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么么视频

      뵝 七个暗红色杀字绕过张讼,迎着面前那个高大的身影撞去。

      壮汉皱着眉头,他不想招惹这个疯子,同样不能容忍他坏自己的好事。

      恐怖的波动在他面前产生,七个杀字不断变换形态,却始终无法突破近身,他也同样无法磨灭这七道先天杀念,前进的脚步也停下来。

      “仇满洲,你过了!”二人最终斗个平手,一头银灰色长发表情狰狞青年出现在张讼身边。

      他拍拍张讼的肩膀,仰天大笑,爽朗的笑声竟让张讼心底踏娵实了一些。

      “哈哈哈哈,死(四)皇子,三百年前那一架打的不尽兴,小的打不过老的却蹦出来搅和,也不羞耻!今天难得有机会,我们再来一场,如何?”仇满洲的瞳孔中充满疯狂之色。

      果真如传言那般,仇满洲与人动手毫无道理可言,全凭个人喜好,而且,这两个人似乎还有些恩怨。

      “吾没有兴趣和疯子动手,⒴吾只要带走那个孩子,日后想打架随时来四圣山找我,吾等着你!”圣皇子面带威严的说道。

      “哈낀哈哈哈哈...都说我是疯子,我看你也疯了才是,哈哈哈哈...”仇满洲更加放肆的笑起来。

      同时俯下身,对着张讼说道,“让我去他的地盘和他切纇磋,哈哈哈哈...你家鳜里的老东西我打不过,他也杀不死我,无趣的很!”

      “都说圣猿堲族一门四圣,可是那老东西缺德事做多了,大儿子失踪溶,二儿子夭折,三儿子去朱雀神宫装杯被人宰了,就剩下你这个死(四)皇子,结果你居然自封圣皇子...”

      “啧啧啧,你说可怜不?活该不?哈哈哈...”仇满洲口无遮拦的说着这些秘辛,圣皇子的表情终于挂不住了。

      “仇满洲,你别以为我杀不了你!”听这口气,圣皇子这次是真动怒了。

      “我看你就是不顺眼,今天就是要保他离去,你能拿我怎么样?哈哈哈哈몤...怎样...”

      ㋒二人一个极致癫狂,一个阴沉冷静,张讼Ɇ和易意外的成了看戏的局外人。

      圣皇子的神色一片阴沉,说起来,仇满洲发起狠来要做点事,他还真奈何不了他。

      能够在众多大神通者以及二十八星宿手里数次逃脱,全仰仗他的天地极速,这是一门极其罕见的特殊神通。

      这也是他能如此张狂,却又能横行天下的缘由。真撕破脸皮了,杀死他难度太高,杀不死吧,他没事来杀你两个族人,完事便远遁而去,你还真拿他没辙。

      “你确定不问缘由,便ᄼ要与吾作对?”圣蔨皇子的声音很浑厚,听的张讼有些耳鸣,显然此刻他已经动了真火,准备和仇满넢洲走上几招了。

      쒼“没有⹀什么比看到你这张脸变臭这种事,更让人愉悦了!我倒要看看,一门四圣是不是浪得虚名!”貧仇满洲兴奋的说道。

      “如果不是那里的庇佑,普天之下,早就没有你这个疯子的容身之所了,就你的所作所为,人人得而诛之。”

      二人的气息逐渐发生变化,随着他们对峙的增强,周围的쏴场域也开始愈发沉重。

      “灭天手!”圣皇子动若雷霆,上来便是可怕的大神通,紫黑色的手悄然无息的于虚空中成型,径直拍向仇满洲圗。

      张讼眨个眼的功夫,紫黑色大手便已经印到地面上,可怕的余波让张讼不得不全力抵御,才堪堪没有被掀翻过去。

      ⠌灭天手这门大神通乃是圣猿族的看家本领之一,运用起来变化莫测,难以躲避。

      圣皇子见识过仇满洲的天地极速,自然知道这一掌不可能打中,下一刻他的双眸散发出深红色光芒。

      學 张讼迎上圣皇子的目光时,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可依然被刺的鲜血直流,这究竟是什么神通?居然有如此可怕的目力!

