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装睡让我享受她身体

      几口清酒过后,泉暮就算是清醒了过来,骑着灰马摇摇晃晃从驿站行出了数十里,距离开封城还有不过三里路。

      这条路他也是走了上百次了,每次走过时的心情都不一样,今天他感觉脚下的路各外模糊,山色、林色、日色搅在一块儿ᑆ,好似黏密的糨糊糊儿。

      出山已有五年之久,五年间他行走江湖之中,也算是干过许多差事匿,最让他感觉有趣的差事还属在镖门里做个小小的镖头。

      之前认识투的一个华山友人受人引荐去了军中当了小教头,年纪轻轻的就有这番成就属实让周遭的人羡慕,也不是无人引荐泉暮去朝廷里谋个武职,只是泉暮自称隋怠习惯了,去了多半得叫人受不了,此后也就作罢。

      䊽泉暮所在的镖门总部设在开封城内的西南角惗处,镖门有私有公,他所在的墨袖镖门就是开封大家墨家私下便于百姓的小镖门。

      晌午过后,泉暮驱着马直入开封城内,直奔着墨家大宅而去。墨家的大宅正好在镖局的后方,来迎接泉暮的是墨家的小管家昂素,昂素身着一套素净的绿豆色的杉,乍一看倒像个小书튲生。畷

      “泉镖头,老爷叫我来迎接你嘞。”昂素边叫唤佣人帮泉暮安置好灰马儿ꇗ边招呼着泉暮。

      “老爷子早盼着你回来了呢,我跟你说啊,这次估计是碰上啥要紧事儿了,老爷这几晚几晚的都睡不好哩。”

      泉暮面露疑色,心诃里嘀咕了些啥,但是没讲出来,便让昂素领着自己进大宅里。

      进到园子里远远就望见古色深沉的大堂里兜兜转转的人影☺,忽然人影也远远望过来,几欲飞将而出的动作也是克制了好几轮,这让泉暮不得不加紧脚步来到堂内。

      那人正是墨家老爷墨司承,他也速速迎上前去,神情渐渐松弛了不少。

      “你小子可算回来了,真是急死我了,那东西你可带回来了吗?”没等泉暮跨进堂,老爷便问道。

      “串没有,那东西我取不回来。”泉暮微微扶额道,避开了老爷的眼神。

      老爷征了一会儿,旋即让其他人都走开了,眼看四下无他人后又追问道。

      “行了,你回来了就好,取不回来扵就取不回来罢,但是我想你取不回来是有原因的,说说看吧。”

      “那人让我给你带了一句话,他说你听后就不会再想要那样东西了。”

      쓛 “嚯,继续。”

      泉暮俯到老爷耳边悄声说了些甚,老爷听得၅神情一咋一呼的,听后思索了一番,挥了那墨色杉袖便作罢了。

      “行了,那件东西的事儿就先搁一边儿作罢,跟你说一事儿,今儿陈捕头来着找你。”老爷徐徐说道。“他让我问你认不认识江湖上一个叫柳生财的假道人。”

      泉暮的确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并未和此人接触过,索性也是点了点头。

      “那家伙……死了。”

      “这与我何⒏干?”泉暮疑惑道。 

      “陈捕头说,那人留了封信给你,好像是件委托信。”老爷捋了捋胡须道,“那信我们不能随便取来看,他让我告诉鏁你回来后上府那儿去,你自个儿去看看吧。”

      泉暮告别了老爷,直接动身前往衙门府,临近大宅门口时又遇秨上了墨家小姐墨艾。

      “泉大哥你去哪呀?”墨艾远远就问道,“咋刚回来就又出去了?喔,我想起来了,泉大哥是要去找陈捕头吧。”

      “墨姑娘,镖局里的事ꅽ务……真是辛苦你了。”泉暮走到墨艾身边瑔,拍着她那玲珑肩说道。

      “你不ퟮ在这几天镖局忙得紧哩。”墨艾身子微震,摆着手道,“泉大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呀?”

