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宝App在线

      呼呼——

      遖铜龟城的街面上空荡如鬼蜮。

      反倒是一只只红瞳的鼠类吱吱吱地在街面上偶有窜㰐出。

      木原慢步走在铜龟齨城的街头,颇有前世那种独闯鬼屋的派头。

      他心里头也一直在打鼓,柳氏的那些个修士都是哪里了?

      铜龟ڲ柳氏虽说比不得木氏繁华,但是族中好说♃歹说也得有个쌝千把턬来口活人罢?

      怎地如今一个个都不见了?崒

      木原不知晓其中的缘由,只是不停地向着街道的尽头嚧走去。

      ད 뙄 天空愈发深邃,

      雨水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阴云一直笼罩着大日,使整个铜龟显得阴森可怖。

      世上没有鬼,就算有木原仗着金丹期的修为也是不惧。

      令人心悸的是未知所带来的恐惧。

      三五炷香后,

      铜ꠒ龟城的街道已是走到㍡了一端的尽头。

      몸木原一无所获。

      他朝着城门外另一端,大声传音矲道:“可有柳氏小友,出来一见?”

       木原提到的是“小友”一词,本能上他也虠感觉柳氏应该没有与他相提并论的金丹期道友,故而口呼“小友”。

      若是柳氏也有金丹期修士槾,又何必如此装神弄鬼呢?

      暹又是两炷香时间。

      根本无人回应木原的传话。

      烮 无奈,

      他只得继邙续深入。

      法目莱炯炯,木原知道现在自己要么是继续走,穿过一片铁元木森林贋而后抵达灵龟涧所在。

      要么就是直接御空而起,直飞灵龟涧位置。

      最后一个主意则是原路返回,毕竟在危险真正出现之前,折返永远来得及。

      木原真要想走,基本也不会选择登上铜龟岛。

      所以,他很快下定了决心。

      直接御空飞抵灵龟涧!

      ᶰ 事到如今,木原内心当中其实也有萌生退意。

      但为了不空手而归,木原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行。

      遵照着前世“逢林勿入”的原则,木原果断避开了铁元木森林。

      嗷呜——

      就在木原御空的时候,异텛变陡生!

      㥼 脚V下铁元木森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还有一头幸存的妖虎!

      妖虎大声咆哮着,像是在宣誓着自己对这片铁元木森林的主权。

      乍一听,确实如此。

       但木原感受到了蹊跷㋧。

      这声虎鸣忽而몄磅礴,忽而却有些凄凄。

      俯下头一瞅,

      嘶——

      木原倒吸一口凉气。攡

      这头妖虎修为不高,勉强达到筑基期妖兽的实力。

      但是样子格外可怖!

      妖虎的头颅张着血盆大口,倒也不算太过渗人。

      然而,

      麼虎头以下的部位却是骇人异ẕ常。

      堂堂一头筑基期的虎妖兽廉,居然被人生啃了!

      四肢,除了右后脚尚算完整。

      其他三只腿或多或少沾了几口牙印,尤其是左前肢,更是被啃得露出了森森白骨。

      如果说四条虎腿还算节制ス,那这头妖虎的腹部可谓是“千疮百孔”。

      妖虎腹内的五脏六腑,木原在外头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一头有故事的妖虎臧!

      木原顿爔时欣喜,他在这头妖虎身上看到了柳家修士的踪迹!

      或许这就是突破口。

      边想着,他也是赶紧抽身飞落。

      噙唰唰唰——

      还未等木原靠近虎妖兽,后者直接死了! 쮈 ⷺ

      血肉瞬间融成水ꔕ,白骨轰然散架。䓵

      取而ᜐ代之的是五个蓬䅳头垢面的黑衣修士,他们的袖口上绣着一个“柳”字。

      赫然是木原心心念念쟝多时的柳家修士!

      妆 致不等他们动手, 㳞

      木原胔先发制人!

      覷尽管没有继承前身太多的天赋法术,但对于基㾘础术法的使计用,木原已然驾轻就熟。

      ᇾ 卸甲之术!

      重击之术!

      摄拿之术!

      三法齐出,料想底下的五个柳家修士应当难以抵挡。

      很快,

      如木原料想的一样,五名柳家修士被木原轻而易举地摄取到了半空之中。

      隔着一两丈距离,木럞原又是施展控元术法,将这五人遮住⑼面庞的长发一一ם掀开䜮!

      呵—— 繿

      ᷼딙 又是一口凉气。

      入眼处,五人皆是面色苍白像极了木原前世电影里见过的吸血鬼。

      双眼凹陷,瞳孔斥满血丝。

      嘴巴咧开留着一段段的ṅ哈喇子,㕋嘴角时不璋时发出怪笑。

      这哪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修士啊? 

      分明与野兽几耣乎无异了。

      不过木原却是万万没想到,自己随手发现的五个柳家修士,居툖然全部都有筑基期的修为。

      参照着前身䷤记ᔧ忆里头柳家那十个筑基期修士的信息。

      涡 柳氏大长老,不是。

      힚柳氏二长老,不是。 轻

      ……

      甦 柳氏十长老,也不是!

      뿒这凭空出现的五촌个柳氏的筑基修士,居然全都是新冒头的柳家修士!

      떉木原有些悚然⯾。

      筑基期可不是大白菜,柳家居然一下子冒出了五个从宝未声张♥过的筑基修士㢐,쐦尽䘖管木原现在看来这五人可能精神状态不太稳定。

      癗可再不倶稳定,也掩盖不了他们身上独有的筑꟣基期修士的气息。

      木原呆滞片刻,

      他在思索是否要将䖨这五人当场除去。

      毕竟从敌对的角度来看,当场除去他们确实很㧎合理!

      但这却与木原此行的初衷相反,他来铜龟岛上可不是为了专程杀几个柳氏筑基修士!

      俏 思虑再三,

      木原没有动手。

      볤他只是␕用真气束缚住了五人行动。

      “几位小友,可否带贫道去见你柳家㸰的主事?”木原试探性地问道。

      “饿……”

      几人呜咽不停。

      木原以为他们五人是不肯暴露自家修士所在,当即又是说了一声“小友们怨放心,贫道带着善意而来,想寻你家柳氏族长,共商大计,还请引路ꈧ。”

       “饿……”回应木原的依旧只有呜咽。

      这下子,他也看出来了。

      五人看来真不是一般人!

      放弃了继续询问,

      喕木原用真气化作的锁链拴着五人,便重新朝着灵龟涧方向飞去。ക

      㻵 沿途,

      少有生机。

      木原已然习惯了铜龟岛上的荒凉氛围。

      自顾自地边飞边用法目扫着四周的情况!

      他的心思早已经与初衷南辕北辙,最初上岛时候木原甚至存了联合柳肴氏一起对付慕容兄弟的ᛑ打算。

      焕 现在木原只想这次能够全身而退,并且尽可能地探明柳氏虚实。

      说是虚实,其实木原觉得更为恰当的形容应当是来历!

      铜龟柳氏以及铜龟岛上的一应变化着实有些太过诡异,甚멭至超出了修真界以往的很多銘常识。

      邪道修士杀人盈野,尚且还有一丁点的动机理由。

      但柳氏现在的所作所为,却是让人根本摸不清头脑。

      尤其是一路上,

      木原捆着的五个柳氏筑基修士,双眼无神,除了不停地发出“饿饿饿”的躼呜咽声,其神态已然与睿智愈发地接近。

      每腫每回头瞧他们一眼,木原便愈发感慨造物之神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