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一上映便引发热议

      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往往没有那么多爱恨情仇。

      誕 生活平淡无奇,同样没什么跌宕起伏精彩片段,稍微能搅动起一丝波澜,也仅လ是和谁吵架!?或谁家孩子学习好캆考上名牌大学,再譬如菜场经过一番谈价还价买到比平时少两块洯钱的菜。

      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构∞建出一幕幕鲜明而生动的众生百态。

      虽然都是小人物,但每个人所经历的事,所处的环境,又大径不同。 䪟

      所以难免造就了马全这种另类。

      儿女有出息,自己开着面馆,按理说他并不缺钱。

      甚至过的比社会大多数老人都富足有余的生活,可偏偏舍不得那点烟钱,每次都蹭别人香烟抽,抽完㱡一根时常不满足,必须一连串抽好几根。

      不给他就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眼神注视你,然后再用他独特咳嗽声提醒你“要敬老”。

      膯 “拉ᇾ鱼漂了,以我活了五十五年㝐的经验,这条肯定是小鲫鱼”

      嘴顀里叼着香烟,马全一副老钓鱼人的姿态,煞有其ꟗ事꾠道。

      也确实有经验。

      他都活了五十五年,谁还敢说没经验。

      赵三两一看黑漂,随即提起鱼რ竿,然后就看到一条食指长的小餐条在半空中拼命挣扎。

      将鱼扔进鱼桶,赵三两一言不发,就这么平静望着老头。

      马全老脸一红。

      大概也感觉自己活了五十五年,居然被一条小餐条戏耍有点堕了气势,双眼一⒉瞪道銖“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也就罢了,连鱼都学会欺骗了,真他妈的该死,行了,你慢慢钓,我不看了”。

      慸说完夹着香烟,转身慢悠悠的离开。

      留给赵三两一个恰似高手败北的落幕背影。

      “赵三两,下次不욟许掏烟给他抽”

      看小三被骗了ࢹ四根香烟,大鹅比赵三两还心疼,道“他都不买烟ꑩ给你抽”

      ṷ“行”

      赵三两扔掉手中烟头,点头答应。

      “反正你听我的没错”

      쏧见赵三两点头,大鹅大ꆇ有一种自己观点被认可㶷的满足感,内心很受鼓舞,胖胖脑袋一翘,像个小大人般道“我不会害你的”

      㔤 赵三两扫了大좛鹅一眼没吱声。

      这兔崽子如果是他儿子,保证活不到成年。 믹

      说话太气人了。

      “黑漂了,快提鱼竿”

      ឧ大鹅一雫瞬间跳脚,喊쉒道ⱓ“不是短杆,怋是远抛,赵三两你脑子怎么这么笨!?我ꄔ平时怎么教你的?”

      랸 赵三两脸有点黑。

      但手并不落下,飞速提起远抛。

      “哟”

       周围几个钓鱼人,顿时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放下鱼竿纷纷瑳围了过来,等赵三两屚溜餧了四ᾱ五分钟,抄起来一看还是一条青鱼,个头确实不小,有七八斤。

      “这鱼可以,鱼鳞漆黑,尾㟰巴扁长,典型野生鱼끧”

      “上次有人钓的比这个大,有三十多ᤦ斤,肥㹪的像小猪仔子”

      周围人七嘴八舌交谈起来。

      对钓鱼人来எ说쭽,鱼并不很重要,重要是ꃔ溜鱼过程。

      手持大弯弓与鱼搏斗,不仅加速血液流动,使人精神力高度集中,在某种时刻能让人瞬间垲恢复青春活力௟。

      “拿回先让䭔你妈杀好,晚上我回去做”

      赵三两看着怀里抱着青鱼的大鹅,提醒道“过马路不许㛞超红灯,要是被我看到,一脚把你ᠠ踹回你妈肚里”

      “知道,知道”

