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三毛从军记

      在以后的日子里,刘成凯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每꭫天都在给自己上训练强度。在他看来,自己是一个렝军人,更是一个男人,就算是꠱受刑也要不屈服这个命运。所以,他每次一边咬牙训练,一칕边心里࣌默默呐喊——我一定要站起来!

      郝晓梅当看到他这样的变化,心里感舚到无比的欣慰,便냻不再整天鞭策他了,而是选择了放手,她口称自己接受母了马平川的建议,每天去ꑽ电大读书,为的是将来更好的工作。녇

      㢪刘成凯自然希望她有一个好的前途,于是坚눽定地支持了她,甚至在她不在家的时候,还能主웫动做一些家务、当然,他对自己的训练从来没有放松过。

      天道酬勤!

      又一个月过去了,他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已经可以脱离外界㓹的帮助,独自拄着拐杖走路了·······

      由于可苃以借助拐杖行动了,他也把训练地点转向了野外。由于他家本来就处于市郊,走出几里地就有一片㟳小树林듢。他平时很喜欢那里,于是把那片小树林当做了自己走向新生的起点。

      这一天,郝晓梅照鮌常上学离开了家,刘Έ成凯也要去几里之外的小树林训练去了,他感觉自己的下肢继续强壮着,虽然还暂时离不开拐杖,但起码不再依赖那辆轮椅싯车了。所以,他今天决定放弃轮椅车,凭借手里的双拐慢慢走到那片小树林。原来,他虽然早就可以脱离那辆轮椅车了,但平时要코那么远的小树林,还需要依赖它把他带到那里去。而今天,他要尝试利⒟用双拐一直步行到那里棯去。如果成功了,那对他的康复来说,就是一次质的飞跃。

      㐩 当他拄着双拐走出家门时,仰头一望天空,脸上顿时蹙起了眉头。

      原来,天上已经泛起了层묆层阴云,把正在高升的日头遮掩起来了,虽然起到遮蔽Ყ毒辣阳光ٽ的作用䟖,但它也可以䈣带来不可预测的风雨ᗩ。

      怎么办?

      刘成凯不禁迟疑起来,同时有些懊恼,自己昨晚真该惜听一听广播里的天气预报。

      他迟疑片刻,终于没有打退堂鼓,因为他已经逐渐恢复一个男子汉的形象,即使面对****也不该退缩。于是,他为了不影响自己今天训练计划,毅然决然地拄着双拐走向胡同口——

      一ꡝ个小时后,天空突然一道闪电,随即一场暴雨随风而至。

      又不到十分钟,郝晓梅便撑着一把雨伞跌跌撞撞地从胡同外走近家门。

      当她看到门上挂玦着一个‘铁将军’心里顿时一沉,这意味着她的心上掹人并没有在家,并极塞有遭遇雨淋的可能性。

      此时,雨下得更大,尽管郝晓梅手里撑着一把雨伞,但还不能做到遮挡一切,那些乱窜的雨珠从间隙中飞溅在她单薄的衣服上。

      郝晓颜梅已经全然顾不上这些了,根本没有考虑进屋躲雨,而是撑着那把閿小雨伞返身往外㡇走犾——

      整条胡同的地面在暴雨的洗礼下,已经变成了一条小溪流,由于胡同的渗水功能不太好,结果溪流漫到了她的脚踝,嬎但她全然不理会这些,淌着水往前走,满┃脸露出焦錄虑的神情。ꄊ

      当她路过冯天祥家门的时候,曾经敲咾打几下,试图请冯天祥帮她一把ͱ,但敲击几下没有反应后,她意识到冯天祥以及他的父母都在工作中묣,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守在家里。如今,她只好无助地去搜寻刘成凯的下落。

      她很快走出了胡同,但外面街道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雨水就像泛滥的河流就快从街道上蔓延到了十几公分高的马路牙上䃀,而雨水仍旧在肆无忌惮地往下砸——

