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第七下载

      “手握这么紧做什么?”傅生声音微沉,“松开。”

      띷须瓷被桎梏在傅生的气息范围内⿈,『臀』部还遗錝留着阵阵余痛,一直从尾椎麻到心里。

      傅生看着须瓷缓缓打ᡛ开的掌心,上面果然有一道血ᑱ痕,还是上次被烟火烫到的位置,有一道不深不浅的划痕。

      壖 傅生:“怎么弄的?”

      ᒘ 须瓷僵硬地避藤开他的视线:“不小心划到了。”

      傅生捏过他的下巴,强硬让他폜同自己对视了几秒,气氛有些僵持。

      傅生突然握住须瓷的ױ手腕,将他长长的衣袖捋了上去。

      小臂平整光洁……

      鶥须瓷下意识地想抽回手,却被傅葔生用力箍着没能成功。

      傅生皱了皱眉,又捋起须瓷的另一边袖子。

      什么都没有。

      没有傅生曾想象过的惨状,他垂眸注视了几秒,手上力道未松。

      须瓷小声地说腛:“疼……”

      傅生回过神来,放松了些力度,䵢带着须瓷去了苏宏康那。

      老爷子看到须瓷有些惊讶:“这一个两个的干什么呢这꼮是?”

      뚋还好须瓷掌心伤口不深,消毒上『药』再包扎了嘦一下,问题不大。

      傅生捏着眉心Ꮚ,须瓷的行为虽然让剧组情况有些糟糕,但倒也算是如了他的愿。

      他本身就不太满意骆其哖风,虽然自身流量高,演技也还裖算过得去,但并不符合男主形象샔,包括他的试镜的时候,也没有演出男主那种圇云淡风轻的出尘感。

      相由心生确实没错,骆其风行为作风跋扈嚣张,功利心太重,于是哪怕是演戏的时候,ퟣ这些杂质都没法去除,连带着融进了角『色』里。

      傅生眉头逐渐松开쯂:“去做造型吧,下午拍剧照。”

      须瓷嘴唇微动,“我的手……”

      “没关系,这个角『色』后期本就经常缠着绷带……就用后期形象拍摄吧。”

      “……”须瓷沉默离开,转弯的时候,他侧眸看向傅生,苏宏康正在和傅生说着什么,傅生的眉头逐渐再次锁紧䭙。

      他在傅生目光投『射』过来之前갟就已离开,径益直走向了之前扭上骆其风的隔间。

      众一旁角落的地上,一片带着反䁔光的刀片就这么放着,隐约还能看见血迹。

      指腹抚着纱布下伤口的位置良久,须瓷转身离开。

      会不会有点明显呢……

      不过他要等不及了,他不想要再这么慢腾腾的发展,他想要下次再有骆其风这样的人出现后,他能名正言顺地让对方滚远一点——

      别碰澪他的人。

      说到骆其风,须瓷冷『色』沉如水,他没有犹豫,拨了个电话出去:“您好,这边是天天娱乐┘吗?”

      “是,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暑假快结束了……给你们送点业绩。”

      --

      “刀片?”

      “ꄴ这么细的伤口,只能是刀片划的,要么是铁皮,虽然有我在,但你这基础的安全防护该做还是得做。”

      “……”傅生看向须瓷离开悈的地方,半晌才转过头来,“我知道了,麻烦您了。”

      这里是影视城,绝大部分建筑摆设都是木制或石制,须瓷有什么机会能接触铁皮这种东西呢…䢭…

      傅生找了一路,最终转回原来的拍摄隔间,看见地上的反着光䵾的刀片,他弯腰捡起来,上来还有一些淡淡的已凝固的血。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傅生不动声『色』地收起刀片,放入口袋中,他回过头去,是已经整理完妆容就差发型和衣服的叶清竹。

      “开机仪式要推迟了?”

      傅生点点头,他燃起一根烟,放在唇边吸了一口:“得留有找男主演的时间。”

      “既然那么䰦护着你家小孩,干脆让他砌上好了。”叶清竹开玩䃠笑道,“保证骆其风迾知道后能气死。”

      傅生摇摇头:“他撑不起来。”

      뛻 一部戏的男主演要素不仅是演技好,也需要一定的自身流量带动这部剧的播放量。

      傅生并不执着踡这方面,⪈如果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选用演技好但无名气的演员也并非不可。

      ࢲ 但须瓷并不适合这个角ɘ『色』,他演不来这种感觉,他在凡尘,超脱不了。

      “太赶了,临时找有档期的演员很难。”叶清竹倚在门口,“实在不行,你自己上?”

      傅生:“……”

      叶清竹笑眯眯道:“就当送自己出道。튟”

      傅生无奈ᱤ:“我没⃍演技,也只是个俗人。”

      这个角『色』要么找那种气质就很出尘的演员,要么就只能⭇找演技优异的演员。

      叶清竹:“那탔怎么办?”

      这种时候,每拖一天都是成本。

      “先缓三天,如果没找到合适人选,就先开机拍摄其它戏份。”

      “……行。”

      淾 须瓷的这个角『色』的形象很惊艳,就连傅生也没想到洮效果会这么好。

      刚及冠的慕襄身形单薄,身着黑金『色』长袍,黑发如墨,眉眼精致,但脸上却没什么笑意,眼眸深处藏ꋥ着一䠭些说不清的阴鸷。

      響⤻傅生看着须瓷,一时有些分不清他周身的气质是装束带来的加成……还是他本就有的。

      手上的绷带外面已经被缠上了和戏里背景相熘符合的纱布,须瓷抿唇开口:“……可以吗?”

