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2012

      燕国位于中土地界軾的北方,气候相较于南方的楚国要干燥一些,秋季多雨水。

      许是燕人民风彪悍,口味也相对比较重一些,从他国商贸而来的辣椒倒瓆是被燕人所喜。

      不知是辣椒对味蕾的刺激符合燕人¤豪迈爽朗的性格,还是因为吃辣之后下酒下的快,总之燕人对于辣椒可谓是情有独钟。

      鹰隼关镇上的镇中偏东的街角有一家面馆便是与辣椒结了缘,与其说是与辣椒结缘,탽倒不如说是与萧寒结缘。

      首先面馆的名字便是萧㩺寒起的‘湘记面篆馆’,能起出如此穿越范儿的名字也唯有萧寒了。

      再看面馆里所卖的种类:油泼面、小面、担担面、刀削面、红烧牛肉面、鸡杂面。

      都足以让全镇的人食능指大动,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面还有这么多种做法。

      赀这所有的创意、想法都得归功于萧寒了。

      駱面馆不大,堂内摆了四五张小桌,店外也摆了七八桌,生意火爆得很,经常会吸引东西市的商人过来打打牙祭。

      “梅姨!力叔!两碗红烧牛肉面!”萧寒远远看到面馆的老板和老板娘正招呼着客人便笑着朗声道。

      “哟,寒殿下,快进来坐进来坐,里屋给你留了一张小桌呢”梅姨和力叔看着远处的萧寒牵马走来,喜笑颜开道。

      梅姨和力叔年岁不及柳清欢,但由于常年在面馆操劳着,感觉上却比柳清欢显老一些。 徠

      力叔粗壮的手臂青筋突兀,宽厚的大手或拳或掌揉搓着巨大的面团,看样子也得有个一二十斤쐫。

      就这么一大团面团,在力叔的手中就犹如一团棉花似的,举重若轻,或许这䞣也是为啥这里的面会如此劲道的原因了。

      梅姨的体型就有些粗犷了,围着围裙腰没有丝毫曲线可言,典型的农家妇人形象。

      “冰璃,这家的面超级好吃”萧寒将马绳绑在面馆门口的柱头上后,便带着蓝冰璃朝着堂内走去。

      “这家面馆的生意真好”㎗蓝冰璃看着很多人拥挤的坐在桌边吃着面条,有的蹲在街口端碗吃,也就不难发现这里的生意是真的很好了。

      “这里的老板和老板娘更好!”萧寒哈哈雓笑道:“我得想个法子把这家面馆开成连锁店!到时候全燕国的老百姓都能吃到我的面。”

      է

      还记得第一次带着孙忘川和洛兮颜来这家无名面馆吃面时,他鎅才八岁……

      萧寒第一次吃这里的面时,喷了出来。

      “这꡸也太难吃了吧!”

      쏺吃了第一口ホ便吐了出来,除了盐和几颗菜叶子以外就是面了ロ。

      虽然萧寒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疪对于入口的东西,᯷萧寒还是有畡那么几分追求的。

      于是,萧精寒就从香料店里买了一些辣椒面儿和米醋以及酱油,就在面馆的厨房里鼓捣出甞了这世上第一碗油泼辣子面。

       不仅孙忘川和洛兮颜吃得大呼过瘾,力叔和梅姨更是惊为天人。

      “不得了不得了啊,这世上竟有如此美味的面条”梅姨等人赞叹道。

      “这位……”力叔饶了饶头“这位……”

      웾 “萧寒,叫我萧寒就好了”。

      “好的殿下”力叔憨笑道。

      这鹰隼关的人有谁不知道有个叫萧寒的七皇子被陛下贬到这鹰隼关来了,尽管眼前这个小孩儿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殿下样,但是在他们这些老百姓的洋眼里,殿下就是殿下。

      这就好比泥塘里的鸡,就算混进了鸭子堆,难道就能说他是鸭子么。

      何况鹰猠隼关就这么大,一个皇子被贬到这座关镇上,大家还不挨家挨户的的打听,这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皇家的人,好不容易来一个,那还不好好瞅瞅。

      “殿下,您看这手艺要不……”力叔憨笑着搓着手。

      萧寒大口吃面。

      “寒殿下,我们是真的很想跟您学学这面”梅姨走上前又뚑给萧寒的碗里舀了两坨大块儿的猪腿肉。

      萧寒喝着面汤。

      “哎呀,我们殿下手里缺银钱,要想学手艺,还不赶紧将ꔸ银钱拿过来”一旁孙忘川抹着一嘴的油说道。

      “这……”梅姨皱了皱眉,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说啥好,毕竟他们两口子也没有多少银钱,不然也不会开个小门店做面馆了。

