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的主播在哪直播

      像这般垄断供应链、借以谋取暴利的做法,在地球那边估计逃不掉工商局的罚单,不过在乘黄诸国似乎还没有类似先例。就现阶段来说,能看透这点的大概恐怕也只有谷辰而已。

      虽然光是能想出这样的点子就相当厉害了,但不知为啥,谷辰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委托你们采集长生果的,是信和坊吗?”

      这时候,不住盯着那边的女剑士终于忍不住问出来。

      “呃,飞燕大姐,保守委托方秘密可是拓荒者的行规哦?就算是您问也不能随便说的啊。”

      虽然因臣服雷剑使的实力而对飞燕加上敬称,但甲士郭备还是婉言回绝着飞燕的问题。那副游刃有余的神情让女剑士看得相当不爽,但也让谷辰确信了猜测。

      “是日升昌吧?委托你们的。”

      “噗哇!?”

      郭备的从容神情瞬间崩塌,旁边的小人枪使也朝坊师投来见鬼般的神情。毕竟光是商社委托采集素材就已经算得上是稀奇事了,而谷辰居然直接把商社名字都报了出来,那推理力已超出拓荒者的想象了。

      “真的是日升昌?”

      从两拓荒者脸上读到答案,飞燕的语气当即转为严苛,而旁边小乙亦露出不惶多让的嫌恶神情。被人捷足登先也就罢了,偏偏横插一手的不是别人,而是在感情上毫无半点亲近之意的日升昌,实在难以接受。

      “不不,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哦?而且谷少自己猜到的也做不得准吧?”甲士郭备急忙摆手否认着,但额头冷汗却深深出卖了他的心思。

      女剑士和小白猿齐齐朝甲士郭备投去尖锐的视线,

      “哼,脑袋转得还真够快的,应该说果然不愧是坊师吗?”

      这时候,旁边骤然朝进第三方的论调。那裹挟着锐气的高压音线,绕过了飞燕跟小乙,笔直朝向谷辰射来。

      “你就是那个跑去跟泥泽主单挑的坊师吗?我们组的两笨蛋好像颇受你照顾呢,在此先谢过了。”插嘴的是炎使红鱼。那红玉般的眼瞳直直盯着谷辰,其中并无多少亲善之意,却充满品头论足的味道。

      “……不用客气。”

      如此回答的谷辰,情不自禁感到背后阵阵发凉。这位精悍女炎使先前已展示了那无以伦比的摧毁力,而此刻那目光则让谷辰联想到某种肉食性的凶猛鱼类。

      旁边飞燕皱皱眉。虽然很想上去截断女炎使那咄咄逼人的视线,但因对方正在跟坊主搭话,她不能不顾虑到从者的立场。

      “明明是坊师,跑到外域来做什么?散步的话,石松林离黎阳城也未免太远了点。”

      既然委托内容都暴露给你了,那你也该说出来意才是道理吧?红鱼的弦外之音便是如此。理解这点的谷辰,也直接回应着。

      “抱歉,但我现在的身份是‘补师’,正和伙伴组队踏荒。”

      “什么?谷少你来当补师!?”

      “从来没听过坊师当补师的例子啊……啊咦?感觉还蛮合适的。”

      谷辰的宣告在拓荒者中引起阵阵惊呼,而谷辰则耸耸肩膀,迎着炎使视线举手指向她旁边的物体。

      “至于我到石松林的理由嘛,就是为那东西而来。”

      “你是说,长生果?”

      顺着谷辰手指望向装满长生果的皮口袋,炎使红鱼连眨数下眼睛,随即像理解事态般的,嘴角牵出毫不掩饰的嘲讽弧线。

      “原来如此,想要素材又不舍得花钱雇佣拓荒者,于是便带着从者亲自上阵吗……以坊师来说,或许我应该称赞你勇气可嘉?不过外域可不是光靠这类小算戏就能通行的地方。”

      “多谢你的忠告。不过敝坊目前还是建业初期,没有雇佣多余人手的财力,就算危险点也只有自己上了。”谷辰淡然回应着。

      碰了个软钉子的红鱼露出颇无趣的神情,偏头瞥向对面的女剑士,微微眯起眼睛。“也罢,石松林不是什么危险地域,有她的话应该没啥问题……至于能不能采到你要的素材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当红鱼这么说着时,旁边甲士以颇为歉意的口吻说着。

      “呃谷少,其实那啥,我们在石松林转了好几天了,成熟的长生果差不多都被包圆了……要不你们过半个月再来看看?”

      “喂喂红鱼,反正委托人那边也不知道具体数量,现在匀些给谷少也行吧?按市价算的话我们也不吃亏的。”吃人嘴短的小人枪使也禁不住出言帮腔,却当即被炎使给瞪了过去。

      “别开玩笑了。契约就是,约定了就要去遵守的事物。要是凭自己心情改来改去的话,那还订契约干嘛?”红鱼说着斜瞄向对面坊师,毫不客气地放言着。“再说了,我才不想把自己辛苦采集的成果,拱手让给把踏荒当成过家家的蠢少爷呢。”

      “过家家的蠢少爷?你在说谁?”

      听着炎使的污辱言辞,飞燕再忍不住地出言喝斥。

      “怎么?我有说错吗?”红鱼朝女剑士投去挑衅的视线,伸手拍拍装满契约物的皮口袋。“要是你们真想要这个的话,就凭实力来夺取吧!前提是那家伙有胆量开战的话。”

      “以为我不敢!?”

      飞燕嚯地站起来,但没等她手伸过去,腰间剑怪已铿然出鞘。

      剑怪拖雷原本就是一扎就炸的刺猥性子,听着前面炎使胆敢一再放言侮辱自家坊主,爆脾气顿时上来了。只见着灼灼雷煌从剑身喷涌而出,有如游龙般沿女剑士的手臂徐徐盘旋,不时闪出阵阵电花。

      就在郭备沙祖看得大惊失色的时候,那边噗地一声,从小白猿背后骤然腾起一硕大水球来。

      壶怪和剑怪好得一莲托生,再加上事关坊主名誉,这时候当然要卯足力气支持。只见那水球在空中悠悠晃动,尽管看似人畜无害,但散发出的威胁感却毫不压于那边的狂暴剑煌。

      “喂喂!?”

      剑煌水球左右放威,郭备沙祖则是真的慌了起来。

      一剑斩倒泥泽主的飞燕就不说了,那貌不惊人的白发少年,居然也是厉害程度不输给红鱼的水使?可是离上次分手才没过几天啊,谷辰到底是从哪里笼络到这等高手的?还是说,现在业界中高手已经成大白菜了,满大街随便拣拣就有?

      在甲士枪使惶然失措时,始作蛹的炎使红鱼,见状却是不惊反喜,

      “嚯,有点意思。”

      红鱼一抖法杖站起来,一轮炎浪随即席卷过现场。

      就像受炎浪刺激般的,摇晃的水球骤然静止,而那边飞剑也握剑摆出雷切的起手势。

      炎,水,雷,三股异乎寻常的强悍灵梵彼此激荡,一时间摧得烈风习习,地动山摇。急剧提升的灵压刺痛着肌肤,尤其在近距离感受着那股威压,甲士郭备等人纷纷面如土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