      火眼金睛!圣猿族大神通,能视不可见之物,修炼到至高境界,据说可以双目断神,洞悉未来。

      紧接着,圣皇子接连打出十八记灭天手,每一击都强悍如斯。能够修ဿ炼成两种大神通,绝对担得起圣皇子二字。

      挝 待他攻势散尽后,尘烟散去,方圆五公里内的地面充斥着大大小小的坑洞,更有巨大无比手掌印在其中。

      张讼此时终于可以看到仇满洲出招了,他感觉自己眼睛花了一下,下一刻仇满洲的拳头就来到圣皇子脸边上了。ྲ

      这时,张讼才真切的体会到,速度二字意味着什么。仇满洲的㻷天地极速世上无人能及,圣皇子稳如磐石,加上火眼金睛的配合,与他斗了个平手。

      不多会二人同时收手,从仇满洲轻松的神情来看,似乎并未认真。

      ᝹ “哼,跟个又臭又硬的石头一样,无趣的很!”

      圣皇子眉头紧蹙,这次前来鄂县,其主要目的是来验证一门尚未完善的神通——妖化

      就目前来看,妖化试验问题颇多,还有很大ꬔ亟待改进的地方。对于妖族的第三代计划,反对声音同样不在少数,血统越是高贵的妖,意见自然更聾大。

      圣猿族战斗力在妖族中也能排到头一档,他们不需要这种手段来生存。所以,他们剑走偏锋,选择去尝试如何将人类妖化这翙样的一门手段。

      鯻此番圣皇子的临时起意,更多的是想去了解一下第三代计划中的“最优解”具体表现怎样,谁知好死不死的,被仇满洲横插一杠。

      圣皇子不再紧逼,但他同样不会轻易让步繮,他知道仇满洲是诚心要和他作对罢了,对庤这二人他不过是借题发挥。

      “吾不能带走他们,你也同样休想,吾若想杀他们,你同样拦不住。”圣皇子语气恢复了一慣的从容沉稳。

      听到圣ᙁ皇子挑衅的话语,仇满洲果깦然上套。“哦?你是在威胁我?”

      气氛突然降至冰点,“死(四)皇子,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杀不了你吧。要不要试试看,杀你,我需要几招?”“仇满洲漫不经心的问道,七道先天杀念来到他身边盘旋,蓄势待发。

      看来刚才他并没有动真格的,那七道先天杀念散发出冰冷、死寂的波动,只一瞬间,张讼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冻结了。

      “吾不愿与你多做纠缠,并非怕你。”严格意义上讲,仇满洲是成名于他上一个时代的大妖。

      作葷为一个“年轻”的妖族,能冲他说出这种话,圣皇子的底气可见一斑!

      “听说,圣猿族还有一门神通,可以让你们死了以后﹬,重聚魂魄,拥有起死回生的伟力,希望你有认真修炼。”仇满洲的眼神透露出危险的信号。

      圣皇子没有回应他的话,按照计划他此时早该撤退了,因为这里即将被夷为平地。

      他们不希望走露风声,所以选择用这种方式去毁灭一切证据,再拖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圣皇子双掌合十,金红色光芒激荡而出,古老苍茫的气息从中传出,仇满洲眼神一变,身体姿势更加警惕,似乎随时都可죲能爆发出致命的一击。

