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污污免费的软件下载草莓视频tv破解版下载

      (9)

      时常在武川镇牢狱附近的狱卒或是经过的乡民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在那个黑暗幽闭的地方里,经常会传出骇人的鞭打与叫喊声。

      贺拔钰儿便是在每个闲暇的日夜,去往监狱里折磨犯人取乐。鯡

      杀人越货者ᑟ、奸淫掳掠者,还有逃兵或战俘等ಶ等。可以说世上所有ꓼ模样的人间渣滓她都接触过,并因此꣒了解他们的内心所想。

      听他们求饶喉、ᐢ惨叫,直到声竭力疲틫死去,这是她駺平常释放自己的暴虐脾性经常会干的事情。而且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她特别钟情于对汉人男子施虐。

      这位女将可以很自信地告诉别人,自己对于人性之恶有多么充分的了解。这种自信,让贺拔钰儿对于亲眼看见白凤跪地求饶这件事异常期待。

      可是她貌似从来没有想过,眼前这位少年剑客与谒自己熟悉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只见白凤领命后边径直走到擂台中央,随即端坐在原地。他的配剑뼾放在身旁的空地上,上身仍旧赤裸,背着那一捆荆条。

      众人见他不像迎战之姿,꾇纷纷开훞始议论起来,都在预测接下来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

      赵括与贺拔胜商量如何从中调解矛盾,可⫊贺拔胜却无可奈何地回道:“你得让钰儿先出了这口气,不然下一回我可不敢保证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䒫 贺拔钰儿迟疑了片刻,随后也跟着登上擂台。

      她卷起长鞭,认真审视着对砆手,说道:“快拔剑,不然我还怎样在军中立威!”

      白凤不急不慢地回道:“贺拔小姐,若是在i下当真冒犯了你,自然愿意受罚,况且来此地亦是为的领罪,并非有意生事征。如果能让贺拔小姐㖇原谅在下的过失,我甘愿坐在原地受罚——绝不叫喊一声。ﴤ”

      “好,是你自己找死!”俟

      贺拔钰儿话音刚落,旋即甩出长鞭痛击白凤的胸膛,而对方只是稍微往后动了一下就再没反应。

      一条新鲜的血红印烙在白凤胸쀠前的刀疤上面,跟着又是另一条烙在了肋部、手臂、腰腹……

      血光在躰擂台上肆意飞舞,有些甚至飞溅到了台下观战士兵们的脸上,一度让人以为战况非常激烈。但实际上传来的却只有鞭子挥动的声音,以及贺拔钰儿哒歇斯底里的质问:“快拔剑、我让⦉你拔剑,你这个懦夫遆!若是想求饶ꪢ,跪下给姑奶奶磕个头,我立刻放你们走……”

      在连续的鞭击꺹下,那位少年剑客鱁的胸膛被打は得血肉模糊,但是他直到被贺㠸拔钰儿打昏在地上㨻,也未曾发出过一个声音来。 럻

      얰很快,贺拔钰儿就被自己累得直喘粗气,她觉得自己挥鞭不像是打在人的身体,而是打練在木头、铁器的身上。

      这样的境况让她倍感屈辱,因为对手宁愿受尽皮肉之苦,也不愿拔剑让自己击췂败一次。这说明白凤有十成的把握击倒她,只不过那位少年剑客畏惧身后伙∠伴擕的安危,是以不想多生事端,姑且选择了息事宁人。

      쀤 而且贺拔钰儿还能从对方冷峻䏣的表情里感受到十足的藐视,她这才知道对方ൄ选择让步并非害怕自己,麷而是害뱄怕她的军队。

      与此相反的,白凤虽然未曾从口中道出一言一语,但是他的外表再到骨子里都在诉说着那几个字:“你真是可怜。巯”

      此刻,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灵魂和思想的渺小。

      在面对真正高尚、正直且坚毅的灵魂时,所有卑劣的欲望都会像日光普照下的万物一样无所隐藏。她试图惏从对别人施虐的行为里寻求快感的忠愿望没有实现,现在反而感受到了自己的思想有多么卑微和龌龊。

      ⓲ 多么耻辱,多么耻辱啊!

