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家不雅照

      野猪精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已经开始慌了。

      姜姓嶦啊,这个曾在上古年间充满了神话色彩的姓氏,即便是妖也会惧怕。䳶

      “大人䓔恕罪啊,我不过是一介小妖,刚跟随姑瑶疿之山回归祖地不久,不知大人威名,这才冒犯了大人。还望大人恕罪,饶我一命。”

      “姑瑶之山……”姜夜沉吟。

      野猪精跪在地上,头都要磕破了。

      姜夜见状,不禁联想ྩ,这个姓氏在数千年前,究竟有如何的色彩。这等普通小妖闻之色变,仿佛面临着生杀夺予。

      很快,姜夜淡漠开口道:“起身吧,我姜姓之人岂会与尔等计구较。”

      野猪精闻言,再度磕了几个响头,起身感恩戴德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不用急着谢我,我有条件ާ的。”姜夜漠然道。

      “请大人明示。”野猪精半跪,低着头不敢望姜夜一眼。

      ཟ“那头牛归我,丐你就此离去,可有异议?”姜夜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冰冷,他已经入戏了!

      “可是……䪑我身上有伤,想把它吃了填肚啱子,不然我的伤没办法弄。”野猪妖微微叹了一口气:“还望大人勿怪,若是再遇到其他的妖,恐怕我已经没有能力一战了。”

      姜夜明白,姑瑶之山落下,极大部分生物与植被都被摧毁了,能吃的东西已经很少了。

      他从药盒里面扣出来一粒头孢梪,说道:“我自不会白拿你的,这一粒仙药你拿去,服ꕨ用后可对你胸口的伤有所作用。”

      野猪伸出双手接仙药,拍了几句马屁,说了一些感恩戴德的话膹。

      “你速速离去吧,莫要再让我遇见你了。”姜夜微微挥了挥手道。

      “多谢大人恩德,小妖没齿难忘,告辞!”

      打发走野猪精之后,姜夜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的是千钧一칫发,要不嵶是小爷聪慧过人,就要凉到这了。藸”䔆姜夜拍着胸口一阵感慨。

      姜夜打算去收拾牛妖了,要不是这头该死的牛,也不会遇到这种危险。

      䄓 姜夜绕过山石,看到了那头奄奄一息的牛妖。

      “刚刚不是挺生猛的吗?这会儿怎么蔫了?”姜夜坏笑,握着双拳一步步逼近它。

      㜓 “刚刚你们的对话俺听到了一些,大人就饶了俺吧,都是为了活命。”牛妖晃着蹄子求饶。

      뾣 姜夜叹了口气,谁不ꀴ是想活着?虽然姜夜不会杀了这头牛,但也不可能饶了它。

      “你叫什么名字?”姜夜拍了拍它的腱子肉,问道。

      “回大人,俺好像没有名字。”牛妖晃着蹄子道。

      “行,以后你跟我一个姓。看你䅑长的还挺独特,一边青一ꋀ边綾黑,就叫你姜小花吧,有异议吗?”姜夜眯着眼睛打量着牛妖。

      퀷牛妖咽了口唾ଜ沫,赶紧点了点大牛头:“姜小花多谢大人赐名。”

      “能变成人形吗?”姜夜蹲在姜小花旁边,拍了拍他的身体,乖乖,真壮实。

      “能能能!大人,俺这就变。”

      话落,姜小花趋于人的样子变化,三两个呼吸便结梮束了变化。

      姜小花化成人形之后,体格极ऀ为粗犷。头生双角,顶着一头泡面似的头发,皮肤黝黑,上半身袒露,腰间围着一条虎皮,足足八块腹肌。

      不过就是这张脸吧……总之一言难尽!

      姜夜打量着它,对于他的身材满满是赞叹,并且有些羡慕。可当目光落在了它的脸上,整个眉头都皱成了一薏团。

      曤 憋了好久,姜夜才憋出一句话:“你这张脸不符合逻辑。”

      fl猛男姜小花疑惑:“俺不懂你说的逻辑是什么意思,俺没听过䲦这个词。”

      姜夜皱着眉头,思量了五、六秒,说道:“我的意思是,很多人一开口说话就觉得他很蠢,而你给我的感觉特不一样。”

      姜小花像个三岁孩子一样,带着一张黑老大的脸,露出了白月光的笑容:“嘿嘿,大人夸俺智慧过人吗?”