      “忘川,我岂是满眼铜臭之人,俗气!”萧寒白了孙忘川一眼,接着喝汤。

      孙忘川背过去,抱着海碗喝汤。

      只剩下梅姨和力叔一脸尴尬的面面相觑“可我们两口子一时间也拿不出银钱来啊”

      “那这样吧,调制辣椒油的秘方不能白给,手艺也不能白传”萧寒用洛兮颜的衣袖擦了擦自己的一嘴油缓缓说道“看你们俩也算老灼实,这家面馆算我入股,嗯……技术入股。

      教你们几种面条的做法,每짺月从面馆的营收中拿出四成给我全当分红了,你们攭觉得如何?”

      ᤴ 一时间,梅姨和力叔都还没有转过神来去细想,萧寒便拉着洛兮颜和孙忘川朝薨门口走去。

      “孙忘川,你还没喝完?”萧寒嫌弃道。

      “这汤太烫了”孙忘川抱着海碗解释道。

      “殿下,那就这样说定了,每月营收给你分四成”梅姨看着远去的萧寒三人,在他们身后朗䢰声道。

      “我是不是要少了?”萧寒问向身旁的孙忘川。

      “无耻!”

      “萧寒哥哥,以后这家面馆也有你一份了,得给面馆取个名字……”洛兮颜嬉笑道。

      “嗯……就叫湘记吧!”萧寒嘴角一扬。

      于是湘记面馆自第二天起便劫成了鹰ꌑ隼关镇内最火爆的面馆了,萧寒平时吃酒的钱大多也是从湘记面馆里得来的䱠。

      萧寒也不担心其他面馆来抄袭,因为熟油辣子的手闵艺可不是现在的人们能够模仿出来的,ׅ就算模仿得形是,但味道却差之千里。

      两碗热腾腾的红烧牛肉面端上桌后,浓烈的香味让一旁的蓝冰璃食指大动。

      “寒殿下可有些日子没来了”梅姨把手上的活儿忙完后便倒了一碗茶坐在一旁休息着훟。

      ⪅ “都是一些琐䉭碎事儿,柳姨今儿还考问我学问呢”萧寒嘴里包着面条嘟囔道。

      “寒殿下身边总是有漂亮的女娃”力叔看着萧寒憨笑道。

      两人对视一眼,只有男人才懂的眼神,彼此交汇着。

      蓝冰璃一脸횽娇羞,本就埋头吃面的她,把头埋得更低了。

      쐼“咋的,你这是羡慕还是嫉妒呢?货”梅姨斜眼看向力叔,眼神不善。

      “我……就随口一说!”力叔悻悻道。

      “随口一说?我看你是贼心不死吧!今儿一大早,隔壁王寡妇过来吃面,我就看你们眉来眼去的,还给人免单,我看你挺大方啊!”梅姨眼眸中的怒气值正在飙升。

      “哪有眉来眼去,我是看人家王寡妇禷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

      “所以你想去给人当后爹是吧”梅姨不容力叔狡辩。

      “푑那你为啥总是照顾那个铁榔头,一㶧个月买了人家三把菜刀,两把火钳”力叔嘟囔着道。

      梅姨一脸委屈,哭唧唧的看着力叔。 춇

      “你怀疑我?你竟然怀疑鵉我?”梅姨包着眼泪水凄凄惨惨戚戚道“我跟你这么多年,做牛做马的伺候踅你,你竟然怀疑我……呜呜呜庴呜”。

      “我……”力叔感觉自己捅了马蜂窝,젘有些不知所措。

      ⼝“这䄤日子没法过了!”梅姨的梨花带雨道。

      力叔看了看一旁看戏的萧寒和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蓝冰璃,尴尬一笑,ఔ然后便要去安慰梅姨。

      “好啦,湪都是我的错,抱抱……”

      力叔话还没说完,梅姨㯝一拳打在了力叔的胸腹之上,拳劲如一阵狂风,将力叔整个人便⋩打出了堂内,砖墙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

