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anntube视频

      谭琴仿佛真的能轻易击败四垹人一样,那不屑一顾的态度着랠实令人火大。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

      “你小子如此托大,我现在就要胉让你看看爷爷的厉害!”

      雯 “吃我一招!”

      “接招吧,蠢货!”

      眼见着这位如此嚣张,四人索性也不保留实力了,筌刹那间一拥而上,各락出奇招——一个个的或挺剑,或举刀,或握拳,握踢腿,在一瞬间自四个方向朝着谭琴毫不客气地袭来,就连出招的余㸳波都掀起了一࣋阵阵的罡风,隐隐췮有要将儼屋顶掀翻之势!

      ꛜ ᒒ 䡰 “谭琴!”

      此刻见谭琴陷入了危险之中,邬芸惊得后颈上冷汗直冒,俨然是紧张得不行,她实在不愿意就这样让学院内最有潜塬力的导师殒命此处。

      然而当她刚准备出手相助时,却突然想起了谭琴之前的吩咐,自知谭琴应该不至于说出没把握的话的她,只得匆忙引真气延伸覆盖住了人群,随ꫛ后纵身拦在了惊慌的人群之前,举剑防御。 攍

      ⯛ 凌云境强者的真气屏障质量也就尔尔,不过虽然它不一定㭚能直接接下同等强者的招数,但挡一挡这样的余波还是绰绰有余的。瓼

      尽管如此,她也时刻注视着战场的情况,显然是打算在发觉谭琴支持不住的时候出手支援,这样至少也能救下他的那一条性命。

       不过ᱲ稍等一会儿,她便发现自慲己的겚担心뎢着实多余了——

      ➻ 面对着四位凌云境强者的合理围攻,谭琴却依旧ෆ不慌不忙,甚至依然没有取出长剑的打算,而是双手向上轻抬,须臾间磅礴如山岳般厚重的大股真气便凝聚于手中,随后闭上了双眼。

      那淡蓝色的真气远鋗远看去似乎散发着一股热气,将四处的水汽氤吏氲得如同仙境一般,与此同时却见右手阄掌心处突然涌出一抹赤红色的真气,“嗖”地一声便混入了那抹真气云团之中,在将真气混成了紫色之后,顿时便将这抹云团扩大到了足以笼स罩前方一整片视野的程度!

      “怎么回事?”

      那来袭的四人看不出什么门道,此刻也根本来不及去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门道,因为招式已卋然出手,想收回来俨然是不可能的了,只得硬着头皮将手中的气力尽数徵逼出——

      直接灌入了这团云气之中!

      在硔他们看来⟼,自己这边聚集了四位凌云境强者之力,纵然这一位内力睤稳如山岳,也终究不过也是哋一位凌云境,榥必然挡不住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घ刹那间,却见谭琴的脸色骤然变成了猪肝色,抬起的双手袍袖被对方的真气所剪烂,隐隐能够看到那纤瘦白净的胳膊上暴起的青筋,能听到他因疲惫而止不住的喘息声阵阵。

      这些迹象似乎在证明,谭琴在面对四人围攻时已然是力不从心,他恐怕撑不住了崿! Ẻ

      “成了!”

      那四人见状大喜,更是不遗余力地将全身真气推入其中,企图∘在一瞬间以劒骇人威势将其彻底粉碎!

      朜“谭导师!”

      此刻,不仅仅是邬芸,即便是她身后所护着的这些学员,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不自觉地血压升高,纷纷急切地喊出了声来——他们俨然也不想ᓳ看见谭琴被击败的样子。

      뼒“不妙,他好像顶不住了!”

      䪕 躲在后面的安浪神色有캒些阴沉,他暗暗调动丹田真气,打算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替自己的导师承担上哪怕一丝一毫的压力!

      虽然只是做了几天的师生,但是谭琴那几天充实而有趣的课堂早已使自己心楃悦诚筎服了。

      时间尽管不长,他们之间仍有一股淡淡的羁绊存在,更何况谭줙导师刚刚可是舍身出去救了诗铃,救下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自己又怎么能够对他见死不救!

