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视频污下载

      昨晚酒吧风云并未对大家旅行的兴致造成多大影响。

      尤其是3205寝室的几人,可以说都颇有收获。

      张磊实现了作战计划,喜提司倩倩一枚。加上在有流氓骚扰时挺身而出,让他在班级同学心中加分不少。

      赵子华因为后来站起身和酒吧的安保交流时落落大方,也让同学们对他平日流里流气的印象大为改观。

      至于韩靖,撇开那一手惊艳的八极拳不谈,光是女王大人的出现,就足以让他回到学校后成为新的话题人物。

      游览过SZ市之后,众人一行便坐大巴车去往了木渎古镇。

      由于是周末的缘故,木渎古镇的游客数量不上。虽然没到摩肩擦踵那种程度,但来往行人也算是熙熙攘攘了。

      二十多人的队伍三五成群地分散开来,各自游逛。

      形影不离的赵韩二人慢悠悠地吊在一队旅行团后面,蹭着免费的导游。

      突然间,韩靖悠闲的脚步蓦然顿住。他转头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人一般,却没有丝毫发现。

      “不用找了,我是利用脑电波直接和你对话,这是我的能力。”

      “你转头回去,路边有家咖啡店,进去找老板抱你的名字,我给你留了东西,去拿吧。”

      低沉的声音再次在在韩靖脑海中响起。

      再度环视周围,自己听到的声音似乎确实不是通过空气传播进入耳道的。

      周围所有游人没有丝毫好奇的表现和对这边的关注就是最好的证明。

      “赵子华,你先走,我回头去办点事。如果我回头没追上你,你就跟他们一起先回去。”

      韩靖开口叫住了赵子华,吩咐了一句,声线清冷。

      赵子华回头好奇问道:“你在这能有个屁事要办,是女王又来找你了?”

      “没有,有点急事,你先走就行。”

      说罢,韩靖直接转身离开。

      韩靖强自按着自己心中的急切,可脚步却仍旧在不停地加速。要不是知道自己此时处于对方的监控之下,他怕是已经忍不住跑了起来。

      因为最开始在他脑海中响起的话语是:韩靖,你父母的身亡不是意外,是谋杀。

      无论给他传音的这个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哪怕是个陷进,这个坑他也必须跳。在知道自己父亲同为异能者后,他更加不太相信一场普通的交通意外能夺走父亲的生命。

      找到那家位于路边的咖啡厅,只有一个不太显眼的门脸,挂着一个古风的牌匾,名为浅草咖啡。

      走进有些逼仄的咖啡馆,来到收银台,韩靖对着那个正在擦杯子的女生开口说道:“美女你好,我叫韩靖,请问是不是有人在这给我留了东西。”

      留着马尾的女生转了转大大的眼睛,突然嫣然一笑,从柜台下拿出一张信封,递给了韩靖,笑着说道:“对对对,有女孩子刚刚把这个信封丢在这,说你一会就会来拿。”

      接过那张薄薄的信封后,韩靖对女生说了句谢谢。

      转过身便找了个座位,打算看看那枚信封的内容。

      至于服务生所说的那个丢下信封的女孩,韩靖没有丝毫探寻究竟的打算。对方既然能让那个女孩留下信封,自然就有把握让线索断在那个女孩身上。

      拆开信封后,里面除了一张照片外便空无一物了。

      那张照片上是一对年轻夫妇,坐在车中。似乎是正在聊些什么开心的事,两人的脸上都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对年轻夫妇,正是韩靖的父母。这是一张来自十五年前的照片。

      照片的反面用钢笔写着一行字:有一种异能叫精神迟缓,可以让人的感官和神经系统变得缓慢,无法作出正常的神经反应。

      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韩靖缓缓将那张照片珍而重之地放进了口袋。

      在原地怔怔地坐了近五分钟后,韩靖默默起身,朝着外面的长街走去。

      顺着长街一路漫步的韩靖一直等了十分钟后,脑海中那道低沉的嗓音都没有再度响起。略微思量片刻后,韩靖拐进了一条巷弄之中。

      见到一扇门前竖着游客禁入的牌子,韩靖直接伸手推开那扇并未上锁的木门,迈步走了进去。

      掏出手机,播了一个早已铭记在心的号码。

      ——————————————

      北京外环郊区,一处大院中,矗立这一栋并不显赫的写字楼。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坐在办公桌前,正眉头紧锁地看着手中的一份文件。

      突然间,一阵悦耳的大提琴声悠扬响起。

      老人伸手拿起桌上屏幕亮起的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老人的声音格外的沉稳厚重,似乎天大的事都不能让其为之色变。