      “现在镖局需要你,有啥儿事等我回来就去找你商量。”泉暮摇着头说道。

      墨艾点点头,简单行礼作别后,便走入大宅去,看这样子估计是去找墨老爷罢。

      泉暮随即也前往衙府,这刚到府前便瞧见了陈捕头与一众人马交代吩咐着甚,泉暮便在一旁候着。待到众人退去,陈捕头才察觉到泉暮已然到来,便招手招呼着。

      “泉镖头,您总算是来了,府上不便细说,随我前往案发处再告诉你详情如何?”

      “无妨,我随着陈捕头便是。”

      说咵着两人立刻动身前往到案发处,两人所到之处是开⬟封城中心的一家食楼,此楼名为迎风楼。

      其装饰简中带繁,楼体造型如行云,简繁交融得令人䜥眼目舒畅,泉暮认为其是出自名匠之手,他倒是也来过几次,里头的招牌菜倒也是相当味美,可眼下本应客流如水般的食楼已是人去空空,且再说大门口儿还有数名捕快把守着。

      泉暮随着陈捕头登上迎风楼,来到一处门扉古雅的小间。

      陈捕头毫不犹豫地打开那扇木门,而下一幕的景象霎时让泉暮瞠目结舌了一番——那小间内昏晦潮湿,间内上下插满凝血的钢矢,屋内盘旋的腥臭如棺盂之中的腐尸烂秽之息。

      ꦴ 两人稍稍调息后,泉暮率先走进小间之中,只见一具男尸躺在靠近茶几的地板上,尸体除嗁了头部以外的部位都如同被蚀骨的毒虫邪物噬穿肉体,看去皆是大片大片的溃烂肉糜与血洞,其腹部和背部更是如同被猛兽撕开那般。

      泉暮看了看四周凌乱的矢和一旁满目疮痍的茶几,又瞄了几眼尸韾体。

      “此人死于何时?”泉暮问陈捕头道。

      “昨日亥时被店小二发现,而后与솸店家老板林录惶惶张张地来报案,我们尽可能保唪护了此处,只因为当时我们发现了一封可疑之信,”库陈捕头看着귢泉暮道,“那封信是写予你的,我认为泉镖头应该可以在现场给予陈某一定的帮助。”

      “信在何处?”

      陈捕头换人拿来一个小盒子后,一边打开一ぱ边说道。

      “你仔细看看吧,里面写的东西我半懂半迷。”

      泉暮接过盒中之信,越看越感觉此事有些不对劲。

      “ﴎ吾留下此信予汝,汝莫怪此事唐突,你我此生不过互闻各饓名尔尔,并无往来,实为受人所托,专程告知一事于汝,可惜如今吾已无法与汝会面相议,汝看到此信后速速去寻找……。”

      “寻找”二字之后便再无墨迹,泉暮直接将信件揉成一团,扔出一边,不再作留,而留下了陈捕头的满脸异色。

      “这信没用,上面所说的毫无意义……”泉暮见状便跟陈捕头解释道。

      “在下倒是认为这封信௳中可以挖出很多线索。”陈捕头徐徐道来,虽然此时有些恼意,但是毕竟也和年泉镖头共过几次事,他这般如此应该不会是愚昧之举。

      ꠊ “莫非곱泉镖줺头还有何想法?”

      輡“这封信其实为了引我出来,强行让我参入到这次事件当中罢了。”泉暮蹲下身去查看尸体,又重新查看了四周,然后再⺸无发话。

      “泉镖头,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陈捕头仅是随口一问,自己倒也相信友人之言,但是心头还是默默计上一笔,这案件远比自己泭想象的复杂。

      “你认得这种杀人之术嘛?”陈捕头换了个问题。

      “死者的死੬法确实不同寻常,但是在下确确实实不认得这是哪家的功夫。”泉暮边说边拔下一根钢矢。

      钢矢的尖端呈三角状,通身细如簪,且不过一根食指之长。

      “我们在死者的胃里发现了一个小匣子,那个匣檣子不为胃水所消,应该就是这种钢矢的机关匣。”陈捕头说道。“自我年轻时查案起,从未见过这种机茟关。”