      大鹅高兴的口水直喷,抱着鱼欢天靌喜地朝植物店跑,隔着好远,已经“妈,妈”了一路。

      㥧 纠 就像得知母亲故去千里归来的游子,没进门,已经安耐不住内心的情感。

      “你儿子啊”

      旁边的钓鱼人,看着大鹅肥胖的身影在街道上扭动,提醒道“这个年纪五六十斤才健康,你儿子起码八九十斤,委实有点胖了,带他去减减肥,不然按照这种愓体型涨下来,未来找媳妇都是个麻烦事”

      혙 “他妈惯的”

      赵三两无奈笑道。

      这种错把大鹅当他儿的事,发生不止一次两次,赵三两檽也懒得解释。

      不过大鹅现在确实胖了。

      已经从原来婴儿肥,渐渐껠转变成小胖。

      “哎,女人啊!”

      섑 那男人一叹,一副过来人饦的口吻,道“麻烦젚事”

      下℆午五点钟。 ﶳ

      赵三两准时收杆。

      除了大鹅拿回家的一条,他又在众人羡慕中钓了一条三斤左右的青鱼,和十几条巴掌大的小鲫鱼,穿过马路,手工拉面馆的马全立马从店里走出来,好像一帣直等赵三两一样,,朝鱼桶里扫一眼,道“哟,钓不少,够一家三口吃两椐天得了”

      㧒赵三两缩回ࢀ掏烟手,道“这么大岁数别瞎说”

      “开开玩笑啦!”

      Ƈ 马全呵呵一笑,然后错过身体,将路让给赵三两,道“快回去,你老婆在家等噃你”

      最后一句。

      ᩦ 马全说的非常大声。

      ⎁引得周围商铺的老板,皆从店里探出脑袋,笑眯眯看着赵三两。

      赵三两与他老板娘的涟漪事,一直是周围经久不衰的话题,倒不是两人之间有过火的暧昧行为。

      恰恰相反。

      就因为没什么,才让这群无聊至极的人乐此伿不疲想发生点他们希望中的爆㔰点。

      “滚䀮蛋”

      ﴛ赵三两骂了一句。

      然后在众人调笑中走进植物店中。

      初ꇮ春夕阳将街道熏染成金黄色,植物店门口几盆早春花也沐浴在雾状的光线粒子中,静静绽放着。

      “今晚不回去吗?”

      ク老板娘端坐在收银台上,柔美脸颊被镀上一层金黄,只是目光游ँ离,飘忽不定,证明她同样听到周围的闲言碎语。

      ﬷ 赵三两Ȥ脚步一顿。

      吃惊望릐着老板娘,道“什么意思?”

      “ဆ不是”

      老板娘一瞬间也感觉自己话的意思有点偏,连忙解释道“我是问,你让我将鱼杀好等你,ໜ是不是打算吃完饭再回去?”

      傎  “嗯”

      赵三两点了点头。

      作为一戽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他知道此刻就是撩的好时机。

      但赵三两选择止步于此。

      因为男人与女人之间,最好相处핵方式就是恰到好处的停止。

      提着鱼桶上楼。

      赵三两钻进厨房,将三斤左右的青鱼,和鲫鱼杀好撒点盐放进ꯦ冰箱,然后开始做烤鱼。

      “怎么不阸回去?”

      老板娘倚在墙壁门口,双手环胸,好奇问道。쎀

      “老板娘,咱们聊天就聊天,你别老搞的这么暧昧行不行”

      赵三两无可奈何,道“我也服☦了你,没结丗婚前,你对我不冷不热,打招呼都不回应,一结完婚,对我热情如火,你到底想怎么样吗?自己离婚不过瘾,非要把我也拖下水一起游泳?放我一ꂍ马行不行,除非你保证我下水时,你穿个比基尼让我瞧瞧”

      “滚”

      听到赵三两的话,老板娘ᄯ渐渐难看的脸色,在Õ他说完最꽲后一句,立马阴转晴,笑着吐了一个字。

      誣只是下意识低头扫了一眼自己饱满的体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