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咸猪手

      Қ纪輏芸蕾一看吴苍叶这个模样,哪可ﵖ能反对,当场就答应了:“行啊,没问题的,本来到武馆工作,就是可以免费学武的,就是学˺武很꘺累,你要有心理准备哦,对了,你来武馆的话,一个月暂时只有20᙭00哦,不是很多,但是吃住都可以在武馆的。”

      “行,只要让我学武,没钱都可以。”吴苍叶笑了起来,很高兴,没心机的样子砢。➟ 춌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出了警察局,来到了门口了。

      一走出门,吴苍叶就看到有四个穿着朱雀ꊙ武馆练功服的人,刚刚从两辆二手的雪福来车上下来。֜

      这四个人一看到纪芸蕾,立웳刻就跑駽了过来。띈

      四个人,三个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明显就是小弟,领头的是一个三十上下,蓄了一点小胡须的男丼人,面相刚硬,身体肌肉韵律感很强。

      光是从对方跑动的动作,吴苍叶就能感觉到这个人全Ấ身上充斥着强大的力量。

      这是个高手。

      只见那个小胡子男冲到了纪芸ꈘ蕾的面前,面带焦虑地问道:“小师妹,你没事吧?怎么又一个룔人跑出来?你知不䢣知屫道师傅他老人家快急死了!”

      话语里带着明显的关切,有点想要斥责的意思,但是又好像舍脕不得。

      纪芸蕾之前还表现的很有点侠女风范,到了这个小胡子面前就撒起了娇来了,说道:“年哎呀,二师兄,我能有什魻么事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藍”

      “没事就好,下次可不能再偷偷跑出来了,哪怕要出来,你也多叫上几个师兄弟啊。”小胡子男又上上下下看了纪芸蕾几眼,松쮚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旁边的吴苍叶,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位是……?” ꛊ

      “哦,这个是吴苍叶,是个见义勇为的大英雄呢,今天全靠他蒜了,鑺不然我就糟糕了,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纪芸蕾大概是丬为了帮吴苍叶搞定他之后在武馆的工作,所以有些夸张地说道。

      “发生了什么?”小胡子男听到这里皱眉的更厉害了,连忙问道뙦。

      于ᅋ是纪渡芸蕾就把之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崙

      “胡闹!真是胡闹,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可以一个人去跟那些血色兄弟会뎌的人搏斗,那是我们的事情。”小胡子先是说了纪芸蕾几句,然后才看向吴苍叶说道,“这位吴兄弟,今天真是多谢你了,一会请到武馆坐一坐,我们还有重谢。”

      ⥔ 吴苍叶只是点了点头,ↅ像是很开心的样ᤓ子。

      另一边,纪芸蕾还在咕哝,吴苍叶不会武功都敢出手,她一个学了武功的,路见芮不平쓵拔刀相助,不是正常的吗?

      小胡子立췈刻就瞪了她귚一眼,纪芸蕾有些可爱地吐了吐舌头,然后顺势说道:“对뵅了,二师兄,我记玿得我们武馆不是㭂在招全人吗?这不苍叶暂时没工作,我想着让他去我们武馆先做一段时间,可以吗?”

      本来小胡子放松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又看ꇵ了一眼吴苍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先走렔再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然而꽬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警察局里忽然一片慌乱之声传了出来䢪。

      紧接着就是喝骂声,敲打声,随后,又马上安静了下来。

      很安静,带着一种很肃杀的味道。

      吴苍叶知道,六应该是有人发现那个海盗死了。

      ד 虽뿻然那个海盗是犯人,但是一看就能看出来是被谋杀的。

      轫在警察局里被人谋杀,哪怕郇是一个犯人,也是大事。

      马上,就有脚步声从警察局里传出来。

      本来小胡子听到냯里面的动静,〈已经是立刻带着纪芸蕾还有吴苍叶ቱ朝着车子那边走去了。

      但是,还是被叫住了。

      “纪,请等一等!”出来留人욼的是那个女톕警探玛歌,她快步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四졑个白人警察。

      “怎么了?玛歌警探?”纪芸蕾看到玛歌出来,有些奇怪地想要站出来问话。

      峕 但是立刻就被小胡ㅜ子挡住了。

      “请问这ꜩ位警官,有 什么事情吗?”小胡子的鹰语很好,半点龙国偒人的味道都听不出来。

      “是这样的,这位先生,警察널局里出了一点事情,我们希望纪可以跟我们回去一趟튰,接受一点简单的䲼调查。”玛歌明显感觉到小胡子的不友好,但还是说了出来。

      ਞ“不ₙ好意思,芸롴蕾要訄回家了,如果䄋有什么调查,请出具正式的文书,我们自然会配合,现在,恕不奉陪了。”小胡子态度强硬,一如他刚硬的面孔一般。

      ꤟ“这……”玛歌有些为难,然后她不得不把警察局里发生的事情说了。

      但是小胡子还是不让步,说道:“芸蕾是我师父的女儿,从小家教甚严,我师父乃是龙街出名的正派,乐善好施,芸깘蕾身为我师父的뷷女儿,断不可能做出杀人这愦种事情的,所以,恕难从命了。”

      纪芸蕾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毕竟她跟里㳙面的뚬杀人案的确没Ῥ什么关系,哪怕进去接受调查也没事,她从来뢌又是一ᬣ个讲究程序正义的人,不过既然二师兄这么保护她,她也不想拂了二师兄的好意了,也就不开口了。

      玛歌有些难㎛办,她很想请纪芸蕾回去,哪怕她知道纪芸蕾擊不会杀人,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却是难办了。

      因为她뛸很清楚纪芸蕾背后的势力,朱雀武馆在ㆬ龙街根深蒂固,势力盘根誊错节,表面上只是一个武馆,其实背后的实力根本不是她一个小小警돦探可以惹得起的。

      哪怕是她身后的警局也不行。 Ὂ

      尤其是面前这个小胡子,一看就是狠角色。

      所以她叹了口气,只能说:“那……能不能请那位吴先生跟我们回뗢去调查ꔁ一趟?”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吴苍叶本来一直在看戏,他倒是并不很担心什么,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又做过很详细的观察,没有什么破绽,哪怕进ꓖ去接受调查也无所谓。쪲

      不过到底是个麻烦事。 긔

      룵正想说些什ᱯ么,那个小胡子男直接쇝说道:“吴先生是芸蕾的朋友,也是我们纥武馆的贵客,他也绝对不可能跟这件事有关,我还是那句话,如果贵方想要调查,可以来我们朱鶂雀武馆,带䄹上正式的文件,告辞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