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人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河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粼粼的波光,简陋的小码头一片忙碌,十几条小船一艘接一艘地出发,船上坐的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后生。个个精赤着上身,露出胸前后背黝黑结实的肌肉。褈

      东坞的偷袭小分队又出发了。

      虽然赤眉军一早并没有发起进攻,可是蔡兴依旧如临大敌,派了两百人的쀒队伍出去游弋。

      小船顺着窄窄的河道溜过去,船舷掠过两边的水草,发出刷拉拉的声响。船上的人个个屏气凝神,一副大敌当前的紧张气氛。

      实在怪不得他们헦紧张,昨天出来时遇到骑兵突袭,被砍死了好几个,看来敌军加强㈫了河岸的巡视,他们的偷袭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这里是渭水的支流,曲折狭窄,时不时地出现分叉,拐入另一个水道。如果不是当地⹌人,很难能找到正确的路径。 쳧

      쭞 ᔏ 拐过一个弯儿,小船冲出狭窄的河道,来到渭水宽阔的河面上,眼쑖前豁쎕然开朗。

      小船转头向西챡,准备寻找一处隐秘的河岸停泊。忽然有人喊道:“看,有大⼅船!”

      两条大船顺流而下,与逆流而上的小船相对而行,眨眼间就到了近前,船上站满了人,全是端着手弩的士兵

      “是石里郳坞的船!快调头回去!”

      大船上的玝士兵齐声高뼆呼道:“动者射杀!降者免死!”뒧

      有几只小船见机较快,掉转船头向回划,却招来了一阵箭雨,船上无处躲避,立时有十几人中箭,连声惨呼冱。更有人直接向水里跳,也遭到弩箭齐射,死伤数人。

       其余人便不敢再动,憗十几条船挤在一处,乖乖地缴械投降。

      䩪 只有两艘船行动较慢,远远地缀在后头,此时见了,便钻回到狭窄的水道之内,逃回东坞。

      一下子损失了十几条装船,一百余人被俘,蔡兴着实有些心疼。田先生却道:“河道狭窄,大船无法혞进入,只须卡住水道入口,坞门紧闭,彼辈必不能克。”

      蔡兴点了点头,田先生ᇻ说得对,坞内积了很多粮草㵡,够他们守上一年半载的,只要把水陆两道门一关,要想进来只能ّ爬城墙。可敌军拼死拼活爬了三天还不是毫无办法?

      张丁已覆灭,赤ᴴ眉军不会常驻,这石里坞终归是他蔡兴的天下。

      蔡兴秀越想越觉得有理,心情渐渐好转,甚至有些踌躇满志,直到一个坞兵来报:“坞主寉,赤眉贼好像又有援兵来了Ι。” 愪

      蔡兴心里一惊五,急忙来到坞墙上,远远地看过去,只见尘土飞扬,遮天蔽日,矖旗帜森森,一队人马向石里坞方向去了。

      囻  他多少有些心惊肉跳,뻛忙向田先生问计,田先生道:“前几日赤眉贼攻城,可见他们有什么旌旗?”蔡兴摇头。

      田先生道:“赤眉贼一向不设旗鼓,军中地位最高者为三老,其次从事,再次卒史,士卒皆互称为巨人,作战之时,士卒看㦰卒史,卒史看从事,从事看三老。命令皆是口口相传獂,为将者皆亲自上阵,뎋身先士卒。今日之兵却疇广布旌旗,蔡公可知为何?”蔡兴摇头。

      田先生道:郷“此为小皇帝假做疑兵,虚张声势,乱坞中人心尔!”

      蔡兴刚放下点心,旁边有人쨼道:“占领石里坞的羽૶林军是有旗帜的,难道是又来了一支羽林军?”

      牝没想蟗到蔡兴忽地怒了,喝道:“胡说八道!再敢乱我㷦军心,斩尔狗头!”吓得那坞兵急忙退下,再也不敢言语。

      这一天附近不断有队伍抵达롬,除赸第一支去了石里坞之外,之后的队伍都在东坞对面扎营,一营连着一营,连扎了几座大营。

      坞兵们见第一队援兵来时还在笑,见第二队来时就有些心虚,等到几队人马不断抵达,恐慌气氛已在士兵中间蔓延。

      到了晚上,东坞已被团团包围鞙,三面全是营盘,看样子足有犔几万兵马,就连临着水的一面也被两条大船礘堵住,虽然他们进不来,可小船也很难出去。

      当晚城外鼓声响了几次,每一次都震天动地,好似千军万马在攻城,等到蔡兴螛带人冲上坞墙,只发现一队敌兵从城下一掠而过,却并未攻城。

      如此反复了几次,搅得整个东坞不得休息,蔡兴几乎是一夜未睡,疲惫不堪。

      第二天一早,坞墙下面来了一支人马,用箭将一封帛书射了上来,坞兵们大多不识字,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可是没关系,那些人슧在下面扯着脖子念,念的内容ꢣ倒也听清了几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蕞尔小坞,不自量力”“竟敢对抗大汉天兵”“十万大军一到,尽皆齑粉”之类的云云몿,后面有几句应该划重点的大家都听懂了,意思是明晚是最后期限,明晚之前投降可保全坞人䜣性命,否则大军破坞之时,鸡犬不留。

      听着“破坞之日,鸡犬不留”几个字,坞里的人都有些惶恐。

      早有人把帛书送到蔡兴手中,蔡兴看了,又惊又怒。田先生道:“请蔡公予我数百精兵,今夜前去䝹劫营,便见分晓。”

      퉵蔡兴摆了摆手道:“贼人恐吓,正可促众㱎人坚守,吾㺺等闭坞自守足矣,怎能让㌨先生亲身犯险?뽭此事容后再议。”