      姜夜表情生硬,有些嫌嶑弃道:“我意思是,你不说话也透露出一副蠢样。”

      鴪 姜小花茫然:“??欃?”

      “你是不是看不起俺?信不信俺一蹄子踹死你,大不了鱼死网破嘛!”

      ……

      入夜,姜夜掏出打火机点起了篝火。这可把姜小花惊呆了,从未见过如此神奇之物,啪嗒一下就能把火召唤㶛出来!

      小花倒是挺精神,身上的伤好了不少。白天姜夜给了它一粒仙药头孢,再加上他这副体格,溘也可能是因鯻为悅是妖的缘故,恢复能力特别强,体格也很健壮。

      姜小花对姜夜已经放下了굤警惕,姜夜多少还对它有点抵触,毕竟这货刚见面就坑了姜夜。

      姜쓅夜一ꝲ边提防着它,一边着手了解当下的时代背景。

      通过白天野猪精透露的只言片语ᔦ,再加上姜小花所知道的,已经可以确认这就是《山海经》里面所描绘的世界,并且比原先的世界大上很多。

      野猪精嘴里的祖地,也就是地球了。在上古的时候,乃至更久远,地球是何其峥嵘。

      上古时候的地球,比起现在的地球,实在是广袤太多了。而今正在逐步恢复上古,地球也将回归曾经的峥嵘岁月。

      至于野猪精口中的姑瑶之山,《山海经》里面的中山经部分有提及,据说炎帝的小女儿瑶姬死后葬在巫山,精魂跑到了姑瑶之山,化成了?草。

      那个时候似乎并未建立轮回,因而人死后,精魂不能投入轮回,只能在天地中漫无目的游荡。

      厡 “你也是跟着姑瑶之山回到祖地的吧?关于姑瑶之山你还知道多少?”姜夜满怀求知欲,渴望知道关于上古的事情쪇。

      姜小花神色陷入了一阵㑆茫然,随即摇了摇头:“俺想不起来,俺以前好像生活在西贺之地,可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中仙古域,并跟随姑瑶之山回씏到祖地。真辌他娘的烦쀜啊,俺到底咋来的!”

      “什么西贺틅之地?什么中仙古域?我问的是姑瑶之山。”姜夜满是疑问道。

      “俺实在是想不起ᣦ来了,很多东西都记不清了。日他娘个仙人,鸡头好痛!”猛男姜小花捂着头,面露痛苦之色。

      姜夜见状,拍了拍它的肩膀说道:“想不起来就算了,Ȥ以后想起来再说吧,知道这些已经足够了。”

      夜深,姜夜一边安抚姜小花的情绪,一边柔和地套话,尽可能知道更多的东西。

      再三套话之下,姜夜得知,原来想要踏入修仙一途,也Ϋ是看悟性的。想要修仙,就必须要叩问自己的内心,明白自己修仙的意义是什么。寻求到了修仙的意义,方能踏上修士一途。

      这个过程称之为问仙,而这也是道基与道心之所在。倘若他日道心动摇,道基也会随之崩叺塌,多少修为都会付之东流卸。

      然而世间万物并非皆如此Ⅻ,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哪怕是道心䖂改变,修为不跌减,道基不崩殂。

      实际上问仙并不难,许쌔多人都可以问仙成功,无非是许的仙心大小罢了。真正困难的是修炼体系和心法,没噗有这玩意,就算是问仙成功了也没什么用,顶多是身体素质稍微好那么一点点。

      心法这ゞ种东西几乎是各族的大秘与核心,一旦有外人偷学,必定会被该族追杀至九天十地。不过也有一些寻常心法,只是给凡俗之辈的东西罢了。

      想要在仙途走的更远,则必须有好的心法,这会决定一位修士未来的成就。 戗

      姜夜﹃得到需要的信息之后,准备尝试问仙了,能否踏入仙途,全看这一步了。

      “小花兄,帮我护法一小段时间。我ᤧ的修为被族内的老家伙封頾印了,我打ꕹ算重新问仙。”姜夜深吸一口气,颇为激动道。

      “俺凭㷏什么帮你守夜?你把俺当牲口使唤呢?텱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俺也不可能……”

      姜夜直接打断猛男姜小花的话,掏出打火机:“神火棒送你,帮我守夜。”

      “没问题!”姜小花接过打火机,心里美滋滋的。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就连脸都不见了,真奇妙。

      “现在先不要摆弄那个东西,好好帮我护法,回去之后我再送你一个更厉害的神火棒。”姜夜忽悠道。

      “好,看在神……看在姜夜兄的面子上,这个帮俺帮定了。”

      小花收起打火……神火棒,美滋滋的帮姜惰夜护法,内心激动的很。

      姜夜盘坐在一旁,毕竟陮是夏天,没有离篝火太近。

      姜夜逐渐放松身体,清空大脑,尽可能专注。

      他叩问自己的内心,我究竟为何要修仙?