      “凌爷爷,我爸妈到底怎么死的。”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格外低落沙哑的嗓音。

      ————————————

      “喂,韩靖你死哪去了啊,我们已经集合了,准备要闪了,你赶紧过来啊。”

      接起韩靖的电话后,赵子华扯着嗓子喊道。

      电话那头响起了韩靖的声音:“我临时有事要去趟外地,你们先回学校把。你跟他们说一下。”

      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的赵子华其实心思格外细腻,他敏锐地捕捉到了韩靖迥异平时的嗓音和那股低沉的情绪。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有事你跟我说啊,兄弟们一起想法子就是了。”

      “没事,我去外地找个长辈,不太确定哪天回。你们走就好了,不用管我。”

      韩靖的声音仍旧沉闷低落,但听起来大体还算冷静。

      赵子华短暂沉默后,说了句“好,那你路上小心。”后,就挂断了电话。

      约摸三个小时后,南京禄口机场。

      “各位乘客下午好,飞机即将起飞。请您系好安全带,关闭电子设备,收起小桌板,升起座椅靠背。欢迎大家乘坐本次东方航空MU3188次飞往北京的航班,祝大家旅途愉快。”

      机舱中响起了空姐悦耳的播报声,座下的飞机也开始缓缓滑动,前往起飞通道。

      韩靖将自己的航班和到达时间发了条短信出去后,便闭上了双眼。

      十五年前的记忆画面一片片在脑海中划过,那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的音容相貌其实已经有些模糊了。

      他的父亲韩松林是个性格十分温和的男人,并不英俊的面庞上总是挂着一丝浅笑。无论对谁,都会彬彬有礼。印象中,父亲似乎从来没和谁起过争执,没和谁闹过红脸。

      哪怕是自己最顽皮的六七岁时,父亲也从来不曾责骂过他一句。还总是在母亲教训他时,笑呵呵地站在一旁为他说些好话开脱。

      他的母亲叫舒容,样貌漂亮,性格强势。

      母亲从小就是孤儿,在家乡当地的孤儿院长大。

      或许是因为身世的缘故,母亲的性子十分要强。记忆力似乎很少见过母亲流泪,每次和街坊邻居有些矛盾,也从来都是母亲站出去据理力争。

      平时犯错时,母亲都是十分严厉的教育责罚他,而韩靖总是会去寻求父亲的庇护。

      这个家庭似乎更像是母亲张开宽阔的臂膀遮风挡雨,守护他们父子两不受欺负。

      但他一直清楚的记得,对于那个看上去甚至有些软弱的男人,母亲永远是那么温和,从不会有一句重话。

      或许那个男人就是她世界里的支柱吧。

      脑海中最后一幅画面定格在驾驶舱中一对满身血污的男女上。

      那是警方留存的事故现场照片。

      父亲驾驶的雅阁和一辆大货车在省道上迎面相撞,整个车头全部支离破碎。前挡玻璃碎成稀烂,撒了父母一身。惨烈的车祸中,夫妻两的脸上身上伤痕累累,几乎是体无完肤。

      他记得,父亲早已僵硬的右手是搭在母亲胸前的。

      应该是那个男人凭借最后的本能,想保护身边的妻子吧。

      那场车祸,警方经过调查取证后,得出了是交通意外的结论。同样命丧当场的大货车司机应该是由于连续的疲劳驾驶,在瞌睡中偏离了方向,撞上了父亲驾驶的小轿车。

      那辆超载的大货车所属的运输公司遭了无妄之灾,承担了对两个家庭的巨额赔偿。

      韩靖在半岛酒店见过聂永平,从他口中得知了异能者这个超然的群体存在后,他的第一反应其实就是联想到了父母的意外。

      因为从聂永平的口中得知父亲韩松林也是异能者。以父亲几十年练武养成的反应力加上本身异能者的身份,没有理由躲不过一场普通的车祸。

      可聂永平明确回答他,父亲的死没有人为因素,韩靖也就信了。

      因为他相信,以爷爷的身份和能量,十五年前不可能没有调查,甚至他背后的组织也一定有介入其中。爷爷既然也从没提过存在端倪,聂永平也说是意外事故,韩靖也就没有多去质疑。

      可是今天那个神秘人的出现,让韩靖的心湖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即便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不清楚对方的企图,但他冥冥中感觉,对方说的话是真的。

      所以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

      毕竟,这个世界上还能记着那对恩爱夫妻的,就只有韩靖一个人了。

      ————————————

      “永平,去机场把韩靖接过来。”

      恭敬敲门后,聂永平进入了老院长的办公室。

      桌后的老人神色格外凝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