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仆大人

      金一仙身子一몑震﨡,回过头来勉强笑笑:

      “掌柜的,起那么早啊?”

      “呵첲呵。”

      茋许诚玩味一笑: 鲜

      “男子梦遗,女子天癸,都是生灵天性。你吃니了一年波纹贝,不就墂是为了今日么?”

      ᇽ “额,您都知道了啊。”

      金一仙脸色发红,波纹贝乃是异种,贝肉能增强男子精气,凡间多用于青楼妓馆。 륆

      抔 他瞒着众人吃波纹贝,为的就是早日元精满溢,可ג以开启仙途。

      许诚微笑道:

      “十二岁元精初满,不算太早,随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

      他话音未落,许诚大袖一扫,二人从屋顶凭空消失,瞬间出现在一处密闭阁楼内。

      金一仙脚一落地,便觉奇怪,阁楼楼层低矮狭窄,显得十分逼仄。

      他看了一圈,发觉墙壁材质有些熟悉,不禁问道:

      “这里难道是乘黄院三层?但我记得没那么小啊?”

      “这里是乘暛黄院的三层半。”

      ❏ 恛 许诚盘膝坐下:

      “此处有遮蔽阵法,可绝结丹修士的窥伺,遮蔽阵法之内,又布䏙有空间阵法,如此才有这三层純半之地。”

      “阵法里套阵法?许狐狸,你吰那么厉害的吗?”

      金一仙뙬疑惑不已,据他所知,阵法只有阵师才能布设,尤其是像空间阵法这样的高级阵法。

      许诚和臠其他修士不一样,对付修士,永远都是吝啬无比,而对于凡人却颇为平和,因此,乘黄院中童子也没对他太过畏惧。

      熌金一仙在乘黄院最久,知道他一些脾性,办事待人总䌹能顺他心意,故言谈间也没什么忌讳。

      许诚对他的质疑不甚在意,抖了抖灰眉道:

      “小子,你看老道样貌,今年寿庚几何了?”

      金一仙满脑子浆糊,怎么问起他这个了:

      “若你是凡人,大概六七十岁;若你是炼气修士,估计낣快一百了;听说筑基上修能改变容貌,但没谁会变个糟老头子,我猜你若是筑基,估计快一百八了。”

      在金一仙的往日经验里,和ἦ凡人、炼气修士打交道最多춉,故而뻖能判断鲁十力境界。

      但他和筑基修士就接触得少了,有些模糊,结合一些修真书简,只能如此猜测。

      “唉。”

      许诚叹了口气:

      “你虽与修士接触颇多,콱但终究无法尽窥其密。老道今年四百零八,离栃寿尽还有近百年,若你未入修真,也许还会死在老道之前!”

      “四百零八岁꣯?你是结丹修士!你怎么会留在云霞坊市?”

      빳 金一仙ⷑ满脸讶色,甚至感觉耳㾮朵都有些嗡嗡作响。

      ⷕ像云霞坊市这ᬇ样的野坊,虽搡有宗门修士管理,但主要面对的旘是㈕散修。击一般散修筑基,可以进低等修仙门派里做个执事,以求庇护。

      一旦到了结丹,甚至可以开宗立派,成为下品硗宗门的掌门。

      ࣸ 想到以䴨往许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表现,金一仙忽有所悟:

      ভ“掌柜的,你是不퍾是门"派里有一大帮筑基、炼气要养?然后靠你一个人隐姓埋名,开店苦苦支撑啊?唉,当个下品宗门的掌门真辛苦,既要有面子,又要有里子,我理解你。”

      “放屁!你才隐姓埋名!你才是下品宗门的掌门!老道只是向上无路,才来这里蹉跎时光!礼”

      许诚气急败坏,他感觉自己有些失控,眨眼间又变得云淡风轻:

      “你小子是不是以为有了修真铁律保护,就敢在老道面前샦作妖?”

      金一仙嘿嘿一笑,没有搭茬:

      “掌柜的,听您这么说,您还是宗门修士?”

      许诚瞥了他一眼,坦然道:

      “不错,宗门修士也有不ʚ如意썚的。老道资质不佳,机缘不够,四百年辛苦,只到结丹初期。又得罪了门派内的天才同门,只能领了外驻任务,到此留守。”

      屏 金一仙心中大喜,能培养出结丹初期的修士,还随意派到云霞坊꓉市这种野坊驻留。

      可见许诚所在的宗门少说也是个中品宗门,那可是有成婴修士的存在呢!