      “我……我要杀了你…윉…”贺拔钰儿羞愤至极,眼含热ꊈ泪,默뛌默念着这几个字。随后她把鞭子扔在一旁,一个箭步冲婹过去意欲夺走ง龙鸣剑,想让这样清高的侠士死在自己的꓋佩剑之下。

      可是在贺拔钰儿碰到龙鸣剑之前,┝匍匐在地上的白凤便已经凭借칱微弱的意识,率先抓住自己的佩剑,然后睁开被鲜血淋漓的眼皮㑂,死死盯着对方,让其不敢再往前一步,看上去即使身体已经支㋺撑不起来,也好像随时都能拔剑反击的姿态。

      “Ⲇ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贺拔钰儿不自觉惊愕道:“来……来人,把刀拿来,把刀拿来!”

      㩢说罢,一个小厮赶忙把弯刀丢了上去。

      正当贺拔钰儿想要诉欺身过去给媽予白凤致命一击的时候,贺拔胜却突然喝止道:“钰儿,你玩够了吧!若是害了赵公子的人,䂴今后我们两家可不好相处了!”

      贺拔胜话毕,旋即走上擂台将白凤扶了起来,感慨道:“真可谓不卑不亢,男儿本色啊!来人,把这位白少侠好好安顿圃好,然后再派多些人手将我们的贺拔小姐看好,这次可别让她私自带兵出去˵作乱了!若是再有闪失,你们知道后果。”

      说罢,贺拔胜便走下擂台,回到赵膤括身边继续方才的争论。

      “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贺拔㉮钰儿⍘委屈极了,明眼人都能看清楚背后的缘由。

      떋 贺拔胜是把洗劫南迁牧民的罪过全推脱在自己妹걒妹蠘身上,实际上若是没有他的首肯,ᕷ武川镇的士兵又怎能私自跟随贺拔钰儿出去作乱?

      赵括突然觉得这是一个交好的机会,便开口为贺拔钰儿求情,业讲道:“贺拔兄,令妹只是一时之气,只消她把掳走的人都放了,我们也就不追究了。”

      “不行!”贺拔钰儿大喝着从擂台猌上跳了下来,回道:“人不能放,那厮根本就不想跟我打,我这ꇂ气还没出够呢!”

      贺拔胜看上去有些不耐烦了,便挥ﲪ了挥手示意左右把贺拔钰儿押下去软禁起来。

      这时一直在等待时机上前谏言的拓跋忡终于接受到赵括的指示,立马站了出来拱手劝道:“贺㬩拔少将军,小人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意欲告知贺拔小姐,还请稍等片刻。”

      贺拔胜点头默许。

      “贺뇀拔小姐,你可曾记得这弩矢的来由?”拓跋忡双手呈上那一支从自己弟弟身上取下来的弩矢,问道:“我们兄弟在那一夜从歹人的魔掌下救了贺拔小姐一命,ㄦ用的便是这弩矢,还有你经常随身携带的弓弩。”

      祰“你怎么知道这件事?”贺拔钰既惊又喜,令人将自己心爱的弓弩ﳞ拿来予以对方辨认,而后又问道:“难道你兄弟便是那个一直缠着我的‘黑胖子’。”

       “正是,他名唤拓跋犷,Ᾰ那夜正是他射出的弩矢,正中那个歹人的眼睛!”

      “可是,他怎么能是个傻子呢?”贺拔钰儿终于受不住这一波又一波的情感冲击,眼泪在她金贵的肌肤上似乎是旱田里珍贵的甘露,从面颊划过,会留下一条深刻的泪痕,久久不能拭去。

      “我……我昨天还把他揍成了‘猪头’,幈今天他就成我的救命恩人了?”

      贺მ拔눱胜在旁庆贺道:“哎呀,这譊可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赵兄,看来你我两家结륧缘乃是天定之事,钰儿的恩人,我们可是嬉找了十繵几年都未曾有过消息。”

      “哈哈哈……此事总算有个了结。”赵括总算喜上眉梢,估计他自己也没想过这计“猛药”会有如此神奇的功竝效,居然能让性格出⯊了名残忍暴虐的贺拔钰儿哭成泪人。

      当然,这少不了白甄凤在前面给ﻼ予的攻心之策。

      对于幼时经历挫折的人来说,心向光明是一件珍贵的事情,他们生来便处在黑暗之中,便以为这世上的一切只有뢫阴暗的那一面。

      他们唾弃黑暗、同时享受身处黑暗之中。因为习惯了黑暗,他们的双眼一时还难以接受刺眼的刂阳光。

      所以贺拔钰儿喜㧮欢在牢狱里折磨犯人、俘虏,但是却对折磨拥有风骨的正直志士感到羞怯,甚至变得懦弱ﮋ。

      那一日,武川镇的士兵们头一次看见自家的女将军临风洒泪,跑进了战橠俘营里给一个又一个战俘松绑,而且还对其中一个男人格外㦲亲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