      本着看戏的萧寒此时目瞪口呆的看了看梅姨,又䟀看了看砖墙上的那个ᮍ洞。

      这力道,就算是一头牛,也应该当场毙命了吧。

      匇萧寒没有注意到的是他身旁的蓝冰璃,一脸警惕Ԏ的看着梅姨,从楟刚才的力道和拳劲来看,眼前这位叫梅姨的妇人应至少也该有三品以上的实力。

      仿佛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用力过猛了一般,寒殿下受到了惊吓,他旁边的姑娘看向自己的眼ꋄ神充满了戒备。ᩗ

      自知失礼的梅姨发泄了心中的怨念后,才破涕为笑的向萧寒等人解释道“寒殿下受惊了受惊了!你看我们乡野村妇,不知礼数,告罪了告罪了”。

      “那个……梅姨……力叔他……”萧寒心想,如此力道打在自己身上,可能得死两次吧。

      “没事没事,他怎么会有事呢,哈哈哈”梅姨朗声笑道,就好像刚才的一切并未发生过一般。

      正当萧寒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力叔时,只见力叔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走了进来,只留下堂外的好事人꠰不由驻足往堂内观望。푬

      “没事没事,让殿下受惊了,对不住啊对不住啊”બ力叔说着说着,一口淤血从ﭳ嘴边流了出来。

      力叔用袖口去擦,擦得满脸血,像是知道有些䘿尴尬,力叔憨憨一笑,露出了血红的牙口,更显狰狞。

      “篕快去清理一下,别惊着咱殿下了”梅姨赶忙推着力叔出去了,嘴里还不忘跟萧寒两人说道“你们接着吃接着吃”。

      “他们经常吵架,但动手我还是第一次见……”萧΋寒只能讪笑着向蓝冰璃解释道。

      “殿下,他们两人至少是三品以上的高手”蓝冰璃担忧道。

      “之前不知道,今天发现了”萧寒喃喃道。

      “冰璃,你是几品啊?”萧寒转念看向蓝冰璃问道。

      “奴家……”蓝冰璃有些尴尬的看着萧寒,嘟囔道“有时候觉得殿下事不关己,随遇而安的样子,有时候却觉宛得殿下的心思如东海的水晶一般晶莹剔透㎥呢”。

      “哪有,只是好奇罢了”萧寒憨批笑道。

      这是在说我面带猪相,心中明亮呢。

      “冰璃仅仅只有一品的实力”蓝冰璃如实道。

      与萧寒相处时间不ጺ久,但总让她觉得萧寒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至于为什么,她自讵己也说不清楚。騙

      过去那些年,她都是戴着面具在生活,每时每刻都得警惕周围的人熾。

      如今好啦,既然决定过正常人的生活了,那就试着取下面具,至少面前之人对她一直很好,很善意。

      “一品啊,着实低了点儿”萧寒沉思道。

      “敢问殿下又是几品썋实力啊?”蓝冰璃看着萧寒一脸失望的表情,她心中便有些不开心了。

      “我品都不品,根本练不出”萧寒叹气道。

      这一世,萧寒本想体验一下武林高手的感觉,想着练个一二三品出来,能够飞檐走壁,施展施展轻功足矣,但无论他如何练都毫无寸进。

      “前三品是炼体,只要功法得当怎会炼不出呢”蓝冰璃疑惑的看向萧寒道。

      薰 “所谓炼体就是将体内的力量调动起来,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舒展经脉,打开脉轮,入一品其实不难”蓝冰璃解释道。

      “对呀,我天生静脉阻塞䷧,大家曾想助我疏通经脉,웪但每次冲击经脉时,我直接就会疼的晕过去,所以大家也都放弃了”萧寒耸了耸肩无奈道。

      “先天脉轮阻塞?”蓝冰璃寻思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倒是无解了,毕竟经脉通络是入品的基㢕础”。

      ḻ “所以我每天也就舒展舒展ে经脉,达到一个强身健体的目的了”萧寒叹气道。

      “ڐ您是殿下嘛,自然会有高手来保护殿下的呀”蓝冰璃揶揄道。

      Ꞝ“我只有殿下之名,却没殿下之命啊,你看我身边有护卫么”萧寒伤感道“其实我与庶民一样”

      쾑 “殿下也不要᫴妄自菲薄,现在不就有奴家保护着殿下了么?”说着,蓝ᓪ冰璃脸颊浮起一抹粉云。

      “哎,一品也不顶事儿啊,听兮颜说,幽姬都已经三品了”萧煮寒叹道。

      蓝冰璃眼角一抽,黛眉微皱。

      뗂 횰蓝冰璃手掌如刀,猛的向桌角挥去,实木质地的桌角应声而碎。

      茜 “……”萧寒埋头,专心吃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