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操人人人人爱碰

       嗖的一声,长刀直接洞穿౅了合抱粗的大树,夕月莲红眸收缩,看着擦肩而过的长刀,几根棕色的长发缓缓落下。

      “混账!你的对手是我。”

      月光枫叶怒喝一声,手中的忍刀居然渕燃起了橘红色的火焰,朝着栗霰串丸募然斩下,剑气裹挟着火焰,猛地袭去!

      “ഇ火枫斩㞺!”

      栗霰串丸没有闪避,他猛地一拽钢丝,将长刀带到了空中。然볫后晃动着钢丝,长刀也跟在空中旋转起来,将飞来的攻击绞碎。

      火焰四射。

      而长刀威势不减,从破碎的愝火焰中穿过,刺向月光枫叶。

      ꛉ 栗霰郓串丸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而䡠月光枫叶的视线被四散的火焰遮蔽,竟一时没来得及躲避,长刀如针一般的刀粔尖在他瞳孔中不梨断放大。

      긩千钧一发之际,栗霰焨串丸的身体突然一鍦凝,握着钢丝的手放松下来,刺向月光枫叶的长刀也慢了下来。

      在他的脚竌下,一条黑色的影子宛如触手一般连接着他的身体。

      月光枫叶抓住时机,与长刀擦肩而过,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冲向无㠆法动弹的栗霰串丸。

      栗霰串丸眼珠一转,看向쀟了正接着印,控制着影子的奈良鹿之。他手指一动,原本飞射出去的长刀居然摆动起ﵵ来,在空歚中划过㹅一个弧度飞向月光枫叶。

      衟 长刀的刀尖反射着丝丝寒光,与长刀相连的쵗钢丝也是锋锐无比,月光枫叶不敢大意,收回攻击栗霰串丸的动作,直接退开。

      而长刀速度不Ẩ减,居然飞向了一旁的奈良鹿之,眼看攻击即将到来,奈良鹿之稍稍迟疑,旋即收回㋢影子,迅速的后跳。

      可就是这稍稍迟疑的一刻,长刀直接他的腹部划过,将他衣服撕裂,切开了一道血口!

      慇 “你没事吧!”夕月莲焦急的扶起他。

      “我没事!”

      奈良鹿之摇了摇头,他捂着自己的腹部,鲜血从他捂着的位置渗出。

      栗霰串丸收回长刀,刀尖上沾染了一丝猩红的血液,他用舌头舔了舔长刀踝上的血迹,露出享受的神色。

      攻“美味枣!美味极了!”

      ᆢ 看着这渗人的一幕,馢几人不禁有些骇然。

       ꇀ夕月莲深吸了一口气,红色的眸子如血一般流樂转,死死的盯着栗霰串丸。

      ⟼ 䠰 奈良鹿之看向她柯,澲“你要用那招吗?”

      “嗯。”夕月莲点了点头。잴

      ৅“我给你创造机会。”

      奈良鹿之咬了咬牙,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

      另紊一边,剧烈的爆炸声络绎不绝的响起,灰尘和烟雾翻涌着散开。

      雷晨ꮉ的餐身体覆盖着一层雷甲,身体敏捷,躲避着爆炸的侵袭,看起来相当的惊险。

      爆刀的攻击范围很广,但람是貑太过笨重,很难直接命中雷铠状态下的他。饶是如此,他也依旧被爆炸的气浪震得气血翻涌썟。

      肋 “风切!”

      趁着无梨甚ʦ八攻击的间隙,雷晨直接一道风切挥斩过去鋥,无梨甚八立刻将爆刀横在胸๘口,一阵金属交接声响起,他的身体踉跄的退后的几步。

      面对爆刀这样的大杀器,雷晨自然不可能与对方近距离拼刀术,一旦被对方找到了机会,爆炸的滋味绝对不鋕好受。

      所以,中远程距离风切袭击是很好的战术,但让雷晨没有想到的是,爆刀的刀身居然如此坚硬,接连硬抗他数发风切미,也没有丝毫损毁的样㲨子。 ☝ 髎 雷晨撇了撇嘴,语气有些无奈。

      “不愧是七忍刀之一,跟龟壳넙一样硬。”

      ׳

      “混账!”

      无梨甚八怒喝了一声,他的肩膀上有一道锋利的血口,这是被雷晨ᜟ的攻击伤觻到的。爆刀的刀身虽然很大,但总有疏䳏忽的时候。

      “敢如此戏耍我!我要将你炸成肉末!”

      “爆刀术⥤·发破勒重死!”

      他朝空中重重挥斩着爆刀,邸刀身上的卷轴居然蠕动起来,腑脱离刀身朝雷晨飞去。雷晨不停的躲闪,而卷轴像是有生命一般灵巧的追赶着他,随后围成一蓂圈将他包裹在其中。 繹

      卷轴上密密麻麻的起爆符,在这一刻同时闪烁着红光……

      “死吧!”无昤梨甚八兴奋的吼道。

      斴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雷晨所处的位置瞬间被爆炸吞没,爆炸的余波将周围的大树炸成锁了碎末,烟雾涌起。

      等尘埃渐渐平息,一个ↆ巨大的圆坑出现了,冒着丝丝烟雾,而雷晨的身体早已荡然无存……

      “死索了吧!哈哈哈!”

      看魗着眼前的一幕,无梨甚八不禁大笑起来,露出一口狰狞的尖牙。

      每当遇到感兴趣的羏敌人时,他都会使用这招,看着敌人在爆炸墑中灰飞烟灭,这一刻他的身体仿佛幍释放出了某种特殊的物质,让ਰ他无比的舒爽。

      无梨甚八感慨頭了一声,爆炸才是真正的艺术啊!

      旋即,他又想到了栗霰串丸,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与他相比,对方喜欢将敌人用钢垂丝绑在树上,用如针一般的长刀刺入他们的身体,然后慢慢享受猎物痛苦的表情,在挣扎和绝望之中渐渐死去。

      ⍒两人仿佛是两个极端,他喜欢瞬间将猎物炸成碎末,享受秒杀耲对㥡方的斒快感,而栗霰串丸喜欢慢慢折磨对方,让猎物在恐惧中一点一滴的死去。

      这也是他们两个总是쪯不对头的原因之一。

      无梨甚八舒了口气,打算趁栗霰串丸还没有杀死那些猎物௕时,亲手将他们炸成碎末。

      ꋙ 㲤 可他还没来得及转甬身,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汗毛骤然炸起,他立刻横刀挡在胸口。

      κ 铛!

      一股大力从刀㽶身传来,将他震退了好几步,竟踉跄的坐到在地上。

      空中,雷晨俯视着狼狈的Ἶ无梨甚八,撇了撇嘴,无奈的道:“反应这么快,还以为툂能干掉他呢。”

      홒……

      另一边,月光枫叶三人脚下突然震动起来,他们注目ங看向远处,一道浓烟从那些徐徐升起。

      “是风在和对方交战吗?”奈良鹿之道。

      “他会不会有危险?”夕月莲看着爆炸涌起的灰烟,凝重㥘的道。

       “放心,风牆没有那么简单。”月光枫叶盯着栗霰串丸,低吟了슩一声,“等我们解决了就去帮他。”

       熥栗霰串丸也看向不远处的爆炸,眼睛阴冷틐的微眯。

      왵 “甚八那家伙搞不好㩚已经干掉对方了,不行!瑢不能让他抢了我的猎᧪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