒害太后,罪大……” 

      萧贵妃正说着,倏的,ᖍ脸色变了变。

      她感到自己的下腹,有点疼。

      一定㷉是错觉,婹她吃得太▴急了。

      萧贵妃自我安慰着,她៣喝맄了口热茶压压惊。

      可热水下࿿肚,那腹疼感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加剧了。

      很快,她额头汗水如瀑,㊄坐都坐不住了。

      “哎哟喂,疼死我了。”

      쪄又过了几个呼ꅠ吸,萧贵妃感到腹疼不止,顾不得渑仪容켣,她倒在地上,抖得如羊癫疯发作。

      这可吓坏了一干太医们还有纳兰湮儿。

      尤其是纳兰湮儿,她那一天,也吃了一些鱼生,还有小绣也䱒吃了一点。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给贵妃看看。”

      永业帝这时对凤白泠的话已经有几分相信了。

      他目露不善,扫了眼纳兰湮儿。

      这个儿媳,是他为了太子亲自挑选的,德才兼备,平日也从未出过差错,没팤想到,这次会捅出那么大的篓子。

      太医们这时윯都成了闷葫芦,谁也不敢出头。

      不是他们㷁不替贵،妃看,而泂是他们根本没药啊。

      什么驱虫药,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沛“凤倲白泠,快,快给我药。”

      萧贵妃觉得腹部要裂开了一般,简直抵得上生了十个东方离。 럳

      她已经顾不得仪容,鯴推开身旁的宫女嬷嬷,跌跌撞撞,爬到凤白泠面前,低声下气道䠌。

      “萧贵妃,你不是说我妖言惑众?”

      凤白܀泠故作为难道齈。 诉

      萧贵妃会发病,她早就料到了。

      那天颂春宴上,萧贵妃吃的鱼生并不多,所以没有发病。

      可今日不同,她吃了那么多鱼䪡生,超过了一定份量,感染寄生虫的概率很高。

      “鹜王,求你帮忙救救萧贵妃,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若是凤郡主愿意,我可以向桊她道歉。”

      完纳兰湮儿一脸自责,她看向独孤鹜,满脸凄楚。

      独孤鹜不觉皱起了摞眉。

      ㏔ 有药的是凤白泠,可纳兰湮儿却向他求药。

      以他苂对凤白泠的了민解,这女人小心眼爱记仇,除了太后,其他人要药可以,可怎么也得脱层皮。

      至于萧贵妃,他素来不喜欢那女人,嚣张跋扈,퇓和她ᾢ儿子一样无脑。

      东方离那小子退了婚,还老是去公主府闹事……独孤鹜抬眸,看向凤白泠。

      “凤郡主,萧贵妃虽然有错在先,㥋可她也是凤香雪未来的婆婆,你应该多多照顾才对。”

      凤白泠听得一怔。

      一旁的东方草莲华忙随声附和。

      “鹜王说的对,既然都是一家人了,阿泠,你就帮一帮萧贵妃。”。

      萧贵妃已经去了半条命,这时只想要药。

      “对,以后都是一家人。圣上,臣妾觉得凤府二小姐凤香雪德才兼备,阿离心仪她已久,还请圣上……还请圣上赐婚,赐她为……阿离的侍妾。”

      ꉝ萧贵妃腹疼不已,心中对公主府那叫一个恨。

      原本她答应了纳兰湮儿让凤香雪进门当侧妃,可话到了嘴边,成了侍妾。

      ˈ要知䐫道,궫侍妾可比侧妃的地位要低得多。

      輡 永业帝对᪽凤香雪没有多少印象,记得她只是公主府的养女。

      既然东方离喜欢,他早前退婚腸又失礼于公主府,如今再娶公主府的养女为侍妾,ᇴ也ꏎ算是补偿了公主府。

      몼“既是情投意合,朕就允了这桩䭔婚事。”

      凤白䰩泠心头一动。 ༻

      历史的轨迹再次发生了改变。

      凤香㽼雪提早嫁给了东方离,只是,这一次,她不旝是正妃,而是侍妾。

      凤香雪心高气傲,知道要成为侍妾,怕是要气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