      泉暮沉默思索着,然后请求꿬捕头拿出那件嫧匣子。捕头也马上命人取来物件,递到泉暮手中。

      那匣子娸上的血迹已经被人清理干净,匣子大小不过一握,质感光滑,外形方方正正,规规矩矩。

      大家伙儿都安静了一会儿后,泉暮将匣子还于捕头,摇摇头道:“抱歉,在下实在无法提供有用的线索,但是……”

      “但是我见过一种工艺,可以制作很小很精细的机关,那种工艺经常流传在西域的市集之中,方便交易一些十分珍贵的物件。”

      “应该不会是那种东西,蓒此事确有诸多蹊跷듾,泉镖头你行走江湖多年,是不是结下了什么仇人?”

      “难젔说,总之ൿ此案我会同你一起调查的,我倒想看看是何人想戏耍我,这样,今天我先回去调查一些细节罢。”泉暮说ꎷ道ܛ。

      “行,我们也得开始清理现㖕场了,明日我们还得为店家安排法事来去去晦气,各有进展的话就来府上找我亦或是书信于我。”陈捕头微微行礼,“虽然有所损害你的个人利益,但是还请泉镖头多多包涵,多多协助我们侦破此案。”

      “뿤无妨,在下自会协助陈捕头的,那便告辞。”

      “告辞。”

      话毕,泉暮作揖而退。

      ᨝ 月临山头,银光扑江,正值金秋皓皓夜。

      夜里,帐中泉暮难以入眠,今日一事确实离谱,下山五年之久,还是第一次被人盯上,自己想破脑䖘袋也想不出是谁,是谁会为了一介镖师而设如此复杂一局僶。 ́

      泉暮正处思索之际,突然神情变得警惕起来,他起身慢慢向墙上的挂剑摸去。

      有一股藏得很深的真气在屋顶上流动,估计是秚来了个「善茬」。

      泉暮用真气灭了烛火,打算静静等候着这位客人,等到月光也黯淡的时刻,那股气息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屋子里。

      泉暮没有犹豫,抽剑指向气息所在之处,欲将发力之际,那人影之轮廓便越发清晰起来,那影子开口了。

      “在下并不是来刺杀你的。”

      “鬼鬼祟祟,就算真不是来行刺的,那也是图谋不轨。”泉暮说着,“你们引我入局,有何用意?”

      “泉大人别误会了,在下只是来确认「鳞雪剑」之踪迹的。”

      “恐怕你得失望了,我这儿只有这柄破铁剑罢了。”

      “那可不뙏妙了……”人ꇆ影轻叹了一声,“这屋子真真没有那把剑?”

      “你若不信,便自己搜吧。”

      人影无言以对,但是也没有去搜剑,等待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

      “你藏到⺦了何处?”

      泉暮不再回答他,剑锋忽然在黑暗之中翻飞起来,寒意忽然在一点骤然合拢,手臂一震将剑刺向人影。

      人影的反应也是快得出奇,直接飞出窗外,凝聚的剑直接将窗户刺成碎片,而下一瞬泉暮也一如飞燕般冲出窗外追击人影。

      两者轻功不相上下,而黑影的轻功更是诡异至极,所掠之处如同被扰乱的湖浪的绵绵涟漪,这使得泉暮的视线之内的景物如同水波一般难以判断其方位。但是泉暮的轻功更为干净利落,如同不寻退折路的杀招那般,他已然锁定了对方的气浪之声。两道黑影穿梭在开封城那繁复的楼檐街坊之间,蜻蜓点水之行,鹧鸪扑飞之势,两人运转真气将多余之杂声泄찦得干净,只留下阵阵破空声与秋夜深刻时的风息交缠。

      忽然之间,那人影一道冲霄之势冲上似乎可以触及阴月的空中,又猛地俯冲到一片灯火狼藉的乐舞歌楼之中。泉暮大ׁ概知道了自己所追到的地方,他暂时在一处高楼上停歇,他心蹽中煞是不畅快,对方飞入之地皆是歌舞升平之地,此地对于泉暮来说……想起一些令褿人前胸凉到后背的骇事。

