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在异世

      付完账,叙川在走出去之前递给凌虞一个狰狞的女鬼面具。

      “这是当地的风俗,戴上吧。”

      凌虞一言不发地接过面具戴上。

      其实叙川送她面具不仅仅是因为风俗的缘故,更多的是他不想别人看见她的脸,这么美的人他可不愿意和别人共赏。

      见她爽快地戴上面具,叙川会心一笑,也很快戴上了。

      “走吧。”

      两人刚出服装店,一名狱门成员就走过来,“路西法大人,Satan大人有紧急的事找您,让您立刻回去。”

      叙川:“……”

      TM的!真会挑时候。

      听到这个消息,凌虞仿佛松了口气,她看向身边的男人,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淡笑,“路西法大人快请回吧,别让Satan大人久等。”

      叙川没好气道:“什么事非得找我,其他几个人都死光了吗?”

      “这属下就不知道了,是Satan大人点名要见您。”

      “知道了,我马上回去。”男人烦躁地摆了摆手,把面具取下递到凌虞手里,“在这等我,我很快回来。”

      男人走后,凌虞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恶鬼面具,随手丢在地上便走开。

      让她在原地等他?

      想得美!

      世界上就没有人值得她等。

      ……

      大街上,凌虞穿行在拥挤的人群里。

      哪怕周围人群喧闹,她也能清楚察觉到有人正在监视自己。

      穿过热闹的人群,凌虞拐进旁边一个荒废的小巷子。

      跟在身后的人的步伐沉稳有力,很明显是个男人。

      凌虞退避到一处阴影,弯下腰抽出小羊皮靴里的匕首,她屏住呼吸,等黑影一靠近,手里的匕首就如一阵旋风朝他袭去,手腕用力一翻想刺入那人的脖子。

      那人动作神速,很灵活地躲过她的几轮攻击,两人一番打斗下来不分胜负,可凌虞却隐隐觉得对方是在有意隐藏实力。

      “功夫不错啊!”

      打斗中,凌虞听清楚男人的声音,立即停下了攻击。

      “Satan大人?”

      “是我。”

      两人退出阴暗潮湿的巷子,借着路边暖黄的灯光才看清对方。

      凌虞取下脸上的女鬼面具,看着眼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大人你不是……”后面的话就不用她多说了吧。

      奈何人家偏偏要跟她装傻。

      男人底气十足,完全没有一点心虚的模样,“不是什么?”

      “没什么。”

      凌虞到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他幼稚还是腹黑了。

      “凌小姐,今晚难得,一起吧。”傅祈寒邀请道。

      女人有些犹豫,“Satan大人……”

      “从现在起,叫我傅先生,懂?”

      “明白,傅先生。”

      男人走在前面,嘴角不经意间上扬。

      两人重新返回热闹非凡的集市。

      傅祈寒走到卖糖葫芦的摊子前,买了两串糖葫芦。

      凌虞看到这一幕感到很诧异,堂堂Satan大人原来也喜欢吃冰糖葫芦吗?

      “给。”

      她的眼前凭空出现两串糖葫芦。

      “这……给我的?”

      凌虞受宠若惊地抬头。

      女人惊喜的模样让男人很受用。

      “谢谢……”她伸手拿过一串。

      “都拿去。”

      “你不吃吗?”

      男人略显傲娇地将头偏到一边,道:“又不是小孩子。”

      听他这不屑的话,是在嘲讽她有多幼稚吗?

      不过,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糖葫芦,她的喜好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

      不管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谢了。”

      她不再客气,很快拿过男人手里的另一串糖葫芦。

      ……

      凌虞和傅祈寒一起逛完灯红酒绿的花灯街,然后就远离了外界的尘嚣。

      两人散着步来到一座看不见多少人烟的拱形石桥上。

      凌虞靠在桥上吃完剩下的糖葫芦后,接过男人手里的女鬼面具重新戴上。

      “今天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给我买的糖葫芦。”

      “小事。”

      傅祈寒知道后面的话不是她想说的,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女人也不拆穿。

      此时,两人仿佛与世隔绝,眼中只剩彼此的身影。

      “祈寒哥哥!”一道奶凶奶凶的女声破坏了这美好又暧昧的气氛。

      两人一起看过去,桥的另一头,墨梨儿拎着自己的裙摆急匆匆地赶过来,她的身后跟着苏小荷和几个保镖。

      墨梨儿走过来看清面前的男人,发现自己没有认错人后,一张清纯可爱的小脸都气歪了,她指着戴着鬼面具的凌虞,怒气冲冲地质问:“祈寒哥哥,你不是说没空陪我吗?!那她是谁?”

      男人语气平淡,“梨儿,我做事什么时候需要向你交代。”

      “祈寒哥哥……你……”墨梨儿万万没想到他对自己会是这种态度,她以为他会愧疚,会解释,结果通通没有,冷落自己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

      可恶!

      无聊了一晚上的苏小荷撞上这种场面,立马变得精神抖擞,她一脸兴味地杵在旁边看热闹。

      “祈寒哥哥,她是谁呀?”墨梨儿指着凌虞问。

      “不过一天不见,墨小姐就不认识我了吗?”说话间,凌虞已经摘下脸上的面具。

      傅祈寒知道女人是故意的,她这样做无非是想气气前天女孩对她无礼行径,他很自觉地配合,全程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在看清凌虞的脸时,墨梨儿不可置信地往后猛退了两步。

      女孩脑子里无数个问号飘过。

      她不是叙川哥的手下吗?怎么会和祈寒哥哥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

      怪不得……怪不得他昨天白天会为了一个属下对自己发火,原来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