      虽然田先生多次主动要带兵迎敌,但蔡兴却有点瓶不太放心,只让他随在自己身边谋划,指挥守坞,不敢让他独担重任。

      阮帛书内容在坞内口口相传,恐慌情绪不断蔓延,“破坞之日,鸡犬不留”八个字好像重锤一样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而明晚之前投降可保全坞性命的话,众人都心存疑虑,不敢轻易相信。因为赤眉军的名声实在是太差了,他们ꗖ到了哪儿,哪里都是残破不堪,坞门一旦打开,便由不得坞民自己做主了。

      正当坞民心神不宁之际,坞下又来了数百人,射上帛书数封,内容却不是给蔡兴的,而是告东坞全体乡亲书,乡亲们不识字?没关系,皇帝陛下体贴地安排了人,帮鞨着乡亲们念信。

      话都比较简单,大概意思是大汉皇帝陛下知道你们都是受了蔡兴蛊惑,被逼着对抗大汉天兵。皇帝陛下爱民如子,在郑县时不忍见百姓无食,开仓赈济,万民感戴。如今看到东坞之民受人挟持,心彶中甚是痛惜。因此网开一面,只诛首恶及顽抗者。若抗是乡亲们肯放下武器,投降大汉,皇帝陛下既往不咎,赦免你们的罪过,保护你们的家园,让你们该ጰ吃饭吃饭,该种╋地种地,从此重新归入大汉治下。如若不然,等大汉天兵破坞之时,一并诛死。

      ḙ数百人齐齐地喊道:“违者诛杀,降者免死붜!”

      桳 没办法,那时候没ᓩ有扩音器迈克风,广告只有靠吼。这些人绕着东坞走,边走边喊:“违者诛杀,降者免死!”喊得守窥卫的坞兵딏心慌意乱,完全没有了前几天众志成诚守护坞壁的心气了。

      更让人人无战心的是,这些来劝降的人,都是他们的老相识,或者是新整编的“石里军”,或者是这几天被俘的东坞青壮。

      一个后生扯着脖子嚎道:“乡亲们,别犯糊涂了,这么拼命䤼为什么?放下手中的刀吧,Ἂ皇帝陛下不会为难咱们的!昨天陛下还赐我吃了牛肉,呜-呜-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牛肉,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没想到他身后的几个人竟七嘴八舌地怒骂道:“还好ય意思ꪺ说!一共一盆肉,被你抢了半盆去!我他妈的就吃싨到两块!”“你怎么说还抢到两块,老子就喝了碗汤!”

      坞墙上一个后生不屑地道:“这鼥些人真贱,几쐸块肉就被人收买了!”

      旁边一人却舔了舔嘴唇,嘟囔道:“我也想吃牛肉。”

      这一天,满坞的青壮耳边都是“违者诛杀,降者免死”这八个字,即便没人喊了,这句话还是顽固地留在脑海中,时不时地冒出来骚禨扰一下。

      这些心理攻势都是明目张胆的阳谋,暗地里的阴谋也绝对不能少。

      昨天被俘获的坞兵部分已被释放,有的人甚至已偷偷地回了家。他们的话印证了城外的喊话,皇帝陛下对于俘虏是优待的,石里坞的俘虏都已被整编,日子过得比以蛹前还要滋润。东坞的俘虏也没有受到虐待,甚至还与注大军一起吃了牛肉。

      牞 一个蔡氏小宗宗主之子通过水道潜回坞内,传达了皇帝陛下的意思,谁若能斩蔡兴归降,便能取代他眼下的地位,Ө成为蔡氏新的一族之长。

      小宗宗主喝斥儿子胡说,转身便去造访其他宗亲,四处渕打探口风。

      当天东坞中暗流涌动,各种流言浮于尘上,空气中充满了不安。

      有一种传言说,皇帝陛下是听说张丁鱼肉乡民,杀人越货,特地来剿贼保境安民的,从来没想过要屠ُ戮东坞。相反,蘽最近几天,陛下安抚乡民、赈济⚃穷苦,附近乡村皆已感受到大汉皇帝陛下的天恩。

      不料东坞自己作死,夜里偷袭汉军,这才引来汉军攻城,皇帝陛下震怒之下,召集四方悀大军,要破东坞易如反掌,但陛下不愿杀戮太重,仍然给了东坞坞民一个机会,在汉军攻城前,只要肯出坞归降,皇帝陛下便会保全东坞,不加诛戮。

      离攻城的期限只剩下一顼天有余,坞民们已经暗暗地展开了一场争Ṱ论,是战?是降?各持一端,不知不觉间,原本的同仇敌忾早已荡然无存。

      不뾰过两天的功夫,蔡兴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虽然众人表⁠面上还是对他恭恭敬敬,可是욷望向他的眼神儿却躲躲闪闪,好像内心有什么想法怕被他看透。

      当天晚上⺫鼓声又响了一夜,覃没有人能够安眠,外面营寨的灯光好像无数观众的眼睛,让台上的人全都入了戏。

      这种精神上禘的折磨比真刀真枪的厮杀更令人ܨ难以忍受,蔡兴大睁着双眼熬到天亮,他怎냙么也想不明白,两天前还勇气十足立志坚守的坞民,为何突然就Ꝉ变了,变得畏首畏尾、患得患失。

      这就是心理战的厉害之处。

      本来坞民坚守,是因为没有退路,赤眉军要残破他⦨们ꢌ的土地,杀戮Ṍ他们的亲人,人人都要保卫家园、奋力求存。如今皇帝陛下却给了他们一条活路,只要大家归顺,便什懖么都可以保全。不用战争,不用死人,不需要动刀动枪。

      只需要点一点头,便会得到他们一直在用血汗争取的东西,那么他们为桥什么还要拼上性命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