      泉暮直接撕下左袖将面部遮掩起来,以免引起误会。⼬

      他在一路上已经发现了那人的功夫是何方来路,뾛那人从始至终没有露过面,就连身形也化为影,那꿂便是仰龙堂的绝踪神功「入梦影」,仰龙堂是当今圣上麾下的秘探组织,此堂之中无一庸人,可谓是群英荟萃,各路神仙汇聚一堂。

      쥸 那人轻功更是了得,泉暮推测那人压根儿没用上五成功力的轻功,仰龙堂之中能有此轻功之人不超过三人。一位是四海八荒榜上,人称「玉穷奇」的轻功奇侠——玉辞新;一位是江湖人称「掠月留影」的盗贼——唐十方;还有一位便是仰龙堂堂主「非人」,此人诡秘至极,极少出泄现在江湖人视野之中,只是知道这人轻功ꞗ如仙人一般,江湖上无人知晓其面目,据说只有圣上见过其容貌和知其身世。 푠

      泉暮自然是认识前两位高手,更别说「入梦影」只有仰龙堂的精英才有资格修炼,再根据其轻功特点,应该便是那唐十方了。

      据说唐十方出手盗物从未失手,那怕是被发现无妨,也能将想盗之物收入囊中,除非想盗之物压根儿不存在。

      只是现在不清楚那个怪盗究竟想做甚,他居然会问及鳞雪剑之下落……

      还有柳生财的信……这些怪事䪰竟然一件件地来临,五年来他遇是第一次短时间内经历如此多的复杂之事,接下来再发生什么他也不再奇怪了。

      如果这些事件与鳞雪剑有关的话,为何五年来唯到今天才发生变动?当初师父又为何赠剑于我?

      泉暮飞入那片地方,一边飞一边否定着鳞雪剑是事件核心之事,鳞雪剑虽说是一把奇剑,但是还没有ﯲ达到天下至宝的那层,能使用它的人更嶶是쫵少之又少,这对武功的长进不见得有用,更何况如今江湖世人都是为了寻找前朝高人留下的武林至宝——「万侠墓」而处处争锋,相比之下鳞雪剑不过尔尔。

      如果不是鳞雪剑引起的,那就只有一可能,那便是自己经常参加的工作——押镖,估计之前押镖的时候接受了某些看似简简单单的,实则牵连众多利益的委托物件。

      泉暮在歌坊之中穿梭,期间红衣白衫翩然交错,四处皆是莺语浸泡在美酒之中的躁动,不仅白衫其间,更是有各种显贵名杉倒在红烛之下的糜景,这让泉暮无所适从,只好不顾四下莺语的干扰,寻找目标。

      找了几阵,心里只怪自己容不得此地的纷扰,犹豫踌躇让自己错失良机,估计以唐十方的功夫,早已是无踪无迹了。

      这是开封城内不夜的一角,「夜明展春宵,无笙莺语笑

      宫寂无红烛,琵笆震香霖」,这便是“烛楼与莺坊”,于泉暮而言,这种地方自己是不肯多待一秒的,他正欲运功将飞之时,忽然瞥见了一个奇物——一个类似杀死柳生财的小机关匣,一个看上去衣冠飘然的玉面公子持着那物,一边左手逗趣着怀中的俏丽小姑娘一边使着右手把玩着那小匣子。

      没等泉暮反应过来时,ố楼下发生变故,姑娘们一声声的尖叫从楼底层层叠叠地传来。

      那是陈捕头带着一批人马来了此处。

      陈捕头动作迅速至极,直接上到这层楼间,并令数名捕快꥿镇住楼坊内的所䣤有人。

      不出泉暮所料,必然是陈捕头发现了什么线索,只见陈捕头一把揪住那位玉面公子哥,厉声盘问了些什么,公子哥软了身子,哆哆嗦嗦地回答着。

      泉暮一跃飞到陈捕头身边,揭下蒙面布,回头闻风一看的陈捕头被吓了一巨灵。

      “泉镖头!你怎么……”

      “没想到我们ⷐ会在这见面,咳……此事解释起来麻烦,先解决眼前之事罢,”泉暮无奈地摆手道,“陈捕头怎么突然夜间行捕,莫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线索䩋?”