      为了天下苍生?还是为了浪剑天涯?还是为了成仙成道,掌握生杀?

      不,这些都不是。

      从一开始,姜夜只想活下来。踏入仙途的目的也是要活下来,不再被未油知的东西威胁。

      至于苍生、天涯、掌握生杀,那和自己没关系,活下来才是目的,而且还躏要堂堂正正栾的站着活!

      问仙途中,姜夜全神贯注,丝毫不知道身边发生的事情。

      好几辆撵车在夜空中行驶,撵车散发着各色的光芒。有的撵车馄以天马牵引,好不威风。还有췧的撵车以彩虹为桥,在夜空中散೩发出光芒……

      还有굯仙人驾驭着剑,或是钟、鼎等法器,从虚空中飞过。

      他们只是望了一眼姜夜,便不再驻足。 ਆ

      在他们眼中,这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修士罢了,连仙途都没有踏上,不足为道瘢。

      然而姜夜丝毫未察觉到外界发生的事情,他的口中只是轻声呢喃道:“我到底该以什么为道心?活下来不好吗?可我不甘心这这样……”

      夜空中,其中一辆撵车突然停驻,姜小花被吓了一跳,直接躲到了姜夜身后!

      这辆撵车被氤氲的大红色气息笼罩,周围似乎还有一大群蝴蝶飞舞。

      撵车并无任何异兽牵引,也无虹桥搭载,却行驶在无垠虚空之中。

      虚空中,自撵车之上跳下一男子。短发黑袍脠,其余的便看不清了。

      黑气驼负着男子,慢慢的从虚空中落下。他慢步走到姜夜跟前,姜小花也被吓得不敢乱动,更不敢乱说话。

      借着燃烧的篝火,再加上小花为妖,视力比בֿ凡人好一些,能够看清这个男子的长相。

      这个男子不过20岁左劦右,短发黑袍,身高一米七上下,脸上咦有一道疤,眼神深邃的可怕。

      不过这道疤很奇怪,不像是受什么威伤产生的,姜小花认不出来。可如果让姜夜来看的话,一眼就能看出,这曦绝对是手术遗留的痕迹!

      畟灶“为何不甘心?”黑袍男子开口,声音饱满而富돭有磁性。

      “我想活,可我不想跪着活。”姜夜实在是太入神了,以至于有人问他东西,也都是潜意识在回答。他整个心思都在心中,不断叩问内心,不断叩问道心。

      “若是让你站着死呢?”男子露出了一抹笑容,Ꞌ等待着姜夜的回答,似乎是遇到了有趣的事情。

      “我只要站着活,只要这个。”姜夜呢喃道。

      男子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叫什么?”

      “姜夜。”

      姜夜回答的不卑不亢,即便是潜意识里,也没有丝毫的自卑与娇纵。

      猛男见黑袍男子没有恶釲意,便五大三粗笑着道:“嘿嘿嘿,道友,俺叫姜小花。”吇

      黑袍男子似乎打量了一眼牛妖:“哦……”

      猛男姜小花疑惑:“???” 艴

      黑袍男子不再管这头憨批牛,而是嘴角略微勾起一抹笑容大声呼道:“俏盈,前两个秘境的心法给我。”

      䫟 话落,撵车中便有东西散发着微弱光芒飞了出来,直到近了之后才看清횁,是几只浅蓝色发光的蝴蝶抓着折起来的现代纸张。

      “现代人类几乎拿不到修炼体系,等他醒了把这个交给他뚩。”说完,鍒男涞子一跃,脚下黑气升腾,驼负着他回到撵车。

      “告诉他我叫韩硕,等他醒了让他回禹城吧,异变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我希望能在姑瑶之山见到他。有哸趣……哈哈哈,有趣啊……ং”

      笑到最后,从磁性的声뮳音䘝,慢慢变化成尖锐,直到充满癫狂,留在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随后,㚟撵车便驶走了,只留下一段话回荡在漆黑的夜空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