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秋葵视频的

      说做就做。

      戴琳将莱昂纳多叫来衊,和橙月三人一起参详【起死回生】这个技能的用法。

      萨丽则在一旁画精准法阵。

      学完技能后,戴琳抓了几只小动物试验技能的成功率。在医死两只小动物后,嶝合作施法终于可以稳定成功了。

      一切准备就绪,萨丽准备用【解冻药水】为贝쇉拉解冻。戴琳发现贝拉穿的衣服大多在战斗中毁坏。为了保全贝拉的“名誉”,很贴心地用黑色不透明丝带绑住了莱昂纳多的眼睛。

      ——你怎么不把自己的狗眼戳瞎呢?萨丽满腔的槽都没地方梑吐了。

      얢三人开始施法。

      有萨丽【延命药剂】作帮助,这次的施法异常顺利。拔去了金元素能量具现化出来的长刀,三人各飕负责一部分,加紧止血和破损组织的恢复。很快,贝拉的生命状ꥂ态就稳定下来,体内的每一个器官都恢复完毕。她的生命是没问题了。

      剩下的,是她腹部惊心动魄的刀痕。这种外科整形的问题,交给“自然之触”解决就好。

      施法结束,橙月、莱昂纳多,连同在一旁辅助施法的萨丽都累出了一身大汗。戴琳将三人客客气气送出山洞,解了莱昂纳多ꕠ头上的黑丝带,并向他表示了谢意。

      䩱 莱昂纳多受宠若눵惊,说戴琳仍然是他的“主人”,哪有主人道谢的道理?

      橙月却若有所思地问郴:“我还有三年才成年ꟛ——这三年里,你得给我找多少姐妹?”

      戴琳大汗。雃忙说不会再增了。

      “真的?”橙月怀疑地盯着戴琳。

      呵呵。៎

      “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维妮?她一直昏迷不醒,我挺担心的。”戴琳顾左右而言他。

      橙月也学萨丽那样,白了戴琳一眼。

      萨丽一直笑眯眯地没说话,直到橙月和莱昂纳多走了,才将Ā戴琳拉到一旁,说:“我知道你现在一心想把贝拉变成你的女人。但有几点我觉得你事先应该了解一下。首先,虄贝拉主教是有男人的……”

      ☆☆☆

      在五刺客们过来的那根时间线上,贝拉应该战死,并在日后成为亡灵国度的女妖首颇领——所以大吉娜抓얽住贝拉当机立断地给了她一刀。

      铒 在贝拉看来,她在帮贝拉一个忙࿯,送她一个机缘。

      但戴琳还是齍把她给救活掽了过来……所以时间守艤护者会选择这个时间点找他的麻烦,似乎也在情理之中쨹。

      还是那个让戴琳非常不爽的뱔问题:你是时间守护者뒹,还是亡灵띆的乖孙子?

      不ꦘ管了。反正把时间守护者得罪死了。时间守护者揝想杀戴琳,戴琳偏偏要好好活着,气死那些个亡灵孙子。

      ☆☆☆

      ꮪ贝拉做了一个很痛苦的噩梦。

      在梦里,她被一个长得很像吉娜的半兽人一刀刺穿了腹部。然后恍忽中被送到了一个尸山骨海的恐怖所在。一个戴着面具的亡灵朝她慢慢靠近……

      接着她的意识极为碎片化。有早年在修道院指导麦琪光明法术的ᴘ片断,有在总督῎府教克莱尔唱福音歌的片断,还有些乱七八糟被鞞戴琳戆亲吻、占便宜的片断……记忆中灰的、白牥的、冰蓝色的、黑的、绿的光点来回穿梭,最后汇合在了一起成챡为一片融融的春色……

      㻣暖洋洋的鑪。

      贝拉睁开了眼睛。

      ᨉ  “醒了?”戴琳正在她的眼前,微笑地看着她。戴琳的表情很自然,仿佛像正常的家庭生活一样。

      贝拉皱着眉头,鍹费力姃地撑起了自己的身体。虽䳇然伤已被治好,但浑身的疼痛却依旧存在……

      鼹 呃…ꛋ…

      卓 骸“斯塔克先生,有件很难启齿的事情——我身䊈上的衣服呢?”贝拉用手捂住重要部쁽位,满脸通红地问。萸

      “那么生份啢干什么?叫我戴琳就好。”戴琳伸手摸了륞摸她的长发和光滑的后背,坐在她的身边。ዔ

      嗯?

      贝拉一时大脑有些短路。

      “我的衣服……”贝딙拉口吃地问熴。

      ⣋ “你受伤太重,所有的衣服破得不行,又全是血迹,我把它们处理掉了。”戴琳嘴角含着꥚笑意,꒫心想我看你能镇定优雅到什么时候。

       “那……没有新፭的衣服……”

      “没有!”

      琀“……ီ说出来有些难以启齿,您能不能把￰您的衣服——”

      榚 “不能!”

      贝拉一怔,脱口而出:“为什么?”

      戴琳的⫟眼睛在她身上转了一圈,笑盈盈地问她:“难道你受伤太重,忘记我们俩已经是夫妻的事了吗?”

      啊?!

      贝拉惊讶地张大了嘴巴。뻅

      ——因为吓得太严重,贝拉的手都忘记应该放在该放的地方了。

      戴琳勾起她的下巴鍼。贝拉满脑子混乱地跟戴琳亲了一下后,一脸懵逼地问:“真麥的吗?”

      戴琳拉着贝κ拉的小手,问:“你难哧道不高兴当我的女人?”

      “不,不不!”贝拉连忙摇头:“䬨我,我很开心啊。你那么优秀,英俊,能当你的女人,젦我高兴还䬁来不及呢!就是……有点奇怪。修道嫨院的神官是不允许结婚的呒,我……我,还有……”

      㧒戴琳微笑一下罳,“那等我们回维省后,你就请辞不当主教了呗!当我的女人多好。”

      贝拉懵了:“我……”

      戴琳点点头:“你只是【将是】我的女人,现在还不是呢……嗯,大概还ꭥ有十分钟굷左右才是。”

      贝拉一怔,反应过来后又气又急,一把推开戴琳贴着洞壁蜷腿坐着,眼螏睛里满是泪水。

      戴琳郁闷了:“不用这样吧。銶我好歹也救了你两次,你落到敌人陷阱中的时候,我也是拼死去垈救你的。曹你这样对我是不是有齞些冷淡了?”

      ॠ 贝拉一愣。当时自己落到对方陷阱中茫然无助的时龖候,戴琳瞬移到她身边的那一刹那,她确实煼差点都感动哭了。

      想ᮬ想那时候戴琳为她浴血奋战,自己的所做所为礋好像是ꨛ有点儿小家子气——

      贝拉神色放缓,有些为难地说:緝“戴琳,我真的很感激你。但是有⛏些事我希望你能知道,其实我,我有男人……”

      戴琳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你当然有男人。像你这么漂亮的女네人,怎么可能活到二十八九岁还没有被人占有콬!哪怕没人占有你,修道院的院长也不会放过你吧?”

      贝拉张了张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说他无理,藐视光明教会,但他说洮的的确是䵸事实啊!

      自家修道院院长那铑铯铍,霸占年轻修女的事,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识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