      “不错,我们今天使出全部捕快的力量去调查了匣子的来源,发现这种匣子如今经常出现在名门世家之间的交易会中,我们的密探调查了名门白家,那家白老爷告诉我们这种机关匣子用料为沉青石,所以不惧怕水火和酸水,可以保存珍宝,于是我们发现了开封훏城퍪内唯一一家倒卖这种玉石料的人家,”

      侾“他们家最近从黑市里大量采购了这种石料,加工成四方块后又被黑市的人高价回收。之后被人秘密镹做成各种各样的机关匣,才卖到各个卖客手里。”陈捕头快速说道。

      “泉某实为佩服陈捕头的办案效率,那么现在你是打算逐一从卖家之中寻找下一步线索?”泉暮问道,心中实在佩服开封衙门的这位神捕的效率。

      “不错,这家伙是布商王家老爷的小儿子,我们从王家佣人那问出小少爷经常把玩这匣子,爱不释手,我们也去问了王老爷,王老爷声称此物◅并非家人所赠于王小縦少爷。”陈捕头说着,一边用严厉的眼神盯着被吓得身子颤抖的王家小少爷。

      “于是我们得知小少爷为人好酒色之事,且不善克制,经常出没于烛楼和莺坊,我便带了一队人马来抓人,不出所料,这小登徒子不仅玩着姑娘,还不忘把玩机关匣。”

      泉暮让陈捕头松开王小少爷,并问道:“小兄弟,你老实告诉我此物从何而来,我可以保蔈证这位捕头大人不会欺ʩ负你。”

      “我…我……我可以告诉你”这位小少爷颤抖地道,“但……只能是你能知道,这位捕头不能知道!”

      泉暮看到陈捕头点头示意,便将王晓少爷带到内间之中,确认四周无人之后,泉暮便抬手示意让王小少爷发话。

      “这个机关匣子是我去黑市里买的,对方是个口音十分奇怪的家伙,听上去不像是中原人。”王小少爷轻声说道。

      “不是中原人?”

      “对,不仅如此,他还卖了好多可以杀人的小匣子,那种匣子比我的更小,里面可以装有暗器和毒药,浸泡在酸水中就可以发动机关,发动时间可以预䕝设的……”

      泉暮沉默着。

      “你你你可擥千万不能告诉捕㈇头大人啊,我我……我买的这个只是一个玩物罢了,㙄不是杀人机关的那种,真的你一定要相ꃓ信我啊!”小少爷几欲泪涌,声音吐露出万分恐惧,此ᢎ后他还ᗉ在嘟嘟囔囔着甚。

      泉暮走出內间,与陈捕头大概说明了情况,以及自己出现在此处的原因。

      “这么说来,你还真被人盯上了呀。”

      “嗯,不过无妨,眼下蛪我们得动身前往黑市一探究蹊竟。”泉暮提议道。

      “明日一早我们再分两鹹路前往黑市罢,现在我们还得收拾此处的残局,并得将此事上报府里。”

      泉暮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直接轻功跃出楼坊。

      阴云消散,月临中天,泉暮也感觉到탢了倦意,自己暗叹终于可以休息了……

      他腾身而起飞回了镖局。不知为何风中依然细细传来楼坊间未褪的琶音,停在镖局高处回首望去,忽见远远的楼坊红光依旧狼藉,愈发红亮的色彩窜入夜空,一道骇人的火光掠过月色,泉暮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几欲腾飞回去,可身子又动弹不得㵡,眼眸直勾勾地望穿那火光,耳边依然细细笙歌。

      楼坊在夜色阑珊中,渐渐化为星火与尘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