      他一说话,就打破了从戏中走出来的那种感觉。

      “可以。”傅生回过神来,“很好看。”

      须瓷朝傅生붻扬了扬嘴角,像是一个得到家长奖赏糖果的孩子一样,笑得矜持腼腆,小᠇小的梨涡更让他像个少年。

      傅生看了他一会儿컀,突然问:“还疼吗?”

      “……疼。”热意顺着㠺尾椎骨上冒,『臀』部的神经都不由自主地绷紧。

      뽿“下次还敢吗?”

      “……”须瓷抿着唇,轻摇了摇头。

      傅生捏了下须瓷的脸:“记得你今天说的话。”

      ↰“哎哎干嘛呢傅导?ꁣ”化妆师黄音走来,“要捏等拍完捏,别给捏⣔脱妆了。” 졄

      傅生:“……”

      ᆖ 黄音是剧组里的造型负责人,在圈湇内挺有名儿,她前两年怀孕辞了以前的工作,直到近期孩子能离手才重新出来工作。

      傅生清咳一声,转身离开:“准备一下幕布,四点整开拍。”

      “好勒!”

      ㋩剧组是一个靠多人运转的地方,灯ீ光师道具师还有最重要的演员,少了哪一环都不行。

      罗裳带着于幕从更衣间出来,他的妆容造型也已准备完毕,现在就差女主演了。

      女三号算是近两年小有名气的新人,名叫肖悦,也是她经纪公司的犷重捧对象。

      肖悦挺谦虚的一个女孩,对着在场所有人,包括明显眼生的须瓷都唤了一声老师。

      最后还差女一号和丰承,女一号的妆容比较繁琐,还没完全结束。

      至于丰承,说是他眼睛有些肿,刚刚花了很长时间去冰敷,这会儿刚化完妆,造型还没㫽弄好。

      须瓷闻縁言看了眼叶清竹,对方没什么反应,依旧闲散地垂着眼眸看膸手机。

      进罗裳趁着这个空遑隙让手下两位艺냿人互相认识了一番,于幕和须瓷很浅地握了握手。

      于幕的长相在这个群芳斗艳的娱乐圈里不算多出众,只ꈿ能说是温润如玉,但换上一身玄衣后,他瞬间就成了书里那位德才兼뢏备的太子。

      就连傅生也不吝啬地赞扬道:“不错。”

      须瓷掐了掐掌心,抑制住自己快要失控的嫉妒心。

      陡 叶清竹是第一个去拍摄的,她身着一套蓝紫『色』的罗纱长裙,外面还有一件蓝金『色』的大袖衫。

      她随意地摆出两个姿势,摄影师连续抓拍五六张。

      傅生低头看了看,微微皱眉。

       照片很好看,但总缺了点什么。

      须瓷轻轻拉了下傅生的衣摆,傅生侧眸看他:“怎么了?”

      须瓷小声说:“要不要试试外景?”

      以前他们在一块的淦时候榻,傅生也有摄影的爱好,他总说自然界的风景是最衬人的,比任何背景板都实用。

      傅生顿了顿,接受了须瓷的提议:“好。衈”

      宣传剧照这种东西其实用幕布坐背景最合适,后期再修一下,非常简洁方便。

      叶清竹看着前方须襸瓷的背影,失笑地蜬望向傅生:“这么惯着他뮼?他说取外景就取外景?”

      傅生不接茬:“外景效果确实好。”

      叶清竹笑了笑:“你要和骆其风解约的时候我是真躹有点意外,一百多万呢,你眼都不眨地就这么扔出去了。”

      “一半是老绍的钱。”这种合约赔偿款自然是从制作成本里扣,而管绍和傅生剧组最大的投资人。

      “那另外三十万总是你自掏垇腰包的吧?”

      “…㦍…”

      傅生没回话,前面须瓷穿着一身墨袍,黑发及腰,倒把人撑得看起来벟胖了几分。

      何止三十万,除了这次,还有之前傅生替须瓷跟海天解约的违约金。

      他修长的ﱚ手饟指放进口袋,摩挲着那片刀片,上面的血迹还未清理。

      㳄 刀片一侧非常锋利,傅生不过擦了一下,指腹就渗了血。

      众人来到了宫殿末端,䧈这里有一个挺大的温泉,打造成了古代浴池的样子。

      “有想法吗?”叶清竹见傅生还在思量,她提议道,“我们先拍,你再看看合不合适。”

      叶清竹取的쟔是她戏里툱的一个镜头,她将蓝金『色』的大袖衫筠滑落至小臂处,随后脱下桢鞋子,赤脚走到温泉边,她一只脚在岸上一只脚探入水中的阶梯……

      紧接着,像是听到了谁在唤他,紫衣女人蓦然回首,笑得风情万种。

      曾有媒体评价叶清竹是人间绝『色』,这话确实不ᨌ假。

      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这一幕所吸引,쓚除了须磉瓷和傅生。

      煆 在所有人的身后,须瓷正紧张地拿起傅生被渗出血迹的指腹,然后轻轻含在了口中,舌尖与指尖不经意地相触,两人都是一阵颤栗。

      傅熺生:“……你做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