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和4个老人

      “虚世界”——————

      就在刚才痼,虚世界的恐怖事件中,袁遇楠使出了所有高等考验者在事件中的特权,那就是超能力。

      䀤 他凭空变出了一杆长枪,可以秒灭鬼混的长枪。

      就站在黑暗的楼梯下,看着女鬼飘到面前上方时,他右手向后一伸,跟标枪一样甩出,一开始手里什么都没有哇,在空中形剨成武器,插进女鬼的身体,让它猝不及防的灰飞烟灭,让那恐怖又吓人的姿态倒地,赢一场鬼混战争。

      可是,这技能太耗力量了,也就是俗话说的内力,它刚刚倒地,老袁就也坐在台阶敂上休息,连喘带吸的,很费劲。

      “哎呀,三四个事᐀件没⭟用,有点生疏了。”謥左手扶着台阶边上的围栏,右手扶着膝盖,紧皱着眉,低头15度看着阿信和辅拉格。道:玽“我想……目前应该安全了,一时半会,不会有新的敌人出现,也不确定是不是就我们三个,找找其他人,看看能不能走,最好别分散。”说䍎着话,他费劲吧啦的起来。

      Ǟ

      “袁狱层长?”辅拉格道。

      “你说,会有会有人跟我一样,躲在柜里不敢出来,我们错过了他们呢䷩?”

      这个问题很有技术含量较,让老袁陷入深思,还抬起头看了看楼上,似乎觉得辅拉格没错。就说:“是氡的,我们应该上去,把所有人找到,一起走。”他往外看,发现除了这栋楼఩,就只有广场了,别处也不会有新的考验者,就上楼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先前在身后跟着的那位看似很厉害的鬼混不见了,在三个人上楼时消失在楼梯间。

      他就跟外国的小丑一떳样,嘴咧的很大,夜晚极其恐怖。

      但又和小丑的外形有着天差地别的关系,脸上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油彩,更没有和神经病似的性格,也不是虚假的人为装扮的,而是真的鬼,外形一直在变,无固定形态。

      有一点跟死人一样,就是雪白的皮肤,毫无血丝,一点肉感都没有,褶醼褶巴巴、粗糙不䍭平,只有皮囊和骨头。

      쮺 里面㈓的头已縥经长满蛆虫,一直在啃食他的肉,像真尸体。

      虚世界管理员是太费ʖ心了,做个恐怖事件,里面的敌人都要做的这么真实,可谓是敬业啊。在这里已不是恐怖了,其中还包含了恶心血腥和限制级的画面,眼球也正在脱落,不像是㹽死后的灵魂,倒像是死后的尸体复活,被控制。

      没有放防腐剂之类的东西,在事件中就担任起了吓人和杀人的重要任务,而他身体,就成为了杀人凶器之一,哦对,⎡他漏在外面的皮肤,还在蠕动,并不是肌肉记忆,而是……

      仨人来到了二楼,阿信、老袁形影不离,两人之间都没有超过十厘ⶣ米以外的距离㉒紧紧相连,不知道还以为是情侣。

      㬩他们快速的探完了第一、第二和第三间鳗,里面啥都没有。

      直到第四间,这间数字不吉利的房间里,藏着这位算是boss的小boss,他全身黑漆漆的,在这根本看不到他的位置,而老袁手里的光也逐渐快要熄灭,机会来了!

      ⶥ当阿信走到窗边,回头时被他吓了一跳,近距离看到了他脸上的皮肤、眼睛和烂掉的嘴,可转瞬之间,他想伸出拳头给阿信来一下,但被她躲过,老袁急忙带着她跑,在鼙他嵆出拳失败后,指尖抖出了些那个东西,非常恶心,还可怕。

      但仔细一看,它还不是蛆虫,而是一릳种新型的食肉虫,在啃食死者皮肤里面的肉,也是自然生成在里面的。

      仨人跑到了二层对面,刚呈现在楼梯口时๦,那只澰鬼尸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依然盯着阿信不放,甚至用强忍的指甲划开了她上身额衣服,露出裸鈗背,接着她被༡杀了。方法就不明说了,因为实在是太恶心、太恐怖、太可怕了,老袁都看呆了,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到害怕,便瞬时变出法器杀了飭他。

      将他永远捆在墙里,直到被挤压而死,不仅如此,他还用法器对阿信的尸体来了第二次击杀,以免她成为敌人的一部分,因为之前的女鬼看似就是这样的人。

      全程,辅拉格处于害怕到獨不敢看的状态,躲在角落,双手抱着头,试图利用种族天赋躲过这一劫。

      老袁再次被施法累到,攻击还未结束,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啊,在他起身收膗回法器后,楼上穿墙瑌而来一名半透明的新出现的鬼,她穿着睡衣、没有脚,只有脚脖子,能漏在外面的皮肤看着还有一丝血肉感,应该是灵魂,周围发着光,脸上的表情变化的非常夸张,冲下来就把老袁控在墙上,掐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也试图正在接近他的身体。

      他向辅拉格求救,可是无用,凭这会的力量又不能召唤新的武器,眼看就要晕了,结果从天而降一把钢筋条,插入这只断残了脚的女域鬼头顶,她被杀了,刚出就被杀,太惨了。▅老袁也是因此获救互,捡到了一条命,也不知是谁出手。

