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和男病人摸来摸去

      经过那么多次的强化后,东平的身体跟从前㛙的諂他比起来,功率大增,消耗也匍有相应的增加。

      所以他现在变得能吃了,还很容易饿,也需要更多的水来维持生存。

      于是事情就变㢙得可怕⮗了。 쁺

      在这高ꮣ温干燥的沙漠,东平感觉᷵自己随便动一动,身体内的水分就像是被泵抽Ꜭ取一样,迅速消失,身体活力降低骄的速度快到惊人。

      锨当他在沙漠睳中漫无目的的跋涉,寻找着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目标后,所遇到的一切似乎都在摧残着他——松ᖆ软的沙地吞没着他的体力,毒辣的日头榨干他体内的水分,相似的环境摧毁了他的耐性……

      本来他还寄希望于熬到)夜晚,让他能有所綂休息,谁知道这颗星球的自传竟然如此的慢!

      这鬼太阳都不怎么动的,仿佛会永远悬挂在头顶!!

      在袢东平还在憿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渴死时,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他想多了。

      根本等不了那么久!

      由于他身体素质极好,所以体銄温本就较常칳人更高,一动起来温度就更高了,像是像个烧红的锅炉。

      沙漠的高温让他本就比较高的体温无法有效散热郢,不过几个小时,他就因中暑而休克,倒在炙热的黄沙上。

      重新复活的东平没有废话,直接拿枪把自己连崩嵀九次,选择退㢽出。

      他根本没准备好面对H沙漠的环境,多试几次也不会有什么改观。 

      堙 这次的经历也让他深刻体会到츯了,一些他早就知道,但从没有深刻体会到的东西——生物进化是没有完美选项的;它并不是一个不断向上攀登的道路,性状改变的好与坏从来不是绝对的,而是随环境变化而变化的;生物的进化不过薡是不断适应环境的过程,而非盲目变得更高、更快、更强……

      话说,在之前【强化】发生的时间内,他一直处于营养充沛的优良条件下的高强度锻炼中,于是쭒他体内让ে老祖先们顺利度过种种灾难,熬过饥荒、严寒潘、酷暑……最终得以幸存的性状被改变了。

      若打比方,他的身体这个Ԩ机춆械,如今已经஋不是结实耐造、节能䏮减排型的了,而㋹变成了高功率、高消耗、高维护成本的构造,所以对恶劣环境适应能力相当糟糕。

      回到现实。

      䧖쌤 东平又变回了那个刚因好奇而换了一身行头的餢人。

      他装作新奇的臭美了会儿后,趉对萨垂表示,穿上㠁这身装备很开心,为表示庆祝打算请他喝一杯,不过很可惜,执勤时不能喝酒……

      只听他说道:“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点饮料。”

      说完拔腿就跑,留下萨垂莫名쩹其妙的望着ᙤ他的背影——这有什么好庆祝的……咦,等等,他把我的装훎备也带走了!

      第三博物院里也是有饮料自动贩卖机的,࿜种ॼ类比较齐全。

      东平他也不挑品牌,飞快的选择了十六瓶快速补水的运动饮料,塞满自己的大背包,然后手上拿了两罐提神饮料,跑了回됊来。

      接住东平抛来的饮料놴后,ᱵ萨垂看到东平一身什么都没少,终于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就发现了一个改变,然后目光就一直往他身ิ后飘——离开时还瘪着的包,回来就突然鼓起来了,里面装了些什么呢,真是让他在意。

      ꤀ 觖不过东平却顾虑不了许多,回来后,他立刻就选择重新进入副本。

      一챷进去,东平就再次把穿里面的短袖当头巾,然后把手上的提神饮料打开,一떛半灌进肚子里,一半直接往头上倒。

      鋋刚从冷柜里取出来꿄的饮料,还保持着低温,在炎热的沙漠,这同时在他体内体外泛起的凉意,让他拥有了安全感。

      有了水,东平就有了浪得底气,于是他再次开始搜寻着boss的踪迹。⮲

      不知为何,或许是缺少参照物,他在这沙漠中他总是不知不觉就偏离自己的目铽标,于是他靠着终端上的指北针——这次终于没有电磁干扰了——不断修订着自己的路线。

      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流逝,水也一瓶又一瓶的消耗,十七个小时过后,经过内服外敷,他的水已经快用完,随身携带的四块能量棒也被吃光,皮肤也被蜁严重晒伤,暗红脱皮。

      东平知道,再撑下去没多大意义,只是单纯的忍受更大的折磨썫而已,于是直接读랄档去了。

      如是这般三次后,经过他有意识的分片区搜齈寻,他已经搜寻了很大一片范围的沙漠,但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ਥ

      这里除了沙就艻是沙,连只虫子都没有!

      ꋼ 这里能有什么病毒相关?

      这里根本是彻底的生命禁区!!!

      就在东平再次复活后,他因在沙漠中重复遭受折磨却一无所获而暴躁,急需发泄。

      只见他像紇个大삆马猴一样又蹦又跳,不断踢着黄沙,踩踏地面,

      咔嚓……皢

      我好想踩到了什么东西?

      东平一个狐狸钻洞,ꢁ扑向脚下的沙컻地,手臂开启久违的【硬化】,一阵刨坑。

      这是……一跟断掉的胫骨?

      断茬很新,应该就是他刚刚踩断的。

      东平第一次在这里找到人的痕迹,备受鼓舞,立刻开启了蘐刨坑模式。

      颌骨、盆骨、胸骨……这人的遗体被不断拼凑,除此外,得益于沙漠干燥的气候,金属饰品탫和一把铁剑被完整地发掘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矚大量的织謯物碎片、皮革碎片。

       东平进入刨出来的沙坑中,又用包挡住风,在里面试图把织物和皮牵革碎片重新拼凑ͯ了起来,看看能不能获得信息。

      皮革碎片在拼了个开头后,他就放弃了——这Ե不过是皮甲的碎片而已。

      而织物碎片中,却有好几㦙种不浭同的布料,这些布料中,明显成衣物特征的都被他刨除,剩下的碎片中,롏有图案的那部分被他当成拼图,慢慢拼好。

      这好像是一张地图啊……

      这张图画的很简陋,兞不过是线条和方框的拼凑,标注的文字和符号䰥又看不懂,好些地方还缺失了碎片,让东平弄不明白作者想表达什么。

      不过它的出现却给东平指了一条粀明路——看那七⣺拐八拐的方框、窄窄的平行线吧,这样的东西组成的地图,想表现的绝不可能是山川、河流、道路、房屋,这只能是地下建筑!

      鬇东平就在挖到骨架的坑里,往周围相同的高度下手,开启了他的修誚地球之旅。

      不得不说,遥不久前健身时对东平的形容是很有远见,强大的力量,充沛的体力,加上很难磨损的手,的确在此时让东平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工程机械。

      过了几个小时,在东平【硬化】后的手指指甲和皮ꈨ都磨掉了一层,手都被磨得发烫,被移走的土䚛方,在东平身后堆成了一个新的沙丘后,终于,他碰到了挖不动的东西。

      抚开遮挡的黄沙,它露出真容,竟是一个嵌在一个平铺于地面的巨大石板上的,몑带把手的金属顶门,门上还刻着狰狞的兽头图案,似乎在恐吓不请自来者。

      这应该不是正经멆大门,或许是类似检修井之类的地方吧。

      东平深눯深吐出一口气,用手肘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管怎样,݂弄了那么久,终于有门儿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