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集评论>

      而不知何时,整个血影山庄왷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当然,他们并不是因为听见ᆥ了灭世的钟声而恐慌,因为他们只会觉得那是寻常的钟声罢了。 쳁

      㵠他们恐惧,是因为那天实在恐怖如斯。所有的싶人,都֐从未见过这样的异象,仿佛天地就휕要变了一般。

      刚开始时,暗沉的天空所覆盖的范围옡不过一半,可是此刻,那天㯧,譌已经完全暗了,整个血影山庄衹上空,除ื了暗黑色,再也⊾看不见任何其他的颜色,更不要说光明。

      “这是怎么了?”有人惊呼。

      픥 “这……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在哭泣。

      “这…儭…”有人才刚刚吐出一个字,便吓得抽搐不已。

      偓…ᰏ…

      当然,那些哭泣与恐惧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血影山庄已然是人心惶惶,这给他们的恐链惧是无法衡量的。Ρ

      在没有光明和希望的时候,人心必定是脆弱不☨堪,所以他们会害怕,没有一个正常人,不想要푇好好地鷝活着。

      “呼~”

      “呼~”

      天地间刮起了妖风,如死神来临的前奏,每풪一次弹奏,都似乎将要割穿一个人的胸膛。

      人言危危,形影輮惶惶,却并不是他们纪律涣的散,而是这异象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无与伦比。

      然而就在这时,一队人马的出现,令全血影山庄上下都大大松了一口气。这队人马,严格意义上说蟘,并不能称为人马,因为他们骑的,并不是马,而是各形汩各色的凶绝猛兽。

      这支队伍并媉没有名字,具体有多少人也没人知道,不过ꑉ传闻人数多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他们慙存在的这些痊年里,从未有人见他们一齐出现过,即使是曾经血影山庄的次代΅主人身陷死地,也不见这支神秘队伍完全齐现。

      不过今天,或许是뤝不得不齐齐出现了,不应该再有保留,如果血影山庄都不存在了,那他们这支队伍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但见,那如骑士一般的队伍,从血影山庄的各个角ῼ落缓缓升上半空,那座下的凶兽猛禽,一个个昂首怒吼,身上的毛发皆竖,好像许飋久都未툉曾战斗过,身上的筋骨已韴经迫不及待蔟地᤹想要厮杀一番了。ᷝ

      而那凶兽猛禽上,或坐或立着一个个身著银甲筜银盔的猛士,身材高大魁梧,个个两米有余,冰⽝冷的面庞上目露凶光,如一个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ﭛ器。

      这些银甲骑士还在源源不断地从各个角落腾飞至半空,天空中早已是密密麻麻,㹍这阂阵仗瑐,所有人攄都是第一次见。

      菝 那些刚才还恐惧失魂般的人,此刻已然如吃下了一颗定心丸,见自己的山庄仍有如此的实力,也不免惊喜。毕竟那些银甲骑士,战功赫赫,声名远播,蕨战볊力过人,曾在其巅峰的时候,连天山神墓都要畏惧三分,而东域以南的势力门派,闻之无不是心胆皆颤。至今整个东域还津津乐道的是,血影山庄的银甲骑士,曾在一日之ኢ间,踏平南部十八个势力䩝门派,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寸草不生,那ᎂ时的血影山庄如日中天,要是愿意,灭掉天山神墓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整个天地间,只有两种颜色,一是天空本来的暗黑色,一是银甲骑士身上的银色,錘自然散发的银色光芒。那閿天地间一切还可见的光明,皆是从银甲骑士身上散发出来的,虽不敌天⸨地之暗,但却如月ℊ辉,映亮了整个血影山庄。

      天地恐怖如斯,没人知道这黑暗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延伸至哪里,究竟哪里쪱才是尽头ԣ。

      而银甲骑士虽强,但对于此时的异象,却无能喉为力,他们只能这样笼罩住整个天地憿间,静候ට待命,以应ᣣ对随时可能发生的不刖测。因为他们在明处,而샕处于暗处的敌人,却连踪迹也寻不到。

      当然,此时的赵兆还在入魔洞中,全神贯注于去除掉艺儿胸前的胎记,因此他对于此时洞外的一切,也是浑然不知。

      突然,那山顶白色辇车上的二位老祖宗,也不再沉默了。只见他们身后的辇车陡然间光芒万丈,将整个天鹏地间一下子映得雪亮,뒀足可与日争辉,场面极其震撼。

      随后,两位坐在辇车上的老祖宗,以昬及各自身后的两位白衣女子皆是如明月一般缓缓升至半空擃,停在了那铺天盖地的银甲骑士上方。所有的银甲骑士皆是抬㬚头仰望,一个个凝视着⤫二位老祖宗,冰冷的目光中闪着泪花。

      能聆让这漫天的如僵尸一般冰冷无情的银甲骑士泪眼,实在不能想象侮他揤们与二位老祖宗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而那闪烁着的泪花,所代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清。

      而一开始昂首咆哮的凶兽猛禽,此刻却也是注目凝视着二位老祖宗,⹞虽然沉默无声,但它们身上那战意숦,却是急밲剧地散发开来。

      紫衣男䎷子随意地坐在辇车上,以右臂竖撑起自己的脸庞,他也注视着下方那漫天的银甲骑士,似有说不出촆的千般滋味在心中。淡淡的白发随意纷飞,浅浅的情意无ⷨ人可知。

      鉼再看他旁边的红衣女子,也是心绪凄迷,强留住眼眶中的泪水,却掩不去满心的痛楚,喜怒哀乐,在一זּ个女人身上,掩饰起来往往是捉襟见肘。

      而血影山庄面临如此的危境,现任的主人自是不能袖手旁观,可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事到如今,连山庄的二位老祖宗都出现了,足以证明쉝事态的严重性。

      本来,现任主人还计划用自己的势力誓死守护血影山庄豏,可当他知道了二位老祖宗的出现时ퟹ,却是停止了发号施令。他㝰明白,两位老祖宗的实力是多么地强悍,如果连二位老祖宗都败下阵来,即使派上再多的小兵小卒,也是白白送命。

      因此,他便干脆与天衍子等人立于隔山之㍻外⌀的黑虚崖,暗中注视着诸天的银甲骑士和二位老祖宗的一举一动,当然,他希望这异象并不是灭绝的前兆,他也希望二位老祖宗可以将一切都平息下去,毕竟他不愿意自己的山庄流血牺牲。

      “你知道得很多,对吧?”现任主人转过头,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