      郝晓梅手里的雨伞分量似乎加重了十几倍,已经无法얜依靠单手完成托举,只好用双手紧紧擎住它,ດ结果让她在重力作用下举步维艰。

      郝晓梅在雨幕中焦虑地张望一下,整个街道已经人迹罕见,更别说她的刘大哥了。

      她⑚深吸一口气,判断쇑刘成凯可能被困在那片小树林了,便不顾路途遥远,顶着暴风雨踉踉跄跄地往那个方向奔꽄去——

      由于这一路上雨大风急,令她那副羸弱的身体难以吃消,竟连续य़摔了几跤,结果让她彻底淋成一个落汤鸡。

      她顾不上自己全身都水,也㇪顾不上浑身被摔得疼痛,而是选择咬牙坚持往前走,一定要找到刘成凯的ꏦ下落才肯罢休。

      半个多小时后,她终于到达那片小树林的둖边缘,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不过,这时候雨水已经变小了灡,但脚下还是一片汪洋೓。

      郝晓梅借助逐渐清晰줍的视躀野,焦虑地四处张望,希望能够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

      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从树林深处流出的雨水中好像䬙漂浮一件物体,并顺着雨水快速往外飘移——

      郝晓梅的目光一旦遇到它便再也没有离开,而是瞪大了惊愕的大眼睛。

      ဵ “拐杖!”

      当那件物品就快漂到她的小腿不远处,她终于敢确定那是䟥什么东西了,同时心里一沉!

      “哥!”她惊惧地徹冲树林深处大喊一声。

      ㅗ可是,由于雨还在下,水还在流,它们所到之处所引发的磅礴天籁之音已经淹没了她的嗓音。

      郝晓梅彻底慌了神,失手把雨伞祝抛落到脚下的溪水里,随即磕磕绊绊地顺着♦溪水往树林深处寻去——

      “哥!”

      “哥——”

      郝晓梅在滚滚的溪水里一路摔一路竭力高喊。她的心几乎绝望了,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ࢬ 就在这个时候,在她的模糊的视퍼网膜上出现一个ᭌ高大的身影,而且越来越近,并逐渐ﴷ从模糊状态转为清晰。

      忯 “哥?”

      郝晓梅使劲ᷡ眨动大眼睛,并用右手狠狠擦拭一下眼眶周围的雨水和泪水。

      不错,那个身影正是刘成凯,虽然就像是从河里捞出来的,但湿淋淋的依旧是他。

      ⴲ“晓梅!”

      刘成凯面对同样成为‘落汤鸡’的郝晓梅的出现感到很意外,但稍愣之下,便向她加快了脚步。

      郝晓梅简直不敢相鰾信自己的眼睛,不得不把美丽的眼眸无限放大。原来,ⷺ向她走来的是一个失去双拐,但步伐矫健的男人。

      “哥···你的腿···” 蓲

      郝晓梅的惊喜的声音又带有虚弱,就连目光也变౨得模糊퀸了,似乎眼前所呈现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且根本留不住的,一旦让自己的视力再清晰时,之前的一切就都禪像肥皂泡一样,转瞬即逝。

      刘成媅凯已经大步流星地奔到她的跟前,一把扳住她的双肩,望着她的虚弱和狼狈而关切的盇眼神溢于言表:“你怎么来了?怎么会弄成这样卧?”䧦

      郝晓梅已经虚脱了,保持自己身体里最后一点亢奋的精气神:“哥···你的腿···”

      刘成凯的语音充满了惊喜:“晓梅,你不是看到了吗?뗣我完全好了,被刚才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侵袭ⲍ之下,反倒让我浑身爆发出一股巨大的能量,我已经变成原来的我了!”

      “真的吗···太好了···”ᝪ

      郝晓梅不得不闭上了虚弱的眼皮,同时身体一软,慢慢失去了意识······

      姙“晓梅!”

      刘成凯手疾眼快,一把托住了要摔倒在溪流中的郝晓梅。

      “晓梅,你怎么了?快醒醒!”

      当他意识到郝晓梅已经昏厥了,在惊愕之下,紧紧把她水淋淋的๫娇躯抱在怀里。

      可是,郝晓梅뼰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任由他怎样摇动᠅和呼喊都无֔济于事。

      此时,雨终于停下来了,仿佛眷顾了这对在暴雨洗礼下的苦命鸳鸯。

      䉅 他把她横抱在怀里,迈着大步᎑淌着雨水向前,虽然是刚刚脱离拐杖,但凭骨子里的一股坚毅,即便在抱着一个女人情况下㺶,依旧保持健步如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