      圣皇子的动作有些吃力,他缓慢拉开双掌,一根燃烧着火焰的金红色长棍缓缓出现,随着它的出现,天地失色,周围万籁俱寂。

      “哼!老东西居然把盘龙棍都交给你了,还真是待你不薄啊。”仇满洲收起七道先天杀念,似乎有了停手之意。

      “咚!”一声脆响,圣皇子将燃烧着的盘ŏ龙棍杵在面前,散发出隐隐约约的龙啸猿啼声。

      盘龙棍,是圣猿族流传下来的镇族圣器,据说是圣猿族祖先采用龙角炼制而成,是一件恐怖无比的大杀器! 龿

      “吾有个好主意,吾想你听了之后,会喜欢的。”圣皇子平静的说道,从他身体的僵直状态来看,方才的召唤显然对他消耗很大。

      ׶ 盘龙棍可不仅仅是拿来威慑仇满洲用的,更是一会拿茽来毁灭证据的存在。

      “哦?说来听听,如果还是那么无聊的话,我不介意跟你再过两招。”仇满洲满不在乎的说道。

      “时空之门,生死各安఼天命!”

      “妙极,哈哈哈哈...这个我喜欢,有看头!够刺激!生死各安天命!”仇满洲听罢大笑起来,甚至还在大笑的间隙抽空拍了拍圣皇子的肩膀,下一瞬又回到原位。

      他的笑声很复杂,夹杂了许多莫名的情绪。

      “来吧!”仇满洲的声音充满着期待。圣皇子一招手,盘龙棍仿佛拥有生命一般飞到张讼二人面前旋转起来。

      随着它速度加快,一条金红色光带呈现出来,很快纵向拉伸开,变成一个金红色圆环,中间荡漾着水一般的波纹。

      这一手直接让张讼惊呆了,他认出来金红色圆环中间,居然是混沌的时空,它居然可以开启一条时⡺空뭴通道!

      仇满洲转过头䯫,对着呆滞的张讼和,和更加茫然的易说道,“该上路了,二位。”

      仇满洲的语气充满戏谑Α,可听瑙在张讼耳朵里,只有冰冷之意。他领着易缓步靠近过去,低垂着头,不敢暴露出一丝㕮一毫的异样情绪。

      他只有一个念头,活下来!离开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瞧瞧,死(四)皇子,쮬我就喜欢这种人。你看到他的眼神了吗?哈哈哈哈...”⃤

      “多么完美的眼神,充满克制隐忍,散发着仇恨的光芒——”突

      仇满洲的话音刚落,一道寒光闪过,张讼的右臂整个脱落下来,向后划出一道完美炎的弧线,整个过程快到一滴血都没有洒出。

      直到走出去三四步以后,剧烈的疼痛让张讼眼前一黑,脚下止不住的发软。

      他感觉自己双腿变得逾越千斤,肩膀处光滑整洁的切面上,还能看帘到血液的流动。

      唎那道时空之门在他的视线中越来越遥远。他想要拼命嘶吼,来宣泄一下那令人崩溃的痛苦。

      但他不能,此刻他们二人的性命完全掌握在对方手里。

      易艰难的扶㎮着沉重的张讼,这一切对他来说太具有冲击力,二人跌跌撞撞的向圆环处挪动着。

       明明近在咫尺的光门,在张讼眼里开始左摇右晃起来,他的牙紧咬着,步履沉重且坚定的向前走去。

      “哈哈哈哈...看到没ཏ有,死(四)皇子ǧ,多么令人兴奋的场景啊!尽可能活下去吧,记住我的名字,놯天生杀星——仇满洲!我等协你来报仇!”

      一阵眩晕感袭来ꪱ,靠ᘪ着易的支撑勉强进入光䈔门뒾中的张讼,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轰然倒下。

      昏迷前他在心中疯狂呐喊着,“这就是真正的大神通者吗?即便如此,⸖我也会连本带息的讨回来!人如何,妖怎样?我都要让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离Ἆ城张府。᲌昌星殿内

      神色阴翳俊朗青年紧盯着面前的下属,鄂城薝距离此地有六百多公里,消息传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过去近半月有余。

      菺鄂县仿佛一夜之间,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再无半点消息传出❱。直到现在,他甚至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面色阴沉如水,下属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一口大气不敢出。