      ꫄ “掌旀柜的,那你把我带来这里,是想⍅做什么?”

      他心中已有些猜测,但끣不好确定,只能忍着耐心问道。

      “呵呵術。”

      许诚的핽笑容意味深长:

      “老道此生道途已定,但你不同,早早开启了神念䰑,若能感气䢏化元,妥妥是个仙苗!”

      仙苗,是指十六岁以下感气化元,踏入仙途的修士,有很大机会被修真门派看中培⽸养。

      金一仙听了这话,却“噌”的跳出老远,叫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有神念?除了我愡已故횺的父母,天下没第二个人了!”

      㩒许诚白了他一眼,淡ꁄ淡道:

      “你以为你那死鬼老爹是从谁那里买的秘᯦法?再说了,凭借我的神识,就连整个云霞坊市都能笼罩,还发现不了你一个凡人神庭早开?麵”

      ̲金一仙丧气坐下,他还以为这是他的独家秘密呢。

      许诚接回适才思路:

      㚣 “有﯍了神念,对你掌握自身帮助极大,修行功法能事半功倍,预计十五岁就有望筑基。”

      十五岁筑基,金一仙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以往接触的散修中,三十岁ꋻ筑基都算天才了。

      见金一仙眼睛越孩来越亮,许诚突然大喝:

      “老道最后问一句,你为何修真?”

      这一声喝带有芄神魂震荡之力,凡是修为不够的,都得吐露实话。

      金一仙眼神一迷,脑海中出现了玉悙简中那些图景,不禁脱口而出:

      “㱵为见宇宙生发,天地开辟!”

      话一出口,他陡然清醒,许诚却皱톘了皱眉⾥头:

      “好志向!可惜宇宙早生,天地已开,你生得晚了!也罢鵌,我先传你道法之基《五行感气法》,你可知道何为感气?”

      金一仙刚想说知道,但想起此老有些好为人师,不由正襟危坐:

      뼖 “还请许老指教。”

      许诚侃侃而谈:

      “人,承父精母血而孕,自有阴阳造化,阴盛则生女,阳长则生男!人欲得天之眷,必有天之种,这便是感气入道之基——灵种。

      힂灵种内藏阴阳,显化五行,唯天人共鸣,方成感气。入道有资质,玄而玄之,无一论也。五行灵种为资质,悟道深浅为资质,魂魄强弱为资质,血脉神通亦为资质。”

      这一通文拽的金一仙头㌖晕脑胀,粗粗理解为:㪁

      人要有⩭灵种才能修仙,灵种分为内阴阳和外五行。灵种如果能和外界天地灵气达成共鸣,就能称之为感쏡气捒,也就可以修仙了。但入道也有难易,有的人天生近道,有的人魂魄强大,有的人毄天生异能。

      金一仙想了想,试探道:

      “这么说来,我提前拥有神念䷋,算是녻魂魄方面有资质?”

      许诚点点头:

      “虽是后天催发,但若能껿充分发挥神念功效,你筑基会缩短到三年内。给你留足时间去冲击结丹,甚至有望成婴。我估计,这神念还能助你迅速感气化元。”

      瓜 “煒真的?ᦳ”

      金一仙喜上眉梢,对他来说,曤筑基还有些远,ቯ当下最重要的就是感气㠎化元,步入仙途。

      “也是猜测而已。”

      洣许诚笑了笑:

      緽 “我先助你运转《五行感气法》,之后便靠᜻你自己摸索,修真一途,终究是大道独뭈行。”

      说罢,他取出一块玉简,置于金一仙身前,随后一指点出。

      一股纤细热流的自金一仙௙胸口膻中穴流入,稍一盘旋便ᢛ分为两股。

      向下一股经气海、关元,过会阴,由命门向上;向上一股分于承浆,汇于龈交,入泥丸,出神庭,经百会向下。

      二气相交于背部灵台穴,再汇入体内绛宫,然㴉后消失不ꏹ见。

      绛宫,即为中丹田,由于还崜未感气,丹田内存不了元Ổ气,金一仙只能细细悱回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