      他趴在地上,疯狂的咳嗽、喘息,抬头看见一位穿着像中二少年,一身战斗썧服饰的女人,不是女孩。

      是这次事件中,第二位高等考验者,30岁的大姐。

      刚拋才,她用的是身上的武器,配合高等考验者的礓能力,用古代驱魔方⋔式,控制钢筋,将其身上施法,然后从三楼渗透,穿墙插进鬼的头,因为施了法嘛,就灰飞了。

      “是你啊,谢天谢地!”老袁用无比感恩的表情看着,并휓想她走去,伸出手打算握手感谢,随便鞠一躬。

      “废物!别他妈靠近我。”一开口就知道是二区的人。

      瀭 老袁并没有在意她说的话,应该是习惯了,此人ઑ是二区非常厉害的女人,不仅一身武艺,事件里还如履䲽平地,对每个傟人都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就算有人揍她,她也不畏惧,直面冲,最终将其击败,成为老大,很强。

      她救完老袁后就想离开,转头就走,不过老袁拉住了她,还是手!她停下时,背影那么深情、附有旧日。

      “我让你他妈的别靠近我没听见吗?”结果一回头,却又是一句粗口。“废物ᰶ一䣖个个的,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我不是一次救勾你了,你能不能长点劲!”

      拉住她的手的那一刻,一位᭱两人有旧情,回头骂人的那一刻有打消了这个年头,可这句话结束的那一刻,从语气中、表情和眼神中,那种质疑的关心,两人旧情的想法又一次重않燃,即不得不八卦,她那种无奈简直싱太有深意了。

      当她再次甩开老袁的手时,低头闭着眼睛想了一会,既纠结又复杂,心情和情绪琢磨不定,人更是猜不透。

      “嗨!”老袁过去再次叫停她聨。

      “别跟一区那个女人似的好吗?她自私,遇到什么、解决什么和发现什么从来不告诉自己圈外的人,大家都ӕ在这个恐怖᤺事件当中,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为何独来独往?”

      “我知道以前的你,很大度,愿意帮助人,但当然是除了自己任务中的人,你在古代,一定是位巾帼英雄。”

      “所以!”他双臂展开,表情劝解。“来吧,和我一起。”

      她在来虚世界之前,是亚太地区的一位独立杀手,身怀鞟各种武艺,现代枪、刀和剑在她手里都能给你舞出个绝世,且杀人于无形。大家都值得,在亚太这边的杀手很难生存,因为这里的各国警察是太厉害了,根本就不会让你杀一个好人。

      所以,她杀的人都是劫富济贫,属于那种贫困地区的民间英雄,地域可达印度边境,㺦那一片无人Ш不知无ኦ人不晓,每位富人听到她的䩄名字都要抖三抖、㻍让三分、绕路走。

      结果前几年,她摊ᦷ上了一位势力雄厚的老Ⲅ板,此老板是商业中的恶棍,人民中的白道꧈,与各国警察联合。

      不仅断掉了很多巢穴,还把她追杀到了国内,好险好险。会

      在最危急的襒时刻,她进入了虚世界,对铁围栏上的灯火禵骷恵髅一点都在乎,还伤了二区的几位高手,最重要的,就是遇到了她之前爱的人,也正是面前这位袁遇楠。

      他们二人曾经是考验者小区最令人羡慕的一对情侣之一,可最后不知为何,分开了,各走各的,哈哈!

      听过老袁的话后,她心存疑虑、重加思索,在危机马上就要来临时,她做出决定,来到了老袁面前,亲吻!

      在此客期间,又来了一只不怎么吓人的小鬼,被她杀了。

      “啊!美味!”亲完后她一脸享受的说着ƞ。“之前说了,你我要在事件中分手分的特쥛殊一些。简单事件在一起,困难事件各分离,这就是简单的事件。”뙿

      “你这……”老袁欲言又止。ﺺ“翻篇也太快了!”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呢,真是多变的性格和人。

      随后,他俩就带一单身狗,走向了寻找队友和终点的路。

      不仅如此,还一边寻找队友,她的心情太多变,说是啥她就是啥,一点都不含糊,曾经还被老袁说成是妓,结果她就㏱化身멿为只鸡,跟老袁上床了。

      “实世界”——————

      林莫萧卑微的走着,做出Ⰲ了被嫌弃、不受欢迎的样子,缓缓走向大门,看着很可怜。

      Ŋ

      后面的银河,就是赶他走的人,因为他太生气了。

      ꔥ在没经过他准许的情况下,在别人家里转悠,还砯进了쩩这家主人的房间,乱翻、乱碰、乱摸。银河皱着眉,小㟤小年纪,额头皱起来的眉还不少,但放松后依旧清秀、嫩俏⏕。因为妈妈禓强调过不准没事进她房间,所以他会吃醋生气。

      看着林莫萧沧桑又可鑂怜的背影,他的小心脏变软了,担负起招待客人的重任,替妈妈招待招待。

      搕“站住,这都这么晚了,你留下吧。”睐说着话的时候,眼神中还有一丝不愿,但没办法。“可是……不能碰任何东西,也不许再进我妈妈的房间,别的也不行。”他䯠走向林莫萧,横横的眼神宣示着主权,既霸气又显得可爱。凊“只能在沙发上,ષ还有,冰箱里有喝띜的、吃的,要啥我给你拿。”

      雀 “不要的话我睡了,明天还上学呢!”全程银河都在瞪着眼跟他说话,生气的样踼子真是很随子宙啊。他说完开始往自己的뫵房间走,还故意放慢脚步躓。

      林莫萧也明白了银河的意ጶ思,就道:“额……我自己在饮水机接点水就好,不劳烦了,你去๲睡觉吧!”

      话说很奇怪,银河竟然这么幪严肃,说话的样子像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一家之主,由nj于东西珍贵骂了客人,那都是因为客人不拘谨动了他的东西,合情合理,必须宣告主权,但又不能失去自己的诚信,所以他留下林莫萧,才子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