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伦片日本

      윑 看着眼前这堪称血腥的一幕뺦,王诩无动于衷。

      等到地上血肉模糊的烂肉渐渐化作怟点点荧光消散一空后,他绕过了前方的空地,快步冲到女生宿舍楼前。

      皱眉打量了一下面前紧锁着的玻璃大门,已经疚和李援朝交恶的王诩没在帮他省钱。 ᬼ 伀 곖 一脚踹出,整扰扇玻璃门‘砰’ࣳ的一声碎落一地。

      踩着大块耢的玻璃渣,王诩的身影消失在겿女生宿舍楼ằ中。

      䀪女生宿舍楼楼梯间中,王诩的身影在快速穿㔰梭。

      晒輂每每立定之时,他的身形便更上一层楼。

      数个闪身之后,王诩来到了宿舍楼六楼。

      楼梯≠间的踏步平台上,看着面前被铁链锁死的大铁门,王诩停下了脚步。

      ꔎ “呼…ꓜ…”长吸一口웲气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以后,王诩再度在脑海里过螏了一遍有关于宿舍楼血衣新娘的资料。

      ⧢ 女生宿舍楼的这头诡异和解剖室的那头诡异不䘀同氱,他更像是古老传说中,人死后眷恋人世不愿投胎的幽灵。뺡

      根据玄镜司的资料记载,自血衣新娘出现至今,还未造成一起臤死亡。 

      也就是说,血衣新娘至今还未杀过人。

      뺊 不过,要是因此便认为血衣新娘一点危害都没有,那就大错特错了。

      ﳅ整个女生宿舍楼都是血衣新娘的领域。

      每隔一段时间,血衣新娘便会强行‘邀请’一位幸运观众,参与他出演的扮演游戏。

      先游戏失败,血衣新娘便会随机夺走参与者的五窍之一。

      䆼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四个人参与了这场游戏,他们分别失去了五窍中的耳、鼻、目、口。

      除了最早的那个受害者是女生宿舍楼的舍管,其他三个全是玄镜␍司的精锐。

      为ྡ了替三位队友报∸仇,金陵玄镜司曾倾尽全力,想要将血衣暆新娘抹杀。

      可惜,金陵玄镜司各种手段用尽也没能伤到血衣新娘分毫。

      就连对付诡异最有效的武道气血也只能让血衣新娘忌惮,而不能真的伤害到他。

      ຢ当然了,血衣新娘也没本事夺走武道高手的五窍。

      僵持不下的局面让金陵玄镜司选择了暂时封禁女生宿舍楼留待以后。

      在心里重新回忆了一遍血衣新娘的详细资料ᭌ后,王诩伸手握住了铁锁。

      揈腕部发力,巴掌大小的铁锁便被王诩捏圆캕搓扁。

      取下没了铁锁束缚的铁链ฒ,王诩䐣拉开了尘封数月的阗天台门,就在他拉开天台门的那一刻,一道身穿白色嫁衣的优美身影踩着白色的高跟鞋,哒哒哒的从他身旁穿过。

      看着突兀出现在自己身旁的‘血衣新娘’,王诩浑身上下的汗毛突然炸起。

      쒐艹눅。

      搬 那怕早就从玄镜司的资料里知道血衣新娘在他的领域中,有神出鬼没的本事。

      但真遇上以后,王诩还是被打了一个搼措手不及!

      血衣新娘刚才要是有坏心,王诩扪心自问,他肯定要吃楚个大亏。

      看着血衣新娘婀娜多姿的背影王诩强行压下身体上的不适,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螖

      经过上次那件事呛,娫王诩궉开始对玄镜司提供的资料持保留态度。

      内练之气运转,王诩体内的气血开始翻腾。

      ἗在气血밖的冲刷下︗,王诩的右臂快速变成赤红色,这是气血被催发到极限的表现。

      汍 肩胛微变圩,一슋支如同烙铁一样的手掌,轻易的洞穿了血衣新娘的头颅。

      看着像没事人一样,渐渐脱离自己右臂ꂺ的血衣新娘,王诩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

      连处在第六层巅峰的《横练铁布衫》都奈何不톃了血衣新娘,失算了。

      王诩本以为玄镜司之所以拿不下血衣新娘,是因为玄镜司里的武道高手名不副实,一身武道气血孱弱不堪。

      ꩋ 所以,磁他来之前心里还是찚挺有底气的。

      可眼前的这一幕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身处《横练铁布衫》第揅六层巅峰的他自保或许不难,想要单靠一身武力解决掉血衣新娘只怕是不可能了。

      “该死,这不是逼着我去跟血衣新娘赌鳥一把吗!”ⷪ低声蛵咒骂一句后王诩打消了心中退怯的心思。

      快步上前,王诩走到병婚纱尚未被鲜血染红的血衣新娘身旁。

      看着血衣䶗新娘精致的五官ु,풛王诩压下了心中的不适,猛鋉地伸手拉쀍住血衣新娘套在白色蕾ፌ丝手套中的芊芊细手。

      这是血衣新娘和现世唯一有接触的地方。

      带着㡴我想参加游戏的想法,无缴论是谁,都能捏住这支修长细腻的细手。

      就在王诩的大手覆盖住蕾丝手套中的芊芊细手那一刹那,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了天台上。

      空空荡荡的天台上,唯有脸上挂ﻬ着灿烂笑容的血衣新娘站立在原地。

      ……

      酒清晨时分,柔和的阳光唤醒了全新的一天。ꯩ

      正在酣睡的王诩睡着睡着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

      睁开眼睛,一个身形娇小五官精致的熟悉身影,正趴在床边伸出白腻的玉手捏着他的鼻孔呢。

      ㋃ “玉玉,你想谋害亲夫啊。”熟稔的道出面前倩影的爱称,王诩ᯃ忽的伸手捏住爱人精巧细致的鼻尖以作威胁。

      “早饭已经做好了,我在厨房喊了你三四遍了。”被捏住鼻尖的倩影满怀笑意的为自己辩解。

      厚重的鼻音搭配웱上他尖햀细温柔的声音,居벥然出人意料的有一种䀿迷人的磁性。

      见眼前的倩赐影敢反驳自己,王诩嘴角挂起坏坏的笑容,伸出双手一把将床边的倩影拉ᬩ入怀中。 _

      ꭂ “敢回嘴஖,玉玉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再不给你点颜色看看咱们家夫纲何在。”说笑之间,王诩轻车熟路的抬起大手,不轻不重的落馅到倩影挺翘的臀쩒部龇。

       듓玉玉娇羞的拍打了王诩正准备落下的大手:“要死啦,大早上就想那些事?昨天晚上汧不是才让你쩹过足瘾吗?”

      “昨天晚上吃过饭,今天早上就不用吃饭了吗?”

      “你这是强词聕夺理,不管你怎么说今天早上肯定不行,你的肾需要休养生息。”打着为王诩着想的旗号玉玉理直气壮的拒绝了王诩。

      剸 伸手拍开ັ王诩不愿意轻易放弃的双手,玉玉䷔用尽全力从王诩怀中站起来,扭着细腰逃也似的冲出卧室。

      裹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冲进满是油烟味的厨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