      뒠 在发现鄂县方向传出异样,屡次联络无果后,他第一时间前훀去查看。那时的鄂县已经被一片漆黑的夜幕笼罩,并且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他不敢冒进。

      直到里面强大的波动不时出现,以及听到一个让他肝試胆俱碎的名字,天生杀星——仇满洲。

      人䄻的名ﵨ树的影,他一刻不敢停留,直接躲进附近的据点,一直到两藀天后才᥀敢过去查看。

      那时候的鄂县已经是一片废墟,就像是被人生生抹除一般干净,所有的生活过的痕迹都被彻底泯灭。

      他冒着风险小心的翻找是否有线索留下,终于在第四日发现熟悉的ꇯ张家印记,破解后发现里面的信息ẇ已经残缺不全。

      前些햜日子的记录虽有残缺地方,但语意连贯,大奞意能够看懂。直到事发那晚,留下信息的人似乎受到极大惊吓,他只拼凑出一句费解的줠话。

      “索命...妖...不是妖...全死了!”读取出这个消息后,他当机立断,骑着最快的马一膠路马不停蹄的赶回离城。➘

      此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一周多的时间,即使不眠不休穣的赶路,他也是刚刚将消息传达到武昌天官面前董!

      发生这样重大的事件,一名天官无声无息的消失,天宫方面肯定会有所反应。

      他相信天宫的消息不会比自己的更灵通,虽然天宫的手触及整个大陆,但在偏远之地,布置自然薄弱,消息传递也会阻塞滞后。

      不过他关注的是,为옧何那个煞星会出现在鄂县那个地方?

      他们打着什ꞯ么算盘?是怎样的力量,可以在一夜之间将一座数千人生活的县城夷为平地?

      如果不是恰好自己对那个废物收的徒弟感兴趣,派出︨人手盯梢他,怕是也会错过这个重要的情报。

      再去问责意义不大,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武昌天官挥手示意下属退下。

      他不担心妖族大能会杀到离城,几百年来离城能够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办法应对,他在想如何利用这个消息来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

      “听着,近日本쐱座会增派人手给你,你率领一众部下,去鄂县废墟里救人,若是有幸存者,务必将他

      ’保护’好!”

      他刻意将保护二字语调加重,其下属会意,领命后告退。

      “来人!”

      “在!”一道身ꎏ影从暗处浮现,他是天昌殿内的侍卫之一,平时的任务就是ⰼ隐匿在暗中,听候天官差遣。犿

      “让鬼兵部小雨来见我!”

      “遵命!”他对青年的任何命令都只有一个回答,不需要表露出任何情绪,服从就是他的使命与意义所在。

      퀵 鬼兵部是张ᔊ家隐藏实力之一,隶属于퀘张家瀀直系,其中大多是张家死士组成,这些年来张家在正途势微,所以早就在积极准备后手。

      武昌天官,本名张先,天历四百六十年生人,与张讼同龄,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是支脉后裔,而张讼是主脉后裔の,这正是他不断想要证明自己的原因。

      二人几乎是先后成为张家新晋天官,张讼为人处世大大咧咧,年少成名,且好面子,有餶些时候容易让人下不来台。

      张先就会来事的多,一直不声不抢的,在周围人印象里更加儒雅,人缘也更好。

      僉 家族新生代里,他们两个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同样在二十岁出头,就拥有一身៨神通癷,张先要稍大一点,所以更多的声音,都是对张讼的天赋的肯定,而张先做的好也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为何⢔张讼会被外放到如此边远之地,也许就有他在从中作梗。

      一道身着黑色劲装,一头乌黑秀丽长发的蒙面身影,半跪在趗张先面前。

      “见过武昌天官!”她的声音很冰冷,不带有一丝情感。像她这样的死士,张家还有许多,大多是收留的居无定所的孩子,从小开始培养,训练他们的身法、手段,来帮ո助张家进行一系列的暗中活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