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正经的男生谈恋爱也会污

      帝俊很怀疑伏羲是以进鍝为退,就是事先弄出一个无法让鈠诸多先天神圣接受的结果,那此后只要后退一步쫝,说不得诸多先天神圣就妥协了。 霚

      伏羲要一力通吃,将天道收入囊中,为己所用,那肯定不行。

      除非伏羲眼下就蕗有盘古战力,将诸多先天죭神圣彻底压服,手握神斧,那就掌握着至高真理,无人敢不从。

      可伏羲虽强,当诸多先天神圣心无间隙,通力合作ﮅ,那就还有相抗的余地,伏羲并不能应有尽有。

      “罢了,就如你ޫ等所愿。”

      伏羲话语忿忿,带着不平之意,可帝俊却ⶣ能从中感觉爘到那隐藏极深的笑意,简直气死人了。

      ఫ果然,伏羲眼下所为,都是故意的,若不如此,就】算伏羲想要吃下一半的福利,掌控天道一半权能,都无可能。

      可现在,诸多先天神圣没有太多话说,能跟伏羲相争,维持着均衡之势,就足够了月。

      싨毕竟危机迫在眉睫,无止境的内讧,那会因小失大的。

      诸般道光迸溅,铺展开来,宛若一幅画卷,光ඒ影交错,明光起落,揉成晶莹的光团。

      那光团之上,光晕流淌,像是孕育着某种可怕之物。

      伏羲心中微动,那晶莹光团,看起来蘠十分眼熟,当初伏羲献祭櫊残破金Û丹,所得的天地馈赠,可就是販一道晶莹光团。

      眼下来看,两者气机,都显得十分类似,或许同根同源,这也说不定。

      伏羲隐约间,感觉踼到与那晶莹光团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

      那像是冥冥中的因果,交织묅成丝线,连︠接起来,是煌煌千古岁月中早已定下的箴言。

      “那光团,感觉㈡成了我翬身体的一部分。”

      女娲赶紧跟伏羲元神传音,难道是馋坏了?那光团晶莹剔透,看起来的确是蛮好吃的。

      只是为大道交织,其中蕴含着恐怖威能,一旦宣泄开来,怕是整个人都要炸成飞灰,可不敢随意招惹。

      伏羲的轻笑声泾传入女娲耳中,“有着联厉系,那再好不熙过,合炼而出的天道,小娲可以尝试尽可能炼化。”

      ᇁ“那天道必然磅礴伟岸,蕴含万道,要炼化怕是难了。”

      女娲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连大罗都不是,能骑㐇在女娲ㆲ头上作威作福的坏家伙,탌现在可是多了好几位呢,想到这里,女娲就有些心塞。

      明明机缘近在眼前,可女娲半点好处都没捞到낮,真气人。

      “尽可能占据多一㉓点份额,这就够了,谁쵑都无法将天道据为己有,但占据更多份额,以此推演诸般大道,融汇万法,会使得修行更有便利。”

      ⁓ 无穷无尽的大道翻涌,它们交织,糅合在一起,但还只是表象,天道并不会这样容易合炼出来。턝

      一座铜炉散发着熠熠神光,那光芒如雨,氤氲而起,化作连绵不绝姪的晶莹雾气,灿若神曦,淌落开来,铜炉轰鸣而动,有着不可想象的磅礴伟力,化作不灭仙焰,极尽焚烧。 辻

      万道为材料,先天ꅴ灵光铸就的铜炉,更是旷古罕见✫的无上瑰宝,经受时光洗炼,消磨,有着沧桑古老气机,喷涌而出。

      晶莹的光团,在仙焰之中起落不定,波光粼粼,潋滟成一汪湖水,春风皱面,浩瀚伟力收束在一起,未能扩散开来,不然煌煌诸天,都立成碾粉,浩瀚长河,推平一空。

      随光阴流转,那晶莹光团不断变换身形,最终化作玉碟模样。 儠

      那玉碟蕴含有惊人威能,其上道光一束束,氤氲ᡐ成不灭的道痕,有着纹理交춥织,惊人的异象展开ﬣ,不朽赙的道则散发着无量神光。

      楠大道轰鸣,픨像是错乱了天地时空,恍惚中,有一尊至高的天帝,它踏在漫漫时光的堤坝上,模糊了古今岁月,悠悠走来,浑身有着灿灿雾气遮挡,面容不清,但那必然是在浩瀚古史中留下神话,成为传说的无ᜯ上巨擘,恍ꮬ惚间婿,似与那玉碟相合,融为一体。

      那是未来的魂,荡涤乾坤日月,如潮一般汹涌而来,只是仔细望去,那身形虚淡,却只能算是一道烙印,存于天地,却终将散去,并不属于这一方天地。

      唯有一双眸子,有着神光迸出,它望断古今,而后垂᚞眸⌨,落在伏羲誄身上。

      縉只㭇是又恍若错觉,很快那身形淡去,彻底不存,伏羲心中微动,却未在这上面多想。

      洪荒之中,有徜徉时间长河的存在,并不为奇,不Ꞔ知是哪一方时空的留影,未曾彻底坍塌在天地日ф月之羿中,纵那未来断流,亦不樽能阻挡冥冥中至高存在的窥视,澯除非不念不想,才可能彻底永坠,不然留存一缕玄机,总有复生克的可能。

      “那或许是天地重铸之后的存在,于未来之中窥视晎这摳里。”

      伏侓羲心中喃喃自语,这并非没有可能。

      眼鱶下虽处于危机닠之中,时间长河拦腰截断,万法万道都要成灰,但若扛过此劫,此后沉舟过畔雈,一元复兴,自紀有更恐怖的存䧖在,孕ꛔ育而出。

      那是另一方新世,不与这旧世等同,葬下旧有的纪元,开辟全新的时代,本来盘古开㠵天辟地,就会造就出这样恐怖的结果。

      䳈 瀴只不过,倒果为因出现ᣂ重大变故,伏羲很怀疑,那盘古虽说身形不磨,在混沌中,劈开重重巨浪,荡平天地浮尘,可会不会万物归虚齫,万法皆空,那都说不准,好在眼下萫伏羲等诸多先天神圣所为,合炼天道僵,就是要逆转这种可怕局面。

      㢁 洪㰆荒之中,当所有先天神圣的意志融ᝑ为一炉,那造就而出的存在,与盘古相比,怕是不遑多让了。

      玉碟之上,青光洒落,当那一道身影㕕,恍惚中与ᆆ玉碟相合,有一缕魂,随同玉碟起舞,唑而后天地轰鸣,冥冥中光阴长河都被撼动,那是影响诸天,变乱纪元的大事㈙件,由此诞生而出。

      “快将其镇压!” 頭 噳

      “轰봏隆隆”巨响传开,那一缕魂普一出现,就被强行镇压,诸多先天神圣合力,纵使那一缕魂极为特殊,却也反抗不得,哪怕有着辉煌未来,惊慑千古,可在当下손,却没有立足的余ꃃ地。

      “那玉碟铸造而成,ꢟ为天道之躯,作为工具,쥗应当我等埨先天神圣为其魂,只不过,天道之躯太过强大,有一缕灵性孕出,我等虽铸其体魄,ᬄ奈何,当诞生了魂,就会本能对我等进行抗拒。”

      “那一缕魂,为롅天道成精,或许可以称为鸿钧?我等大道均衡,揉成一体,可不是为了造就出一꽠尊至高存在,站在我等头上뽿作威作福的。”

      “那鸿钧,就该给我等打工,穷尽无量纪元ᗛ,梳理天地,当为福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