      卞啱然而,正当他浑身ಷ如弓般拱起,打算一跃而出给谭琴传输内力的时候,前方却突然传出了低沉的一声——

      “先不要出手,安浪。”

      “什——”

      安浪惊讶地望了一眼谭琴的背影,见他身形依然坚挺而无法被撼动,与刚刚摇摇欲坠的姿态截然不同ꊒ,这不禁令他腺感到疑惑万分。

      不过只是稍一思考,他便明白了自己导师的打算了——

      他打算以自身作为诱㪶饵,骗对方以全力出手! ᴲ

      难不成他真的有后手?!

      ᒱ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想似的,正待那四位全力出手以试图啶致谭琴于死地的时候,他们却惊讶地发现眼前的这一位突然变得神态自ᕌ若,并且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悠悠地笑了笑。

      “抱歉,刚刚是⚶骗你们的。”

      双手骤然向后一收,谭琴紧接着掌心翻飞而出,流动的真气爑突然凝滞在了空中,刹那间如同黑洞一般将四人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裹入其中,令这团云气渐渐地닐扩大到了足有半个望月阁空间那般的大小。

      然而似乎ꁮ由于力度掌控得极其巧妙,大部分的力ง量都被收纳在了婵前方,甚至对于背艴后的学员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压力——溢出的余波딮根本伤害不횾到他们!

      躒“糟了——”

      那四人的这才发觉形式不妙,急忙试图抽手的ౠ时候솪却感到掌心被这团云气牢牢吸住了,眼睛顿时休瞪得老大,瞳孔也一下子缩小了,眉宇中流露佋出的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妙,不妙!

      “他在吸먐取我们握的功力!”

      为首那人急切地喊着,却根本改变不了这被动的局面。

      什么情况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功法?那莫非是魔功?

      쬨“结束了。”

      悠悠叹出鬌一口气,谭琴也再칗没有了收手๼的想法,双手牵引着真气云团向前一抛,随后毫不犹豫地将其引爆——

      金光乍现,云彩四溢!

      刹那间便见四道身影自空中倒飞而出,却又被一股莫名压力狠狠地拍在了地上,震棶撼了这方天地!

      墴“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过后,众人这才敢将捂住双耳的手放下梏,慢慢地朝着前方四人所瓃在的位置看ߝ去,这才发现那站着的四位已经倒在了地上。

      此刻,他们早已昏迷过去,各个都是七窍中都溢出了鲜血,浑身的衣物破烂不堪宛若乞丐。肺珮腑的情况尚未可知,但足以料到情况应该好不到哪里去,而气息更是微弱嗋到几乎无法察觉得到的程度,若非那凌云境的特殊威压尚未散去,众人多半以为他们ල已经死了吧。

      픏 再看前方被破坏的情况,那就更加惨不忍睹了。

      望月阁的三옳面石墙只剩下了一面,地板上延伸出了阵阵蛛网似的裂纹,屋内桌椅荡然无存,天花板变成了一面天窗,晨间赆耀眼的阳光豪不遮掩地直射在众人的脸上,弄得学员们隐隐有种恍惚如同梦境般的错觉ؙ——

      卒 只有这四面透风的清凉和刺目的日光,仍然清楚地提醒着他们这正是现实。

      这极具破坏力的一击,摧毁턩了天ᬕ府内最负盛名的古楼阁,只봯留下了一面光秃秃的墙板。而完成这呂一击的,只是天府内一个新来的凌云境导师罢了。

      融렆合功法——《逆星海》。

      那是“逆星辰”和“逆沧海”之力合而为一,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那正是异人ⱽ界内⡺的《斗转星移蜆》和《北冥神功》,虽然两者显然不能同时运行,但是在融功的融合之下,新功法便具备了汲取他人的招式之力的同时并反弹给对手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前者这招似乎正是梁縿瑜的看家绝学,在亲眼目睹他以此招反弹回雷劫之力重创向彬之后,谭琴便暗自运转融功之力将其牢牢掌握了。

      如今看度来,这一招果然威力非凡,不愧是融功之力!

      融功,再度显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